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的合租大小姐 >我的合租大小姐

第四十章 老油田家的静静

阿妮笑道:“那你就赶紧找个女朋友呗,干爹干妈也是为你着想呀,你看看你都已经三十岁了,连个正式的女朋友都没有,他们能不着急吗。”

陈婷在一旁嘟着嘴巴也跟着说道:“就是嘛,还说自己孝顺;女朋友都没有,还让老人家帮忙相亲。”

“我说你们俩是干嘛呢;照你们这么说,单身还是我的错了,你以为我想啊,谁愿意大晚上面对冰冷的床铺。”我没好气的说道,本想在她们身上寻求一点安慰,想不到倒是打击起我来了。

“嘿嘿,公司里这么多美女,只要你刘大老板吱个声,有的是人帮你暖床。”阿妮笑道。

我实在不想在这种无聊却又深沉的问题上讨论下去,扯开话题道:“阿妮,要不然你也去看看片子,看看有什么建议的地方;我总觉得有些地方剪辑的不是很好。”

“那就去看看嘛。”阿妮点头应了下来,一边收拾着办公桌,一边继续道:“其实我也没什么实战经验,大局还得靠你把握。”

“没事儿,有什么问题你就直接提出来,我们也不是什么外人;别玩虚伪那套。”

我走上前,看向陈婷后,挑衅道:“怎么样陈大美女,要不然再看一遍。”

她瞪着眼睛,双手叉腰,挺起胸口大声说道:“看就看,有什么了不起......”说完,拿起桌子上的纸巾,一个帅气的自信转身,灰溜溜的逃走了。

在陈婷出去后,阿妮也跟着瞪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也是,她像个小孩子,你也跟着孩子气。”

“好了好了,时间不早了,看完就下班,赶紧回家吃药。”我将阿妮从转椅上硬拉了起来,推着她往隔离出来的放映室走去。

来到放映室,让我有些感到意外;陈婷早已安安静静的坐在靠椅上,望到我与阿妮进来后,她先是朝阿妮叫了声阿妮姐,随即就冲我冷哼了一声,然后别过头,假装生气。

我苦笑了一声,冲放映师挥了挥手,让他开始放映之后,就没再说话。

与上次不同,这次有了心理准备;陈婷倒是没哭了,只是一个劲的爬到阿妮身上,将阿妮搂到怀里。

等电影放完,她还是没能忍住,哭了出来,等哭得差不多了,又抬头望向我骂道:“你们男人都没好东西。”

“怎么又是望着我说,你不会对着他说啊!”我指着放映师,倍感无奈的说道:“你今天是和我杠上了是吧?”

陈婷强词夺理道:“反正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在我感到气得肺炸,想要发作时,阿妮又出来打圆场道:“好了好了,她都哭成这样了,你也别孩子气了;你先去办公室等我吧。”

我只得灰溜溜的转身离开这个临时搭建的放映室,跑到自己的办公室,悄悄抽了支烟。

就在我扔掉烟的瞬间,阿妮领着满脸笑容的陈婷,推开门走了进来。

一进门,阿妮就皱起眉头,用鼻子猛吸道:“你又抽烟了?”

“没......没有呢,有阿妮小姐的监督,我刘伯温悬崖勒马,誓死都要把烟戒掉。”我拍着胸膛冠冕堂皇道。

我也不给阿妮说话的机会,拍着旁边的位置继续道:“快来说说感觉如何。”

阿妮也没好再说什么,毕竟就算我们关系再好,面对我要强来的事,她也没有丝毫办法。

但在内心深处,我却十分感谢她的告诫。

阿妮坐到我的旁边后,突然就从包里掏出了一个本子,却不是那个粉红色的。

她打开本子后,入目的是满满的笔记,有几条;是刚刚在我不知情下新写上去的。

她说道:“第一个问题,尺度问题;床戏我觉得有点夸张了,广电那面审核应该通过不了。”

我惊道:“中国的尺度有这么保守吗?”

“你是多久没看我们国家的电影了?”阿妮回头问道。

我想了想,笑道:“好像有十个年头了,自从干了这行,我就没再看过电影。”

“你也是够了,”阿妮略带无语的说道:“你看别人的电影,怎么知道自己哪里不足?”

我认真的解释道:“来自生活呗,生活就是一场活生生的电影,只是时间太久、太长。”

“我真是服了你了。”阿妮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将身子向我挪动了一下后,继续道:“床戏那部分应该剪掉一点,然后加长.....”

不知不觉,这一讨论,就是一个多钟头;直到办公室的门被人不打招呼就推开,我与阿妮,才从这种乐趣中醒过来。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率先走进来的是老爹;这让我,一下子坐立不安起来。

跟着老爹的是一位魁梧中年人,一脸的胡须;如果用陈婷的话来评价,那就是应该是比我还邋遢。

跟在魁梧中年人身后的是一位中年妇女,美得让人羡慕;那怕时间让她开始有花斑,可从轮廓能看出;年轻时,绝对是惊艳一方。

在中年妇女身后,跟着一位二十五六的女人,说是女人,不如说是女孩;在与我对视一眼之后,她就红着脸,缩回了头,躲到中年妇女的身后,一副小女人出嫁时的样子。

我心想:这不会就是老油田一家人吧;可是这老油田看起来,没老爹口中的威武霸气呀。

年迈的老爹引着这三人,经直走进了办公室;与他们对比,老爹满头的白发,似乎是在诉说一种沧桑,来自农田人家的沧桑。

老爹看向了我,挥手喊道:“你小子发什么楞呢,过来见过你田叔,还有田婶。”

我急忙就起身,迎了上去,朝老爹口中的老油田伸出手,喊道:“田叔好,一直听老爹在耳边唠叨你老人家,今天可算是见到真人了。”

老油田似乎比较开放,粗狂的声音笑着道:“你小子会说话,但不过老锄头这人我知道,就喜欢瞎吹牛。”

这话瞬间让一旁的老爹,脸红脖子粗;而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他有一个老锄头的外号。

跟老油田打过了招呼,我又看向了他身后的中年美妇女,笑道:“田婶好,你们快坐....”

说话间,我引着他们,坐到了沙发前;而阿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去泡了一壶茶。

刚坐下,茶杯还没端稳,老油田就哈哈大笑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伯温呀.....”

说着,她看向了与中年妇女坐一起的女孩,继续道:“这是你妹妹,以后年轻人可得多交流。”

我刚喝进嘴里的茶水,差点就忍不住喷了出来,略显脸红的看向了那女孩,说道:“你好,我叫刘伯温....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都可以找我。”

说着,我将名片,递了出去。

在红着脸接过名片后,她低头道:“伯温哥好,我叫田静静,你叫我小静或者静静就行。”(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成为乱步的女儿以后本剑仙绝不吃软饭浪潮1985Fighting少女天团我的合租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