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唐初大儒 >唐初大儒

第85章斗诗

“我要商量一下。”秦穆没有马上答复,矜持的回了一句,他想要先从同伴口中,了解一下对手。

秦穆这一篇赋,用的是正楷,字体只能算不差,到也没有让人惊艳,秦耀把宣纸拿走了,他要誊写一份,以作纪念。

“嫣然,那家伙是谁?听你刚才,似乎听说过?”秦穆好奇的问道。

“那臭屁的家伙叫东方玉,你也听到了,就是那个下流胚子东方雾的二哥。西北之地有一句话叫做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陌上人如玉,就是说的东方玉,一来他家掌握着一处和田玉矿,二来因为他叫东方玉。这家伙据说是个杂家的天才,年纪轻轻就精通儒法,在西北名声极大。”相里嫣然解说道。

“这么厉害,另外一个公子世无双又是指的谁?”秦穆惊讶的问道。

说实在的,东方玉皮囊确实不错,剑眉星目,风度翩翩,那种世家子的贵族气质,秦穆自问模仿不来。

“无双公子凌无双,你也见过,就是那边观战的慈航静斋,当代传人。”相里嫣然指指另外一边观战的人群道。

“她不是尼姑吗?”秦穆惊讶的问道。

“哼!你看她哪里像尼姑了,还经常女扮男装。”相里嫣然似乎有些看不顺眼的冷哼一声,嘴巴一翘道。

“嫣然是气不过凌无双名气比她大。墨家重剑外号难听。”秦月掩嘴笑道。

“原来是墨家重剑,相里嫣然姑娘,真是失敬失敬!”秦穆也没想到小姑娘居然有这么一个外号,也不由失笑,拱手打趣道。

“秦穆哥哥你好讨厌哦!”相里嫣然气呼呼的跺着脚。

“呵呵!月姐姐秦家二杰的称号,也是声名在外。”黄钰琪笑着道。

“我们啊!也别顾着这点虚名,今日一过,怀道的名声,可要盖过大部分人了。”秦月笑着摆摆手道。

“那和田玉精有啥用?我看那东方玉挺自信的。”秦穆不好意思的笑着打断了她们的说话,被人当面吹捧,还有些怪羞涩的。

“玉乃石中君子,集大地之灵气,有养生镇魂之功效,玉精是玉石之中的精华,一条玉石矿,也未必出几块,佩戴在身,能让人头脑清明,无外邪侵入。

当然,这种功效是有,但是有限。对于修炼者来说,最差也得极品玉石,在房间布置大量极品玉石,它们会凝聚灵气,一般是武者用来突破境界用的。”黄钰琪笑着解释道。

“这么说来,只能说不错吧,拿春秋谷梁传残篇赌,不划算啊。”秦穆折扇一敲手掌道。

东方玉提出赌写诗,他就没想过自己会输,他说不划算,是想让东方玉多出一点血。

“百斤极品玉石,可以辅助武师突破武将,特别是那块玉精,怀道你可以做一方玉印。玉精不像普通玉石,用过就废了。玉精能反复使用,吸收其中的灵气。当然,这种做法是最下乘的,最好还是制作成法器玉印。”秦月跟着说道。

“不错,道家可用玉精制作法器,墨家可用来制作机关傀儡的核心;普通玉石也能制作符篆,所以不亏。”黄钰琪点点头赞同道。

“法器?是什么?”又听到一个新的名词,秦穆不由好奇的问道。

“这个等会再说,要是怀道你有把握,就快答应下来。东方家的极品玉石,很难得到的,平时都是作为一种重要资源进行交换。”黄钰琪提醒道。

“好!我就让他吃点亏,受点教训,免得老是自我感觉良好。”秦穆再次拿出一把折扇,拍拍手掌道。至于刚才那一把,已经到了罗成手里。

“我应下了!老规矩,先拿出赌注来吧!”秦穆把先前得到,装着春秋谷梁传残篇的盒子,再次拿出来,送到秦耀面前。

正想回比赛,看到秦耀手中摇摆的折扇,急忙停下脚步,把手中折扇,恭敬的送到秦琼面前。

看着李孝恭目不斜视的样子,秦穆又拿出一把,递了过去。幸好做的时候,就做得比较多。

“此物风雅!今日之后,定然盛行开来。怀道真是心思灵巧。”秦耀笑着对秦琼说道。

“你是说这玩意是秦家小子弄出来的?”李孝恭意外的问道。

“是啊!”

“确实不错,用着方便,还挺雅致!”李孝恭点头赞同道。

“修炼之人,寒暑不侵,这臭小子,尽弄一些无用之物。”秦琼嘴里责怪,不过脸上堆满笑容,手中折扇摇摆,显然真正心情,并非如此。

“穆儿,给为父也落几个字上去。”看看秦穆手中折扇,秦琼有些不满的说道。

秦穆送出的折扇,都是他备用之物,因此还没有来得及落字,对明显有显摆之意的秦琼,他无奈的说道:“父亲,这折扇书写字画,还得自己动手,才有意义。”

“让你写就写!哪来这么多废话。”秦琼瞪了他一眼道。

秦穆心里一动,估计秦琼的字是有些难看,因此才让自己动手,于是拱手道:“孩儿遵命。”

这个问题非常简单,拿过折扇,把扇面压平,略一沉思,落下“义薄云天”,四个行书。

这四个字是行楷写成,四字之间,似连实断,看上去飘逸之中带着劲道,秦琼虽然不懂书法,但是满意至极。他生平本来就重义气,更何况这是儿子写的,说明儿子很了解自己。

见秦琼笑容更甚,不断的点头,秦穆知道他这个马屁,算是拍到点子上了。

“刚才只注意怀道的文,还没有留意这字,算得上下了一番功夫,比起某也不逊多让。干脆给某也留一副墨宝。”秦耀眉头一挑,把自己手中的折扇也递了过来。

“你过奖了!”秦耀给他面子,秦穆当然不会拒绝,谦虚一句,恭敬的接过扇子。

同样整理扇面,想了一下秦穆提笔又写就“岂曰无衣!”四个字。这次他用的是楷书,四个字方方正正,虽然看上去没有特点,不过秦耀却面色一正。

“怀道果然聪慧过人!这字我很喜欢。”秦耀面带感激的说道。

岂曰无衣,出自《诗经,秦风,无衣》,是老秦人民间传颂最广的一首民歌,后来基本上成了秦国的战歌。虽然秦耀家族已经离开关中千年,不过那源自灵魂的故乡之情,却未曾改变,因此一见这四个字,就忍不住心头一热,眼眶都微润。

楷书方方正正,在秦耀看来,更像老秦人那不屈战魂,当然对秦穆写的,非常满意。

不但如此,秦耀还在想,等空下来,一定要让人把秦风这首民歌,暗中推广一下。

秦穆现在当然不知道,他从秦风之中,挑选的这一句,秦耀一辈子都未曾换过,他之后的每一把折扇,都是这四个字。

秦穆才应付过秦耀,李孝恭的折扇又放到了面前。

“郡王你这是闹哪样?”秦穆哭笑不得的问道,李孝恭出身五姓七望的李家,即便书法不是特别出众,秦穆相信他也不差,怎么也让自己来写。

“一事不烦二主,老夫一时也想不到写啥,就由你随意写吧。怎么?难道你看不起老夫?”李孝恭懒洋洋的说道。

“怎么会!晚辈这就写。”李孝恭都这么说,秦穆还怎么办,只得又写呗,反正也不费事。

“舍我其谁!”四个行草一挥而就,李孝恭同样非常满意,啧啧称赞道。

“叔宝,你家小子真是不错,写的三句,都非常合我们之意。难得的是看他书写,分明行书,草书,楷书都写得不错。没有名师指点,能到这一步,换个人说出来,我都不相信。”

“呵呵!你就别夸他了,夸多了,年轻人容易骄傲。”秦琼笑容满面摆摆手说道。

“说起这一点,我更羡慕叔宝你了,怀道稳重,比起犬子不知道强了多少。”李孝恭感叹道。

“崇义也是难得的青年俊杰,年轻人有些傲气也是正常的事情。”

“不说了!都怪某平日输于管教。”

“谁说不是呢!我们平日忙碌公务,对孩子看管,难免不周,这次回去以后,某决定把怀玉送到军中,让他磨练一下。”秦琼深有体会的点点头。

原本还不觉得,但是和秦穆一对比,不但是自家另外一个儿子,就是长安那些二代,能比得上的,都没有几个。因此他也在反思,是不是教育出了错误。

秦穆对于成为别人家的孩子,到是非常习惯,毕竟从小到大,他的成绩就好,又很安静,不喜欢到处乱跑。被邻居亲戚这些夸奖不是一次两次。

秦穆没有听他们闲聊,他打量着站在一边的东方玉。这家伙虽然被冷落在一边,但是并没有生气,面色如常,还带着淡淡的笑意,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还饶有兴趣的打量秦穆。

两人目光对视,都在心里感叹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对手。

“既然是你俩提出的对赌,那么题材你们自己商议吧。”秦耀说道,三场比斗算来已经结束,他这一方都赢了,因此他心情一直不错。

“既然是你提出来的比斗,那么就由你出题吧!”秦穆自信的微笑道。

“你确定?”东方玉玩味的笑道。

“确定!”

“不后悔!”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那好,某就不客气了。昔年陈后主写有一首《春江花月夜》,前隋隋炀帝也做了《春江花月夜》两首,我非常喜欢,也一直想要做出一首诗来,与他们比肩,可惜未能写出来。

今日突然心有所感,我们就以此为题如何?”东方玉笑眯眯的看着秦穆问道。

其实题目他也在思考,经过分析,他发现秦穆还没有机会见大江大海,因此才想了这么一个题目。毕竟要想写出精美的诗词文章,首先得有那个经历才行。

“无耻!你分明早有准备,居然让秦穆哥哥和你比!”秦穆还没有回答,相里嫣然就怒斥道。

“嫣然不用说。”秦穆抬手阻止了相里嫣然。随后同样玩味的笑着问道:“你确定就是这个题目?”

“我确定!当然,你要是不行我们可以改。”

“不后悔?”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东方玉很坚定的用秦穆的话来回答,同时也是堵住其他人的嘴,毕竟刚才秦穆已经答应,随便他出题。

东方玉以为秦穆多少会有一些为难,正想欣赏一下他难看的表情。他断定秦穆不会拒绝,因为拒绝,这反而显得言而无信,那怕是输,也要硬着头皮写。

“没有问题,请吧!”可惜让他失望了,秦穆神色如常,眼神之中,甚至带着一丝可怜他的意味。

“见鬼!他这是在可怜我?莫非是认为我这样赢了胜之不武?”东方玉心里嘀咕道。

“哼!胜者为王,手段并不重要,最重要还得看结果。”东方玉心里冷哼一声,这才伸手示意道:“请吧!要不要给你多一些时间思考?”

“不用了,今天耽误的时间已经够多了,大家都还饿着肚子呢。”秦穆摇摇头道。说完秦穆就走向案几。

“秦穆哥哥,我给你研墨,你好好写一首诗,打败那无耻之徒!”相里嫣然愤愤不平的说道。

“好的。”看着相里嫣然有些笨手笨脚的拿着墨锭,用力的在砚台之中磨动,秦穆心里感动,伸手摸摸她的头道。

秦穆并不着急,谁让东方玉自己找死,出了这么一个题目,要说其他刁钻一点的,还很可能难住秦穆。偏偏是《春江花月夜》,另一个世界,恰恰有一首同名之诗,号称孤篇压盛唐。

也正是因为这首诗非常有名,当年秦穆才特意看过。等相里嫣然弄好,他摆正宣纸,凝神静气,再次回忆了一遍,提笔就写。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另一个世界李治在位之时的诗人张若虚,写的这首《春江花月夜》,语句清新优美,把春、江、花、月、夜等景象写得静谧美好,全诗连用十四个“月”,丝毫不显重复和单调。比起杨广那两首,强了许多,更别提陈后主那首带着桃色的诗。秦穆相信东方玉绝对不可能超越。

相关推荐:求求你不要制作动漫了从山匪开始的武侠你个逆子!!!逍遥小老板黑夜与巨龙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