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的合租大小姐 >我的合租大小姐

第三十九章 针锋相对的陈婷

本该美好的清晨,因为有了陈婷的存在,变为了满腔的愤怒找不到地发泄。

吃完早餐,陈婷硬是要嚷嚷跟着去上班;做为合伙人之一,我也没好说什么,只能载着她前去。

一路上,陈婷总闭不上嘴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就像是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外星人似的。

我在想,等老了,即将死去的那天,应该花钱雇她来说个不停;因为死亡是寂寞的,我们恐惧的不是死亡,只是那无尽的寂寞罢了。

到了公司,观看一边昨天拍摄的视频之后,陈婷不知怎么的,哭得像个泪人,爬在沙发上,小声抽搐道:“你们男人真不是好东西,爱情那么好的东西,硬要拍得这么伤感。”

我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拿着抽纸坐到了陈婷的旁边,推了推她后说道:“擦擦眼泪吧,真不知道你哪里来那么多眼泪。”

陈婷停止了哭声,伸手夺过抽纸后,一边擦拭着眼角,一边说道:“还不是你,你说你干嘛拍得那么唯美,却又那么伤感。”

我叹了口气,忽然想起在美国时拍的第一天片子,她也是这样坐在我旁边,小声的埋怨着爱情的不是。

她说:“伯温,我们别像电影里面的好不好。”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道:“恩,我们不像电影里那样感人后是痛苦的挣扎。”

可是后来,我们谁也没兑现承诺;或许是老天想看一场笑话,让我与她对簿公堂,夜里诅咒着彼此。

就在我准备拿起烟点燃的瞬间,阿妮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我手拿烟盒之后,上前毫不留情的抢了过去,狠狠的甩进了垃圾桶里。

然后回头望着我,警告道:“刘伯温,我不是让你别抽了吗?你自己不想要健康,也想让别人失去健康啊!”

“这不是心情不好嘛。”我尴尬的一笑,扯开话题道:“你怎么不在家休息,跑来干嘛。”

“这不是电影快出来了嘛,我得过来帮你把把关呀;怎么样,看过了没有。”关岚也没再生气,一边说道,一边将走向她的办公桌。

我指着陈婷道:“没看到这有个泪人啊,你瞧被骗得多惨。”

陈婷不乐意了,伸手拍打着我的胳膊,骂道:“你才惨呢,剧本烂透,拍得片子也烂透了。”

我笑道:“那干嘛哭啊,不好看怎么哭呢。”

陈婷瞪着眼睛,强词夺理道:“我乐意不行啊!”

“行了行了,你俩消停一分钟吧。”坐到办公桌前的阿妮,一边敲击着键盘,一边说道:“伯温,我昨天和爱奇艺那面联系过了,他们愿意和我们合作。”

“真的。”我一下子就坐了起来,大步走到阿妮的办公桌前,继续道:“他们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老样子呗。”阿妮头也不抬的说道:“本来我也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想不到他们还真愿意和我们这样的小工作室合作。”

顿了顿,阿妮又抬头看向了我,继续道:“你真的不考虑其他省市的电影院,就放在贵州内?就算是不能和华谊这些巨头拍出来的相比,可我们怎么也要试试吧。”

我翻了个白眼,道:“你做什么春秋大梦呢,这种五十分钟的微电影,不是所有电影院都愿意上映的;省内人家也是看在都是贵州人的份上。再说了,我们现在虽然在网上已经逐渐积累起人气,可还是得走稳一点。”

“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你刘大老板行事小心,不做没把握的事。”阿妮俏皮的朝我吐了吐舌头,又埋头看向了电脑。

陈婷这时也走上了前,一脸茫然的问道:“你们说的都些什么啊,我一句都听不懂。”

“陈大美女,陈大合伙人;你就坐着拿钱就行了,想那么干嘛呢。”我回头望着陈婷,没好气的说道。

“不说就不说呗,吼什么吼。”陈婷不满的看了我一眼,跺脚就跑到了阿妮的身边。

没多久,二人就开始交流了起来;这让我开始有点佩服阿妮的耐心,面对陈婷那些滔滔不绝的话题,居然能和和气气的解释下去。

就在我为这无聊的气氛感到郁闷时,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人,吓得我感觉就坐直了身子。

我接通电话,小心翼翼的问道:“老爹,大中午的打电话,不会是家里没饭了吧?”

电话是老爹打来的,他在电话那头问道:“伯温,公司不忙吧?”

我机智的回道:“忙,忙死了。”

顿了顿,我又装腔作势的喊道:“那个小张,这里得剪掉,对对对...就是这里,然后那里换二号镜头,唉...就是这样,完美了吧。”

说完之后,我不让老爹有说话的机会,继续道:“老爹,你也听见了,我这里实在是太忙了,这样吧,有什么事晚上再说,就这样,我挂了呀。”

说完,我赶紧就将电话挂断,软倒在沙发上大口呼气。

坐在办公桌前的阿妮问道:“伯温,你不会是生病了吧。”

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喝口水后说道:“病倒是没有,就是快死了;也不知道老爹是怎么想的,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父母包办婚姻。”

陈婷惊叫道:“刘伯温,你要结婚了啊,我怎么不知道,你怎么不告诉我?”

阿妮则说道:“干爹真让你去相亲啊?”

“相亲?”陈婷说道:“我知道,昨天叔叔给我说过,说今天有个什么酒会,要让伯温去一趟,原来是去相亲呀。”

说完,她又看向了我,一脸鄙夷道:“都这么大的人了,找个女朋友都还需要父母的帮助,真不害臊。”

“陈婷,我说你是对我有意见啊,再这样,以后早餐自己啃馒头。”我瞪着眼睛望向陈婷,吓唬道。

“行了行了,你们俩能别吵了吗,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让外面人看到多不好。”阿妮出来打圆场道。

顿了顿,她看向了我,继续道:“伯温,你这样骗干爹不好吧,他的脾气你比我清楚,要是让他知道你骗他,回家铁定饶不了你。”

我叹了口气,倍感无奈道:“我有什么办法,你说他见战友就见战友吧,还打人家姑娘的注意,打就打呗,这注意还是替我打的,我也是被逼无奈啊。”(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成为乱步的女儿以后本剑仙绝不吃软饭浪潮1985Fighting少女天团我的合租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