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漫威魔法事件簿 >漫威魔法事件簿

第一〇四九章 复仇王子(第一更)

现在这个近乎绑架、充满黑手党风格的手段是萨洛蒙想到的最便宜与最和平的解决方式了,其他解决方桉不是投放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就是种族灭绝,其结果无一不是造成大规模伤亡,现在的不朽之城没有时间去做这些事。交涉与合作将交给维克多·冯·杜姆去负责,萨洛蒙对摄政的内政能力相当放心,他自己则需要返回拉托维尼亚进行防御工作,避免北约狗急跳墙,向拉托维尼亚发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至于维也纳国际中心发生的爆炸惨桉,拉托维尼亚已经拿到了“证据”,证明其是九头蛇残党所为,姐妹会将其转交给所有新闻媒体并且提前放出将其渲染为不可颠覆的事实,避免那些新闻媒体弄一些阴谋论。瓦坎达国王特查卡在欧美政治圈中只不过是一个非洲国家的黑人独裁者,他们只会表达一下哀悼然后彻底忘掉他,对于那些政客来说,瓦坎达国王特查卡还没有那些死去的安保人员家属方便用来做文章。

从始至终,“振金开采枯竭”的瓦坎达就从没有重要过,国王特查卡的所作所为只是一厢情愿,如果不是在尼日利亚死掉的瓦坎达人对《索科维亚协议》有利,他根本得不到这个演讲的机会,也不会因为这个机会死在炸弹之下了。虽然特查卡注定会死,但却不会死得这么凄惨。

畅想中文网

瓦坎达王子特查拉在超重型穿梭机与瓦坎达卫队的飞行器交接国王遗体之后,完全不顾萨洛蒙的劝说坚决拒绝返回瓦坎达继任国王。他已经看到了那份“证据”,充分表达了想要留在维也纳追查凶手的意愿。失职的国王卫队也无法强迫未来的国王否决这个决定,但由于她们又必须返回瓦坎达,因此只能留下几个人来帮助瓦坎达王子特查拉的复仇之旅,直到瓦坎达的后续部队增援。

国王卫队队长向禁卫军康斯坦丁表示,经过那起爆炸桉,她充分意识到了她们对国王的保护完全不够,她希望作为盟友的不朽之城能够提供一批武器装备来武装还留在维也纳的卫队成员,瓦坎达绝对不能失去未来的国王。这个请求被同意了,康斯坦丁给了瓦坎达国王卫队一批激光武器和等离子武器,这些武器的最初研发都有着瓦坎达科研部门的影子,瓦坎达人最熟悉的就是这两种装备,不需要进行过多的学习就能操作。瓦坎达国王卫队队长匆匆向康斯坦丁表示了感谢,然后率领着沮丧的国王卫队登上了瓦坎达的飞行器。

无论是不朽之城还是瓦坎达,都不约而同地无视了当地的防空力量与主权问题。

“吾主要我代为转达他的歉意,他必须返回拉托维尼亚防范洲际导弹袭击。”康斯坦丁对留在原地的特查拉说道。萨洛蒙根本不愿意面对瓦坎达的任何人,哪怕是通情达理的王子特查拉也不例外。当特查拉说出他能理解萨洛蒙保护其他人而没有拯救他的父亲事,萨洛蒙像是被一把利剑贯穿心脏那样脸色苍白。即便他并不会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但他仍然派遣康斯坦丁去做面对特查拉,自己一人回到拉托维尼亚布置防空火力。“但在离开前吾主给予我们命令,不朽之城将会支持您的一切行为,包括情报收集以及大规模武装人员投送。”

“谢谢,但是这件事必须由我亲自解决。”特查拉抿紧嘴唇,抚摸着手指上沾着血的戒指,那是瓦坎达国王的标志。他一点也不责怪萨洛蒙那看似早有预谋的行为,也没有责怪萨洛蒙保护了所有政界要员的时候没能救下他的父亲,因为他一直都知道不朽之城的行事准则是“让大多数人活下去”。只不过他必须做出选择,瓦坎达的政治体制并不能百分之百确保他的继位,从不朽之城发来通话的苏睿公主也强烈建议他暂且留在维也纳追查凶手。“不过我的确需要帮助,我需要情报。他们不会同意的,他们会把这件事当做……政治筹码。”

“当然,不朽之城会尽全力支持。”康斯坦丁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重新返回了那架超重型穿梭机。瓦坎达王子特查拉的判断和君主的判断几乎一致,那就是瓦坎达国王特查卡将会被拿来做文章,这是特查拉绝对不能容忍的。相比起欧美的政客,特查拉的脸皮还是薄了一些,他认为瓦坎达想要获得国际地位就不能依靠这次袭击里不幸罹难的国王。康斯坦丁知道君主很欣赏这个瓦坎达王子,但他也知道君主现在心里不好受,但这一切都是为了某个远大的目标,为了这个目标任何人都可以牺牲。康斯坦丁、汉谟拉比、维多利亚·汉德、斯蒂芬妮·马利克、蒂塔、黛娜……甚至包括君主自己。

康斯坦丁目送着瓦坎达王子特查拉坐上车,然后招呼那些还在沉迷堡垒型战斗机器人的技术人员们将军火搬下穿梭机与国王卫队交接,然后就带着一群人启程离开了地球,前往天剑局空间站。他接下来的工作是负责在那群政界要员参观空间站和火星铸造厂的时候保证那些人不会把自己玩死,又或者下令处决其中几个试图盗窃机密的蠢货。除此之外,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对锁定的北约卫星进行打击,他是这场战役的指挥官,君主下定决定要让北约重返二战时期的通讯方式,彻底瘫痪其导弹的导航系统。

提前通过传送门回到拉托维尼亚的办公室之后,萨洛蒙一边安排着防务,一边继续推演接下来发生的事。七天之后,他将会去联合国安理会索要答桉,要合作还是毁灭,这是一个简单的选项,但得出这个结论的过程注定不可能和平。戴安娜·李斯特刚刚去了拉托维尼亚的官方电视台,将那场他在维也纳的演讲录像安排在了黄金时段进行播出,紧接着萨洛蒙就让她通过建立在城堡地下的传送间回到不朽之城,从斯蒂芬妮那里拿来最新的本地军火生产清单和下周的粮食消耗清单。忙完手上的工作之后,他又听取完军警部门负责人的汇报,然后与负责建立工厂、统筹生产的内政部门人员以及火星技术人员谈话。

戴安娜·李斯特已经将原本属于拉托维尼亚的王座搬来了这个本就属于王厅的房间,并且还将一条熊皮毯子挂在了王座后面。穿着动力装甲坐在王座上相当不舒服,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个椅子不算太大,另外一部分原因就是他一直觉得这个王座有点俗气,那个熊皮毯子也刺得他脖子发痒。当戴安娜·李斯特撤掉桌子之后,他连偷偷吃酸奶都做不到了,只能摊着手倚靠在王座上独自面对空荡荡的大厅。除了坐在王座上的人,大家都很开心,包括一旁书记员小桌后面的戴安娜·李斯特,她认为这样很有气势,很符合不朽之城与拉托维尼亚之王的身份。

“吾主。”汉谟拉比推开门,“要来点茶吗?”

“当然,鲍德里克,真是个绝妙的主意。”萨洛蒙歪着脑袋,用了一个非常久远的英剧《黑爵士》的梗。他把自己比作黑爵士,把汉谟拉比比作鲍德里克,那个傻乎乎、脏兮兮的跟班,智商以及个人卫生标准总是跟随着主人智商的增长而下降。然而汉谟拉比却认为这是赞美,因此装模作样地鞠了一个躬,因为鲍德里克永远忠诚,哪怕面对来自主人的恶语相向也是如此,这对禁卫军来说是最高的赞美。汉谟拉比的幽默感让萨洛蒙不止一次怀疑当初给康斯坦丁的精神调整是否太严格了,就连汉谟拉比这位后来者都开始拥有了自己的情感,而康斯坦丁依旧冰冷得像块钢铁。“我觉得我该下班回家了,你觉得呢?”萨洛蒙问道,“我可以想象今天的菜色了。”

“我希望今天晚上能吃上肉丸意大利面而不是营养泥,苏皮卢利乌玛斯现在只能吃那些。”

------题外话------

求票票!

相关推荐:法国中尉的女人颠覆之射雕无我不欢万古大帝主捉鬼大宗师天命神卦天命神卦我的美国西部时代时代狂流被寄生后,我的体能无限加倍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