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唐初大儒 >唐初大儒

秦穆吃惊,幽州城的人更加吃惊,还没有睡觉的罗艺父子,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随后同时扭头,看向自家后院,他们能够感受到,一股巨大的浩然之气,突然出现在那里。

“这是儒家天赐!”罗成那仿佛万年冰封的脸,充满了震惊的问道。

“不错!而且是名传一城,声震十里!只有非常契合本地,足以流传千古的诗词文章,才有这种情况,我已经有二十年没有听过了。”罗艺严肃的点点头道。

父子两人,对视一眼,心里都明白这是谁引起的,毕竟整个郡王府,后院只有那一个读书人。

“秦家又要出一个了不起的人啊!”罗艺感叹道。

罗艺父子两人说完,很有默契的一起出门,向后院走去。

“让通儿跟秦穆多接触一下。”路上,罗艺突然回头说道。

“你们夫妻,一个只回教儿子习武,一个又溺爱得不行,长此下去,如何能行?”看着罗成面无表情的样子,罗艺就感到无语。

罗成其实想说的是,我从小还不是天天被你逼着练武,难道教儿子,不是这样教的?

罗艺也非常无奈,年轻时候,忙着和别人争权夺利,哪有时间教儿子,如今上了年龄,悔之晚矣。

这个号是严重偏了,练小号是来不及了,但是儿子也只有这么一个号,可不能再偏科了。

让孙子和秦穆走近一些,不但可以让孙子多一个朋友,也能被秦穆带好一些,良师益友!这才是人与人交往的最佳选择。一个人他是什么样子的,看他身边的人就知道他大概是什么样子的。这个道理很久之前,人们就已经知道。

另外罗艺也想缓和儿媳妇和朝廷的关系,作为窦建德的女儿,窦线娘可是很厌恶李渊父子的。增加一个朝廷重臣,作为友好关系的缓冲,这就是他的考虑。

对比罗成没啥意见,以前他帮李世民,父亲帮太子,如今都属于李世民,在他看来,已经别无所求。虽然因为老婆的缘故,回到了幽州,心里还是很挂念李世民等人。

秦穆还不清楚自己引起了多大的动静,从迷迷糊糊中回过神之后,查看了身体变化,这才把目光,投向“罪魁祸首”,这才发现,原来雪白的宣纸,正发着乳白色的光芒,就像护眼灯,亮而不刺眼。

伸手一拿,更感意外,重量忽略不计的宣纸,就像一卷竹简,沉甸甸的。

好在异象没有持续多久,宣纸光芒内敛,虽然还是感觉不凡,至少没有那么神异。只有用心看才能发现。不同寻常之处。

秦穆还没有收起宣纸,就听见了敲门的声音,扭头看看大门,估计是罗艺察觉到了异常。

打开房门,果然是罗家父子,正微笑着站在那里。

“姑老爷,表叔,你们这是?”秦穆迷茫的问道,当然,这是故意装的样子,只不过他本身也是猜测,因此看上去很正常。

“登幽州台歌!是你写的吧?”罗艺用很肯定的语气问道。

“你们怎么知道?”秦穆好奇的问道,罗艺父子发现异常,这并不意外,不过知道他写的什么,这就让人吃惊了,一瞬间秦穆还以为房间有监控,不过细想就知道不可能。

“呵呵!名传一城,整个幽州城,那怕是聋子,都知道这首诗。”罗艺笑着说道。

秦穆这才明白,弄出来的动静到底有多大。只不过他还是不明白,区区一首诗,怎么搞成这样。

“刚才看见姑老爷送来的宣纸,一时心有所感,胡乱写的。”

“要是胡乱写,也能有这样的效果,天下的读书人,大半都得羞愧而死。”

“姑老爷过奖了!”

“谦虚是好事,不过没有必要太过于藏着,不然反而容易被人轻视。”

“侄孙明白了。”秦穆慎重的点点头回答。

他也想明白了,谦虚是好事,不过这要看对什么人,有时候表现自信,更好一些。

“这如何把控,你慢慢体会,还是先让我们,看下诗作吧!”见秦穆如此快领悟他的意思,罗艺不由暗自感叹,微微点点头说道。

“姑老爷,表叔请!”

罗艺当仁不让,拿起宣纸,略微一打量,忍不住感叹道:“不愧是名传一城的大作,果然不同凡响。老夫这也是第一次见到。不知道效果是什么?”

“效果?”秦穆愣愣的问道。

“你用浩然之气,感受一下就知道了。”罗艺了解秦穆的经历,也不感到奇怪,递给他说道。

秦穆接过宣纸,调动浩然之气,随后惊讶的抬头说道:“这可以召唤一道黄金台,阻挡敌人。”

原来在同根同源的浩然之气,接触到宣纸的时候,他就自然而然的明白了其中的效果。

“好东西!”罗成微微点头赞叹道。

秦穆明白他的意思,儒家的身体不是强项,有了这个防护手段,安全性就高多了。

“这就是儒家手段,这种带着天赐之力的诗词文章,叫做宝卷!原作者知道它的作用,同时就算没有宝卷,你也可以使用这首诗词的力量。”罗艺讲解道。

“这其中有何区别?”秦穆问道。

“区别在于,宝卷爆发的力量是固定的,浩然之气消耗之后,需要重新补充,才能再次使用。而你本人使用诗词的力量,是根据你自身的浩然之气来决定。

当然,其他人也可以使用宝卷,不过不是原作者告知,就只能激活之后,才知道效果。

宝卷没有浩然之气以后,除了儒家用浩然之气补充,就只能供奉起来,等它自己吸收天地间的能量,慢慢恢复。”罗艺解说道。

“原来是这样。”

秦穆眼睛一亮,顿时高兴起来,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拥有两道防护手段。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夏日绝句。”秦穆心下兴奋,再次提笔,写下了一首诗。

落笔之后,等了好一会,并没有一点异常出现,让他大惑不解,毕竟这一首诗,比起登幽州台歌,毫不逊色。

相关推荐:求求你不要制作动漫了从山匪开始的武侠你个逆子!!!逍遥小老板黑夜与巨龙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