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朕又不想当皇帝 >朕又不想当皇帝

574、商贾巨富

如果有机会吃软饭,他肯定不会拒绝的!

至于面子?

他林逸缺这种东西吗?

需要这种东西吗?

不存在的!

“王爷......”

紫霞自小照顾林逸的身边,太了解他了,此刻见他这番神色,一切不言自明!

“问你话呢,你回答就是了,不要磨磨唧唧的”

林逸催促道,“你跟她时日也不短了,你说说你的看法,不要想瞒着我。”

2kxiaoshuo.com

“这.....”

紫霞心里有点犹豫,她是和王爷的人不假,但是也没蠢到去得罪王妃啊!

如果不出意外,胡王妃将来就会是大梁国的皇后!

自己以后肯定是要看王妃脸色吃饭的,特别是自己年老色衰之后。

见和王爷还是这么盯着自己,她只能无奈的道,“王爷,王妃实乃女中豪杰,生财有道,奴婢亦是多有不如。”

林逸笑着道,“明日翻王妃的牌子。”

明月和紫霞可是理财好手。

她们都不如?

这意思不是很明显了吗?

胡妙仪这娘们有钱!

“奴婢遵命。”

紫霞苦笑。

“现在也睡不着了,”

林逸望着窗户外纷飞的大雪,笑着道,“咱们去素心姑娘那看看吧。”

紫霞愕然道,“王爷,外面天寒地冻的,你又刚醒完酒,要不天亮时候再去吧?”

“无妨,我就当早起锻炼身体了。”

林逸想了想道,“不用备车,走路过去吧。”

“是。”

紫霞拗不过,只能下去了。

江仇正抱着大刀倚靠在廊柱上困得打摆子,听见脚步声后,赶忙睁开眼,对着近前的紫霞拱手道,“紫霞姑娘,有什么吩咐?”

“吩咐不敢当,”

紫霞笑着道,“王爷现在想去关姑娘房子那里去,还得麻烦江大哥准备一些。”

江仇抬头望着漆黑的天空,诧异的道,“这么晚了?”

紫霞掩嘴笑道,“这些哪里是咱们这些下人该操心的。”

江仇正色道,“姑娘说的是,夜深风大,在下只是一时间情急担心王爷身体罢了。”

紫霞道,“王爷非要走着去,我劝了也是无用,往关姑娘那条路你是知道的,路窄沟深,如今大雪都埋住了,什么都看不见,还得劳烦您去探探路。”

江仇拱手道,“姑娘放心,我这就安排人去把那条路的积雪给扫清了。”

“那就劳烦了。”

紫霞同样拱手。

回到屋里后,亲自把大袄子套在了林逸的身上,笑着道,“这是王妃亲手做的。”

“狐狸皮的?”

林逸笑着道,“以后啊,看看有没有貂的,让人给整一件。”

“王爷,您好几件呢。”

紫霞笑着道。

“我有貂皮大衣?”

林逸不记得自己有穿过了。

“怎么没有?”

紫霞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之前拿出来给你,你还嫌弃俗气呢。”

“那回头晾一晾拿出来穿,”

林逸摸了摸鼻子道,“不穿貂皮,都显不出我身份。”

“是。”

紫霞无奈应了,她们和王爷真的是想一出是一出,从来没有一个准数。

林逸穿着长马靴,带着五名侍卫,踩着厚厚的淹没脚踝的积雪往关小七那宅子去。

临到溪边小径的时候,看着被清扫出来的积雪,笑着道,“你们也不怕麻烦,我有那么娇气?”

江仇拱手道,“这是属下该做的。”

林逸望了望不远处宅子昏暗的灯光,好奇的道,“她们还没睡?”

江仇道,“清扫积雪的时候,弄出来了一点动静,倒是把里面的人给惊动了。”

林逸点点头后,在江仇的搀扶下,踩着熘滑的地面往那边去。

到了宅院门口,由着江仇敲门,只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呵斥。

“大胆狂徒,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当然知道是什么地方。”

林逸忍不住接了话。

“王爷.....”

里面的女人惊喜的尖叫了一声后,咯吱一声,门打开了。

素心穿着一件白色的毛皮长袄,怔怔的看着林逸,不禁泪眼滂沱。

江仇等人见此,赶忙退到一边,躲进了暗处。

“你这是干嘛,”

林逸走到她身前,揽着她的肩膀,笑着道,“别哭了。”

不一会儿,手便放了下来。

这娘们个子太高,手在她肩膀上搭了一会就不自在了。

两个小丫鬟等林逸进屋,便赶忙把门插上了。

林逸进了房间,瞬间感受到了一股暖意,把袄子脱了后,笑着道,“你这炕烧的还挺暖和的。”

素心低声道,“这得多谢紫霞姑娘,她忙前忙后的,要不然臣妾初来乍到,还真不晓得怎么办了。”

“这么晚还不睡,你是想成仙啊?”

林逸看着她那明艳的脸庞,心生荡漾。

论青春活力,她见过的女人,当属杜隐娘第一。

论妩媚,唐贵妃,无人可比。

论娇滴滴和哄人,康妃力压群芳,让人身心两悦。

但是,在素心的性感面前,好像都不值一提了。

要不然,他真不愿意跟晋王之间弄得这么尴尬!

这可是他兄弟的女人!

他兄弟都没找他加钱!

是真够兄弟的!

“王爷,”

素心坐在他的怀里,娇身道,“人家睡不着嘛,你就不要取笑人家了。”

“行了,你也别委屈了,”

林逸再次打量了一下屋子左右,叹气道,“回来的匆忙,也没什么好的地方安置你,你啊,就先委屈一阶段,等我好好给你找处宅子,到时候再搬过去。”

这倒不是他对素心与关小七搞区别对待。

眼前这处宅子是关小七为了养牲口,特意盖的,不想住了的话,可以随时回府里住,这里只当做“度假”的地方。

而素心不一样,和王府进不去,没有退路。

所以,林逸正发愁把他安置在哪里呢。

素心道,“王爷不用为难,臣妾觉得住在这里挺好的,等开春了,青山绿水,一片好风光,难得的雅静之地。”

林逸打趣道,“听说有几个晚上,你都被外面的声音吓得睡不着?”

素心红着脸低着头道,“那是臣妾刚来,不怎么习惯,这几日才渐渐明白过来,那是山里的生灵在呼唤。”

“野兽就是野兽,鸟就是鸟,”

林逸揶揄道,“还什么生灵?

住不习惯,就不用为难自己,最多三天,我替你另外寻一个宅子。

你是想住在闹市,还是安静一点?”

“臣妾只想离王爷近一点。”

素心娇羞的道。

“你这嘴巴啊,跟抹了蜜似得。”

林逸想不喜欢她都难。

虽然明知道她也有逢场作戏的意思。

说话间,就褪去了她身上所有的衣服,相拥而眠。

安康城的收容所距离南城门有八里地,距离田世友和田四喜等人新建的住宅小区有十里地,距离京营大营却只有三里地。

今日一早,许多百姓从暖烘烘的炕上打着哈欠起床,直接端着大碗就开始排队打粥了。

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毕竟吃了上顿有下顿的美事只有冬天才有!

到开春以后,就得参与“以工代赈”,帮朝廷修河渠修路才有的吃!

哪里有现在舒服。

“哇,怎么有沙子....”

有人吃了一口后,直接把粥吐了出来。

“贪官!

朝廷的米粮,你们也敢贪!”

脾气暴躁的直接扔了碗。

“我要去都察院告你们!”

有的人勇敢的举起了法律的武器。

一时间群情激奋,纷纷举着拳头,一起涌向前。

“安静,安静,”

刚刚赴任不久的安康城民兵队队长王兴站在高台之上,大声道,“不得喧哗!

朝廷恩德,给你们施粥,你们还挑三拣四了?

要吃就排队,不吃就滚蛋!”

“那你们也不能往里面掺沙子!

安康城,天下首善之地,你们如此做,置朝廷体统与何处!

置圣人颜面与何处!”

一个穿着破烂袄子的中年人义愤填膺的道。

“朝廷也难啊,你们也得体量朝廷,粮食朝廷是下拨下来了,可是就那么多,不可能不管不顾全给你们吧?

这天下的流民可不止安康城一处,不远处的冀州可还有更多的人在挨饿呢,甚至想吃带沙子的粥都没有,怎么?

你们是人,冀州的人就不是人了?”

王兴大声的道,“你们要怪就怪那些冒充流民的人,如果不是他们来冒领,这米粮是足够的,至于掺沙子吗?”

台下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突然一个穿着露出旧棉絮大袄的老头子指着旁边一个戴着小帽的中年人道,“我认识你!

你家住大井胡同,是开豆腐坊的,住的是一进宅院,你至于来跟咱们抢吃的嘛!”

“越来如此,我就说看你这么眼熟呢,原来是豆腐坊的刘掌柜!”

“你这一家子都来了,要脸不要脸!”

许多人都纷纷望向了被称为刘掌柜的中年人,有胆子大的,还推搡了他一下。

“嘿,这天子脚下,你们想干什么!

有没有王法了!”

刘掌柜被推了一个趔趄,赶忙又上前一步,把自己的两个孩子拉到身前护在怀里,然后趁着众人愣神的功夫,拉起两个孩子,忙不迭的跑了。

他婆娘没反应过来,为了跟上他们,跑的匆忙,踩在湿滑的地面上,摔了一个狗啃泥。

众人哈哈大笑。

“你呢,老子也记得你,你家是拒马河的拆迁户,如今在醇香楼边上三进大宅子,你他娘的也敢出来领救济!”

“王掌柜的,你家是开油坊的,缺这两口吃的?”

“江老爷,你记得我吧?

我还去你家做过帮工呢!

你也来和我们这些苦哈哈抢吃的?

有必要吗?”

“佟老三,咱们是邻居,本不稀罕说你的,可这闹的不像话了。

你儿子还是安康府的差役呢,每个月都有钱粮的!”

“官差家卷也敢领救济?

没脸没皮了啊!

老子一定去安康府告这一状!”

“太不像话了!”

“......”

听说对方是官府的家卷,大家更生气了。

“别,别,我错了还不行嘛!”

被称为佟老三的老汉掩面而逃。

生怕影响了儿子的前程。

人群中大家互相检举,羞跑了不少人。

“这位老哥,你这穿着绸缎袄子呢,家里也能揭不开锅了?”

“你这手上的玉扳指,出兑了也能值个百十两吧?”

“......”

好端端的收容所广场变成了热闹的菜市场。

林逸站在不远处,笑着道,“这马颉也是够鸡贼的,居然把王兴拉出来背黑锅。

这家伙不是一直在三和吗?

怎么就突然跑出来了?”

韩德庆道,“王兴来安康城已经有半个月了,想在安康城做官,拿着银子到处在找路子。

文官没有学历,肯定是做不上的,当武官呢,武功稀松,也没人肯正眼看他。

这几日刚好有民兵队长的空缺,马颉大人就让他顶了上去。

他高兴地不得了,那日还请我们去醇香楼喝了酒。”

林逸随口问道,“那如今白云城的民兵队长给了谁?”

韩德庆道,“这人王爷也认识,乃是王庆邦老大人的徒弟方彬。”

“养鸽子那个?”

“王爷好记性,”

韩德庆恭维道,“这家伙也培养了不少徒弟,如今军中许多旗令官都是他的门下。”

“王成这几个老东西还在安康城?”

林逸再次忘了一眼人群,见没有大纰漏,转身就走了。

韩德庆赶忙跟在身后道,“都还在城内,买了宅子不说,各自还都养了几个小妾,倒是没有回去的意思。”

“一帮老不死的,也不怕累死,”

林逸吃味的道,“过几日就是午餐拍卖会了,你注意下他们的动静,别出什么幺蛾子。”

搞拍卖会,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串标!

要是串通好了,一致压低竞拍报价,那不是从他口袋掏银子?

他忍不了!

韩德庆明白林逸的意思,便道,“这次来竞拍的人来自我大梁国各地,各个势在必得,他王成虽然有些能耐,可不至于只手通天。”

“说的也是,那金不换财大气粗,肯定不会卖他王成的面子,”

林逸笑着道,“下次看到金不换的话,就替我约了,让他请我吃饭。”

“是。”

韩德庆笑着道。

三日后,筹备半年之久的皇帝午餐拍卖会在万众瞩目下开始了竞拍。

出场的基本都是大梁国有名有姓的富甲一方的商贾巨富,大梁国的府库与他们比较起来都是相形见绌。

相关推荐:说好的白手起家呢[重生]装A的反派是会被标记的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首富的炮灰怀孕男妻(娱乐圈)重生八十年代记事从帝国主宰到仙国大帝通天魔圣豪神极道拳神:酷女狠勾人极道拳君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