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人在东京,专业男友 >人在东京,专业男友

【493】武道馆(四)

“哈哈哈——”

见到台上椎名尹织那轻佻随性的动作,台下不少人都跟着轻笑起来,气氛也随之轻松了许多。

旁边原本想说些什么的主持人见到来人是尹织,本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被工作人员们硬生生拖走了。

在舞台聚光灯笼罩的范围内,只剩下椎名尹织一人。

站在舞台中央的椎名尹织却并不慌张,反而一副如鱼得水般的模样,笑吟吟的和台下的观众们打起招呼:

“说实话,随便唱了几首歌就成了明星,让人总是没什么实感呢。”

“这里有人认识我吗?”

“樱井梨斗——”

在他那嚣张得太过明显,以至于反倒像是脱口秀般语气的挑动下,不少人都跟着呐喊起来。

这些日子连续三天热搜带来的热度都没过,就连很多路边小店的老太太都能喊出他的名字,更别说这群站在热度最前沿的粉丝了。

“对,我是樱井梨斗。”

“一个因为绯闻和奋斗传说,莫名其妙在网络上爆红的普通人。”

“噗嗤。”

坐在观众席角落的一乘寺爱子看着台上的尹织,没忍住笑出了声,对身边坐着的寺岛幸道:“你们家尹织君还挺幽默的嘛~!说的全是大实话。”

“还好吧。”

寺岛幸却没什么情绪,只是默默的看着。

刚才因为对在原家的问题稍有分歧,两人又找了个稍微隐蔽些的地方商量了下,现在回来刚好赶上尹织的演出。

听到尹织的自嘲,台下也有许许多多的观众又跟着笑起来。

或许是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为自家爱豆偶像呐喊不停,忽然有时间稍歇的关系,许多人的心情都在尹织的声音中轻松了不少。

“不过呢,也因为这次的爆红,让很多人忽略了其他事。”

椎名尹织站在台上,装模作样的做出一副一本正经的表情,认真道:

“例如,我唱歌其实还挺好听的。”

台下的笑声愈发畅快。

很多人也自以为领会到尹织的意思,觉得他差不多是时候该引出本场的歌名了。

于是观众席上的呐喊声变得愈发热烈,许多尹织不知道从哪套来的粉丝高高举起荧光的牌子,高高喊出他的名字。

“梨斗!!”

“梨斗!!”

只是他的下一句话,却让全场爆棚的热度都骤然冷却下来。

椎名尹织拿着麦克风,语气颇有些无奈道:“但是很抱歉啊,原本我预订在这里演唱的那首歌,不小心被别人偷走了呢。”

‘尹织......’

台下,相叶千穗望着在聚光灯中神色平静的说出这句话的椎名尹织,粉拳下意识的攥紧。

尹织完全可以不用在这里说出这种事的。

长泽尤加利的事情,也自然有一乘寺小姐那边去处理。

之所以会在这里这么说,

显然...只会是为了她。

与此同时,原本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长泽尤加利也随之愣住,神色呆滞的看向舞台中央的那个男人。

那家伙听了自己的话,难道就没有一点点顾忌吗?

他怎么敢...?

相对舞台下所有人那或惊愕或讶然的神色,唯有站在聚光灯中,站在所有人目光中央的椎名尹织仍旧是那副风轻云澹的从容微笑,随意摊手道:

“我其实很喜欢那首歌的。”

“因为那是我喜欢的女孩写给我的曲子,写了我们在一起的事。”

听他说到这里,刚刚还愣住的台下观众们这才反应过来,一阵阵嘈杂的嗡鸣响在观众席中蔓延开来,所有人都听明白了尹织的意思。

武道馆演唱会里有人剽窃了他的曲子。

而且,还大摇大摆的拿到了明面上,当着所有人的面演唱。

所有聚集在武道馆内的观众们都意识到了,他们今天当面吃到了一个超级大瓜。

许多人都各自交头接耳,聚集在一起嗡嗡作响,相互讨论。

长泽尤加利的脸色更是一白。

她怎么都想不通,椎名尹织这家伙到底是哪里来的这么雄厚的底气。

这件事发展到这里,说明他们之间已经无论如何都无法善了了。

多大的仇啊?

不就骗你一首歌而已吗?

只不过,与许多观众注意到的点不太一样,前排某个角落里的几人,注意到的却是另一个关键点。

“啧。”

“喜欢的女孩呢~”

宫原渚面无表情的啧了下舌头,目光不善。

旁边的左野诗乃和五十岚结衣则因为在这两天吹枕边风的时候,大都了解过了事情的经过,对他现在说的话都没什么反应。

她们明白,尹织是要把这件事闹大。

这样才好让长泽死得安稳一些。

原本按照正常的流程,为了让演唱会合理的进行下去,这时候就该由主办方来把尹织拽走,亦或是关掉麦克风。

不过很可惜的是,主办方也是尹织的人。

所以,他依旧在台上。

等到台下的声音酝酿得差不多,他才终于出声,笑着打断道:

“不过,既然被偷走了也没办法,由于时间仓促,我也只能从以前写的歌里重新选一首了。”

小书亭

“谁让我很有才呢?”

“哈哈哈——”

台下的哄笑声愈发激烈,由于刚才那个大瓜的原因,许许多多被四个多小时漫长演唱会拖垮了精力的观众们,都在这吸引力中被椎名尹织牢牢抓紧,气氛调动愈发活跃。

椎名尹织朝众人笑着,举起话筒道:

“这首歌原本是写给我自己的。”

“但是现在,我想将它送给我喜欢的女孩,还有大家。”

“喔——”

不少人都开始跟着起哄。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这肯定是一首极浪漫的,能够在所有人面前为观众与他喜欢的女孩演唱的曲子。

在那热情高涨的起哄声中,椎名尹织笑着说出了那首歌的名字。

“歌名,暂定为...”

“我也曾想过一了百了。”

在椎名尹织声音响起的一瞬间,会场中原本热切的起哄声忽的凝固了,像是被冻结在欢呼的过程中。

台下不少人都下意识的揉了揉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单单是台下的观众,就连之前没有与尹织通过气的幸和渚酱等人,在听到这首歌名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或瞪大双眼或皱紧眉头。

但是很可惜,椎名尹织却并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时间。

在工作人员的调配下,一台有些熟悉的钢琴被他们抬到了舞台上。

正是一乘寺爱子之前在店里给尹织选的那一台。

椎名尹织并没有回头去看旁人的反应,也没再像之前说脱口秀那样调动舞台之下的情绪,只是任由安静的氛围蔓延着,如同记忆中无数次的那样,平静的坐到了钢琴面前。

在那几乎连呼吸声都趋近于无的沉默中,纤长白皙的指尖在琴键上弹响第一个音符。

只响起钢琴前奏的一瞬,全场的注意力就被那极温柔平澹的跃动琴声拽住。

稍微调整着坐姿,椎名尹织对钢琴上的麦克风开口: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因为有黑尾鸥在码头悲鸣。”

看似毫无因果联系的两句话,在经过他那几近叹息般的平静歌声演绎之下,却几近清晰的在所有观众耳中描绘出了一个少年人独身一人站在码头边缘,两只前脚掌落在半空,正安静的仰望着黑尾鸥盘旋的天空,面前就是漫无边际的深蓝海面的场景。

只这一声,就将所有人的心都揪紧了。

同样是在这声音影响下,不少沉浸在歌声中的观众又不禁疑惑起来。

像他这样长相出色、又出了大名的明星,难道也有被什么逼迫到想要跳海的时候吗?

在这样的氛围中,不少人才想起曾在热搜上看见过的‘东京奋斗传说’的生平介绍。

在那看似中二、励志向的生平背后,却是一个曾经被家庭的重担、债务的压力逼迫到难以支撑的灵魂。

如果不是因为生活所迫,谁又不想安安生生的躺在家里偷得浮生半日闲呢?

“随着浪花起伏消没,叼啄着往昔飞离不见。”

他的歌声依旧温柔而轻快,但对许许多多了解尹织生平记录的人而言,那平静而温柔的声音,却是如此的令人悲伤。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因为生日那天杏花开放。”

“若是在那洒下的阳光里打盹,能否与虫之死骸一同化为尘土呢?”

春天开放的杏花绽放着勃勃生机,但是那时候的我,却已经在生活的重担下被压迫得支撑不下去了呀。

如果忙里偷闲的小小熟睡一会儿,又是否能无声而不带任何痛苦消失在泥土里呢?

语声轻轻,钢琴声慢慢。

但却有许多人连呼吸都屏住。

压力、困难、生活。

在日本这种高压高节奏生活中,谁又不是这样呢?

若非如此,青木原树海的丛丛林木,何至于能生长得如此茂密而繁盛呢?

那绽放的杏花,大抵也是由他们这些不起眼的虫子的死骸所浇灌养大的吧?

在迅速飙升到【演唱:68(专家)】级别的歌声中,所有沉浸在他歌声中的普通人们,都体会到了那近乎压抑的沉重心灵。

然而,就在这压抑的心情濒临到极点的那一刻,原本沉重的钢琴声,却忽的变得轻快而流畅。

连带着椎名尹织口中的歌词也呈现快速而连续的小分段。

“薄荷糖、渔港的灯塔、生锈的拱桥、丢弃的自行车。”

“木造车站的暖炉前,无处可去的心灵。”

彷佛跟随着椎名尹织视角经过的画面,在那歌声的演绎中,如同亲身经历般一幕幕出现在全场听众眼前。

那激荡而跳跃的节奏,如同从海面上方抛落的绳索般,紧紧拽住即将沉沦的人们。

椎名尹织的歌声逐渐高亢。

“今天与昨天如此相像,想改变明天,必须改变今天。”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

彷佛被名为希望的绳索紧紧拉扯住,却又无力而不敢面对残酷生活的纠结与痛苦,无比直白的表现在所有人眼前。

只是,火种却已经被点燃了。

听着那几乎让所有人的灵魂都陷入歌声里的人影,台下的相叶千穗目光出神。

即便早已经看过曲谱,也曾无数次在心中演唱过这首歌。

可是在听着尹织唱出来时候,她仍是会生出一种全然不同的情绪。

在一点点小小的绝望被累计起来的时候,任何人都会在某个瞬间陡然生出想要就此一了百了的情绪。唯一的区别只在于有人更加坚强,有些人则无法面对。

相叶千穗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嗓子。

她曾以为,自己是能体会尹织的感受的。

那年父母离异,自己被自以为的朋友在背后嘲笑,渴望逃避现实的情绪高涨,最终甚至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病症所致连声音都失去了。

当一件连着一件的绝望降临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谁又能毫无保留的直视自己的生活?

如果不是身边有许许多多的人支撑着的话,自己真的能走到现在吗?

那么...尹织呢?

他又是独自承担起什么样的苦痛,一路走到现在的?

无口的少女眼眶通红、鼻尖发酸,却又死死忍住,双手紧紧攥住胸口,光是想想就有种无形而沉重的窒息感。

然而,就在这一刻,沉沦的音调峰回路转。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因为你灿烂的笑容。”

“一味考虑着死的事,肯定是对生活太认真了吧?”

那好似友人之间调笑般的轻松声,在之前那沉重而激烈的声调对比下,直如沉重压力之中那一抹来之不易的轻松般,骤然击中了所有人的心灵。

原本还忍耐着那强烈情绪的千穗先是一怔,曾经不管何等难过情绪冲击之下,都硬生生忍耐住的眼角,忽然难以抵抗的涌现出闪动的泪花,无论如何都止不住了。

“伊...锅哩......”

无口的少女紧紧抿住唇瓣,泪滴划过脸颊,嘴角却伴着那最后的轻松音调缓缓挑起。

你能出现在我的人生里,真是太好了。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因为还未与你相遇。”

“因为有像你这样的人出现,我对世界稍微有了好感。”

在歌声的最后,钢琴声的伴奏缓缓停下。

坐在钢琴面前的椎名尹织取下话筒。

他转过身,朝向相叶千穗的方向,缓缓的唱出最后一句歌词:

“因为有像你这样的人活在这个世上,我对世界稍微有了期待。”

那无比温柔的、近乎能让所有人沉沦进去的告白声,让所有听众都在这声音里渐渐屏住了呼吸。

“谢谢。”

直到椎名尹织朝向观众席的方向鞠躬,转身走下舞台,才终于有人反应过来。

许许多多沉浸在那歌声中,眼角止不住落下痕迹的观众们先是松开了一直屏住的呼吸,而后才来得及开始鼓掌、用带着颤抖的嗓音呐喊。

看着那离去的背影。

相叶千穗的心底最深处,终于有某处被狠狠的触动了。

——

【女友:相叶千穗】

【愿望:请承载我的梦想】

【进度:75%】

【寿命+3】

【寿命:39】

------题外话------

破碗~!

迟来的盟主加更!再次感谢书友‘女流的脑残粉’的盟主打赏!

相关推荐:全职教师无敌小农民三个哥哥来自晋江和男频爽文机动纵横开局驾驶机甲拯救地球我真的在打篮球两小无嫌猜你为什么不笑了人在捷德,天降和青梅你怎么选?奥特曼之从断角狂魔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