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的合租大小姐 >我的合租大小姐

第五章 白挨了一耳光

“咚咚咚......”

第二天一大早,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就将我从和女神的约会中惊醒,我翻身看了一下手表,才早餐六点半。

“这谁啊这,大早上,能让人多活一点吗?”

在心里将那个将我吵醒的人狠狠的骂了一顿,我才依依不舍的从床上走下来。

在我打开门之后,陈婷就一把逮住我,一脸焦急加无奈的说道:“刘伯温,你快去劝劝岚岚吧,她又开始喝了,你那半冰箱的啤酒都快让她喝完了!”

我打了一个哈欠,无精打采的说道:“她要喝你就让她喝呗,我再穷,那点啤酒我还买得起,你让我再回去睡一会儿...”

说着,我就将陈婷推了出去,想要将门关上,可陈婷死活就不让开,和我较着劲。

到了最后,她突然就哭了出来:“刘伯温,你还是人吗?家里就你一个男人,岚岚现在受伤了,你都不去安慰一下,你还是人吗?”

“什么家里就我一个男人,陈小姐,麻烦你搞清楚,你们是租客,我是房东。”我倍感无奈的说道:“再说,你做为闺蜜都不去,我一个陌生人,我用什么身份去啊!?”

陈婷辩解道:“我这不是要去上学嘛!再说,合同上怎么写的?你要无条件的服从我们,现在我就命令你,去安慰岚岚....”

说话的同时,陈婷已经抓着我的胳膊,将我硬拉向了客厅,随后她就拿起背包,说了句:“我去上学了,岚岚就麻烦你照顾一下,么么哒....”,之后就出去了。

站在客厅中,我突然有一种陌生感,就好像这家已经不是我的家了,可是当我扭头看到扑在茶几上默默流泪的关岚,我似乎又找到了一种熟悉感。

“关岚,别喝了,陈婷说得对,你再喝下去,真会出事的。”我摇头叹息了一声,走上前将关岚手中的酒瓶子夺了过来,正当我想伸手去扶她的时候,我才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我好像只穿了一条裤衩。

那刚才陈婷岂不是.....

来不及细想,我转身就朝卧室走去,可这才敢走出一步,我就感觉背上跳上来了一个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关岚。

她只穿了一件睡衣,此刻的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她身上传来的热气以及柔软。

关岚满嘴酒气的在我耳边问道:“清明,你要去哪里?”

这酒气瞬间就将我脑海中那些胡思乱想的画面冲走了,可那柔软以及酒气伴随着的体香,却并没有随着这画面而流走。

无奈之下,我只能告诉自己,自己是个谦谦君子,而我背上的人,是个男人...

我一边转身将陈婷背向卧室,一边回道:“我不去那里,我就待在这里。”

而此时,陈婷已经被我背进卧室放到了床上,可我合成想到,在我说完之后,她一耳光就打在了我的脸上。

“啪...”

“你骗人!”

我伸手摸着脸,满腔委屈的说道:“姑奶奶,我没骗人你!”

在心里,我却忍不住骂道:“这TM哪个龟孙子干的好事,你伤就伤吧,能不扔老子这里来吗,我这上辈子造的什么孽啊!”

如今这巴掌,我算是找不到地儿讨回来了,而且还要笑脸迎着。

可下一秒,关岚突然又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伸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脸,一脸心疼的问道:“是不是打疼你了?”

我一看,还以为酒醒了,赶快就使劲点头,可我这还没来得及高兴,关岚突然又是打又是骂的用四川话吼道:“那你啷个不要我啰,我哪里撇了,四年的感情,说不要就不要,原来是哪个说的要带我切环游世界,看满山坡的野花开滴。”

由于四川重庆贵州这三个地方的方言有着大同小异处,关岚说的是什么,我倒是能听得个大概,可此刻听上去,却是格格不入,让人忍不住想要笑出来。

而她那不断拍打在我胸口的拳头,却早已经随着这句话被抛到了脑后。

可能是累了,关岚突然就停了下来,但是在口中,似乎是在不停的说着什么。

我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男人,能把一个女人折磨到如此狼狈,但是有一点我却能确定,那就是女孩很爱这个男孩,就像当初那个男孩爱那个女孩一样的爱。

将关岚轻轻扶倒在床上后,为了避免尴尬,我还是回房将裤子衣服穿上,随即搬了一张凳子,抬着家里备用的笔记本,又来到了陈婷和关岚的房间。

关岚没在闹,也没睡,只是就那样侧身望着我,她的眼神是那样空洞无神,就像一潭死水一样。

我突然有点心疼眼前这个女人,她的哭或者闹,无非就是想表达她对他的爱,那种不顾一切的爱。

我想为她写点什么,或者说是做点什么;哪怕是悲伤也好,是高兴也好,又或者说平淡如水,我就是突然想为她写点什么,做点什么。

我打开了笔记本,小心翼翼的在上面敲击着,一个字一个字的写着。

时间很快,当我抬起手表时,已经是十一点过了,而关岚,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我轻轻的合上了笔记本,又悄悄的走出了关岚和陈婷的卧室。

来到客厅后,带着沉重的心,我拨打了电话。

电话接通后,大渊在电话那头笑着问道:“伯温,大中午的打电话,不会又让我请你吃饭吧?”

本来有些沉重的心,随着大渊的这句话,突然又变得随性起来。

我开口道:“大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本来还好心好意的想着请你吃饭呢,你既然不领情,那我看这饭啊,我自己吃也行。”

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大渊急促的声音才响起:“别啊哥,地点,我这就过来。”

“就我楼下这个饭店!”

大渊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半响才提醒道:“哥,那里的饭可不便宜啊,你考虑清楚了吗?”

“给你二十分钟,不来我就自己吃!”

说完之后,我直接就将电话挂断了,随即到洗手间洗漱了一番,披上外套,脱着拖鞋,经直就出了门(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成为乱步的女儿以后本剑仙绝不吃软饭浪潮1985Fighting少女天团我的合租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