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开局签到金箍棒 >开局签到金箍棒

“小哥,买猪吗,都是家养的。”

见面前这个面色如玉的英俊男人沉默着,小贩继续开口:“你可以红烧啊,清蒸啊,火烤啊,外焦里嫩,肥而不腻……”

“闭嘴!”

旁边的青衣女子严声呵斥。

小贩立即闭上嘴巴。

青蛇看了眼猪刚鬣的脸色,用着不善的语气对小贩说:“我家主人只是问个路,不买猪!”

小贩着实畏惧:“好嘞好嘞,您尽管问!”

“前面是高老庄吗?”

“对,再往前走二里地就是高老庄!”

“行,知道了!”

……

“小青,和你商量个事吧。”

行走间,猪刚鬣扭头看向旁边的青蛇。

青蛇顿足停下:“主人您说。”

猪刚鬣温润一笑:“边走边说。”

“我对你的恩惠其实并不需要你报答这么久,你应该离开我自己去寻找出路的。”

青蛇埋头走着,保持沉默。

猪刚鬣脸上的笑容逐渐化为平静,风吹在上面增添了些许哀伤。

“你还是钻出来吧,翠兰的身体我想葬了。”

青蛇抬头看着猪刚鬣:“可主人你不想再看到翠兰的模样了吗?”

“想啊。”

猪刚鬣望着高老庄上方的天空:“等翠兰的转世哪天出现了就能看到了。”

他说完看向青蛇:“而且你也不应该活在翠兰的影子里,换句话说,你不应该为我活着。”

“小青的这条命本来就是主人给的。”

“所以你觉得我对你这条命拥有绝对的支配权吗?”

“当然,主人永远是小青的主人!”

“那我让你走。”

青蛇愣住,再次停在原地。

猪刚鬣也停下,只用后背对着她,脑袋稍稍耷拉着:“你走吧。”

“主人……”

猪刚鬣攥着拳头,回头,突然暴怒:“我让你走啊!”

“身体留下。”

“滚!”

“有多远滚多远!”

猪刚鬣咆哮着。

过往的路人纷纷侧目,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青蛇吓得流出了眼泪,向后退了几步,她颤抖着肩膀,片刻后身体突然软到在地上。

一条细长的青蛇从衣服下钻了出来,犹豫片刻,朝着路边的草丛爬去。

猪刚鬣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沉默许久,他这才走过去抱起那具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尸体,抗在肩上,埋着头朝高老庄走去。

站在路口停顿片刻,先去找了义庄。

买了棺材与纸钱,带着铁锹朝着高老庄附近的山野里走去,天空这时下起了小雨,猪刚鬣将尸体小心翼翼地放在草地上,用竹席盖着,独自拿着铁锹挖起了坑。

没多久,坑成型。

他掀开竹席,看着女孩苍白清秀的面孔,猪刚鬣温和一笑,雨水砸在他的脸上像是拭去了之前所有的哀伤。

猪刚鬣闭上双眼,在女孩没有血色的唇上吻了一下。

……

棺材落坑,猪刚鬣抗起铁锹将湿泞的泥土盖了上去,最后堆成小丘。

他将铁锹插在旁边的土地上,衣服突然开裂,狰狞的肌肉从其中暴起,坚硬如钢针般的黑色毛发窜出,猪刚鬣再次变成了丑陋的模样。

他望着被雨水拍打的小丘,静静矗立了三分钟,随后朝着山野中没有目的地走着。

行走了不知道多少路,猪刚鬣抬头,看到了一个山洞。

……

山洞的位置很好,就在高老庄的边上。

里面的空间倒是宽敞,猪刚鬣在里面生了火,他看着火光所映照出的,自己在石壁上的影子,莫名觉得,这仿佛就是自己以后的归宿了。

也许还要在这洞中待上一年,两年,五年,十年,才能等到自己想见的那个人。

猪刚鬣其实挺能理解青蛇的。

倘若在绝境中有人救了自己一命,似乎真的会下定决心要追随那个人一生。

因为翠兰救过猪刚鬣,所以猪刚鬣到现在都没能忘记她。

……

外面的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了几天几夜,猪刚鬣就这么在山洞里躺了几天几夜,他做了很多很多的梦,梦到自己在天上的生活,梦到自己在猪圈里出生,梦到一个少女用洁白无瑕的双手抱着一只受伤的猪仔,也梦见少女最后奄奄一息撒手人寰。

火灭了,猪刚鬣睁眼。

恍惚间才意识到所有经历的美好都是在山洞里做的几天的梦。

捡起干柴,丢向火堆,旁边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

“谁!”

猪刚鬣惊坐而起。

动静消失了。

可猪刚鬣感觉到了妖气,还莫名的熟悉。

“再不出来,后果自负!”

他发出了最后的警告。

许久,一个细小的身影从石壁边上露出了脑袋。

是青蛇。

猪刚鬣皱着眉头,无奈地靠在石壁上。

“你回来干嘛?”

青蛇晃动身子,慢慢变成了一个小丫头,白嫩的脸上带着些青色的鳞片。

她拘谨地站在角落,不敢直视猪刚鬣。

“主人你这样是生不起火的。”

“我还用你教……”

猪刚鬣哑言,因为火堆确实熄灭了。

仔细一想,自己沉睡的这几天火似乎都在燃烧着。

他看向青蛇,沉声道:“你来几天了?”

“我一直没走。”

说到这里青蛇突然又摇头:“不对,准确的说是那天走到半路又回来了,然后一直偷偷躲着。”

猪刚鬣靠在石壁上,看着青蛇熟练的驾起柴火,鼓起小嘴使劲吹着火苗,心中的烦躁莫名减弱了许多。

“走都走了,为什么半路还要回来?”

“长安那边在打架。”

猪刚鬣抬眉:“什么打架?”

“听说是有天兵天将下凡了,要杀一个人,阵仗特别大,长安所有没有直接关系的妖怪都逃了出来,没人敢在那待着。”

青蛇说到这里抬起头,看向猪刚鬣:“主人你的身份特殊,万一被发现了,肯定也逃不了干系的,所以我就想着快点回来把消息通知到你。”

“但是看到主人后我又不敢上前了,主人应该不想见到我……”

青蛇说到这里有些委屈。

猪刚鬣扶着石壁起身,皱着眉头:“应该是沈寻有危险。”

“主人你要去吗?”

猪刚鬣闻言看她,胸口起伏片刻,又坐了回去。

“可我怕这一趟会死。”

“我还有想见的人没有见到呢。”

青蛇试探着挪动两条短腿,偷偷来到猪刚鬣的身边,然后靠着石壁坐下。

二人的身躯一大一小,看起来有些呆萌的反差。

“那主人就不要去。”

猪刚鬣皱着眉头:“希望沈寻无事吧,我欠他一个人情。”

“现在我只想好好守在这里,等她出现。”

青蛇扭头昂着脑袋:“我可以跟主人一起等吗?”

猪刚鬣闻言看她,这次倒没有拒绝。

“外面可能十分危险,你暂且在这待着吧。”

“谢谢主人。”

“对了主人,给我们的山洞取个名字吧!”

猪刚鬣看着火光,那里映照出两个一大一小的身影。

“就叫云栈洞吧。”

相关推荐:巴山剑场末世基地:魔能植物无限升级在港综吃成传奇妻子的选择太莽开局签到镇狱神体女尊世界的女孩子真是太讨厌了十界图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直播东北虎进村身份被外孙女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