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在诸天万界都有身份 >我在诸天万界都有身份

第一百四十七章老狐狸

陈萍萍听到李易对他的称呼,笑了笑,推动轮椅来到他的面前。

“武州李氏的真正的掌权人,琅琊阁阁主,大宗师。”

“院长把我调查的还真清楚,不过我想有一些你或许还没查到吧。”

李易话虽然说的很自信,其实他大概能猜出来,陈萍萍或许已经将自己调查的一清二楚。

说估计连自己准备起兵谋反这件事情都知道。

只不过他的目的和自己的目的差不多。

再加上知道自己已经突破宗师境界,想借自己的手杀庆帝,所以自己做的那些事情才没有被他爆出来。

“你说的是你在那三州之地,私自练兵准备造反的事情。”陈萍萍的语气很是寻常。

同时又有着一些小期待,似乎期待着想要从李易眼中看出什么来。

很快这期待就得以实现,李易脸色猛然阴沉,表情和语气之间似乎还显得有些小慌乱。

“你知道了。”说完,便阴晴不定的打量着陈萍萍。

李易认为自己这波演技起码能打八分,也就是先天境界可以控制脸上的微表情,不然的话还未必能做到如此完美。

陈萍萍嘴角微微扬起,他认为李易现在有可能是在伪装。

能够白手起家做出来这么大的势力,没有点城府,根本办不到。

喜怒不形于色,这是最基础的要求。

当然也有可能不是伪装,他的年纪还很小。

有些事情突然被说出来,认为自己隐藏的很好,一时慌乱也有可能。

不过这些都并不影响自己最后要做出的事情,只不过他的修为境界,让陈萍萍有点头疼。

但没有办法,目前这种情况,自己如果想要杀庆帝。

必须借助他人的手,凭借自己,根本不可能。

整个天下都认为皇宫内部有一位隐藏的神秘大宗师,只有陈萍萍知道,隐藏的大宗师不是别人。

就是庆帝,天底下的人都以为隐藏的大宗师另有他人。

或者是宫内的某位老太监,但只有陈萍萍知道隐藏的大宗师就是庆帝。

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暗自忍耐没有动手,就是因为大宗师真的很强。

是超出规格之外的强,陈萍萍想不出来有什么手段可以杀掉大宗师,除了另一名大宗师。

如果李易真的解决掉庆帝,自己该怎么解决他。

只是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着急和紧张,而且他现在最大的目标是杀死庆帝,给小姐报仇。

当年没有杀他,是因为自己还未调查出事情的真相。

调查出事情的真相,没有杀他是因为自己没有这个能力。

而现在虽然自己还是没有能力杀他,但有一个机会能够借助别人的手杀掉他。

李易脸上阴晴不定的表情逐渐恢复,“院长既然知道了,却没有告发我。”

说完独自笑起来,陈萍萍同样也笑起来。

“我没有告发你,我想你应该明白,这些年里你暗中调查应该也查出很多东西。”

陈萍萍语气很是肯定,当他开始仔细了解李易所做的事情后,才感到心惊。

就连监察院里面可能都有他安排的不少探子。

“如果我猜的没错,我们两个人的目标是一致的。”李易知道陈萍萍恐怕已经把自己查了个底掉。

自己在这个世界所有的信息,所有的身份。

他就算不全部知道,也知道个八九不离十。

因为两人的目标暂时看起来是一样,所以他们能够达成短暂地各怀鬼胎地合作。

“我想报仇,我想院长的目标也和我一样。”

在这里其实没有必要遮掩什么,陈萍萍并不会让他们两个人说的话有一个字的消息传出去。

他不置可否,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看向自己的轮椅。

“我隐藏了这么多年,也是这段时间刚刚突破。想来我们两个人都在等一个很好的机会,不是吗?”

李易见他不说话,紧接着开口,他对陈萍萍倒没有特别的担心。

主要是担心自己弄死他之后,会不会导致监察院分崩离析,自己要多费一番功夫。

至于其他的东西并不需要担心。

陈萍萍默默点头,仿佛老僧入定,只是依旧没有说话。

“既然院长不肯多说话,那我先走了。不过那个司理理在检察院,还望院长能帮我照顾照顾她。

千万不要让她出什么事情,毕竟我答应了她,要保护她的安全。”

李易说完便转身离开,陈萍萍不愿意多说话那就不说。

这个人隐藏的这么深,暗中谋划布局这么多年,是一个千年的老狐狸。

李易对于自己的水平有一个清晰的判断,跟陈萍萍玩心眼玩智谋,甚至是玩权力斗争,自己肯定玩不过他。

可这一切相对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绝对实力上的压制已经可以舍弃很多东西。

陈萍萍再厉害再聪明也就是血肉之躯,一拳下去也会死。

再说了,自己玩不过他不重要,刘基和荀彧能够玩过他就行。

………………

走出地牢,顿时感觉周围的环境都要开阔晴朗不少。

司理理依旧坐在屋子里,自己过段时间倒是可以给她带些东西帮她消磨消磨时间。

至于现在没有必要去见她,走出院门,范闲早已经坐在一旁等待。

与他一同的还有他的护卫藤梓荆以及监察院的文书王启年。

“你什么时候成的大宗师?”范闲见他出来急忙上去抓住他的双肩。

“就是这次和叶流云交手的时候突破,若是不突破你都见不到我回来。”

李易语气很是淡定寻常,仿佛并没有因为突破大宗师境界有多么高兴。

“那你为什么会知道在牛栏街有人要刺杀我。

你又为什么知道刺杀我的人和北齐密探有接触?还有刺杀我的幕后主使和真凶究竟是谁?”

范闲一口气的问出所有自己想要问的问题,感觉心中舒畅不少,憋着的那一口气烟消云散。

李易左右看了看,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王启年“你确定要我现在在这里说,我看咱们还是换一个安全的环境吧。”

范闲也知道在这里很明显不能谈这种事,所以默默的点头,跟着离开。

叶武架着马车在外等待,知道李易回到京都,并且来到监察院。他就立刻备好马车,在这里等待。

李易走上马车,范闲也急忙跟上。坐在马车里,两个人都很默契的没有开口说话。直到马车一路前行,停在院中央。

“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其实你现在没有必要知道。

这件事情参与的人也很多,你自己最好仔细想想到底该不该知道?

你应该明白,我这么说就代表着你知道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没什么好事,究竟怎样你自己想想。”

李易说完便走进屋子里,坐在椅子上,等着范闲。

原本他认为范闲起码也要思考个一两个时辰,可是仅仅只是刚刚坐下,他便急忙走来。

“我不需要想,你直接将那些事情告诉我就好,我承受的住。”

范闲没有多过的思索就直接过来。他认为无论结果怎样,自己都要去面对和承受。

“牛栏街刺杀这件事情其实我知道,也不知道。

我只能告诉你,我确实知道有人要刺杀你。

但我不知道对方会在哪里动手,会在什么时间动手,更没有想到对方会用床弩。”

李易这话说的半真半假,但有时候就是这半真半假的话才更能迷惑人。

“至于司理理,我之前就发现他是北齐密探有问题。一直找人监视着他,不过并没有动。

直到刺杀发生之后,我发现他在刺杀发生事件的前一晚已经连夜出逃。

而那天动手的程巨树就是北齐赫赫有名的八品横练武者。

所以这件事情都不要想,肯定和她有关系,因此我连夜追了上去。

抓到他之后回来的路上碰见了叶流云和燕小乙。

我与他们激战一场而后突破大宗师境界,反杀他们两人。”

李易自己路上经历来的事情编排一番,把范闲听得一愣一愣的。

看他的表情模样,向来已然是全部相信。

“至于这件事情的幕后真凶……”李易说完顿了一下,深深吸一口气。

“那天司理理与一个人见面,也就是那个人和他详谈刺杀你的事。”

“那个人是谁?”范闲急不可耐的追问。

“当朝宰相之子林拱,不过林拱只是一个小卒子,这件事情真正的幕后主使是长公主。”

李易说完之后就沉默着,没有多说什么,将空间全部留给范闲思考。

对于幕后主使是长公主,这件事情他很意外。不过并没有太过意外,既然如此,看来还是太子要杀自己。

就算太子不是真的想杀自己也和他逃不了干系,虽然幕后主使是长公主,但长公主和太子本就是一伙。

让他惊讶和短时间内感到错愕的是林拱,因为林拱是林婉儿的哥哥,从一定意义上来说,也就是自己的大舅哥要杀自己。

知道了这个事实,让他纠结的是,自己应该怎么做,要不要报复。

或者说就算不报复,出了这茬子事,林拱能不能活命还是个未知数。

范闲现在后悔了,早知如此,他就不应该问李易。

这件事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心里还好受一点,可现在心里已经全部都知道。

李易看着他纠结的表情笑着摇头,反正是范闲头疼,又不是自己头疼。

林拱要杀的是他,又不是自己,和自己关系不大。

至于林拱是他大舅哥,他要不要选择报复。

或者说林拱出什么事,林婉儿会不会怪他,这种事情跟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李易走出屋子伸了个懒腰,范闲依旧待在屋子里思考,不知道要想到什么时候。

“最近这几天仔细打探一下京都的情况,通知商行的人没有必要忍让了,

既然我的身份实力已经暴露出来,该怎么抢生意怎么抢,现在是他们让我们的时候。

注意一下内库,长公主最近出了问题,内库很有可能要乱上一段时间。

这个机会可遇而不可求,能多抢占一些市场就多抢占一些市场。”

李易小声开口吩咐,既然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出来,那么就没有必要隐忍。

马上内库恐怕就要陷入短时间的混乱,趁着这个时候最好抢占瓜分事。

更重要的是这个市场只有自己敢抢占和瓜分。

其他的商行,就算是有这个心,也没有胆子抢内库的市场。

毕竟那样相当于直接和当今皇室对着干,而李易就是有这个底气。

大宗师在这个时代可以说是一人镇国的极端力量。

就算他抢夺市场,皇室心里不开心,可表面上不会说出来。

不仅不会说出来,对他这个大宗师还要多番优待。

李易估摸着或许封赏自己的圣旨,很有可能已经在路上。

庆帝面对自己也照样束手无策,只能招安。

他现在的伤势或许还没有好彻底,未必能够战胜一名大宗师。更何况还是建立在那名大宗师,还杀掉叶流云的情况。

甚至于庆帝认为自己就算是状态完好之时,偷袭都未必能够杀掉叶流云。

可李易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办到,这证明他很有可能实力比自己还要强。

所以连他也对李易无比忌惮,可忌惮归忌惮,却没有什么方法能够解决。

只是他明白这个问题现在不解决,以后早晚还是要处理掉。

不然的话假如自己死掉,整个南庆,恐怕再也没有人能制止住他。

庆帝很无奈,可是他没有办法。不仅没有办法,还要捏着鼻子封赏李易。

当然现在他还没有这么做,因为最近这段时间整个京都实在是太乱。

有好多事情都需要他来定夺一个最后的结果,比如说牛栏街刺杀的幕后主使人是长公主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他也才知道,陈萍萍刚刚承上来的责任。

是不是长公主掌握了天雷!庆帝虽然觉得这种可能性不高,但依然存在。

于是乎,他手下的情报组织乃至于整个监察院这个庞然大物运作起来。

当然检察院只不过是探查一些他们应该知道的事情。调查天雷这种事情还是要放的隐秘一些。

他对于陈萍萍可从来也没有彻底的信任过。李易接下来应该会很悠闲,接下来主要就是等这件事情的一个处理结果。

而他捉住司理理的消息,也顺着没有被彻底清扫掉的北齐情报组织传到北齐。

范闲在那里思考良久,最终也不知道究竟想好没想好。

毕竟如此之多的事情如同浪潮一样拍打在他身上,心理不坚韧的人根本承受不住。

最后走出屋子,到了声谢,而后离开。

相关推荐:文豪的悠闲人生我就是文豪文豪都是我马甲披着文豪壳子去搞事大唐捉妖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