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的合租大小姐 >我的合租大小姐

第四十六章 我爱你伯温

可过了半天,俩人除了用眼睛瞪着我之外,再无其他的动作。

“看我干嘛,说呀,又不是什么外人,怕什么...”我摊了大渊一下,用眼神示意他赶紧说来。

大渊望着我,突然就叹了口气;然后点燃了一根烟,猛吸了一口后,才慢吞吞的问道:“刘伯温,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大渊扭头望着我,从他眼神中,我看到了复杂的感情,复杂到我读不懂。

阿妮似乎不想在她和大渊的事情上做过多的言语讨论,突然间就拿起挎包,站了起来,调头就要走。

我扭头急忙叫道:“阿妮,你干嘛去呢?”

“回家。”阿妮停住了脚步,回头望着我;她看上去好像并没有喝醉。

“回家....这才......”

我想多挽留一下,可旁边的大渊突然就推了我一下,然后朝阿妮说道:“是该回家了啊,你瞧这大晚上的,伯温也没去处,要不然让他去你那里将就一晚上吧,冲这关系,你不会不答应吧。”

大渊好像也没喝醉,精心的为我安排着,不管我愿不愿意,他像扔炮弹似的,让我没有开口拒绝的机会。

阿妮望了我一眼,随后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不是....我来你这里........”我扭头望向大渊,想要做最后的挣扎,可他根本就不给我说话的机会,起身就将我往外推。

他一边推一边说道:“行了行了,都是老同学了,人家阿妮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的怕什么......”

说话间,他已经推着我与阿妮,走出了酒吧;然后用他的身子,堵在酒吧门口,摆手继续道:“别看了,赶紧去吧,里面那妞我替你照顾。”

抛不过大渊,我只得选择就范,然后与阿妮一齐,向前前进着。

冷风肆意的吹着走在我前面的阿妮,她的卷发,被这风吹得飞舞,虽然有着一米的距离,我还是能嗅到那漂浮在空气中的发香。

它是那样的冷人着迷。

此刻我才发现,那醉人的酒,并没有麻醉大渊,也没有喝醉阿妮,醉的是我自己;在迷糊间,我似乎再次看到那曾守望在我和大渊身后的女孩,她叫道:“你们俩等等我....走那么急干嘛!”

她站在原地,咬着嘴唇,愤怒的跺着脚,然后又倔强的追了上来。

到后来,变为了我与大渊跟在她的身后喊道:“阿妮,等等我们啊,你走那么快干嘛,赶着去投胎啊!”

从那以后,阿妮的身影,总是走在我的前面;那时她没有卷发,也没有发香,混合在空气里的,是那股不应该属于女人的男汗臭味。

往事就像手边的冷风,吹醒了我;我小跑着,追上了阿妮,然后尽量的让自己跟上她的步伐,与她一齐并排行走着。

我开口道:“看不出来你们俩.....”

可我的话刚出口,阿妮就停下了脚步,然后转身与我对视着;再她脸上,挂着俩行泪水。

她强颜欢笑道:“伯温,你变得天真了。”

我楞在原地,为她的眼泪感到莫名其妙,为她的伤心感到疼痛。

她继续笑着说道:“你真的就以为我和大渊高中的时候谈过恋爱吗?那是我们骗你的好吗?以后别再问了...我没有答案来回答你。”

最后,她扭过头,望向了对面,颤抖着双肩。

我想上前拥抱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可不知怎么的,伸到空中的双臂,却无法再送出。

阿妮突然又转身看向了我,慌乱的从包里掏出钱包,然后从里面抽出一张人民币,递到我面前,说道:“这钱给你,你自己去住酒店吧。”

“阿妮,你这是干嘛呢?”我有些不满阿妮的举动,大声问道。

“拿着吧.....我明天要去国外进修,可能再也不能帮助你了。”阿妮望着我,一脸的歉意;可这歉意出现在梨花带雨的脸上,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我为这个突然到来的消息感到无法接受,接着酒劲,我大声质问道:“阿妮,不是...我说你能提前几天说嘛?这电影已经步入宣传时期,你现在跟我说你要去进修,你到底什么意思。”

“伯温,实在是对不起...本来昨天我就想告诉你的,可事情太多,忙到忘记了。”

阿妮擦了擦脸上的眼泪,然后又咬着嘴唇,继续道:“等我进修回来,你应该是大老板了,希望到时候你别嫌弃,就这样。”

说完之后,阿妮突然就头也不回的往对面走去,不管我怎么叫喊,她就像耳聋了,听不见。

“曹.....老子TM招谁惹谁了。”

“曹TM的...”

我将阿妮留给我的钱,狠狠的扔到地上,然后又捡起来,一边恶狠狠的骂着,一边狠狠的再次摔在地上。

不知重复了多少遍,直到累得坐到地上,我才停止这样毫无意义的发泄。

我摸出电话,带着火气拨通了大渊的电话。

在他接通电话后,我火冒三丈的就骂道:“大渊,你说阿妮是不是有病,她突然就跟我说要出国进修,大渊...你告诉我,阿妮是不是有.....”

大渊在电话那头,突然就打断了我的话。

他说道:“伯温,阿妮确实有病,而且病得不轻。她就不应该爱上你这种王八蛋,十年了...TM的十年了,你刘伯温像个没事人一样谈着恋爱,打着野炮,过着该过的日子。阿妮呢,放弃了她钟爱的警察,为了有一天能帮到你,义无反顾的报了你喜欢的影视学院,学了导演;我TM也是脑子进水,当初就不应该听阿妮的,跟着你跑去那大老远的地方;现在好了....那女人骗人了你吧,活该....”

我楞住了,像被死神一样定格在了原地,我甚至感觉不到土地传来的气息,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大渊的愤怒,以及刚刚那离去背影的绝望。

“伯温,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当当当...小笼包.....”

“伯温啊,你快来看看,我这关老过不去.....”

“伯温,你快点行不行,怎么跟个娘们儿似的。”

“大渊,快来看看伯温是不是不行了,不行....我得给他做人工呼吸。”

那关于青春的记忆,如今像潮水般的涌现,它从来没模糊过,清清楚楚、实实在在,一幕幕仿佛就在昨天。(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成为乱步的女儿以后本剑仙绝不吃软饭浪潮1985Fighting少女天团我的合租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