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在诸天万界都有身份 >我在诸天万界都有身份

第一百三十二章弱者没有的选择权力,只有被选择的命运

李易缓缓点头,“不错,只要你老老实实配合,我也不想动用什么极端手段。你放心,只要你到时候按我说的做,我绝对保你安全。”

“你真的能保护我的安全吗?”司理理有些不敢相信。

她知道在庆国的都城使用大型床弩是多么大的罪,这相当于造反。李易真的能在这种情况下保住自己吗!

“你除了相信我,现在又能相信谁呢!这个世界只有强者才有选择的权利,你作为一个弱者,只有被选择的命运。”李易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反问。

司理理沉默了,她不得不承认,李易说的很对。现在自己除了能相信他还能相信谁。

李易走到一旁吓得战战兢兢瘫软在地上的马匹边。

它逐渐恢复过来再次起身,不过看得出来,这一次它起身的时候很谨慎。

左右看了看似乎一发现什么不对就要逃走。

“走吧。”李易说完便牵起马绳,这里距离京都并不是很远,可他准备走的时间长一些。

看一看路上还有没有什么隐藏的人会跳出来,刚好一并解决。

若是长公主的人再跳出来那就更好不过,这样就更加笃定她的罪责。

李易相信自己抓住司理理的消息,虽然暂时没有传出去,可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很多人知道

或许会有一些人在路上劫杀自己,或者有一些人想要到自己手中夺走他。

原著中范闲能够的带着司理理回京都最重要的是他身边有着监察院保护,而自己这边什么都没有。

牵起缰绳,李易并没有急着走,因为他听见了另一股声音。

有起码不少于两百人的骑兵正在赶往这里。

还都是精锐具装骑兵,在这个时代,这种骑兵可以说是真正的战场杀器。

一只几百人的骑兵队,就敢于冲击成千上万人的步兵。

这是机动性带来的优势,真正意义做到打一枪就跑。

在作战时还能不断的骚扰步兵,在这个时代,骑兵对步兵带来的优势是碾压性。

滚滚烟尘冲天而上,很快两百余名跨良驹,着重铠的骑兵出现。

这些骑兵全部黑衣黑铠,看不清面目。

走在最前方的是一个一身黑衣,头上还戴着一个铁乌鸦面具的人。

司理理看到他们瞬间紧张起来,她当然知道这些骑兵。

这是监察院门下由陈萍萍直接统帅的黑骑,而为首的那个正是陈萍萍的亲卫影子。

陈萍萍对于北齐绝大多数人来说就是一个梦魇,一个恶魔。每年不知多少暗探密碟甚至是北齐的官员死于鉴察院的暗杀。

他们都知道是监察院做的,可他们没有任何证据,监察院留下的手尾太干净。

而他们的情报网络,乃至于整个北齐的情报网络,被监察院渗透得像是筛子一样。

陈萍萍在很多北齐人的心中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恶魔。在司理理心中也是一样,那根本不是一个人,就是一个魔鬼。

落到监察院的人手中,自己肯定是死路一条,不仅死路一条。他们还会用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刑法折磨自己,直到确定自己没有任何一丝价值。

虽然刚刚李易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可是他答应会保护自己的安全。

现在如果要再落到监察院的人手里,自己真的是什么都没有。

所以她的心中也是既紧张又不安,与之相比,她现在更愿意待在李易身边,不想落入监察院手中。

落进监察院的手里,自己交代或者不交代,都是一个死。

而在李易这边,自己要是老老实实配合,或许还能有一线渺茫的机会活下去。

她不敢确定李易说保护自己安全这件事是真是假,但她没得选,她只有相信。

因为自己没有选择的权利,只有被选择的命运。

看得出来,在这些黑骑来到的时候,她原本抓着缰绳的手更是紧紧握住。

恐惧不安和紧张这些情感再次占据她的内心。他会把自己交出去吗?不把自己交出去,他又怎么对抗监察院。

司理理知道李易的功夫很高,刚刚他可以轻而易举的解决那些伪装成土匪的暗探。

可不代表他有能力解决面前这两百余人的精锐黑骑。更重要的是他真的会为自己得罪监察院吗!

他想知道的东西自己都已经说完了,大概他真的会把自己交给监察院。

司理理心中控制不住的这样想,并且越想她便感觉越有可能。

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北齐的暗探,他没有必要为了自己和监察院对上。

“监察院办事,无关者退避。”影子的声音很冷,好像面具后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台机器。

他的身份来历实际上也相当复杂,他是天下四大宗师之一四顾剑的弟弟。

但他这个弟弟这辈子的目标就是要杀自己哥哥。

四顾剑当时只不过是一个呆呆傻傻的孩子,整日家族被其他的孩子欺负。

后来被叶轻眉传授剑法,而后便沉迷于剑,生命中除了剑以外再无他物,很快便突破大宗师境界。

后来为了保住东夷城,一个人提剑杀光自己全家,影子也就是他弟弟,是他唯一放过的人。

所以影子后来便发誓要为自己父母报仇,他的哥哥四顾剑,就成了他生命中唯一的敌人。

不得不说,这个剧情李易总感觉自己在哪本漫画上看到过。

“把人交出来,我可以当做没看见你在这里出现。”影子缓缓开口。

他们调查过李易的身份,也算颇有成效,知道他是琅琊阁阁主武州李氏的掌权人。

如果李易今天能够乖乖的把人交出来,影子也不想平白无故和他发生冲突。

监察院的势力是很大,可不是这么用的。

更重要的是真的和对方起了冲突,他们完全不会占到多少便宜。

监察院虽说做起事来不会分是否亏了赚了。

可影子又不是个傻子,平白无故为什么要和他起冲突。

如何能不费一丝力气的解决这件事情,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把人交给你们倒也不是不行。”李易能够注意到,自己的话说完司理理险些控制不住,从马上栽落。

要不是自己急忙扶住她,恐怕真的会从马上摔下。

虽然明知会是这种结果,司理理却还是有些不想接受,同时感受到深深的后悔以及绝望。

“但你们要保证她的安全,不能够对她用刑,还要保证她的居住环境。不能潮湿阴暗,地方要宽敞一些,最起码有个院子让人走动。

还要按时送水送饭,这饭起码是四菜一汤外加水果点心,这茶起码都得是龙井铁观音或者普洱。”

影子听完他的话,表情已经变得很阴沉,不过他戴着面具倒是没有人能看到。

监察院是关犯人的地方,又不是休养度假的地方。

四菜一汤,还普洱!!!干脆再从皇宫里请个御厨算了。

“今天要么把人交出来,要么你和她一起被关到监察院的地牢里。”影子的声音虽然没有任何变化,但能听出来他已经发出最后通牒。

司理理听到他那番话,眼神毫无疑问的亮起来。

他没有骗自己,他还是准备保护自己,自己没有被骗。

他说的是真的,原本心中已经被绝望覆盖,这时又已燃起新的希望。

也不知为何明明是李易劫持的她,明明是李易不让她逃走。可这一刻她的心中竟然有了些许的感动。

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她知道如果落入那群北齐密探手里。自己也难逃一死,反而现在待在李易这边才是最为安全的策略。

斯德哥尔摩症,即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状,斯德哥尔摩效应,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征,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

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人。人质会对劫持者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依赖感。

他们的生死操控在劫持者手里,劫持者让他们活下来,他们便不胜感激。他们与劫持者共命运,把劫持者的前途当成自己的前途,把劫持者的安危视为自己的安危。于是,他们采取了“我们反对他们”的态度,把解救者当成了敌人。

“我今天就要带他走,我倒要看看哪个敢拦我。”李易说完不急不慢的一步迈出。

影子没说话,他清楚李易的实力很高,自己一个人或许还未必能拿下他。

所以必须要借助身后这些黑骑,所以今天他们两个人怕是一个都活不了。

“生死勿论。”他话说完那些黑骑就开始准备冲锋。

很可惜,他们的战马已经完全不听他们的指挥,匐匍在地上瑟瑟发抖。

这些都是最优良的战马,就算面前的是虎狼狮豹,也照样敢发起冲锋。

可在面对李易一个人的时候,这些战马却根本没有任何用。

不光是战马,就连这些训练最为精锐,长期陷于战阵厮杀中的黑骑都开始从内心感到恐惧。

李易就站在他们面前,可他们却隐隐约约产生一种错觉。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准备吃掉他们的洪荒猛兽。

他们莫说动手,甚至连举起武器的勇气都没有。

影子算是在场中面对这种压力最为坚韧之人,起码这个时候他还是站着的。

而且看样子还有想拿起武器的想法,司理理虽然不知道这群人出了什么事,可隐约能够判断应该是李易做的。

虽然这股如同洪荒猛兽一般的凶气没有针对她,但仅仅只是在附近也能够让她感受到。

这时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来到这里,自己的马匹会突然不受控制。

影子心中却还是有着一点坚持,李易可以看得出来。

他能够撑到现在凭借的不是多么优秀的实力,而是足够强大的精神信念。

威压乃至于气势这种东西一定程度上就是存在在身体和精神两方面。影子的实力不算特别优秀,根本承受不住。

可他的信念足够强大,因此还能支撑着他在现在站起来。

不然的话早和那些黑骑一样,趴在地上,绝不是现在还尝试着拔剑。

拔剑出手,而后毫不留情的被李易直接空手夺过来。

实际上影子刚刚挥剑的速度,别说是他,就算是司理理都能轻而易举的夺过来。

不过在这种状态下还有能力还有信念,朝着自己挥剑,也称得上是勇气可嘉。

手中长剑被夺,影子也终于承受不住这莫大的压力,直接瘫软倒在地上,昏迷过去。

“告诉你们院长回京都我会亲自去找他。”李易说完看了一眼,那些在自己面前安静如同小鸡仔一样的黑骑。

牵着身后的马再次离开,司理理就一直坐在马匹上,这一刻她的内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她看到李易强大的实力,也更加相信李易会保证自己的安全。

所以在她身边竟然感知到之前很多年都没有的安全感。

这种感觉对于她来说有些太过陌生,太过遥远。

她本来是当年的南庆皇族,自己家族那一脉争夺皇位,失败无奈出逃。

全家只有她和她弟弟在逃亡的过程中活下来,其他人都为了救他们两人牺牲,包括他们的母亲和父亲。

她依稀记得那年自己抱着自己的弟弟躲在角落里,而后看着自己的父母被追来的士兵,杀死在自己面前。

打那以后她就很少哭,因为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能够保护自己,所以他再也不能随意的哭闹。

可没有想到见到李易之后,自己以为的坚强却被轻而易举的突破。

司理理认为自己是一个很坚强的人,可着坚强在他面前好像是一层纸被轻而易举的划开。

因为没有了父母,没有了家,她再也没有感受到所谓的安全感。

然而这一次竟然又久违的感觉到,连她都有些不敢相信,可真真实实的感受到在他身边自己很安心。

她宁愿相信这种感觉是错觉,也不敢相信李易在自己身边,自己会有安全感。

明明他如此的对待自己,可自己为什么会在心中觉得他可靠,觉得在他身边很安全,甚至对他有些感激之情

司理理不清楚,她觉得自己是不是病了,不然为什么会生出这种诡异的感觉。

可是这种感觉不由自主,完全不受她的控制,她知道不对,可不是想要驱逐就能驱逐得了。

李易不急不慢的继续牵着马匹来到闹市,这是一座小镇,虽然人口不多,但看得出来已经有很多人发现了自己。

不过这不重要,他把人带到这里就是为了给他们看的,他们要是看不到自己反而还要头疼。

“先在这里略作休息,待会儿再赶路。”李易缓缓开口。

他准备在这里休息一天,给那些人足够长的准备时间,让他们慢慢准备。

相关推荐:文豪的悠闲人生我就是文豪文豪都是我马甲披着文豪壳子去搞事大唐捉妖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