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的合租大小姐 >我的合租大小姐

第二十六章 阿妮

本想着在国庆到来之前把工作室整顿好,然后在这个举国欢庆的日子里,捞上第一笔;可随着人员不够,有的从外地赶来还没到等诸多原因。

这个国庆,放假了;陈婷和关岚都背上背包,赶回了四川。

在把她们送上火车之后,我也背上行囊,十年来第一次坐上了回家的班车。

回家的路途是遥远的;车窗外飘着细雨,滴在车窗上,模糊了我的视野。

我用手轻轻擦去车窗上的雾气,记忆中的那条毛路,如今都变为了泊油路;再无半点记忆中的样子。

坐在我旁边的是个年轻女子,大约有二十六七的样子;她微微低头,全神贯注的看着手中那本《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路途的颠簸,并没有影响她。

我看过这本书,所以一眼就认出了她。

虽然知道打扰别人看书是件不礼貌的事,可我还是没能忍住,开口说道:“这本书不错。”

“你也看过吗?”她回过了头。

瓜子脸,长发披肩;带着黑色眼镜,全身透着文艺气息。

这是我看到她第一眼的印象,对于爱看书的人,向来都有种亲和感;所以这导致我,很想与她交谈。

我笑着回道:“看过几遍。”

她合上了书,理了理弯弯的长发,堆积着笑容道:“我也挺喜欢的,这是第三次看了。你也是顺场的吗?”

“是啊!”我望向了车窗外,眺望着对面那座小乡镇,说道:“算算时间,快十年没回来过了,想不到变化这么大。”

“怪不得我看你有点面生呢!”她笑着问道:“你十年没回家,就不想家吗?”

“想啊,可是想又能如何;”我倍感无奈的说道。

面对我的一声长叹,突然间就陷入了安静,她再次打开那本《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认真的看了起来。

而我,依然透过车窗,望着那瓦房变平房的小乡镇,那是我记忆中的童年啊,你为什么变得如此之快呢。

我有种想要呐喊的冲动,童年的记忆随着改变而不复存在;这让我近乎于抓狂。

当走下车,踩在曾经那片黄土之上的,熟悉又陌生的记忆扑面而来。

在下车点的斜对面,是那儿时的记忆,一栋只有一层,破旧不堪的平房被周围四五层高的高楼包围着,一下子,它被孤立了起来。

母亲孤零零的身影坐在门口,带着一副老花眼镜,正给老爹的衣服缝缝补补。

我轻步上前,不安,激动,自责,随着脚步的踏进,越发的浓厚,越发的疼痛。

终于,我走到了门口那依旧不变的花池旁,花池里,种着的还是当年的那颗桂花树,只是此刻看上去,它是那么的苍老。

“妈....”我轻唤了一声。

母亲手中的衣服,一下子就掉落在了地上,她抬起头,望向了我,可身子却始终没动一分。

许久,她长叹了一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拍了拍,自言自语道:“唉....人老不中用了,伯温在水城呢,他怎么会回来嘛。”

眼泪在此刻终于没再忍住,带着自责从我眼眶强行流洒了出来。

我再次呼唤道:“妈,我是伯温啊!”

“伯温,我的儿啊,真的是你吗?”

“妈,是我,我是你的伯温。”

我用手抹去眼角的泪水,大步上前拉起母亲的双手;比起前几天,母亲似乎又苍老了,白发又多了。

母亲非常的激动,双手放在空中,不知要往哪里放,最后只能问道:“吃饭了吗?我给你做饭去。”

母亲起身就要往屋里走,可走出去几步,她又折了回来,望着我的身后问道:“岚岚呢,岚岚没跟你一起来吗?”

“她回家去了。”说着,我放下身上的背包,从里面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礼物,递给母亲:“这是她让我给你的。”

“真是个好孩子。”母亲接过礼物,一脸笑容转身走进了屋里。

可她越是这样,我越是害怕,我害怕那天谎言被戳破,然后让一切希望破灭在这美好的谎言下。

可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能想方设法将这个美丽的谎言继续下去。

家里所有的摆设还好当年我离开时一样,只是增添了一台电视机,一张茶几。

而那间属于我的房间,却是丝毫不动,一尘不染,窗前书桌的油漆早已被抹得发白。

我轻轻拉开书桌,拿出了那尘封已久的相册;可自始至终,我都没勇气将它打开;尽管如此,那纯真的笑容还是浮现在了相册上,挥之不去。

我只能点燃一支烟,让那烟雾迷惑眼睛,假装一切都没发生;将眼神望向墙上那把破木吉他。

我走上前,将它取了下来,轻轻的波动琴弦,弹起了那首《同桌的你》。

也就在我沉静在这段美好的旋律中时,门外响起了一位女孩的声音。

“干妈,你在吗?我给你带好吃的了。”

“是阿妮啊,我在呢,你进来吧。”

阿妮?

是哪个一身充满正义的女孩吗?

带着残缺的记忆,我放下吉他,步出了房间,看到了母亲口中的阿妮。

那不正是车上坐我旁边的那位女孩吗?

她看到我,显得也有些意外,但紧跟着就恢复了正常,笑着打招呼道:“嗨,好巧啊!”

我靠在木门上,双手环抱在胸口,认认真真的打量起眼前这个女孩;和从前相比,她的变化太大了,大到坐我旁边,我都没能回忆起。

我走上前,走到了阿妮的面前,伸出手说道:“阿妮小姐你好,我叫刘伯温,很高兴认识你。”

啪....

阿妮手中抱着的袋子,随着我的话,掉落在了地上;跟着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说道:“刘伯温,你是刘伯温?你开什么玩笑。”

下一秒,她突然转身,跑出屋子,消失在了我的视野里。

待我反应过来,追出去时,她已不见了踪影。

无奈,我只能把那份对童年的怀恋揣进兜里,转身回到屋里,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袋子。

打开袋子,入目的是母亲和老爹爱吃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我想除了能在网上淘到,商店应该很少在寻找到了吧。

(本来是三千字大章的,可这坑爹的W10自动重启,文件丢失,只能更二千了,抱歉)(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成为乱步的女儿以后本剑仙绝不吃软饭浪潮1985Fighting少女天团我的合租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