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的合租大小姐 >我的合租大小姐

第三十七章 喝醉的阿妮

在我的威逼下,大渊最终还是将车钥匙交给了我。

把阿妮抱到后座上后,我朝站在皮卡车旁,苦着脸的大渊挥手喊道:“哥走了,车明天给我开去修了,完事我给你钱。”

不等大渊回话,我猛踩油门,一溜烟就往前开去。

后视镜中,能看到大渊张牙舞爪,一个劲大骂的身影。

回到家中,一贯早睡的母亲和老爹,奇迹般的都陪着陈婷看韩剧。

陈婷率先反应了过来,回头看向我,吃饭前的事被她忘得一干二净;冲我笑眯眯的说道:“伯温,你回来啦,咦...这是谁啊?”

最后,她的眼神落在了我怀中阿妮的身上。

陈婷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光着脚走上前道:“刘伯温你是采花贼呀,你上哪里弄得这么大一姑娘。”

我翻了一个白眼,抱着阿妮经直走向卧室,说道:“陈婷我说你脑子能正常点吗?这是阿妮,还我是采花贼呢,我告诉你,我要是采花贼,第一个采的就是你。”

从韩剧中醒悟过来的母亲,急忙上前问道:“伯温,阿妮这是怎么了,脸怎么红扑扑的。”

母亲走上前,拦住了我的去路,伸手摸了摸阿妮的额头,道:“哎呀....这丫头发烧了。”

母亲让出过道,一边朝浴室走去,一边交代道:“你赶快把阿妮抱到卧室,怎么就发烧了呢。”

看着母亲大惊小怪的样子,我无奈的苦笑了一声,随后将阿妮抱进我的卧室,替她盖上被子。

陈婷也跟着走进了卧室,她靠在门栏上,睁着眼睛道:“没看出来你挺会照顾女生的嘛。”

“那是自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回头看了一眼陈婷,调侃道:“等有一天你也喝得烂醉,外带发烧,我一定比现在还认真的照顾你。”

“切,岚岚说了,你们男人的话都不能相信。”陈婷一脸不屑的说道:“再说了,也不会酒,就算喝醉,也有岚岚照顾,谁让你照顾了;自己想吃本小姐豆腐,还找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说话间,母亲已经走进了卧室,她瞪了我一眼之后,拿着热毛巾,敷到了阿妮的额头;然后又急急忙忙的走出了卧室,没一会儿,端着一杯开水,手里拿着一些治感冒的药。

母亲将这些放到床头柜上后,交代道:“这药你一会儿喂给阿妮吃了,水再去倒一杯给她喝。”

我睁大着眼睛盯住眼睛紧闭的阿妮,惊叹道:“老妈,这我怎么喂啊,还是你来吧...”

说着,我就行往外跑,可母亲却突然说道:“明天老油田就到六盘水了,下午和你爸碰面,听说老油田把她女儿也一齐带回来了....”

听到这儿,我急忙就停住脚步,转身笑盈盈的走向母亲,拉着她的手像个孩子似的撒娇道:“好妈妈,我照顾阿妮总行了吧;明天你一定,千万别让老爹给我打电话,我保证,立马、马上、今年就给你找一个漂漂亮亮,贤贤惠惠的儿媳妇。”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母亲瞪了我一眼,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转身就走出了卧室。

在母亲走了之后,陈婷紧跟着就说道:“好妈妈....这么大的人,还撒娇,不害臊....”

说着,她朝我扮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紧跟着也走出了卧室。

转身打开电脑之后,我又将阿妮的身子抱到了床中央,防止她晚上滚下来。

可也就这么一个动作,阿妮突然就坐了起来,望了我一眼之后,哇的一声,将她中午吃的东西,伴随着酒精,全部吐到了我的身上。

“我曹.....”我大骂了一声,一脸无奈的望着阿妮。

吐完之后,阿妮又闭上了眼睛,软倒在我的肩膀上,差点就碰到自己吐在我身上的呕吐物。

“真是比照顾个男人还麻烦。”

在心里埋怨了一句,我将阿妮轻轻扶躺到了床上,打开她的包,拿出抽纸,先是替她擦了擦嘴,然后又将我身上的呕吐物处理掉,从衣柜里拿出衣服重新换上。

弄完一切之后,我又把抽纸,放回到阿妮的包里。

阿妮的包中并不像其他女人那样杂乱,所有物件摆放的井井有条;最显眼的是下方的一个粉色本子。

带着好奇,我拿出了本子,一边打开一边自言自语道:“这么粉,还当自己是小女生呀。”

就在我准备好好观望一下阿妮的小粉本时,她突然又咳嗽了起来,痛苦的哼道:“我这是在哪里啊,头好痛.....”

我急忙就放下手中的本子,坐到床铺前,将醒来的阿妮扶了起来,靠在床上。

我一边端起床头柜的杯子,一边朝迷迷糊糊的阿妮打趣道:“这是我家呢,我说你也特能折腾自己了吧,说好自己回家的,却跑大渊的酒吧一个人独醉。”

说着,我将开水递给了阿妮,继续道:“喝点水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样折磨自己。”

“我怎么到你家了啊,大渊呢,我不是让他把我送回家的吗?”阿妮喝了口水后问道。

“大渊?你就别指望他了。”我说道:“以前不知道你喝醉什么样,今天我算是见识了。”

指着角落里的外套,我继续道:“你看看我干干净净的外套,让你吐成什么样。”

阿妮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伯温,实在对不起啊,我也想不到会喝成这样。”

顿了顿,她又小声问道:“我喝醉了没干其他什么事吧?”

我夸张的说道:“干了,先是说爱我,跟着又害我把车撞花坛上。”

“啊.....”阿妮惊叫了一声,随后一脸紧张的问道:“你没有当真吧。”

我说道:“当了,我当真了,阿妮我可告诉你,我以后要是找不到媳妇,你可记得今天说的话啊。”

阿妮看出了我是开玩笑,拍着胸口道:“没当真就好。”

我开着玩笑继续道:“你这什么意思呢阿妮,我有那么差吗,看你这心有余悸的样子,瞧不起我刘伯温是吧。”

阿妮冲我翻了个白眼,摸着自己的额头说道:“我好像发烧了,你这有退烧药或者其他的感冒药吗?”

我抓起桌子上母亲留下的药丸,放到了阿妮的手心,道:“老妈给你配的药,她的医术你应该放心吧。”

“放心,干妈可是号称华佗在世呢。”阿妮笑着,将药丸一口吃了下去,跟着又喝了一口水。(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成为乱步的女儿以后本剑仙绝不吃软饭浪潮1985Fighting少女天团我的合租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