燃文小说 >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第1598章 迷人的妖精

他也不想破坏气氛的。可是范克勤逼格这么满,他不能不实话实说啊。要是端假酒上来骗骗别人也行。但这位直接是给的美刀支票啊。是以万一要是被识破,那自己恐怕也得不到什么好。

范克勤一乐,道:“你这里有什么好点的酒水啊?”

“鹦歌酒庄一九三九的赤霞珠。先生,女士,你们看行吗?”服务员说道。

“算了,不喝红酒了,香槟有吧?”范克勤略有不满的轻轻皱了皱眉头,道:“来两杯宝禄爵香槟。”

“宝禄爵天然干型的香槟,您看可以吗?”服务员不敢弄错,再次问了一句。

范克勤点了点头,道:“可以。”

服务员走后,范克勤看向了牌桌,因为赌局还在进行中。但是他实则是在用余光观察娄澈和车进勇。

就看娄澈的目光看着范克勤后,和车进勇对视一眼。两个人都面露好奇之色。

尤其是娄澈这个小子,这局牌玩的时候,隔三差五的就票一眼过来。导致这一局他直接输了将近三百。

华章在旁边依旧在故意的风情万种,小脸靠近了范克勤,在耳边说道:“那个娄澈总是看我。”

这可不是什么挑逗,而是给范克勤报信。范克勤立刻就明白了,这是可以利用的一个点。然后他也和华章玩了个贴脸,小声在对方耳边,说道:“适当的电他一下。”

“嗯。”华章小声答了一声。

没一会的功夫,服务员把香槟和筹码拿了上来。在开新局的时候范克勤也参与到了其中。

见此,娄澈这小子明显非常感兴趣,也不知是又瞄了范克勤一眼,还是看了华章一眼。直接扔出了面额是三百的筹码,道:“再来一张。”

说完,这小子又看了一眼华章。华章好像是被赌局吸引了,是以在这小子要牌的时候,正好也看了娄澈一眼。两个人的眼光刚刚好能够对的上,华章轻轻一怔,跟着朝对方浅浅一笑。就这一下,娄澈眼珠子登时有点发直。

不过这小子也确实是吃过见过的主,家里条件也好,老爹权利也大。是以说不好听的倒贴的小姑娘有的是。在嗓子里轻轻咳嗽一声,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不过华章确实迷人之极,年龄肯定是比对方这种二十岁冒头的小年轻大,但是这架不住女人的风情味太足。就好像是一个青涩的水蜜桃和一个刚刚熟透的水蜜桃,那个更加好吃还用选吗?

范克勤也明显注意到了,是以接下来的几把,他几乎是把把都跟。仿佛不凑齐二十一点就不罢休一样,是以连续几局下来,他爆了好几次。但有一次运气好,还真让他弄出一个二十一点来。也回本了一些。

www.huanyuanshenqi.com

但如此一共也就没到七把,范克勤的三千美元的筹码直接就输光了。时间一共才十几分钟。

然后范克勤几乎一点犹豫没有的,直接再次签了一张三千美元的支票,再次兑换了筹码。

接下来,又过了也就三十多分钟,范克勤便一连扔进去九千美元。

这个行为可以说,更是让娄澈和车进勇注意到了。从范克勤到这,半个多小时扔出去九千多美元,谁敢这么玩啊?结果范克勤好像眉头都不皱一下,跟着签了一次支票,而且这一次直接签了五千美元。

结果一共玩了将近一小时的时间,这五千输的也只剩一千了。范克勤依旧是眼皮都不眨一下。

要说有钱人,娄澈和车进勇绝对也是北平二代中的佼佼者了。见过不少真正的大老板和阔太太。

另外一下子花出去一万多美元的人,他们自然也见过,可那都是买房子,买珠宝,买黄金之类的真正值钱的东西。可范克勤简直是拿钱根本就不当钱。这他么就有点吓人了。

“兄弟,你这么玩是不行的。”旁边几个赌客应该是玩够了走了,所以娄澈拉着车进勇还有另外两个小青年,以及四个妹子,凑了过来。

范克勤转头看了他一眼,道:“就是玩一个乐呵。兄弟有什么见教?”

“见教肯定是没有。”娄澈又偷眼看了一次华章,就看华章也带着浅浅的笑容看着自己,于是再次轻轻咳了一下,说道:“我看兄弟你应该是什么大人物,我这人就喜欢跟有档次的人交朋友,另外……你这表是在哪弄得?实不相瞒,你这个牌子的表,我非常喜欢,就想过来问问。”

范克勤扔下去价值五百块美元的筹码,点了点桌子,道:“再来一张。”跟着终于露出了点感兴趣的模样,看着娄澈,轻轻伸了一下胳膊,露出了手腕上的百达翡丽REF1518。说道:“你喜欢玩表?”

“玩?”娄澈,有点不明白范克勤这个玩是什么意思。但是收藏他肯定是明白的,是以点了点头,道:“对,兄弟,我也喜欢玩表,你这是什么百达翡丽的型号啊?在哪买的?多少钱能不能跟我说说?”

“正所谓穷玩车,富玩表。”范克勤笑道:“看起来,兄弟你的身份也必然是不凡啊。我这是REF1518,算是最新款的百达翡丽,万年历的腕表了。这是我在瑞士的朋友送给我的礼物,大概是三千左右吧。”

说着,他拿起新发的一张牌,翻开之后一看是个九点,加上他自己手里的十五点直接就爆了。但是他云淡风轻的表现,就好像之前扔下的筹码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穷玩车,富腕表。”娄澈重复了一句,他还是第一次听见这个说法。不过对方又说自己是大家庭出身,显然是夸奖之语,是以让他心里也有点发飘。

紧跟着又听见三千左右的价格,心里就是一哆嗦。要知道,范克勤说的三千,肯定不是什么毛票子。很有可能就是美元。

现在一辆好点的汽车刚多少钱?银洋一千五,两千多罢了。结果对方手上直接就带了一辆还多,快将近两辆高级轿车了。是以娄澈肯定是不敢在范克勤面前比钱多的。

相关推荐:锦衣血途锦衣卫之卧底江湖美女的极品锦衣卫绝世仙王在都市神宠全球降临我的谍战生涯谍网带着仓库到大宋带着仓库回到明末超级军火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