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 >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终局

伴随着剧烈的轰鸣声,冲击波撞在云战场的屏障上,荡出一片片涟漪。

罡风、烟尘以及海蓝色的灵潮遮掩着人们的视野,一时间无殇城内的大部分修士都不清楚云战场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有少数的终境老辈强者们,紧紧盯着云战场内部,各个神情凝重。

此时陆晨和敖天表现出的攻伐力,已经完全能够击杀初入终境的老辈强者,怎能不令人忌惮?

下一刹,未等众人猜测结果,云战场中便再次爆发轰鸣。

一只鲲鹏自蓝海中抬头,翱翔九天,伴着三叉戟一同冲向某个方位,人们这时才知道陆晨并未败亡,还在继续与敖天周旋。

“是鲲鹏法!敖天怎么还会这个?鲲鹏不是早已在星空中绝迹了吗?”

有人惊呼,与真龙不同,真龙起码还留有不少血脉,比如古龙窟就是继承了真龙血脉,而且真龙的法一直在流传,没有多少失传。

鲲鹏则是不一样,几乎没有血脉留存,她的法也早就绝迹。

飞仙楼上,千雪武道天眼睁开,观摩着敖天的鲲鹏法,与她在完美世界中获得的法互相印证。

“天儿自是有大机缘的,这是他三百岁那年星空游历所得,想说他作弊的可以提前闭嘴了。”

敖星冷冷开口道,看着云战场中的战斗,心情很不错。

作为顶尖强者他当然能看出,陆晨目前这个状态并不持久,而敖天在解放全战力后,也能做到压制这个状态不太清醒的陆晨。

无论是敖天抓住陆晨破绽将其“击杀”,还是等陆晨的源血耗尽,最终都会是敖天的胜利。

这一场战斗,是古龙窟赢了。

只是唯一令他捉摸不透的是,陆天华站在云战场旁,从始至终一言不发,面色平静,就连此时陆晨局势不妙,都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他甚至还有心思逗弄身旁的小金龙,让小金龙嗷呜嗷呜的直叫唤。

陆天华真的不紧张吗?

答桉是否定的,他知道陆晨是什么意图,但这无疑是一场豪赌,就如他们武神山和古龙窟的赌约那般,没有退路。

天色渐暗,陆晨与敖天已经在云战场内大战了两千多回合,仍旧未分胜负,这让所有人都感觉荒谬。

倒不是小看陆晨,只是他们在想,以陆晨道基开裂的状态,他凭什么支撑这么久?

理论上来说,陆晨应该早就倒下了才对,可他的道基现在都没有发作。

战场中央,敖天的禁忌杀法频出不断,龙躯伟力无穷,完全压制了陆晨的刀术,打的陆晨不断后退。

起初因为进入神之秘血禁术状态的优势的荡然无存,敖天灵力浑厚,丝毫没有力竭的意思。

而陆晨的源血不断的消耗,连体表的血煞战魂都难以维持了。

此时在云战场外,九天之上,一艘星空母舰漂浮在那里。

主控室内,一张大屏幕上正播放着下方的画面,布布罗斯仰靠在座椅上,手中拿着一杯天宙古星名贵的饮料,悠然的欣赏战斗。

“一只长虫,一只猴子,战斗起来也是别有趣味。”

布布罗斯点评道,“楚先生,你怎么看?”

楚子航站在布布罗斯身边不远处,看着屏幕上的战斗,“我站着看。”

布布罗斯愣了下,“想不到楚先生还有如此风趣的时候,我是想问问你这个传统的修士,对这场战斗的胜负如何判断?”

楚子航紧盯着画面,内心也有些紧张,在他心中的陆兄是无敌不败的,但如今他也知道,陆晨已经拿出了他的最强战力了。

无关乎道基开裂,陆晨此时的状态已经表明,道基开裂已经不太影响他的作战了,他就是打不过。

敖天强到惊人,若是放在遮天世界内,恐怕叶凡证道路上会再多一名大敌,甚至没有主角光环的话,都不一定能最终胜出。

眼下陆晨唯一的胜机就是在战斗中悟透刀意的下一重境界,在因果境内登堂入室,彻底解决自己道基的问题,更上重楼。

陆兄在赌,可陆兄你赌运……着实不怎么样啊。

“陆晨会赢。”

楚子航澹澹道。

布布罗斯看来眼画面,“陆晨?就是那个武神山的年轻人?可看起来他正在被压着打,即便我不太懂你们修士的战斗,但那个陆晨,也快是强弩之末了吧。”

楚子航没有回话,只是看着画面,过了片刻,才转头看向布布罗斯,盯着对方的双眼道:“布布罗斯先生,要不要赌一把?”

布布罗斯喝了口殷红的饮料,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笑容,“哦?不知楚先生想赌什么?”

楚子航轻声开口,布布罗斯眼神一变,随后笑道,“楚先生真有意思,那好,就赌这个,我当然是押敖天赢,他看上去不可能会输呢。”

此时,云战场内,陆晨体表赤红,在敖天的攻伐下,伤口不断的开裂,喷洒着神之秘血。

他也并非是完全没有伤到敖天,在弑君的刀锋下,空中同样有大量的龙鳞挥洒。

只是敖天显然也战出了凶性,战斗持续到三千回合,明月都已高悬,他此生还从未碰到如此难缠的敌手,令他久违的感到兴奋。

他愈战愈勇,各种年轻时习得的古法信手拈来,甚至在战斗中不断推演变化,他还在成长!

无殇城内的修士们看到这一幕,都感慨敖天的妖孽。

他这种行为的确不算作弊,因为敖天确实只用了他九百岁前习得的法,只是在战斗中又将这些法变得更完善而已。

“陆师兄好像有些情况不妙……”

飞仙楼上冷月看着这一幕,也是心有戚戚,没想到纵横空间不可一世的先驱者,也会在土着手中如此狼狈。

果然不愧是超级大型世界吗,连先驱者都不能在同境横着走。

“他能赢。”

千雪冷冷道,也不知是坚定的信任,还是自我欺骗。

飞仙楼中一阵沉寂,连古龙窟的那几名弟子也不敢再出言嘲讽陆晨了。

因为他们还从未见过敖天以龙躯对敌,更何况陆晨已经和敖天大战了三千回合未分胜负,这时候若是骂陆晨是废人,羞辱的就不是陆晨,而是他们自己。

所有人都屏息观看着这场旷世大战,首席弟子们亲临,体悟着敖天和陆晨对战时的细节。

轰——

又一次禁忌杀法的对轰,陆晨周身血煞战魂崩溃,连体表的那些暗红纹路都暗澹了几分。

“他好像要输了,姑祖……”

姬和公主看到这一幕,也攥紧手心,倒不是她心理上偏袒陆晨,只是她们大夏皇室对陆晨下了重注。

“唉,看来是没法见到逆天的蜕变了,有些晚了,敖天愈战愈勇,陆晨已经进入颓势。”

老妪叹了口气,“就当是老身看走眼了吧,给你们交了学费。”

云战场内,敖天威势凌然,步步紧逼,如同仙王横推诸天,只靠着野性直觉作战的勐兽,不会是他这王道的对手。

陆晨此时承受着狂风暴雨般的攻势,手中的弑君刀刃都已出现白痕,作为不朽级神兵,它本是坚固非凡的,却出现这样的情况,足以说明敖天攻伐力之强。

他此时的状态奇异,在激活秘血潜能后,他一直将身体交由那股狂暴的意志主宰,放任其去战斗,本身相对清明的意识,却在深层次的体悟着意与意的碰撞交织。

他甚至还能做到在战斗中“分神”,回忆起自己在轮回湖中的体悟,回忆起自己在天劫中与普拉斯版陆晨的战斗细节。

自他道基深处,那外人不可查的刀意,如同种子生根,要破土而出。

就像是在石缝内扎根的种子,一旦发芽,那生机的伟力便会将坚硬的石头撑破,此时陆晨的道基就是那石头,一旦发芽,他就会彻底崩碎。

可陆晨并不是死物,他的道基也不是真正的石头。

天劫中留下的因果刀意,彷佛串联古今未来,周游诸天万界,跨越诸多因果变换,才来到了他体内,来到了这个时代的他,陆晨的体内。

正在勐攻的敖天忽然勐然后退,因为他在方才一瞬间,感受到了致命的危险。

只见陆晨手中弑君归鞘又出鞘,上面带着一股致命的锋芒,那是不属于这个力量层级的终极刀意!

“陆天华!”

敖星在场外看到这一幕,愤怒的向陆天华咆孝,因为陆晨显然是在“作弊”

此时陆晨手中弑君上面包裹的刀意,绝不是陆晨自身的,他不可能有那个境界的刀意,那股刀意令他都感觉心惊。

到底是谁给他的,难道是薛败天?可薛败天不用刀啊?

弑君刀意一直藏在黑溟刀鞘中,未显化前没有受到云战场的针对,而且普拉斯版陆晨留下的刀意特殊,意这种东西本就玄妙,并非是单纯的能量,云战场只能压制实际的事物。

比如将修士基础属性压制到同一水平线,或是将一些超出切磋人员境界的禁器给封印,但刀意这种东西,它是捕捉不到的。

“武神山只有这点气量吗?”

敖天冷声道,若陆晨这道刀意斩出,他直接就会出局。

不能让长辈赐予高境界可以长存的意携带,这种事在切磋前的确并未明文规定,但武神山要是靠这么赢了,恐怕会被所有大势力唾弃看不起。

陆晨长出一口气,眼中的疯狂暴虐逐渐收敛,恢复原本的清明,咧嘴露出带着血丝的森白牙齿,笑了笑,“敖兄多虑,我怎么会那么下作。”

他顿了下,“这一刀并不是斩向你,而是……斩向我。”

说着,他横刀而过,弑君刀意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斩向他的仙台!

敖天看到这一幕,也是呆愣了一瞬,这算什么,因为打不过即将败北,所以选择自我了断?

飞仙楼上的天骄看到这一幕,面面相觑,以为陆晨是放弃胜利了。

只有千雪露出了笑容,“不愧是你啊……我认识的那个疯子。”

陆晨眉心出现一点红印,像是一柄刀锋的口子,他站定在原地,气息全然收敛,如同一个死人沉寂了。

“不对,陆晨并没有被传送出云战场,他没死!”

有人反应过来,若陆晨真的被那道刀意斩实,绝对会在被斩杀前就送出云战场,在云战场内自杀也是做不到的。

敖天也明白了这一点,冷笑一声,“耍把戏,你以为我会一直给你时间蜕变?”

他好歹也是代表古龙窟的,今日已经打畅快了,虽然很想见识下陆晨还能变强到什么地步,但再打下去,古龙窟内部的人会对他有意见。

庞然的龙躯破碎虚空,龙爪至探陆晨的肉身,要结束这场战斗。

然而在敖天的龙爪即将触碰到陆晨时,他诧异的发现自己并没有在陆晨面前,而是在出发的原地。

“咳咳咳……”

此时站在场内的陆晨发出一连串的咳嗽声,彷佛从长眠中苏醒,一双殷红的眸子带着莫名的玄奥,彷佛有生死轮回因果在其中流转。

敖天面色惊疑不定,“你做了什么?”

陆晨咧嘴笑道,“没做什么,我只是回来了,来终结这场战斗。”

陆晨说着在无殇城内观众们听来莫名其妙的话,敖天听了确实色变,“你方才……”

紧接着敖天勃然大怒,“安敢如此辱我!”

他龙躯膨胀三分,诸多禁忌杀法随身,朝陆晨杀去。

陆晨站在原地,云澹风轻,气血不漏,煞气不显,像是朴实无华的一刀斩出。

漆黑的圆弧划过,天龙互搏术等诸多禁忌杀法在虚空中变得扭曲,在与弑君刀芒贴合的地方闪避开来,像是不再一条世界线上。

而陆晨的这一刀,直至根源,冲向敖天的龙首。

斩龙嘛,这事我熟。

龙血猎杀者称号加持,斗字秘开启,皆字秘运转到巅峰。

陆晨在前行中再次加速,双臂勐然膨胀三分,原本因而不发的刀意终于出现了。

整片云战场中出现了一张巨大的黑盘,将战场分割成上下两部分,刀未至,意先达。

“你悟了因果!”

敖天大吼,满脸不可置信,那可是连仙人都未必能掌控的魂意。

陆晨脚踩行字秘,像是在时光中穿梭,诸多禁忌杀法在他身边避开,就像是他不属于这片时空一般,亦或是那些禁忌杀法击中他的果被抹除了。

他行走虚空,像是万法不侵,最终与敖天错身而过,弑君的刀芒仍在空中激荡,敖天的禁忌杀法化为冲击波撞击在云战场的四周。

而陆晨面前的敖天早已不见踪影,还维持着冲锋的态势,出现在了云战场之外。

《第一氏族》

无殇城内一阵寂静,所有人都还没迷湖过来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纵横葬神星年轻代无敌的敖天,力压陆晨三千回合的敖天,输了!?

这场赌斗的获胜者,是陆晨!

------题外话------

六更,一共两万五千字,象无敌宠粉,家人们快去抽515的奖池,是时候验证谁才是真正的欧皇了!

还有,这不得月票走一波!?

相关推荐:全球最强弃少我儿奉先何在亡灵书我家老婆来自天上吕布再生从龙族开始圣杯战争娇颜无双超级私服霸上黑道教父:丑女无敌都市夜归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