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的合租大小姐 >我的合租大小姐

第四十九章 走的人留下的痛

在大渊的吼骂中,我突然醒悟,原来兄弟之间所要表达的情感,有许多种方式;这些方式或许并不是最的,却是最能达到效果的。

在愧疚中,我和陈婷将大渊送到了附近的医院,做了简单的包扎,然后又在他的吼骂中,走出了医院。

车上,我心不在焉的开着车,心思始终无法离开阿妮,她那张告别的信,从此成了我心中的愧疚。

大渊坐在后排,撕牙说道:“我说你还真下得去手,瞧我这英俊的脸,作孽啊!”

我回头望了一眼大渊红肿的脸庞,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可我又找不到替自己赎罪的词语,只能选择沉默着。

大渊继续骂道:“这你得补偿我,懂吗?娘个巴子,这至少得一个星期才能好,还有一会儿你自己打电话给丽丽解释清楚,我可不想说自己走路不小心摔了。”

我将车靠着路边,停了下来,然后回头望着大渊,真诚的说道:“行,我请你吃饭赔礼道歉。”

说着,我又望向副驾驶座上一直没开口的陈婷,说道:“早上没吓着你吧。”

陈婷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可立马她又低了回去,然后摇晃着头颅,就是不愿意开口说话。

我有些担心,认真的给她解释道;“陈婷啊,事情是这样的,你关心我呢,我......”

就当我准备绘声绘色的给陈婷解释清楚,也顺便给她说清楚我不喜欢她这个事实,让她把所有的关心都给别人,不必给三十岁还吊儿郎当的我。

我可还没进入正题,大渊就从后面下了车,然后重重的关上车门,走到我的车窗前,不耐烦的问道:“你到底是请还是不清,老子可告诉你啊,今天我一早就被你这妞叫起来,到现在还没吃过饭呢。”

一直没开口说话的陈婷突然就开口道:“渊哥,我请你吧!毕竟是我麻烦了你。”

“得了吧,我可不敢吃你请的饭。”大渊摇手说道,然后将我从车里硬拽了下来,趁陈婷下车之际,他在我耳边轻声道:“刘伯温你TM真是混球啊,你是要把所有人都弄得不高兴不开心你才好过是吧。”

我回头望着大渊,不知他为什么突然这么说;可此时陈婷走了上来,大渊突然就将我推开,然后用眼神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便率先大步走进了饭店。

一下子,冷清的大街就剩下了我和陈婷,她站在车的前头,我站在车的后头。

陈婷与我对视了一眼,便就低回了头,就是不开口与我说话,这让我一下子竟猜不透她的心思。

我打破了沉寂,一边点燃烟,一边走到了她的跟前,然后尽量的让自己的声音体现出与早上有很大的差距说道:“早上对不起啊,我不应该对你发脾气的。”

陈婷终于抬头看向了我,她咬着嘴唇,像极了受委屈却找不到述说地儿的孩子。

我继续解释道:“你阿妮姐走了,去去美国了。”

我尽量的让自己把阿妮的离开,说得轻松,说得别人看不出我的喜怒哀乐。

陈婷终于开口了,她有些震惊,张大着嘴巴好半天才说道:“阿妮姐走了,她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哎呀,阿妮姐真是的,我都没能去送她。”

似乎早上我对她的吼骂,并不能阻止她对所有事情可爱的看法和见解。

她终于肯跟我说话了,她望着我责备道:“你怎么不告诉我,你是不是故意不告诉我的。”

望着陈婷又恢复了以往的模样,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抓紧了口袋里阿妮留下的那张纸,笑着说道:“她今天早上走的,我也是她走了之后才知道。”

我懦弱的选择隐瞒了阿妮离开的真正理由,这理由让我恐慌和害怕,以至于我选择了隐瞒。

以其说是隐瞒,不如说是不敢提起。

阿妮离开的消息,再次让陈婷陷入了沉默,就算是到了饭桌上,她也是少言寡语。

吃过饭,我并没有去公司,也没有回家,而是跟着大渊,来到了他的酒吧。

本来是要把陈婷赶走的,可她就是死活不同意,死死抓住车门不放,无奈我只能选择让她跟着,来到了大渊的酒吧。

跟以往不同,这一次我选了一个中间的位置,这个位置恰好能听到劲爆音乐的最高声,能听到人群吵闹的最高声;也似乎只有这样,我才能在这瞎闹的酒精中,找到一丝丝安慰,找到一点点理由让自己面对阿妮离开的这个消息。

酒喝多了,胡话也多了;无意间,我就抓起了陈婷的手,向她说道:“阿妮,你为什么要离开呢,为什么总要在我醒悟时离开呢,你知道吗,这对于我来说,是痛苦,是愧疚,是无法释怀。”

陈婷像只受惊的兔子挣脱了我的手,跑到对面与大渊坐到了一起,然后用幽怒的眼神瞪着我,却又不开口骂我。

虽然迷糊,我却能清楚的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事,只是身体已经不受我的理智控制,而是受潜意识的控制了。

我不知道自己喝到了多高,模样有多丑;但是我清楚这一夜很痛苦,这种痛苦一直在延续着。

第二天起床,这种痛苦依然还在,它伴随着清晨冰冷的影子,更痛了。

我的床前,是守护了一夜的陈婷,冷风通过窗户的缝隙,吹在她苍白的脸上。

有时她会因为这冷风扭动一下身子,有时她又会动着小巧玲珑的的鼻子,或者是皱眉头;似乎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这个梦让她从害怕到幸福。

我知道自己再不去摇醒这个傻子一般的女人,她会感冒的;可看到她紧皱的眉头时,我却又不忍心打断她这个做了很长很长的梦。

最后,我选择将她抱到了我的床上,替她盖上还遗留着我体温的被子;然后我又轻轻地退出了房间,来到客厅。

【新的一年即将到来,希望各位书友兄弟能在新的一年里收获自己的爱情、事业】(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成为乱步的女儿以后本剑仙绝不吃软饭浪潮1985Fighting少女天团我的合租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