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影帝从签到开始 >影帝从签到开始

277 火药味的剧本研读会

3月9日,机场高速。

才下福州长乐国际机场的叶秦,坐着剧组安排的面包车,前往拍摄景点。

“秦子,你不会又搞网络大电影吧?”

电话里,杨曼语气认真地询问,叶光纪今年全面铺开,电视剧、网剧、电影、游戏,多点操作。

账面资金虽然富裕,但网络大电影,毕竟是这个未开垦的处女地,投资依然顾虑重重。

“杨姐,暂时不会考虑!”

叶秦坐在后驾驶座,心情复杂。

《bed上关系2》能如此火爆,他也始料不及,完全低估自己的流量变现。

但再火,也不关他的了,促成微电影的发展的目的已经达到。

甚至,接到奇异果的“网络大电影”合作项目,更是意外之喜。

“奇异果请我们定制的网剧,价开的很高,单集30万起步,而且可以再谈。”

杨曼问道:“可以跟戴颍谈谈合作,你觉得什么剧合适?”

戴颍可是奇异果的一号人物,自制剧主管,开辟迷雾剧场,《沉默的真相》、《无罪之证》一系列犯罪悬疑,都有她的运作。

叶光纪有精品的悬疑ip,倒可以长期合作。

“你问问大宇公司,愿不愿意授权《仙剑》ip,打造一个类似《武林外传》的情景喜剧,《仙剑客栈》。”

叶秦挂断电话,靠在椅背,眯眼小憩。

………………

徐山争、宁昊等人为何大胆启用新人导演?

扶持的前提,是贵在破旧推新。

新人比老人有锐气,有想法,不会被电影的模式、套路拘束,敢于突破。

老导演背负着名与利,审美、镜头语言、思维都会固化,架子还端着,颐指气使。

像冯裤子口出狂言:“我不拍电影,观众看什么!”

呵呵,没有你,华语电影照样转。

叶秦拉路阳一把,顶薛晓路一波,上半年主推郭凡、苏仑,接下来主推文木野几个。

无非是乘着华语商业化的东风,在大导格局崩盘中,狠狠踩上一脚油门。

崩的更快,更彻底!

方特口中的“叶秦打破”,完全是口嗨。

像陈诗人、冯裤子、贾科长,其实是被观众抛弃。

商业化是无形的手,啪啪扇这帮大导的耳光教做人,旧时代的残党,新时代可没有承载的船。

于是,顾摄影扛着他的“相机跟车镇”,陨落。

于是,陈诗人带着他的“诗与远方”,陨落。

于是,王墨镜带着半个娱乐圈的“我喜欢”,陨落。

10亿票房,成为千禧年呼风唤雨的大导们一个槛。

港圈那帮人里头,少数坚挺的,除了被排挤的星爷,王京、徐老怪、林超先……

陈客辛就是其中之一。

然而,叶秦才刚刚进组,才上剧本研读会,就被告知,陈客辛,跟彭三原,因为剧本理念冲突,闹僵!

一脸大写的懵逼,啥玩意?

什么都没弄清楚,就被拉上了圆桌。

但这个场合,该他这个出品兼制片拍板。

………………

闵建泉州,华侨新村馆驿七号。

整个老城区里,挤入剧组上下200多号人。

三月的微风里,隐约带着一股海的味道,冰凉,清爽,也蕴含着汹涌的暗潮。

一间棚户民房里,几台电风扇嘎吱嘎吱地转动。

主位叶秦让给陈客辛,他坐在刘天王的旁边。

侧目而视,刘天王老有老的帅气,此时头戴着一顶帽子,不是遮阳耍帅,是塑造人物形象压头发。

雷泽宽长年累月戴头盔,头发自然而然会被压瘪。

所以,可以说刘天王演得出戏,但绝不能说演的不用心。

“咳咳,华哥,你是主演,磨合了几天,你觉得彭导的剧本怎么样?”

“技法偏欧化,并没有营造现实感。”刘天王操着一口半咸不淡的普通话。

华夏八九十年代的导演,一般受第三次新浪潮、左岸派等电影思潮影响,叙事、镜头、构图等,先锋、现实、即兴、抒情……

第六代是影响最深的一代。

叶秦也在叮达人里恶补过一阵子的电影知识,随口而出:

“彭导的电影里有安哲的影子。”

【安哲罗普洛斯,希腊名导,纵横欧洲三大电影节,文艺咖里的文艺咖。】

“对,没错,我在北电进修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永恒与一日》的安哲,他们都管我叫‘安哲罗普洛斯·原’,我拉片都是拉安哲的片子。”

彭三原激动万分,叶秦一张口竟然是行家啊!

刘天王很诧异,渐渐明白这个年轻人为什么这么出类拔萃!

刘师师坐在对面,手捧剧本,抬眼凝视叶秦,嘴角轻轻上扬,又傲娇地撇撇嘴。

哼,装杯装到了。

彭三原争取道:“所以秦子,这个分镜头剧本不能改,改了就失去味道。”

“陈监,你的意思呢?”

叶秦询问陈可辛的建议,他慢悠悠在桌上阐述:

“《失孤》的定位,不该定在温情公路片,失孤在电影里,不能只是成为雷泽宽上路的动机,前半部,雷泽宽唯一的叙事,就是渔船找儿子一段。”

“接下来,从寻孤,改成寻亲,中间少了过渡,孩子没找到,是坚持,还是放弃,温情中透着选择的痛苦、迷茫。”

“我反对!”

彭三原当即反驳,“我不希望篡改原型!”

叶秦摸摸下巴,这就是艺术加工与现实矛盾。

青春片为什么都是堕胎、三角恋、打架,有戏剧冲突呗。

韩剧为什么老是癌症、车祸、失忆,套路老但很煽情。

陈客辛,就是魔改剧情、强加冲突的高手。

《亲爱的》,赵巴菲特薇演的原型农妇,起诉过制片方。

《夺冠》更扯淡,同样是功勋,非把陈教练塑造成啃鸡腿耍宝、胸无大志的银幕形象。

电影的确只有一个主角,其他人衬托可以理解。

但歪曲丑化,绝非正常的艺术处理。

最后成片,关于陈教练的故事线全部删节。

一问陈客辛想怎么改,他身体前倾,眼镜上的光线闪烁一下。

“中间插一段,认亲失败,遭遇暴雨,推着摩托车,脚底一滑滑到一块石板,前面是悬崖边,有跳崖的冲动,想死了一了百了。”

“然后,摩托车上的旗子,被大风吃得哗哗作响,旗子上的儿子仿佛在对他说,爸爸,我就在那里,一直等你来寻找。”

彭三原急眼,一拍桌子:““不行,这是郭先生的亲身经历,你这是二次伤害!”

“我也不希望照搬原型事例,这等于是希给原型带来二次伤害!”

“秦子,看到了,理念无法调和。”

陈客辛清清嗓子:“不改的话,我看我还是退出为好。”

话语言简意赅,语气斩钉截铁,闻者无不震动。

能上升到监制辞职退组,摆明是明示,老子没法忍。

《醉拳2》里,龙叔跟刘加良,因为武打风格闹得不可开交,刘加良也没选择退组。

叶秦转过头:“华哥,你什么看法,是偏欧州文艺范,还是煽情现实向?”

“我尊重导演。”

刘天王双手交叉,露出亲和力十足的微笑。

叶秦内心很是无奈,刘天王跟陈客辛有隔阂,陈客辛评价说,刘天王的演技像麦当劳,但不是美食。

俩人合作完《投名状》,就没合作。

丫的,考验他制片人的时候到了!

舔舔嘴唇,感受到气氛越发的压抑凝重,刘师师都紧张地垂下头,当起鸵鸟。

扫视一圈,围坐的剧组工作人员都陷入沉默。

“先不谈这个。”

他话锋一转,注意力聚焦在结局都叙事,分镜头。

“为什么会设计求佛这一出?”

“我要把这个片子升华到哲学或者宗教告诉,用西方话术叫‘上帝的悲悯’,当结尾上升到上帝、宗教。”

彭三原自信地扬眉道:“不觉得特温暖特智慧?”

智慧个锤子!

这种老套路,算哪门子的升华!

特别是航拍的镜头,完全是照搬安哲的《雾中风景》的长镜头。

结尾主角也是骑摩托车,镜头缓缓地上升到俯拍模式。

叶秦彻底无语,新人导演需要磨练啊!

他看向陈客辛,陈客辛看向自己,摇头失笑。

剧本为什么被改?

最简单的道理,情节设计、人物关系不新颖,文字语言与镜头语言冲突。

很多编剧犯文青病,有时为了自己写出的“金句”。牺牲掉戏剧性。

《失恋33天》就是例子,鲍晶晶的本子,薛晓路花大笔的时间修改。

“为什么不用雷泽宽的真实故事?”

“他说,晚上一个人踏上归途,车灯坏了,他发现有辆车跟着他,他快对方也快,他停对方也停。”

“下车询问,司机说看在找孩子,跟在后头给他照个路。”

“夜色朦胧,一道光照在雷泽宽的前方,这个不比上帝虚无缥缈的怜悯好?”

叶秦翘敲了敲剧本:“咱们华夏人,不信神仙皇帝只信自己,众志成城,克服万难。拍这部电影,也是关怀这位伟大的父亲。”

“这也是一种光,不必普照的太阳光,更温暖?!”

彭三原如鲠在喉,但偏偏无话可说,好像是那么个道理。

“没有意见的话,剧本就照陈客辛监制的意思修改。”

叶秦直接拍板,结束争议。

散会以后,刘师师跑了过来,“你现在好霸道。”

“霸道?就定剧本的事,没有啊,我一向以理服人!”

“你还不霸道,剧本三分之一,都要重改。”

“嗨,演了那么久的戏,还不兴我说两句,《分手合约》剧本不合适,我直接让棒子编剧改,改到我满意再拍!”

刘师师呆呆地望着叶秦指点江山,流露出崇拜的目光。

但转瞬即逝,别过头:“哼,那也最好克制点,剧组里有人嘀咕,说你剧本都改得这么霸道,拍戏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叶秦伸出手指,轻轻弹在刘师师的脑门:“少见多怪,放心,我也是尊重导演的,前提,她不要犯太多的错!”

“不然,看到不对的,或者可以深挖,我或许真会插手。”

“你!”

刘师师捂住额头,露出虎牙,而后出乎意料地一脚踩在叶秦的脚尖,俩人打闹浑似一对兄妹。

相关推荐:红警之战神部队特种作战:幽灵部队美漫世界的苟枪械穿成下堂妻后男主变苟了超级系统共享男友重生之我叫科比末世:黎明效应黑潮猎魔人猎魔人的传统手艺从猎魔人开始的时空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