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的合租大小姐 >我的合租大小姐

第三十五章 夕阳无限好

阿妮走上前,面对我的愁眉苦脸捂嘴笑着问道:“又挨骂了?”

我哭丧着脸回道:“这次比挨骂还严重,老爹和老妈张罗着给我相亲,这腐朽的传统,也知是哪个王八蛋发明的,坑了这么多年轻人。”

“你不是一贯都很孝顺吗?怎么埋怨起来了。”

我白了阿妮一眼,埋怨道:“你这是站着的不知坐着的痛苦,结婚这种事,那是急得来的嘛!我总不能在街上遇到一个女人,上前就说道:嗨小姐,做我女朋友吧,嗨女士,我们结婚吧,这不是有毛病吗!”

“你呀,生在福中不知福。”阿妮神色黯淡,叹了一口气后继续道:“你瞧瞧我,我倒是希望有人催我赶紧找个男朋友,赶紧结婚;可是可能吗,显然不可能。”

“行了行了,你这么漂亮,还用催吗,追你的都能排成一个连了;谁让你眼光那么高,高中的时候谁都是手牵手的,就你跟在我屁股后面跑,像个男孩子似的。”

我将手搭在阿妮的肩膀上,与她一齐望着天边的夕阳红;夕阳红将她的脸印得通红,将我与她的影子拉得老长。

阿妮不由的为眼前的景色感叹道:“真美。”

我却在问自己,阿妮是在感叹这景色,还是在感叹我们的青春。

没有人回答我,只有那通红的夕阳红;它将眼前的景色印得像部老片子。

阿妮突然扭头望向我,问道:“那你打算找一个什么样的人结婚呢?”

我将手从阿妮的肩膀上放了下来,掏出兜里的有烟点燃后才说道:“我也不知道,爱情太让人盲目了。”

我扭头与阿妮对视着,晚风轻轻吹拂她的秀发;发香由远而近,最后被我连同烟雾吸入鼻子,吸入肺部。

“是没考虑过要谈恋爱吧。”阿妮一语戳穿我的内心的想法,她笑着继续道:“其实你可以有爱情的,比如我。”

最后,她露出了俏皮,笑盈盈的望着我。

我当她是玩笑,再次伸手搭住她的肩膀,笑着道:“是,阿妮小姐一直是我的爱情;这爱情一不小心就进行了十多年,够远的吧。”

“是够远的。”阿妮将我的手从她的肩膀上拿开,转身背对着我说道:“我有点冷,你能送我回去吗?”

“怎么了这是....”

我上前想探个究竟,可阿妮早有预判;在我挪动脚步的瞬间,她也挪动脚步往前走,只是方向,却不是我停车的地方。

我急忙跑向皮卡车,坐进去启动车子,往阿妮走去的方向追去。

在岔路口处,我追上了阿妮;她正往那条下山的小路走去。

“阿妮,上车。”我摇下车窗喊道。

阿妮停下脚步,回头望着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笑着说道:“不了,你还要拉设备回去,够你跑好几趟的了,我自己走回去就行。”

说着,她望向了天边的夕阳红,继续道:“你瞧这夕阳多好,不多看看就浪费掉了。”

她又回头望向了我,还是一脸笑容的说道:“快回去吧,员工都等着你呢。”

面对阿妮,我知道她决定的事,是没人能去改变的,甚至时间也不可以;这也正是我奇怪她为什么放弃警察梦想,要做一名导演的原因。

我一边调转车头,一边冲阿妮提醒道:“那赶快回去了啊,这里晚上挺乱的。”

阿妮没再说话,只是用背影告诉我,她知道的。

将所有设备拉回到工作室落脚处,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留下了加班赶后期的人员,我也载着母亲和老爹,回家了。

家中,陈婷早已等候着,在我打开门的瞬间,她脱着满脸的疲惫上前责怪道:“刘伯温,你干什么去了,本小姐.....”

在看到母亲和老爹后,她又急忙改口道:“叔叔阿姨好。”

我深怕她提起关岚这俩字,急忙就将手中的笔记本电脑交给她,说道:“你帮我把笔记本放卧室去。”

然后从门柜里拿出拖鞋,给老爹和母亲换上,跟着就尾随着陈婷走进了卧室。

在卧室里,我拉住了陈婷,小声吓唬道:“别在我老爹和老妈面前提关岚这俩字,知道了吗?”

陈婷睁大着眼睛,眨巴道:“怎么不能提啊!岚岚多喜欢你爸妈呀,她都跟我说有时间要去探望他们二老呢,现在他们来了,岚岚一定很高兴,不行.....我得打电话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说着,陈婷作势就要掏出手机,我赶紧就拦了下来,的瞪着眼睛低吼道:“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我让你别提关岚这俩字,还有你赶紧告诉关岚,事情败露了!”

“败露,什么败露了?”不知情的陈婷眨巴着眼睛,一脸好奇的问道。

“不是...我说陈婷你能别这么多问题吗?我让你做你就做呗,问那么干嘛。”

“问问都不行,小气鬼...我自己问岚岚。”陈婷冲我冷哼了一声,然后使劲推开我,扭着她的小屁股,进了她和关岚的房间。

在关上门的瞬间,她还不忘提醒道:“刘板脸,赶快做饭吃,本小姐都快饿死了。”

紧跟着的就是砰地一声关门声;显然对于我的吓唬,她表示很不高兴。

几分钟后,关岚打电话给我,问了一些具体情况后,又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

吃过晚饭,我如常搬张摇椅,坐到阳台,敲击着键盘;陈婷则和老爹与母亲在客厅看着电视。

在写了数十行字之后,旁边的手机响起了;是大渊打来的。

接通电话后,他就咆哮道:“刘伯温,你都弄的什么事,每一次和你有关的女人,都跑我酒吧喝得烂醉。”

“女人,什么女人?”

大渊继续咆哮道:“阿妮啊,从我酒吧开门一直喝到现在了,你麻利赶紧过来给我拉走。”

“阿妮?她不是回家了吗,怎么跑你酒吧去了,还有什么叫和我有关的女人,阿妮不是你老同学啊。”我一边说着,一边将笔记本关上,披上外套,经直朝门口走去。

路过客厅时,老爹和母亲正津津有味的陪着陈婷看着那害人不偿命的韩剧,这让我一下子就愣住了,暗想什么时候老人也喜欢这种情情爱爱,欺欺骗骗不着边的电视剧了。

可脚下我却没能停住,挂断了电话,直接就奔向大渊的酒吧。(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成为乱步的女儿以后本剑仙绝不吃软饭浪潮1985Fighting少女天团我的合租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