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的合租大小姐 >我的合租大小姐

第四十三章 我是老司机

“刘板脸......”身后的陈婷上前推了推,红着眼小声道:“伯父他们都在睡觉,别吵了他们;反正都已经这样了,算了吧。”

我回头望着陈婷,睁大着眼睛道:“算了,她都这样了你给我说算了,你能别那么单纯好吗?”

坐在地板上的田静静,依然双手抱腿,冷哼道:“呵....还装清纯,给谁看呢。”

我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回头看向田静静,面无表情的细声问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我说她是个裱.....”

“啪.....”

我扬起手,毫不留情的甩在了田静静的脸上,让她把后面的一个字,硬硬的吞了回去。

“刘伯温,你可真够男人的。”田静静捂住脸,怒视着我说道。

我指着门口,冷声道:“给你一分钟,立马从这屋子消失。”

田静静像个泼妇似的骂道:“为什么我消失,我告诉你,我就赖在这里了,我看你拿我能怎么办。”

我望着田静静,此刻对她的厌恶,从纠结彻底变成了切实;我很想朝她脸上吐口痰,可自身所富有的涵养告诉我,为不知道的人发怒,只会增加自己的痛苦。

我尽量的让自己心平气和下来,语气缓和道:“田静静,我说真的,你不适合呆在这里;你要闹得你父母知道你原来是个骂街的泼妇才高兴吗?这样大家都不好过。”

田静静偏着头,红着双眼望着我。

半分钟后,她从地上站了起来,咬着嘴唇红着眼眶对我说道:“记住今天这巴掌,我田静静总有一天会讨回来的。”

在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她又转身回头说道:“刘伯温,记住你不是个男人。”

我没搭理她,用眼神目送着她愤怒的背影;在心底,我也有点后悔刚刚那一巴掌,毕竟对于二十三岁的女人,我不应该强逼迫她有三十二岁的见解。

可既然发生了,那就应该欣然接受;所有的对或者错,已经不再重要。

田静静的愤怒离开,那股火热并没有让这栋小屋升温;我与陈婷,谁也没再开口说话,显然她被我刚刚的冲动吓到了。

在替陈婷处理好伤口,安慰几句之后,我又脱着疲惫,卷缩到那张冰冷的沙发上。

渐渐入冬的秋夜十分的寒冷,窗外是红灯酒绿;不知怎么的,我突然就想大醉一场,让自己死在那无尽的迷茫中。

我拨通了大渊的电话,一边穿上拖鞋,一边说道:“还没大洋吧?”

“没呢,客人有点少;要过来喝一杯吗?”大渊似乎知道我的意图,特意在电话那头将杯子碰撞声弄得老大。

我笑道:“那你可得准备好大出血,我明天不打算上班了。”

“行了,要来就麻利点;说实话,这一个多月来,我们兄弟俩都没好好说过话了,真是怀恋以前的日子呀。”大渊在电话那头感叹道。

挂断电话后,我坐在客厅又抽了一支烟,最后决定还是让酒精来麻醉这糟糕透的夜晚。

开着大渊的商务车,一路迎着冷风;用了十分钟,我到了他的酒吧门口。

进入酒吧,我经直就朝吧台走去。

吧台的调酒师看到我之后,笑着打招呼:“二哥,来了啊!”

二哥,是外面人对我称呼;这称呼大多都是来大渊酒吧的人叫出来的,因为我曾经不止一次在这里喝醉,在这里闹事。

我笑着点了点头,问道:“大渊呢?”

“渊哥那呢。”

调酒师指向了酒吧的角落,我顺着他的手指望去,那里集聚着一群人,虽然人多,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人群中的大渊。

我回过了头,又问道:“这是干什么呢,有人闹事?”

调酒师为我倒了一杯冷啤酒,解释道:“半个小时前来了一姑娘,哭得跟个泪人似的;唉......这年头的小姑娘啊,我们这些老爷们儿是越来越不懂咯,这不,喝醉后就和旁边的客人闹了起来;估计是被男朋友甩了吧。”

我没答话,而是端起冷啤酒,喝了一口。

加了冰块的啤酒,喝下肚之后,就像外面的天气一样,冷得让人发抖。

一杯酒很快就喝完了,大渊却还没从人群中回来;这让我突然意识到,似乎事情很难解决。

我放下了手中把玩着的玻璃杯,起身走向了人群。

深夜喝酒的酒客,大多都是熟人;在临近人群时,我就拍手喊道:“嗨....大伙儿别看热闹了,这眼看冬天就快到了,杯子里的酒再不喝就凉了,都回去喝酒吧。”

在我摊赶下,人群渐渐地的疏散,回到自己的座位;只留下了当事人。

可当走近看到睡躺在沙发上的女孩时,我愣住了。

在大渊的解释中,我将他一把推开,走到沙发前摇晃着躺在上面的女孩,喊道:“田静静....醒醒....”

可是摇晃了几下,田静静也只是支吾了几下,在她左边脸上,还遗留着我的手印,酒精的作用下,它显得通红,特别的显眼。

后面的大渊忍不住骂道:“刘伯温,我说能别每次喝醉的女人都和你扯上关系好吗?”

说着,他又向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和年轻女人解释道:“波哥,真是不好意思,你瞧这事弄得.....”

我认识那中年男人,是六盘水有名的地产商;也算得上成功人士,可在生活作风上,却让我叹为观止。

在大渊的酒吧,他不知勾引了多少年轻貌美的姑娘。

他出钱,年轻貌美的姑娘出力,就这样,人的本性在欲望和金钱下,被他体现的淋漓尽致。

我回头望向了波哥,尽量的让自己笑得很有诚意,说道:“波哥,实在不好意思,这是我朋友......你看今晚的事....”

他挥手满口酒气道:“二哥的朋友,就是我波哥的朋友;得...今晚的事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说到最后,他突然一脸暧昧望着我,继续道:“二哥,有时候可得交流交流经验,你这不显山不露水的;网络上有个词怎么说来自......老..老...”

他摇晃着头脑,努力的回想着。

挽着他手臂的年轻女孩提醒道:“老司机.....”

“对...老司机,二哥你就是江湖中的老司机。”说着,他开始转身,朝酒吧门口走去:“兄弟我就办事去了,晚上玩得开心。”(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成为乱步的女儿以后本剑仙绝不吃软饭浪潮1985Fighting少女天团我的合租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