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的合租大小姐 >我的合租大小姐

第三十二章 爱是思思念念

大渊的到来,让冷清的办公室增添了许多欢乐;岁月的变迁,并没有抹去高中的记忆。

那怕它陈旧到泛黄,我们也乐意去翻阅当初的青涩,轻狂,无所畏惧。

中午布置好一切,在鞭炮声中,星视觉三个大字,大大方方的落在了店门上方。

没有任何人的祝福,我带领着一群热血青年,开始了长途跋涉。

到了下午五点,关岚领着陈婷,推开办公室的玻璃门,走了进来。

陈婷将黑色背包往沙发上一扔,嘟着嘴巴就朝我埋怨道:“好烦啊,没能赶上开业;哼....以后那老师再让我参加什么文艺表演,我一律拒绝...哼......”

阿妮面对突然其来的二人,一副大有兴趣的模样,朝我问道:“伯温,不介绍介绍吗?”

抬头望着茶几前的关岚,以及沙发上的陈婷,我一时间竟找不到语言来介绍这俩位小姐,说是房客吧,可我们之间的关系,似乎又超出了房客。

最后,我只得说道:“这俩位都工作室的合伙人,关岚....陈婷。”

“关岚!”阿妮低吟了一声,望向关岚,朝她伸出玉手说道:“想必关小姐就是干爹干妈口中伯温的女朋友吧?”

“那个....可能你误会了,我不是伯温的女朋友。”关岚歉意的一笑,第一次在众人面前挑开我们之间的关系。

关岚握了阿妮的手后,继续道:“我是伯温的合伙人,也是她的房客,暂住在他家。”

关岚的这个自我介绍,一下子就让我陷入一种尴尬的境地,只能眼巴巴的望着阿妮,希望她别误会什么。

这时,陈婷突然在旁边争先恐后的加了一句:“还有我呢”。深怕别人落下她一样。

我无奈的望着陈婷,恨不得上去一把掐死她。

但我还是没做什么解释,我觉得那没必要,有些误会,它本身就不是一个误会,因为这个误会是需要跟女朋友解释的。

显而易见,在场的所有人中,没有那么一个人。

在阿妮与陈婷关岚简单的认识之后,我们一行人又赶往早就预定好的饭店。

员工中,就只有大渊的那个小情妇刘诗美,关岚的追求者王成景跟着;一路上,大渊没与刘诗美说过一句话,暗中却眉来眼去;而王成景就不同了,一路上将他对音乐的理解告诉了我们。

以其说是告诉我们,不如是在对关岚诉说着吧。谁都能看得出他喜欢关岚,所以谁也开口去打断他所说的话,不管是对是错,都没有人。

因为爱情本身是没有对错的,我们所表现出来的大声喧哗,优雅又或者高贵,调皮或者沉默,都只是为了吸引心中那个她的注意。

与我一齐走在众人后面的阿妮,笑着开口说道:“他很喜欢你这个房客啊!”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偏头望着阿妮,开起了玩笑:“怎么,你也被他的滔滔不绝,对音乐炽热的追求吸引了吗?”

阿妮却一本正经的回道:“怎么可能,我不喜欢这种吵吵闹闹的爱情;你应该清楚的。”

“这就尴尬了,我一直没看出来阿妮小朋友不喜欢这种吵吵闹闹一辈子的爱情。”我笑着说道。

“能正经一点吗?”阿妮朝我翻了个白眼,继续延着关岚与音乐家王成景的话题往下说道:“你觉得他们会在一起吗?”

随着阿妮的话,我将眼神望向了风中的关岚,以及她旁边嚷嚷不停的王成景。

我说道:“应该不会。”

“我们打个赌怎么样?”阿妮一脸俏皮望着我,继续道:“如果他们在一起了,你就无条件答应我一件事。”

见我没说话,她又继续道:“怎么,刘大老板不敢吗?是怕输了所有对爱情看法吗?”

“敢,怎么不敢。”我大声回道:“但不过你输了,也要无条件答应我一件事。”

至于什么事,我却只是随口一说,因为在我看来,关岚与王成景的爱情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个关于爱情的赌约,在谈笑中许下;在冷风中,阿妮一个劲的冲我笑着,似乎已经胜券在握。

吃过了饭,本该散场了;可大渊却突然说他请客,去KTV狂欢一夜。

想到刚与阿妮重聚,是该高兴高兴;我也就没拒绝,挑了一个最近的KTV。

KTV中,大渊与我和阿妮,唱起曾在高中不厌其烦,唱了一遍又一遍的歌。

而王成景,也真的将他在音乐上的造诣发挥到了极致,吸引着关岚的注意。

他唱道:“我在风中等你一次次归来,爱情从没离开过;只是等待太难.......”

望着撕心裂肺的王成景,坐在我旁边的陈婷却小声笑道:“这个王成景真是的,岚岚还没和陈清明分手的时候,他在校庆上就已经唱过了,更不要脸的是,还指名道姓的说是送给岚岚的,也就岚岚能受得了了。”

我凝视着陈婷,为她对爱情浅肤而有单纯的理解感到无奈。

阿妮却细心教导道:“这你就不懂了,等你爱一个人爱到发疯,你就会发现;时间的一点一滴,生活的一分一秒都有他影子,你吃饭前会想他,睡觉前会想他,梦中会与他相会在漫山遍野的丁香花中。”

我知道,阿妮喜欢的花是丁香花,所以在她说完后,我的目光被吸引了过去。

她继续对陈婷说道:“所以说啊,爱情不讲究以什么爱的方式,只要爱的,那都是伟大;哪怕未曾得到,也都是幸福。”

陈婷语气却不安的问道:“阿妮姐,你说得是真的吗?那爱情岂不是很痛苦,每分每秒都是思念,我看我还是不爱好了。”

“傻瓜,爱情那有说不爱就不爱的。”阿妮苦笑了一声。

在抬头发现我凝视着她之后,她又冲我理直气壮的吼道:“看什么看,你要是觉得不对,你来教导。”

“我没说你不对啊!”我辩解道,为阿妮这莫名其妙的吼感到茫然。

“那你看什么....还看啊!”

在阿妮的威逼下,我只能将眼神收回,投向角落里正低头细语的大渊和刘诗美。

内心深处,我却开始好奇,这不见的十年,是什么让阿妮将爱情诠释的如此正确。(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成为乱步的女儿以后本剑仙绝不吃软饭浪潮1985Fighting少女天团我的合租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