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开局在大唐迎娶长乐 >开局在大唐迎娶长乐

第524章:棋盘文字!意外!

故此,王小花的怀疑,就不成立了。

王小花说道:“既然不是老天权,那会是谁呢?”

“我们都易容成了这个样子了,那个妇人又是怎么认出少爷的?”

这也是秦文远不解的地方。

秦文远离开龙口城后,是专门易容过的。

他的样貌,和龙口城时的样貌,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按理说,应该没人会认出他才对。

可偏偏这个老妇人,就认出了他。

秦文远想了想,道:“我怀疑,也许还有一个我们都不知道的第三方势力存在。”

“第三方势力?”

王小花和花展超一怔。

秦文远说道:“一个不属于北斗会一方,但也不属于大唐一方的势力。”

“那这是一个什么势力?”

王小花问道。

秦文远摇了摇头。

他也不知道。

毕竟他也只是在推测罢了。

但他怀疑,这个势力,也许和北斗观有关。

北斗观在南诏内,拥有着十分独特的地位,也许,就与这个势力有关。

当然,这一切都是推测,甚至是没有证据的推测。

所以秦文远也不能确定。

甚至不会过多的去思考这个势力。

以免自己太过主观,臆想出了一个势力来。

秦文远看向了王小花和花展超,道:“辛苦你们了,你们回去休息吧。”

“今夜我去探查北斗塔,等我回来后,明早若没有特殊事情,我们就离开这里。”

王小花说道:“我陪少爷吧,少爷一个人太危险了。”

花展超也说道:“我们两个清轻功不错,绝不会拖少爷后腿的。”

秦文远笑了笑:“我不是怕你们拖后腿,而是没有必要。”

“这北斗塔,我一个探查多次了,而且今天白天我也专门踩了点。”

“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我会有危险。”

“我知道你们很擅长潜行,但有些事,不是人多就一定好的。”

“你们能帮我查清楚那个老妇人的事情,对我的帮助已经很大了。”

“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自己就好。”

王小花闻言,见秦文远主意已定,只好点了点头。

她说道:“那好吧。”

“可少爷一定要小心啊。”

秦文远笑道:“放心吧。”

两人不再打扰秦文远,离开了房间。

等他们离去后,秦文远坐在桌子旁,眯着眼睛,心中思索着接下来的事情。

老妇人已经确定绝对有问题。

但她对自己没有恶意。

他不是北斗会一方的,也不是老天权一方的,更不是自己一方的。

那他会是哪一方的?

他又为何要屡次三番的提醒自己?

她是关心自己?

还是她背后的势力,其实也与北斗会有仇?

她又是如何认出自己的?

许多疑问,难以解答。

秦文远和老妇人毕竟才见了几面,而且每一次都是匆匆见面,匆匆离去,他也难以获得太多的线索。

不过,秦文远有着感觉,以后,他肯定会再度见到这个老妇人的。

“她不让我登上六层,是否说明北斗塔的更高层里,有所线索?”

秦文远眯了眯眼睛。

虽然不知道这个老妇人的身份,但老妇人阻止他上六层,这件事是可以确定的。

《镇妖博物馆》

所以,是否他能在北斗塔的六层乃至更高层,找到老妇人的线索?

秦文远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

此时已经黄昏了。

但外面行人还有很多。

所以夜探北斗观,还需要再等上几个时辰。

夜色彻底漆黑了起来。

窗外已经没有任何动静了。

整个阳苴咩城,都陷入了沉睡。

而这时,躺在卧榻上的秦文远,忽然睁开了双眼。

秦文远伸了一个懒腰,直接坐了起来。

他走到窗前,看了一眼外面的街道。

只见街道漆黑,不见一人。

他又抬起头看了一眼月亮所在的位置,粗略估算了一下时间。

“差不多要到子时了。”

秦文远微微点头,这个时辰,可以出去了。

刚刚睡了两个时辰,整个人都充满了精神。

秦文远不在耽搁,迅速换上了一身夜行衣,然后推开了窗户,又仔细观察了一遍,确定街道上无人后,便直接从窗户上翻了下去。

两层楼的高度,对秦文远来说,几乎可以当成平地。

他十分轻松就落到了地面上,没有发出一点动静。

然后秦文远便迅速向北斗观所在的方向行去。

秦文远的速度很快,借助墙壁的阴影,使得他就彷佛是一个黑夜中的精灵一般。

十分灵巧。

没多久,秦文远就来到了北斗观外。

这一路上,秦文远一个巡逻的人都没有遇到。

最多就遇到了一个打更人。

这让秦文远感到有些奇怪。

难道南诏皇都在晚上,都没有巡逻的吗?

南诏朝廷,就这么相信不会有贼人潜入?

要知道,现在南诏可是和诸国联盟在打生打死。

在这种情况下,南诏应该极度小心谨慎才对。

怎么会如此松懈?

奇怪!

秦文远觉得在阳苴咩城真的是待的越久,就越是觉得阳苴咩城很是奇怪。

他深吸一口气,暂时压下这些不解的想法,目光看向前方的北斗观。

只见眼前的北斗观,灯火通明,宛若白昼一般。

灯笼火把,使得北斗观就如这漆黑夜幕下的灯塔,彷佛要为旅人照亮归家的路一般。

不过虽然北斗观内十分明亮,可白天拥挤的北斗观,此刻确是十分空荡荡的。

秦文远在外面,没有见到一个道人。

他左右瞧了瞧,然后迅速翻身爬上了墙壁。

在墙壁上,秦文远视线向院内看去。

只见北斗观内,各个建筑的前面,都悬挂着灯笼,不远处,也都有着火把。

这些光芒照耀着北斗观,十分明亮。

但里面却没有一个人。

秦文远甚至都没看到一个守夜的道人。

所以……难道夜晚不巡逻,不看守,是这阳苴咩城的传统吗?

秦文远原本还担心这么明亮,自己穿着这夜行衣,会有被发现的危险。

可现在,他不担心了。

因为这里面就没人。

他迅速跳下了墙壁。

怀着十分谨慎的态度,慢慢的向北斗塔靠近。

原本他在想,会不会有暗哨藏在暗中。

结果,他发现自己想多了。

直到自己到了北斗塔外,都没有发现一个道人。

这让秦文远心里都不由的有些滴咕了。

以前他去夜探其他城池的北斗观时,那都是守卫森严。

可结果,这个真正的北斗观,反而宽松的要命。

看来还真是不做亏心事,什么也不怕啊!

北斗会控制的北斗观,初心就不对。

故此,他们担心发生意外,担心有人报复,所以十分小心。

可这座真正的北斗观呢?

也许是因为问心无愧。

所以心无惧意。

故此毫无守卫。

秦文远深吸一口气,他抬起头,看着眼前这座极高的北斗塔。

既然没有人,那秦文远也就不再耽搁。

他迅速爬了起来。

很快,秦文远就爬到了第五层。

只见北斗塔内虽然无人,可里面有蜡烛在燃烧,所以从窗户,能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样子。

五层的北斗塔,还是那个院落。

不过这里没有任何人影,门也紧闭着。

看来道人也回去休息了。

秦文远来过了五层,也就没有什么留念,他不再耽搁,继续向上爬去。

终于,秦文远爬到了六层的窗前。

目光向里面看去,终于看到了这前所未有的六层的样子。

秦文远趴在北斗塔六层的窗户上,目光透过窗户,向里面看去。

视线穿过窗户,进入到了六层内。

因为里面有烛火燃烧,所以很容易就能看到北斗塔六层的布置。

只是一看,秦文远眼眸便眯了一下。

这北斗塔六层,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他手中出现了一根又细又长的针。

秦文远将针穿过窗户的缝隙,轻轻一挑,窗户便直接开了。

秦文远推开窗户,轻松就跳进了北斗塔六层内。

进入六层,一股暖意便扑来。

只见这北斗塔六层内,竟是有一个火炉。

此刻火炉里正压着炭。

炭燃烧,散发着暖意。

而在火炉旁,则有一张石桌,石桌旁有两个石凳。

在石桌上,放着一张棋盘。

棋盘上摆满了棋子。

黑子白子纵横交错。

秦文远看了一眼,便看出这棋盘已经到了中后期了。

黑子白子杀的十分激烈,整张棋盘,都充满了硝烟的味道。

而因为黑子与白子十分胶着,所以一时间,连秦文远都没有办法判断出,谁占据优势。

他目光向四周看去。

便见空旷的北斗塔六层,只有这些。

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只是这里没有道人,所以没人能为韩诩解释,这火炉和棋局的用意。

但以北斗塔都和北斗娘娘有关这个思路推断。

或许可以推断,这棋局,也许是北斗娘娘与某个人所下的。

而棋盘上的棋局并未结束。

是表明这是北斗娘娘和某人所下的残局?

还是说,这棋局本身,有些什么用意。

至于火炉,意思是下这盘棋的时候,是在火炉旁?

气氛是悠哉悠游的?

可这棋局的硝烟,却也不像是多么悠哉游哉。

秦文远想了想,直接坐在了一个石凳上。

北斗塔乃是北斗娘娘失踪后所建的。

所以这石桌石凳也罢,还是棋盘也罢,都是信徒们抬上来的。

那么,也就是说明,这棋局,也是信徒们摆的。

的可信徒们为什么要摆这样的棋局?

若他们只是纪念北斗娘娘的话,过北斗娘娘喜欢下棋的话,他们完全可以将黑子白子干干净净的装在棋盒里,然后整齐的摆在棋盘上,不更好?

何必要摆成这样的棋局?

这时,秦文远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在五层的那个院落,似乎有些过于空旷了。

那个院落里,有水井,但水井的另一侧,什么都没有。

之前他没有深思。

可此刻,看到了这石桌石凳。

他忽然觉得,若是将这石桌石凳放到院落水井的另一侧,似乎就不在空旷了。

看起来也十分顺眼了起来。

所以……

…………

难道说,这石桌石凳,是从院落里单独分开的?

而这棋盘上的棋局,也是北斗娘娘的失踪时,留在那里的?

若这样解释的话,那的确就合理了。

也许信徒们觉得北斗娘娘留下了这样一幅棋局,是有着什么特殊的用意。

可棋盘和石凳是来自五层院落的话。

那这火炉呢?

北斗娘娘总不至于在院子里搭一个火炉吧?

而且谁家火炉,会在明显外面才有的石桌石凳旁?

…………

这一点,让秦文远有些难以理解。

他忽然有些感到可惜,不过今天能顺利进入六层的话,也许就能询问道人了。

而不至于如现在这般,什么都要瞎猜。

他看着棋盘上的棋子,忽然内心一动,只见他取出了一枚白子,啪的一下,落了下去。

棋盘上的局势,忽然就变了。

秦文远拿起一枚黑子,也落了上去。

黑子与白子,彷佛直接活了下来,在棋盘上互相攻杀。

秦文远的棋艺很高,只是看一眼这残局,就能推断出接下来的走向。

而随着他不断落子,不断取走被吃掉的棋子,棋盘上的情况,忽然间,发生了一些难以想象的变化。

秦文远看着这棋盘上的棋子,眼眸不由得微微瞪大了起来。

因为他发现,当他下到最后。

这棋盘上的黑子与白子,竟然……排成了几个文字!

秦文远看着棋盘上由黑子和白子组成的文字,眼眸微微瞪大。

他真的有些意外。

原本只是想试一试能否通过棋局后面的演化,找到什么线索。

却没想到,他按照这棋局原本的思路,结果却成了这样的情况!

只见黑子和白子交替排列,形成了两个极大的文字!

“底下!”

底下?

什么底下?

秦文远看着这两个文字,眉毛挑了一下。

底下,一般情况下,可以理解为什么东西的下面。

那么,是什么下面?

秦文远想了想,将棋盘给抬了起来。

然后看了一眼棋盘的底下,也看了一眼石桌的表面。

可是,他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棋盘很正常,石桌上面也没有任何东西。

难道自己想错了?

秦文远重新思索了一下自己下棋的整个流程。

相关推荐:斗罗之十二生肖塔木叶之光我要做驸马快穿直播:攻略反派大BOSS快穿直播间:九爷,笑一个诸天之角色扮演全球轮回从生化危机开始御灵仙师传奇御灵师强制欢宠:我的温柔暴君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