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在诸天万界都有身份 >我在诸天万界都有身份

第一百一十三章这受什么刺激了?

李易转身下楼,范闲见状立刻就着急了,想要去追,可是身前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人,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易消失。

藤梓荆在这个时候来到他身边,替他拦开身边的人群,让他下楼。

范若若见自己的哥哥离开,自己也急忙追上去。

她作为女子出去的倒是极为轻松,主要是她一过去便立刻有人替他让开路。

只有范思辙看着他们两人离开的身影呼喊,“范闲,姐,你们别走啊,这菜都点过了。都上菜了,不吃也得付钱啊。”

他是真挺倒霉,准备请客吃饭,结果菜都上好了,吃饭的人却走了。

郭保坤和许多爱好围棋的人看着这一盘棋,并且尝试做出推演和破解。

很快,他们发现无论自己怎样做都是徒劳无功。

对方的棋力,如渊如海,看不到深浅高低。

这些人中有些本身对围棋研究的很深,自身也十分喜爱,在一石居停留的时间更久。

至于这家店铺的老板,自然是很开心,研究围棋本身就是很消耗脑力的一件事情。脑力消耗的多,人就会饿,人饿了就要吃饭。

……………………

李易快速走出一石居,外面的街道还是如同往常一样,来往行人不断,之前的一切事情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

叶武紧随在他身后,范闲略带些慌张的追出来,看见街角的李易,顾不得其他急忙跑上去。

范若若则是坐上马车,让车夫赶着马跟紧范闲。

李易其实走的并不快,有时候还会走走停停,就是要等一下范闲。

回到自己的院子,立刻有人帮他开门。

他的这些亲卫其实并没有几个住在这里,只有一个叶武住在这间小院。

其他的几间屋子并没有住人,只是有护卫再此交班换班,也作为偶尔休息之所。

旁边的两个大院子才是这些护卫居住的地方,他们都是李易的亲卫死士绝对值得信任。

走进屋子,李易缓缓坐下,闭上眼睛等待着。

叶武则是站在屋外,在院门旁照样有几名护卫守护,这座小院旁边已经被他的亲卫守得严严实实。

“李易……你别拦着我……”

并没有多久,范闲的喊声从院外响起。“让他进来吧。”李易轻轻说了一句。

“主人说了让他进来……”叶武朝着门院前的护卫呼喊。

原本那些控制住范闲的护卫立刻松手,打开门请他进去。他也顾不得其他一路连奔带跑,冲到叶武面前。

“他人呢!”范闲说完就是一阵又一阵急促的喘息。

叶武打开门,范闲直接冲进去,而后边看见李易不急不慢的坐在那里泡茶。

他走过去坐在他面前,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明明在来之前都有好多话想要一口气的说出来,现在却不知该如何说。

“先喝杯茶,怎么了?这么着急。”李易脸上带着淡然的笑,递过去一杯清茶。

范闲接过来面色有些尴尬,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轻轻抿了一口茶水。

“你为何要骗我?”

他这一句质问,不知道为什么李易猛然产生一种错觉,搞得好像自己骗他身子一样。

“我与范兄一直以诚相交,何尝骗过你?”李易抬头看着他,眼神中竟是不解。

“呵呵……”范闲嗤笑一声,无奈的摇摇头,“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骗我!你没骗我,你为何知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那是范仲淹写的。

你又为何知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开万世太平。那是宋朝的张载所写。”

他的语气显得恶狠狠的,一看就知道之前心中恐怕非常郁闷。

李易听到之后却猛然站起来,眼神中全部都是震惊。

“莫非范兄你也是……”他语气隐隐约约有些颤抖。

范闲见状虽然还有意思想不明白,但对于李易承认自己是另一个世界,所来这一点非常激动。

“没错,我也是另一个世界而来!但你之前为什么一直不肯承认,非要我抓到你的破绽你才肯承认。”

“之前范兄说了什么,我又要承认什么?”李易显得更加不解,满脸都是疑惑的开口。

“你是哪一年来的?你穿越的时间是什么时候?之前是做什么的?”范闲见他这副样子,心中也有些疑惑,于是开口询问。

只是他觉得不可能,莫非李易穿越来的时间要比自己早一些,但不应该呀,他就是二零零一年穿越,他也应该知道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

就算从小到大没喝过饮料,自己讲的那些话,他多多少少应该也能明白一点。

李易起身缓缓后退一步,“我乃大明万历十五年进士,范兄哪一年的?”

说完坐下抬起头,意思很明显,准备听范闲说自己究竟是哪一年的人。

而他在听到李易的回答后,只感觉世界再一次狠狠冲击自己。

他原本以为自己一个人穿越来是很荒谬的事情,是完全无法理解。

碰到李易之后,他感觉或许是老天可怜自己,安排一个人过来陪自己做伴。

可现在的情况似乎有些太荒谬了,万历十五年。

一个明朝人也和自己一样穿越过来了,这世上还有比这更可笑更荒谬的事吗!

“万历十五年……万历十五年……”范闲站起身来,大笑着大喊着。

他感觉这个世界的魔幻程度越来越超出自己的想象。

以为会碰见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结果却碰见一个万历十五年的人。

他大笑着大喊着,似乎有点癫狂。李易看着他一路呼喊,跑出自己的屋子。

“我不过就说了我是万历十五年的人,他怎么受了这么大的刺激?”

李易心中暗自嘀咕,不过他可没有和范闲解释的意思。

“哥……”范若若架着马车看到他,一声呼喊就看到自己的哥哥,跑到自己的旁边,又哭又笑。

不知为何,好像受了很大的刺激。直到过了好一会方才反应过来。

范若若很明显能看清他眼里闪烁的着泪光。

一旁的藤梓荆见状也很奇怪,他印象中的范闲一向处变不惊,今日为何是这个模样。

“他这是怎么了?受啥刺激了?”藤梓荆走过去,按住有些癫狂的范闲缓缓开口询问。

范若若摇摇头,她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哥哥在李易的院子里究竟遭受到什么。

或者是她也想象不到,因为自己的哥哥是好端端走进去,也是好端端走出来。

身上又没受任何伤,只是情绪不知为何波动如此之大。

李易坐在屋子里,开口道“叶武,去帮我看看郭保坤有没有给那些妇人赔偿。。”

不过他感觉郭保坤应该会去赔偿,这个人虽然嚣张跋扈了些,但没有坏到骨子里。

甚至说以他的所作所为按照这个世界的观念,都不能算作坏。

在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官员和大家族的人看来,普通的百姓都不能算是人。

郭保坤所做的最多收获的也只是一个跋扈的名声,绝不会有任何事,因为他爹是礼部尚书。

相关推荐:文豪的悠闲人生我就是文豪文豪都是我马甲披着文豪壳子去搞事大唐捉妖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