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的合租大小姐 >我的合租大小姐

第二十一章 董丽丽的决定

经过几天的自我调养,关岚终于回学校上课,这让本来就够冷清的家,更是冷清。

独自守着这份冷清到十点左右,董丽丽终于打电话来,约我在川心小区的一个饭店商谈。

从她口气,我也大约猜出她的决定,所以这三年来,我第一次穿上了正装,将头发梳的发亮。

来到约好的饭店,董丽丽和大渊早已等候着。

当我摊开包厢的门走进去的瞬间,董丽丽就望着我那自我感觉良好的头发说道:“伯温,你这是要去相亲吗?”

“恩,人生第二春!”我笑着开起玩笑,在董丽丽的对面坐了下来;而大渊始终低着个头,不敢正视我。

董丽丽摊了一下她旁边的大渊,说道:“你低着个头干嘛,给伯温说说我们的想法。”

“啊....伯温来了!”大渊像是才发现我的到来一样,有些虚假的惊叫了一声,随后抬头看向了我,朝我伸出了手。

他说道:“刘伯温同志,很高兴未来能和你一起工作。”

“丽姐,这是?”我一时间有些拿不准董丽丽的决定,只能将目光投向了她。

董丽丽抬手将大渊的手打开,然后望着我解释道:“伯温,实在不好意思,经过一番思考,姐不能答应你。”

轰...

那怕早已经历过风雨,可听到这个答案,我还是不能接受,难道我与她的关系,比商人间的那点利益还重要吗?

没有人会回答我,回答我的是那疼痛的现实。

“伯温,实在对不起,风险太.....”

董丽丽试着向我解释着,可此刻对于我来说,一切的解释也都是在她做了决定之后,难道她就不觉得虚伪吗。

董丽丽见我不想听,便又满脸歉意道:“伯温,对不起。但是你放心,作为兄弟姐妹,我们肯定会帮你。”

说着,她轻推了一旁低头不语的大渊,才继续道:“大渊的酒吧我让他关了,然后让他将转让费拿来跟你一起开这个工作室。”

我苦笑一声,为这压抑的气氛点燃了一根烟,然后将那精心准备的发型抓得像鸟窝,然后看着董丽丽说道:“丽姐,你这算是施舍吗?”

我使劲的抽了口烟,想要说点泄愤的话,可当看到董丽丽那双明亮的双眼,喉咙处所有准备好的脏话,又全部被我吞了回去。

最后变为:“摄影设备下午我会来拉走。”

说完,我起身拿起一旁凳子上的皮包,转身头也不回的冲出饭店,大渊紧跟着我也跑了出来,在我要过马路的瞬间,叫住了我。

“刘伯温。”

那撕心裂肺的呐喊,让我停下了脚步,回头望着风中的大渊,他脸色有些发白。

这让我,莫名对他产生了一种同情。

大渊走到我面前,将我那没抽完的烟抢过去,吧嗒吧嗒的当旱烟抽了起来。

半根烟抽完,他才说道:“答应我别和丽丽说绝情的话好吗?其实她心里也痛苦着,只是做人就这样,身不由己。”

我有些好笑的问道:“你不是在外面还有一个青春美少女吗?怎么,现在心疼自己老婆了?”

“伯温。”大渊轻唤了我一声,说道:“我知道回国这三年来,你没交什么朋友,一直把我们当亲人;丽丽不帮你,对于你来说打击很大,可对我来说,也痛心疾首你知道吗?”

他抬头望向天空,长叹了一口气,冷不伶仃的突然说道:“丽丽准备竞选六盘水人大代表。”

我愣住了,愣神望着大渊的侧身。

突然间,我终于明白董丽丽为什么要把KTV,娱乐城等一系列的娱乐产业关闭了,似乎这一幕,早就已经是注定了,那天她没急着拒绝我,我想也是怕我伤心吧。

“你别这样看着我,我也是昨晚才知道。”大渊回过头看着我,问道:“伯温,你说丽丽是不是变了?每天夜晚,我感觉睡在我旁边的人,好像不是我的老婆,而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说到最后,大渊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张牙舞爪的比划起来。

而这时,董丽丽正好从饭店走出来,她站在门口望向我和大渊这个方向,当眼神和我碰撞后,她又别过了头。

我拉住张牙舞爪的大渊,用眼神示意他背后有情况之后,便转身头也不回的走过斑马线,走向那一栋栋耸立在空中的高楼。

一路上,我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似乎也就只有这样,那来自时间对一个人的改变才能被我忘却。

我没想到,权与钱对一个人的诱惑是这么的大,它让一个本来像姐姐的女人,彻底的变为了商场与官场的花木兰;手起刀落,不管面对的是谁,从不犹豫。

赌气之下,我跑到汽车城,将那天看中的一辆皮卡车提了出来;然后意气风发的开着它,向董丽丽开在凤凰山的KTV驶去。

董丽丽早已将我所有的东西顺出来,放在了一楼大厅;在几名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一件件摄影师设备将皮卡车的车厢堵得满满的,甚至有些大型的器材,都没能找到地方放下。

最后没有办法,我只能分成俩次将这些东西运走,然后又分了不知多少次,帮回自己的家。

在累得爬到自己家的沙发后,我才找回了那么一点点真实感,忘却今早发生的事。

大学似乎就和传说中的一样,业余时间很多;在不到五点,陈婷就像只欢快的兔子,蹦蹦跳跳的回到了家。

她一边打量着放在屋子四周的仪器设备,一边一脸夸张的说道:“刘伯温,你这是要干什么?这是什么....”

我看她没轻没重的抬起了摄影机,深怕她一不小心就弄坏了镜片,赶紧从沙发上跳起来,阻拦道:“别动。”

陈婷停止了所有动作,就像是被暂停的视频一样。

半响,她才小心翼翼的回过头问道:“怎么了刘伯温,这些东西女人碰不得吗?”

“能动....”

我看她又将罪恶之手伸向那些需要细心爱护的设备,又急忙叫道:“但是你得小心。”

“哦.....”

她轻应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拿起摄影机就对着我说道:“刘先生你好,面对这次采访,你想对观众说点什么?”

“.......”

陈婷似乎对这些东西天上就存在一种喜爱,抱着玩个不停,一会儿上来问我怎么开机,一会儿又来问这个按键怎么使用。(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成为乱步的女儿以后本剑仙绝不吃软饭浪潮1985Fighting少女天团我的合租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