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掌家小医娘 >掌家小医娘

第1014章 赏赐

晏临楼那阵子是很痛苦的。

身体上和心灵上的煎熬,让他愈发控制不住脾性,有时候反应过来,自己也会无理取闹,但他性子又傲气,惯来也不习惯跟人低头,久而久之,在外人看来,就是他刁钻古怪,蛮横傲然。

那阵子,萧承煜又教过他一段时间武术,也只有他那会子比较有耐心,其他的师傅们都是干不过三日的。

故而,晏临楼待萧承煜的态度也好许多。

后来,赵宛舒给燕王妃治好了绝症,他其实也动过心思,想着是不是应该叫她给自己把个脉。

可又想起,赵宛舒见过他的身体,若是真的有办法,也该主动提一回的,后来见赵宛舒没提,便也以为她也是无计可施。

若不是今日赵宛舒主动这一回,他都不知道这竟真的是个病,而不是个邪恙。

不过,能好转,晏临楼心里其实也是比谁都高兴,只是他向来傲娇惯了,也说不出什么感激的话语,只是冷冷淡淡地抬了抬下巴。

赵宛舒也不在意,觑了眼晏临楼,虽然不了解晏临楼心中所想,但他能在病痛中坚持那么久,也是挺不容易的。

特别是这种心理压力极大的情况下。

不然,这病不会越来越重。

故而,她也不跟晏临楼计较,她想了想,还是鼓励了晏临楼一番:“世子爷能够在这般的疼痛下坚持,可见心理之强大。世子爷比之许多人都厉害了,所以世子爷一定会配合治疗的是吧?”

这乳腺病灶说痛苦也不算太痛苦,但说不难受却也不可能,这个疼虽比不得牙疼,但也挺折腾人的。

晏临楼从鼻腔里发出了两声哼哼。

燕王妃见他这时候还拿乔,也是无语至极,抬手拍了他一记,“好好儿说话。母妃往日里怎么教你的。”

晏临楼也并非不想好好跟赵宛舒说话,实在是如今太尴尬了,他拉不下来脸。

可被他母妃呵斥,他只能委委屈屈地应了个声:“哦。”

这委屈的模样像极了被大雨淋湿的可怜小猫咪。

赵宛舒有些想笑,又怕好面子的世子爷生气,便只咳嗽了一声。

燕王妃显然更关心儿子的身体,她关切地问道,“那赵大夫,阿临这个病,多久才能好啊?”

aiyueshuxiang.com

“这个嘛,不太好说。这其实比起治疗,更重要的是病人的心情和态度问题。只要病人想积极治疗,配合药物,应该也就是几个月的功夫吧!”赵宛舒保守地说道。

“那么久?”晏临楼忍不住惊呼,“那我还得这样?就不能缩短点时间吗?我看你治其他人都花了很短的时间,就比如我母妃这种旁人都无法插手的,你都三两下给……”

“那是因为王妃的病好治。至于你,说得直白点的话,就是内伤了。”赵宛舒斜睨了他一眼,“你也不想想你得这个病花了多久,还想它三两天就好?”

晏临楼抿了抿唇。

就好比一个口渴的人,看到一大碗水,比起让他小口小口地喝到止渴,当然是仰头直饮来得痛快啊!

晏临楼也是这个心态。

他受不了自己像是个怪物,所以他希望自己能够迅速地好转。

赵宛舒也能明白他这个心态,应该说所有的病人都是这个问题。但中药本来就是讲究内调,哪里有立刻见效的道理。

“这个病,有些人长则三五年,有些人可能是两三个月,所以这个与其说是靠大夫,不如说是靠自己。偶尔,世子爷多依靠依靠自己嘛!”赵宛舒说到最后,声音柔和下来,尽力安抚了下焦躁的晏临楼。

燕王妃也拍了拍他的肩膀,温和道:“是啊,临儿,母妃和你一起面对,咱们好好地挺过去,好不好?”

晏临楼被两人哄孩子的话弄得也是有些无语,他也不敢再说话了,以免又被赵宛舒怼,只能胡乱地点了点头。

“好了好了,我有些困了,我先休息了。”

说完,他尴尬地翻了身,蒙头就躺下了。

“好,你好好休息,那母妃就先回去了。有事你让人来寻母妃哈!”燕王妃嘱咐了两句,脸上也带上了笑意,“那阿宛这边请!”

赵宛舒也从善如流地离开。

等到人都走完了,晏临楼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他摸了摸胸口的肿块,扬了扬嘴角,躺正了后,翘起了二郎腿,心情颇好。

“看来是天不绝我晏临楼啊!”

待得他病好,他就去趟猎场,可再也不怕被人嘲笑他娘娘腔了。

之前因着他身体不舒服,每每轮到去猎场的日子,他都是只坐着不动,时间长了,大家难免觉得他这个世子爷不太阳刚。

今后,他就要一雪前耻。

想到赵宛舒治好了他母妃,而今又给他治病,他眸子转了转,那回头还是多在父王面前好生给萧承煜进进言吧!

他还得想想,如何跟赵宛舒致谢,虽然她态度不端正,但看在她帮了他良多的份上,以前的事儿就一笔勾销吧!

这般想着,晏临楼就美滋滋地睡过去了。

赵宛舒随着燕王妃出去后,伴随着她回了院落。

她今日本来就是来拜会燕王妃的,只是被晏临楼耽搁了下。

两人说了会子小话,燕王妃这才跟她说起正事,“听说前头理阳侯府家的小公子叫人保住了心脉病,安京中可是不少人跟他问询,不过都叫他给拦回去了。”

“就是有人打听到他是来咱们燕北城这边看诊的,就有人托我来寻一寻人。”

这就是有人需要赵宛舒看诊了。

赵宛舒也没反驳,大大方方地承认了,“是的,我那时得一位贵人相助,对方是理阳侯府的下属,故而想替主家解忧,便恳请我出诊。我那时走不开,便给拒绝了,没想到对方竟是自己来了。”

“那个心头上的病,也只能将养居多,不过能看到病人好转,我这心里也替其欢喜的。”

闻言,燕王妃笑了起来,“阿宛倒是个实诚好心的。比起外头那些吹得名头响亮的神医,沽名钓誉的,你这般的倒是难得。”

“行医本就是会为了悬壶济世,救死扶伤。我也不过是贯彻这个教导,算不得什么的。”赵宛舒笑了笑。

其实,她也是个俗人,初始目的也只是为了赚钱。

“那王妃娘娘的意思是,有人寻我了?”

“是的。这位是我的手帕交,也是我的闺中密友。先前她家孩子得了病,寻遍了不少大夫,但是多数都是男医,女医医术高明的在少数。故而,这拖来拖去,这孩子想不大开,前头还去寻了回死。”顿了顿,燕王妃叹了口气。

“说来,那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因着这个病,她还被退了亲。所以,她家也是急了,四处寻摸。现下不是得知我病好了嘛,又探听到了这些讯息,我也不好瞒着她,就想着先来问问你的意思。”

其实凭借燕王妃的能耐,她若是强行要求赵宛舒替人治病,赵宛舒便是心里不舒服,也不好拒绝的。

可她愿意这般主动地来问询,便也是尊重赵宛舒,就叫人很是欢喜了两分。

赵宛舒倒是也没拒绝,“可以是可以,但是安京远在千里之外,我恐是……”

“这个不妨事。我可以给你安排车马侍卫。本来是应该让对方来的,只可惜,她身体不好,经不起舟车劳顿之苦,只能委屈了你。”燕王妃说这话也是有些尴尬。

对方身体羸弱,若是强行叫人出行,恐怕走到路上就先行香消玉殒了。

“对了,刚巧我们府中有一批贡品要送往安京。届时我看看王爷是安排谁前往,你若是一道,定然是安全无虞的。”

顿了顿,她补充道,“说来也巧,你未婚夫也要回来了。最近他立了不少功,王爷的意思是要让朝廷请封,届时说不定能一道。”

赵宛苏闻言,惊喜地瞪大了眼,“您是说,阿煜要回来了?”

“是啊,他不曾跟你说吧?兴许是要给你惊喜。而且一路奔驰,恐怕也不好发信!”燕王妃笑眯眯回道,“回头啊,待得他官位下来,你们也好成亲。到时候我们给你们亲自主持了!”

“那我就先谢谢王妃了!”赵宛舒嘴角弧度都扩大了几分。

算算时间,两人也分别快小半年了,她虽然偶尔会寄送些药物和信件过去,但比起那零星的回信,她还是希望能够多看看对方的。

这般说着,她摩挲着腰间的玉佩,触手的温润让她的笑意越发温柔了几分。

她想萧承煜了。

燕王妃见她这副小女儿情态,眼底划过几抹艳羡,“真好啊。”

赵宛舒抬头看她。

“我是说,你们年少,就该好好珍惜这般的感情。”燕王妃轻轻笑道。

她跟燕王也有过一段年少感情,少年夫妻,难免有过情动,只是后来燕王身居高位,后来又境况很是艰难,这侧妃之流也是一个个抬进门。

想想曾经,燕王妃心底都有几分苦涩。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赵宛舒想起燕王那半个后院的女人,突然就有些明白过来燕王妃的心情,但这种事情她也不好说,只能抿唇笑了笑。

等到又陪燕王妃说了会子话,给其也请了个平安脉后,赵宛舒这才起身告辞离去。

不过,还没等她回府,燕王妃的赏赐倒是都一一送了过来。

这次应该是因为晏临楼的病情,毕竟是亲儿子,燕王妃这次的赏赐很是奢华。

但不是那种一眼看得出来的金贵,因为这次送来的并非金器,而是玉器,个个水头都极好,其中最漂亮的是一尊珊瑚树。

红艳艳的玉珊瑚,叫人看一眼都挪不开。

这便是拿出去,都是绝对的上等极品了。

相关推荐:改造痴情男子汉[快穿]角色改造计划改造出来的神仙剑奇缘修真传帮老婆开挂是种什么体验良人谋浴火重生之女王归来能不能给我个靠谱的重生啊全能攻略游戏[快穿]我真的是炮灰[快穿]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