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搞化学的不能惹 >搞化学的不能惹

六六五 头疼的不行

反腐倡廉,刘大双还真的有点麻爪。

前世就是个小工程师,想贪腐都没机会。

反正他待过的几间工厂都是一间间黄掉了。至于咋黄的,他真的不知道。

就说皮革厂吧,平时看着厂长就是每天喝得迷迷糊糊的,对工人也不错,经常给工人递根烟啥的。

可厂子里生意却越来越差,买的原皮、化工材料越堆越多,订单却越来越小。

临街的办公室都租出去给人家做门市房,收点租金维持发工资。

最终,油尽灯枯,厂子倒闭了。

后来却传出,厂长家里老鼻子钱了,省城、京城都买了房子。

传说归传说,厂长照样天天骑个破自行车去轻工局上班。

这反腐究竟应该怎么做?

雯雯和托娅的报告让他吃了一惊,这些人可以说无孔不入。

随便吃顿饭,便送上价值不菲的礼物,长期下去,这人还能帮靖安做事吗?

可是,人本性是自私的,能禁得住金钱y惑的人少之又少。

他刘大双可以一顿饭炒个土豆丝,加个芹菜炒肉就可以了。可这并不代表人人都像他这样。

他看过古书,也听说过,达官贵人都是要吃鱼翅燕窝什么的。

大清还流行什么“上八珍”、“中八珍”、“下八珍”。

说白了,放着正经的鸡鸭鱼肉不吃,非得去吃不容易弄到的东西。

犴鼻、熊掌、猴头、猩唇等等,反正什么少吃什么。

可这些东西都是罕有之物,奇贵无比。能吃得起的,恐怕没几个钱财来路是正的。

可怎么监督这些人获取不义之财也是个超级难题。

华夏各个朝代都有个监察御史的角色,专门监督官员贪腐的。

可似乎也没屁用,哪朝哪代都有贪腐。

大明的开国皇帝朱元璋算是对贪腐最痛恨的一个人了。

凡是官员贪腐,只要被他抓住,实行“剥皮楦草”。即是把人皮剥下来,里面填充稻草一类的东西,制成个“稻草人”立在官衙门口,以警示后人。

可大明朝照样贪官遍地,著名的严嵩父子、大太监刘瑾,哪个不是富可敌国。

大清朝赋予监察御史“闻凤而奏”的权力,也就是,听到点风声就可上奏皇帝,真假都没问题。

可是,大清照样出了个大贪和坤,说句不客气的活,比皇上都富裕。

不过,刘大双也发现个规律,一般打江山,艰苦创业的时候发生贪腐较少。都是坐了江山,开始享受的时候,贪腐就遍地开花了。

像他这里,头几年,汉唐公司也好,物流公司的人也好,长年在外经营,大部分都还是兢兢业业,艰苦奋斗。

日子好过一点了,就冒出个赵四,不仅贪腐,还给保安军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派出雯雯和托娅赴上海开公司,刘大双内心深处还是有点小九九的。

这两个人平日里跟自已情意绵绵,感情深厚,应该不会背着自已干啥坏事。

可这才到上海没多久,就已经稀里糊涂的掉进了人家的陷阱。

上海这些人,他可是了解,谍报厅的人一直监视着这些人。

这些人大部分就是商人,唯利是图。

一山先生那里、北洋军各个大佬那里,这些人都下了赌注。

不管谁掌权,都不会损害他们的利益。

现在又对保安军下手了,这是个警醒,他刘大双也必须采取一些措施,防止手下人贪腐。

打了个电话,叫来了郭孝纯。

“先生,有件事跟您商量商量!”刘大双奉上茶杯,客气地说。

“公子请讲,不必客气。”郭孝纯知道刘大双一定有什么事情。

“自古都是打江山易,坐江山难。不知先生以为然否?”刘大双问道。

郭孝纯愣了一下,不明白刘大双问这个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认认真真回答道:“确是如此!历朝历代概莫能外。长则几百年,短则几十年,就没有一个传承万世的。”

“其中原因何在?”刘大双追问道。

郭孝纯想了想说道:“以我华夏来看,历朝开国之君,皆为有雄才大略的明主,手下之人又多是精明强干,能文能武,行军打仗,治世经国都是一把好手。可这时间一长,后来的子孙,多是宫中长大,才华出众者少,如汉武帝者,更是廖廖。平庸者居多,国势衰弱只是迟早的事。……”

郭孝纯滔滔不绝讲了许多,刘大双静静地听着。

话讲完了,郭孝纯停下了,眼睛看看刘大双,还是不大明白。

“先生,如何治理贪官污吏?”刘大双又抛出来一个问题。

“这,这个,……”郭孝纯也是眉头紧锁,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相关推荐:武装咒术侦探社八神太二的自我修养诸天至高纪元次元主神竞选者我有一道聚灵符秀兰不当寡妇婴儿寡妇命妖儿的传奇艳遇从傻柱开始穿越港综警界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