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定河山 >定河山

第一千九百五十三章 大局定

五队为一旅,设立参领管理。五旅为一佐,设副都统管理。诸部头人受封为同知,只能管民务。军务则由朝廷从诸部之中,挑选的将军管理。诸部头人,只有管理本旗民务的权利。并不能干涉州府权利。其属下旗民可以享受不缴纳钱粮的权利,但必须要完全服从朝廷征调。

并且在当地设置官府,治理汉人或是渤海人。对其子弟学习汉文优秀者,则采取恩萌入仕的办法授予官职。并从其诸部子弟之中,挑选优秀子弟送到国子监学习一定时日后,授予官职。这一种即与青塘吐蕃诸旗有些类似,但又不完全相同的办法。是在黄琼离开辽阳府之前,黄瑞枫反复与其商量之后决定的。这其中其中还采取了部分,北辽对这些民族的治理手段。

活动在按出虎水流域的女真完颜部,在黄瑞枫宣布这个处置办法后,其几部首领当即便拒绝了朝廷的条件。为了给女真与室韦诸部以警示,黄瑞枫事后便调集重兵,将完颜三部彻底剿灭。俘获的女子赏赐给有功将士为妾,男子则全部斩杀。整个完颜三部,被杀了一个干干净净。其他诸部,便是心有不甘。但再也不敢与朝廷对抗,老老实实接受朝廷的册封与安置。

黄瑞枫又与诸部首领约定,其头人每三年到京城面君。这又拉又打,还采取了杀一只猴子,震慑群鸡的做法,将北方诸部稳定下来。同时,在北方诸部族之中,大力推广佛教。对于大漠草原上的诸部,则推行青塘吐蕃的盟旗制度。鼓励其改变原本信仰的萨满教,改为信仰喇嘛教。对于信仰喇嘛教的部族,朝廷在设置盟旗方面,将会给与一定的照顾,俸禄上也多。

相对于大漠草原与白山黑水诸部,杨继元虽说打退了高丽对保州进攻,并攻下了北辽设置在辽东最后一块地盘镇海府诸州县。但在接下来对高丽本土的进攻之中,却是遇到了高丽军的顽强抵抗。尽管利用大炮的优势,连续攻下了高丽数座城池,甚至攻下了高丽西京,并全歼八千高丽援军,可总体上推进还是有些缓慢。而且在行军途中,还多次遭遇到高丽军设伏。

失去耐心的杨继元,于当年季风起。调集已经进驻山东路的一万步军、三千马军,由从大理国调回后,便任山东水师提督张天德亲自指挥。扬帆出海,从山东路渡海北上。面对海州严密死守高丽军,张天德也不屑与其争夺。将所辖舰艇调头,以侧舷舰炮直接就是一排炮弹上去。一顿霹雳震天弹加上实心弹下去,高丽海州守军以及那点水师,连点浪花都没有掀起。

在拿下海州后,担心开京高丽君臣,像北辽三次征伐那般开溜的张天德。连海州都没有进,以马军为先导率先切断开京南下的道路,步军携带大炮与辎重随后跟进。水师中小舰船,则携带步军携带不易的重炮与粮草,以及一千步军沿着礼成江溯流而上。还没有等到开京内的高丽君臣反应过来,不仅南下道路已经被切断,随后赶上的齐军步军,将开京城严密的合围。

在完成合围之后,张天德利用沿着礼成江溯流而上船只,携带的重炮,接开炮掩护步军攻城。而骑兵则被掌握在手中,准备应对周边高丽的援军。本来被北辽连续三次征伐,在辽军打草谷习惯之下,高丽精兵损失惨重,国内壮丁也损失惨重。辽军军纪向来松懈,一向都是习惯一路进攻一路洗劫。两次征伐,高丽虽说勉强守住了本土,但足足损失了十余万的丁壮。

在北辽三次征伐之中,开京被辽军付之一炬。此时的开京城墙,都还是用夯土临时堆成的,又哪里扛得住几十斤重炮轰击。没用半天,城墙就被炸塌了十几丈。还没有等城内的高丽守军反应过来,齐军已经如潮水一般涌入了开京。惊慌失措的国君王询无奈,只能捧着国玺与册宝,与群臣出宫投降。见到这位国王骨气只持续了一上午,便举手投降,张天德倒也干脆。

直接将高丽君臣,连同开京城内的高丽王公勋贵,文武诸臣并城中百姓,全部塞上了礼成江面的船只,调头送回中原。在拿下了开京后,张天德又掉头南下。水师则同样沿着半岛南下,水陆并进向着半岛最南端,也是高丽王国龙兴之地的罗州而去。一路上张天德,将蜗居在大理国数年的气,以及在山东路与杨继元训练水师受的气,全部发到了高丽诸地守军身上。

在听闻开京陷落,高丽君臣出城请降。原本在罗州征集壮丁的右常侍智蔡文,老臣姜邯赞,在南京汉城拥立王询第三子王徽为王。随即放弃了汉城,在汉京守军护卫下,向着罗州方向撤退。但还没有走多远,便被张天德率领的马军追上。一阵厮杀下来,这两位在高丽与北辽作战之中,表现出色的老将没有再现辉煌,双双战死在汉京以南。至于那位新王当场则被俘。

而此时,在得知背后开京已经丢失。在临津江沿岸与杨继元僵持不下。虽说多次阻止了齐军渡江南下的企图,但自身在齐军马军冲击,火炮轰击之下损失惨重。原本士气就极其的低落。在多次派人想要利用夜色掩护,偷袭齐军的火炮,却又被早有防备的杨继元给反杀。别说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火器的高丽军了,便是比他们强大多的辽军,不也被轰的魂飞魄散?

若是没有这些火炮助阵,齐军就算再精锐。但又那里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灭亡正处于如日中天的北辽,并连续大败辽军精锐?要知道,北辽的那些契丹军,因为时不时的要面对大漠草原,还有白山黑水间的那些部族反叛。再不,便是年年南下寇边。就是与高丽之间战事,也断断续续的打了三场。尽管最后一次征伐,可以说是大败而归。但依旧算得上百战精兵。

这些高丽军,之所以还没有最后崩溃。一个是依靠临津江的地利,在撤退前将临津江所有的渡船全部弄到南岸,使得杨继元若是想要渡江,只能临时轧制木筏。另外一个,便是在张天德出发后,杨继元有意识的来了一个引而不发。每日只用大炮,轰击南岸的高丽军。便是想要利用临津江一线的战事,将高丽军主力都给吸引到了这边,给张天德的行动创造条件。

所以,面对南岸猬集的十余万高丽军,杨继元一直都引而不发。因为他知道,这是与北辽三次征战后,恐怕高丽国最后的军队,以及全部几乎可以征调的壮丁。直到开京陷落,高丽国王与其王后、嫔妃,开京的重臣、勋贵被俘后,已经全部被押解渡海而去。这十余万守军,军心已经彻底溃散。杨继元调集骑兵,在早就寻找到浅滩渡江。集中炮火掩护步军正面渡江。

十余万高丽军,或是一击即溃,或是不战而降。等到两翼的骑兵完成包抄后,高丽统帅最终承受不住心理上的压力自刎。其余诸将或是随之而去,或是缴械投降。更有一部直接就地溃散。临津江之战后,杨继元花费数日才清理完毕战俘。派人押送返回辽宁路后,在初冬第一场雪落下的时候,杨继元护送被封为东平王的皇四子夫妇,进入了高丽王朝的都城开京。

至崇德十九年,齐军连灭北辽与高丽两国。尤其是原本正处于最为强大时期的北辽灭亡,更是极大的震撼了周边诸国。一时之间,诸国纷纷来朝。灭亡二国之后,黄琼重新划定了区域建制。将原本北辽故地的东京道,分别一分为三,最南面为辽宁路,路治设立于辽阳府。升咸州为咸平府,以北辽的黄龙府为界,以南属辽宁路。辽宁路的名,出自辽水永宁的意思。

黄龙府以北则一分为二,以忽汗水、鸭子河为界,以东为吉林路,取自当地女真人吉林乌拉的意思。又因为当地漫山遍野的,都是原始密林,所以路名之中,也有吉祥如意之林的意思,路治设立在原来的北辽率宾府。忽汗水、鸭子河以西为临潢路,路治为临潢府。北辽的中京道,则改为热河路,取自该地周边温泉极多的意思。大定府改名为承德府,并设置行宫。

原高丽国改名为乐浪路,在原高丽都城开京,废其三京制。改西京为平壤府,改南京为汉城府,改开京为开城府。以原高丽王宫,去掉高丽原本僭越之处后为东平王府。以皇四子为东平王,掌管乐浪路事。并抽调从北面的八旗军中,以及归降编入八旗的汉军及渤海军中,抽调八千进驻乐浪路。以渤海人高为裘,为平壤将军节制入驻八旗军,改称驻防八旗军。

以张天德为乐浪路节度使,掌管地方卫军。以其统带的一万步军,三千马军、两千水师,改为乐浪路卫军。以归降的高丽文官,或为同知、或为通判。其余文官上自安抚使,下至知县一律从中原诸路调任。同时,将高丽人开始迁移至临潢路、热河路安置。迁移女真人、以及中原失地汉民进入高丽。先是世家大族,然后是普通百姓。当然,此事并不是一蹴而就的。

而出任制置大使的雍王黄瑞枫,已经于崇德十九年奉调回京。回京之时,在黄瑞枫半强迫之下,易瑛与英昊携家眷一同随其进京。而让黄瑞枫返京的原因是,其母段贵妃病重。原本身子骨很康健的段锦,在崇德十七年蔡氏与刀美萍先后病逝后,便身体一直不好。而崇德十八年秋,段嫣儿去世更是给段锦重重一击。哪怕也都知道,三女年岁以高,那是早晚的事情。

但本身已经五十多岁的段锦,依旧承受了很严重的打击。甚至是几欲不治。崇德十九年春,见到段锦病势日益沉重,本身又思子心切。再加上北面形势,已经大致稳定下来,黄琼急诏黄瑞枫返京。而待黄瑞枫返京不到一个月,段锦病逝在黄琼的怀中。更让黄琼遭受打击的是,段锦病逝不到二十天,何瑶突然无疾而终。两个爱妻接连去世,让黄琼自己也大病了一场。

相关推荐:暮光之境暮光法则[暮光之城/HP]序曲郭大炮的文娱生涯无良皇帝神级签到:从僵尸先生开始四合院开始的旅途从农夫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从港综开始的神秘复苏被重生影后盯上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