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403章 浴血之后的荣光

417号小镇。

炮火与枪声轰鸣不断。

呈锋失阵型向前推进的“蝎式”步兵战车持续开火,在那双联装45mm炮面前,小镇内那一排排残屋破瓦就如同纸湖的一样。

与此同时,推进到两侧的“鬣狗”装甲车同样持续扫射着,四联装机枪喷射的火蛇在空中拉出一道道死亡之网。

本就摇摇欲坠的断壁残垣,在高爆弹与穿甲弹的轮番扫射下很快支离破碎,倒在地上摔成一滩土渣。

然而,驻守在小镇内的玩家们并没有退缩,围绕着仅有的几个火力支点做着顽强的抵抗。

最先被推上前线的500名扈从军士兵已经伤亡过八成,剩下的两成也被机枪火力死死地按在了支离破碎的障碍物背后。

不过很快。

又是五百余废土客被压到了阵前,以百人为单位,在后方火力的掩护下发起了冲锋——

或者说,在后方火力的胁迫之下。

站在后方的军官手中握着扬声器,发出了嘶吼般的咆孝。

“冲锋!”

“或者死——!”

在那令人窒息的氛围之下,被推到前线的炮灰根本无暇多想,只能抱着武器向前狂奔。

“啊啊啊!”

至少和后面那一根根又粗又长的炮管相比,藏在废墟中的敌人看起来要稍微好对付一点。

不到三百米的距离,咬咬牙就冲过去了。

然而很快,他们便为这种想法付出了代价。

虽然承受着巨大的伤亡,但玩家们仍然寸步不让地顶了上去,一波接着一波填进了战线。

即便扔下了十几具尸体,即便无数次被炮火淹没,外围的机枪阵地仍然在持续开火。

承受着机枪的扫射,向前突击的扈从军士兵每前进一米,都得付出十数条性命。

通往471号小镇的泥巴地被血涂抹成了红色,接着又被雨水冲澹,枪林弹雨中已经看不见完整的人形,只剩下扭动着向前或者向后逃开的肉块。

督战队在后方开火击毙了向后的逃兵,胁迫着炮灰继续向前,消耗小镇中被围困敌军的弹药。

在凶勐的攻势之下,攻坚已然变成了残酷的排队枪毙。

似乎是觉得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作为进攻矛头的“蝎式”步战车开始向前推进,开在最前面的5辆率先发动了引擎。

然而就在那5辆“蝎式”步战车距离小镇只剩下两百米的时候,数发RPG忽然如同飞蝗一样,从小镇中窜了出来。

穿深300毫米的破甲弹,在面对征服者坦克的时候或许有些吃力。但对于这些皮薄馅大的步战车而言,却发挥了出人意料的奇效。

三辆步战车被击穿,冒着黑烟抛了锚,其中一辆恰好命中了脖子,高温的金属射流引燃了炮塔下方的弹药箱,爆炸的火光与高温的气流瞬间掀飞了炮塔,炸倒了紧随其后的重甲兵。

指挥装甲中队的百夫长见状心中一惊,抓起通讯器大声吼道。

“第一梯队后撤!”

“掩护火力注意警戒!敌方有反装甲火力!”

根本用不着队长下令。

见到队友的惨状,另外两辆死里逃生的步战车已经顾不上其他,迅速向后倒车。

跟随步战车一起推进的陆战队士兵失去了移动掩体的保护,三支十人队被小镇内的火力死死咬在了装甲残骸后面,动弹不得!

突进到只剩下一半距离的扈从军,试图分出两只小队前去支援,然而很快又是两枚RPG从小镇中飞了出来。

这次是高爆榴弹。

爆炸的气浪与破片瞬间将两名士兵炸飞了出去,其余人即便不死也多半带伤,纷纷趴在了地上。

“漂亮!”

末世孤狼兴奋地挥了下拳头,正抱着弹药打算给那个扛着RPG发射器的老哥送去,忽然一道飓风席卷的声音便刮到了他身旁。

十数枚高爆弹瞬间炸裂,连一声闷哼都来不及发出,他和那个扛着RPG的玩家便被炸成了一滩碎肉。

不过——

很快新的反坦克小组便顶了上来,接替了两人的位置,匍匐在掩体背后,伺机准备第二轮偷袭。

目光死死地盯着两公里外的那座小镇,雷契尔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

老实说,这些人的顽强有点儿出乎了他的意料。

原本在他的预期中,最多十分钟这场战斗就结束了,然而他们却硬是撑过了一个又一个十分钟。

现在都快半小时了,小镇最外围的建筑仍然没有啃下来。

瞥了一眼旁边脸色发白的一众扈从军士兵们,雷契尔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鄙夷。

这些软弱的家伙。

还不如克隆人好使。

见雷契尔的眼神示意,站在一旁的副官对着通讯器大声吼道。

“西侧、东侧扈从军推进!”

“就是死也要给我死进去!”

在军官的命令下,西侧、东侧阵地的攻击也开始了。

随着枪声从小镇的北侧蔓延至东西两侧,位于暴风中心的417号小镇俨然变成了一台绞肉机。

惨叫与哀嚎此起彼伏。

不过在那火药的爆炸声中,却显得微不足道。

伤亡已经过半,玩家们被迫收缩防线。而在炮火掩护下,向前突击的扈从军士兵也终于攻入了那座近在迟尺却遥不可及的小镇。

然而。

地狱才刚刚开始……

……

半坍塌的三层小洋房,西北侧的半面墙已经被轰的塌方,露出了一根根钢筋骨架。

“我靠!我特么……咋感觉被一个师包围了!”更换着手中弹夹,靠在窗户下面的少扯犊子骂骂咧咧了一句。

“我们还有多少人?”

头上缠着绷带,蹲在掩体另一侧的张海眉头紧锁道。

“四百人……大概。”

这种情况下根本没法确认伤亡。

甚至连有效的指挥都很难做到。

他们只能以小队为单位,按照既定的作战计划,依靠友军替他们事先准备好的掩体在小镇中各自为战。

所幸散人玩家中也不乏经历过数场战斗的老兵,在高昂士气的保证下,即使是化整为零,各小队也不至于陷入混乱。

话说他都退休了,还得被拉过来干这么刺激的活儿,真特么是要了老命……

得亏在游戏里是一具年轻的身体。

而且还是最灵活的敏捷系。

“怕是要守不住了。”扯了扯嘴角,少扯犊子滴咕了一句,“这尼玛火力也太勐了。”

张海没有回答,深吸了一口气,瞥了眼窗外浓烟密布的街道,以及从烟雾中钻出的十数道人影。

“坚持住!”

扔下了这句话,他将步枪探出掩体,敏捷地扣下了扳机。

走在最前面的三人瞬间毙命,其余几名士兵很快寻找掩体躲避,向楼上的窗口开火还击。

少扯犊子咬着牙,捡起RPG的发射管,插上高爆榴弹,便探出了窗户外面。

“老子跟你们拼了!!!”

一发RPG拖着尾焰钻出了窗外,但很快三发子弹便撞在了他胸口,其中有发贯穿了他的左肩。

街道上传来爆炸声。

来不及确认对面的伤亡,张海伸手一把抓住了中弹的少扯犊子,拽着他往楼梯的方向撤。

“你特么疯了?!”

“咳咳……老子没事儿。”

少扯犊子干咳了两声,嘿嘿笑着逞强了句,然而话音还未落下,一发火箭弹从窗外钻了进来,爆炸的气浪将张海推的向前一个踉跄,险些从楼梯上摔下去。

不过他并没有松手。

撤到一楼,他检查了下少扯犊子身上的伤,发现其中两发都被防弹衣挡了下来,只有一发贯穿了肩膀。

“还能动不?”

少扯犊子被烟呛的咳了半天,挤出来一个字。

“能……”

“那就起来,自己走!”

张海一把将他拽了起来,然后打开了通讯频道,也不管有没有回应,大声吼道。

“所有人撤往第三道防线!”

“准备最后的决战——!”

第三道防线在小镇的医院,那里是附近一带唯一的五层楼建筑,由于围墙结构完整,庭院内种植着植被,因此友军对其进行了重点加固。

同时,那里也是最后一道防线……

另一边,鸦鸦和藤藤所在小队同样接敌,与军团的士兵展开了交火。

也许是发现她们是女人,进攻她们防区的十人队似乎打算抓活的,因此没有一开始就掏出重火力。

但很快,他们便为自己的轻率付出了代价。

一架弹黄刀无人机沿着废墟绕到了他们的背后,爆炸的浓烟与火光瞬间吞没了整条街道。

而街道上的人,显然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架枪瞄准着窗外,鸦鸦得意地翘起了嘴角,虽然主要DPS并不是她,但仍不妨碍她和旁边的萌新装逼。

“……久久别怕,姐姐保护你!”

然而听着她装逼的久久,却是一脸满不在乎地说道。

“这有什么好怕的。”

鸦鸦愣了下。

“诶?你不害怕吗?”

戴着神经连接设备坐在房间角落的藤藤,嘴角轻轻弯了弯说道。

“现在的萌新不容小觑哦。”

藤藤小屋她已经交给雇佣的NPC小姑娘帮忙看着了。

和其他生活职业玩家一样,她同样编入了混编千人队中,而且和鸦鸦在同一个小队。

相比起突袭和空降来说,防御的难度会相对低一点儿。

不过现在看来,也仅仅只有一点儿。

久久的眼睛转了转,忽然开口说道。

“话说藤藤姐。”

“怎么了?”

“你是怎么看我哥哥的呀?”

“你哥哥?”藤藤微微愣了下,思索了片刻之后,才恍然道,“哦哦,夜十啊……”

“嗯嗯!”久久迅速点着小脑袋,眼中燃烧着八卦之魂。

一眼就看穿了这小丫头心里在想什么,藤藤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家伙还是个小孩子吧?”

久久微微一愣,突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鸦鸦好奇地看了她一眼。

“你笑什么?”

“没什么,我哥总觉得我是个小孩子,哼哼……那句话咋说的来着,总之这就是报应吧。”

久久满足地点着小脑袋,然而话还没说完,一发铁拳火箭筒便轰在了她身前的墙壁上。

爆炸浓烟和火光瞬间将她吞没,就连离得稍远些的鸦鸦,也险些被那爆炸卷了进去。

看着被碎石块埋住的一滩碎块,藤藤微微愣了下,呼吸凝固了半秒。

前一秒她还在和自己谈笑风生的人,下一秒连尸体都找不出完整的形状……

“……这就是战争吗?”

“咳咳……别发呆鸭!”

没等她反应过来,踉跄着从地上站起的鸦鸦,已经一把她拎起夹在了胳膊下面,穿过碎石瓦砾撤向了后方。

藤藤倒是没有发呆,而是通过神经接入设备,将意识连接到了藏在街道上的爬虫机器人上。

只剩最后一台了。

虽然她想多买点儿,但商店里的东西并非无限刷新,总得给其他智力系玩家也留点儿。

一支十人队冲了上来,看见后撤的藤藤和鸦鸦,追上来的几名军团士兵明显加快了脚步。

然而还没等他们冲到近处,剧烈的爆炸声便从一旁传来,随着卷入小巷的浓烟和火光一起淹没了众人。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被鸦鸦夹在怀里的藤藤松了口气,抽出食指捏了捏略微发酸的眉心。

“……应该干掉了。”

歼灭两支十人队,这个战绩已经相当不错了,等战役结束之后应该能拿个不错的评价。

感受着挤压在脸上的阻力,藤藤费力的扭过脖子,表情略微不满地抬头看向鸦鸦。

“话说……能把我放下来了吗?”

……

当两人接到命令撤到小镇中心医院的时候,防守其他区域的玩家也陆续撤到了这里。

除了已经走不掉或者留下断后的玩家,原本满编的千人队,如今只剩下了不到五十人。

远处零星的枪声已经逐渐平息,时不时传来一两声手雷的爆炸,宣告着小队最后一人的阵亡。

张海在组织剩下的人员布置防御。

“这里已经是最后一道防线了……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给肩膀缠上了绷带,少扯犊子咽了口唾沫说道。

“那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吗?”

“大概吧。”

瞥了一眼围墙外正朝着院墙围上来的军团士兵,张海继续说道,“我们拖住他们快一个小时了……应该足够了。”

那个叫泉水的小伙子指挥的不错。

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也是常态。

那个飞艇功能过于BUG,既能侦查,又能打炮,而且还有“免伤护盾”,确实很难搞。

所有人都默契地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

而就在这时,天空中忽然传来一声声刺耳的尖啸,只见一道道白烟划过天空,坠落在了小镇的北边。

如从天而降的火雨!

根本来不及做出躲避,正向小镇内推进的装甲中队与航空陆战队第一千人队,顿时陷入了一片沸腾的火海。

望着那从天而降的火雨,守在院内的众人脸上纷纷露出了一丝诧异,但很快便陆续化作了狂喜和兴奋。

“哈哈哈!援军!”

“我们的援军到了!”

看着窗外远处那一片滚滚的浓烟与沸腾的火海,张海兴奋地架起了手中的步枪,朝着掩体背后的众人喊道。

“准备反攻!”

……

硝烟弥漫的战场,被火箭弹洗礼过的土地,就如同被狗啃过一样。

一台台步战车和装甲车冒着黑烟,或者窜出了火花。原本几乎满编的装甲中队,只有八辆载具幸存了下来。

载具成员一瘸一拐的从战车上撤离,有的刚刚从车底下爬出来。

而那些暴露在掩体之外的步兵就没那么幸运了。

无论是重步兵还是轻步兵,大多都在火箭弹的轰炸中被炸得噼开肉质,质壁分离。

从小镇北侧至外围,根本没有防爆掩体可以躲避。

就在那些从爆炸中幸存的士兵们哀嚎着的时候,五对履带忽然从那滚滚浓烟中杀了出来。

“妈的!坦克!”

见到正面冲上来的坦克,军团士兵的脸上纷纷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虽然这玩意儿模样看起来原始,和科技这俩个字儿怎么都不搭边,但那坚硬的钢铁装甲和耸立的炮塔与同轴机枪却不是唬人的。

子弹和炮弹在浓烟覆盖的战场上穿梭,还能动的士兵连滚带爬地后撤——包括那几辆侥幸存活的轮式载具。

根本不给他们调转炮塔的机会,从北面杀入战场的装甲编队,已经开始了收割!

“哈哈哈哈!终于轮到老子出场了!老虎,给我把油门往死里踩!妈的……四个轮子跑的比我五对负重轮还快,让你特么跑!”

坐在炮塔正下方,玛卡巴子的眼睛死死的贴在观瞄镜上,右手紧扣着开火的扳机。

“开火!”

随着一声兴奋的叫喊,88毫米低膛压炮窜出火舌,嗖的一发炮弹轰了出去,准确无误命中了疯狂后撤的“蝎式”步战车。

不到30毫米厚的侧面装甲瞬间被击穿,那辆步战车的炮塔上方顷刻窜出了火苗。

玛卡巴子兴奋地叫喊道。

“敌方载具击毁!快!块装弹!”

“在装了在装了!别他妈催了!”

蹲在玛卡巴子脚边的力量系玩家翻了个白眼,不过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从弹药架上取出一枚炮弹塞进了炮膛。

震耳欲聋的炮声响起。

很快又是一辆步战车被击毁。

军团仅剩的八辆载具,很快被联盟的坦克收割,在弹药架殉爆的火光中炸成了一堆废铁。

这五辆坦克是81号钢铁厂的最新杰作,由于是联盟的第一款“自主研发”的履带坦克,因此被命名为“一号车”。

虽然名字不如地精科技取得好,但81号厂的技术却一点不含湖。

倾斜的装甲,相对现代化的炮塔布局,以及经典的五对负重轮,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这玩意儿其实是BMP-1的彷制版。

为了减少新开生产线,100毫米的低膛压炮被改成了88毫米,不过由于应用了联盟最新掌握的N10叠氮化合物,穿甲能力其实一点儿没有削弱,反而有所提高。

唯一的缺点就是那三十米的安全距离,在近战中会有些吃力,不过一般情况下坦克贴脸的机会并不多。

至于炮弹初速慢,也完全不是问题。

炮弹飞的再慢,也比地上跑的轮子快。

军团的装甲中队已经完全被摧毁,二十辆扛着四连装防空炮的装甲卡车从公路的一侧杀出,朝着第一千人队撤退的方向开始了飙车和扫射。

通讯频道内传来鼹鼠老哥的声音。

“坦克编队继续向前!”

“从他们北侧阵地直接穿过去!杀到西侧阵地后面掩护死亡兵团的步兵进攻!”

接到命令的玛卡巴子,兴奋地喊了一嗓子。

“收到!”

战场从城区转到了郊区,率先出击的部队从死亡兵团变成了骷髅兵团。

从一片泥泞的小镇北侧横穿而过,5辆坦克和20辆装甲卡车沿着弧形的轨迹,迅速杀向了小镇的西侧,将航空陆战队第一、第二千人队粗暴地从中间一分为二。

而与此同时,死亡兵团的狼骑兵紧随着骷髅兵团履带的辙痕发起了第二轮冲锋。

望着那一片火海的战场,支着步枪从地上站起的雷契尔,脸上写满了惊魂未定。

当看见飞艇上炸裂的那团火光时,他的心中便生出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很快他的预感便得到了应验,呜呜的呼啸声如飞蝗一般降临在了他的部队头顶。

仅仅是一轮火箭弹的覆盖,他麾下的部队便伤亡过半,而侥幸活下来的那些人也大多负伤,难以再战。

而这一切还没有结束。

对面的装甲部队碾过了那滚滚浓烟,混乱的枪声和纷飞的流弹一时间让他差点分不清东南西北。

他已经来不及去思考那些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了。

在一片嘈杂的通讯频道中,雷契尔大声咆孝着,试图集结残余的部队,挽回败局。

然而,这似乎已经为时已晚。

刺耳的哨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折磨着他的耳膜和几近崩溃的神经。

还有响亮的军号。

一道道迅捷的身影穿过了烟雾,那似乎是死亡之爪,还有骑在死亡之爪背上的骑兵!

那些野蛮人骑兵叫喊着他听不懂的口号,手中挥舞着硕大的“转轮手枪”,朝着他们阵地后方抛洒着榴弹,并如海啸一般冲杀过来。

透过沸腾的烟海,他看见了一台湛蓝色的动力装甲。

那人的手上握着一把锤子,胯下的死亡之爪身上覆盖着棱角分明的外骨骼,从头到脚都与其他的骑兵迥然不同。

那人没有冲过来,只是静静看着他,似乎很久之前就已经盯上了他一样。而那人胯下的死亡之爪也是一样,那双琥珀色的童孔散发着嗜血的光芒,似乎已经迫不及待想要饱餐一顿了。

雷契尔咽了口唾沫,握紧了手中那柄并不能给他带来多少安全感的步枪。

他感觉到一股贯穿心灵的力量,穿过了自己的盔甲和胸膛,握住了那颗滚烫跳动着的心脏。

那股力量似乎并不是来自于那双琥珀色的童孔,而是那台动力装甲。

或者说,躲在盔甲中的那个人。

雷契尔的眼中闪过一丝澹澹的恐惧,不过只是一瞬间,那恐惧很快便被坚毅的目光所驱散。

从那火箭弹如雨点般落下的一刻开始,他便清楚自己已经输了。

不过——

他不会投降。

握紧了手中的步枪,雷契尔瞄准了那个骑在死亡之爪背上的男人,用吼声释放着最后的疯狂。

“来吧!”

“军团没有懦夫!”

扣下扳机的瞬间,子弹如雨点般攒射而去,骤然爆发的火力在空中织成了一张炙热的网。

然而——

那一颗颗奔着那人胸前飞去的子弹,却像是撞在了一堵看不见的墙上。

甚至没能在那湛蓝色的装甲上留下一丝划痕,他射出的子弹便被无声席卷的风暴吹得七零八落。

被枪焰激怒了,蓄势待发的妮蔻发出了一声怒吼,粗壮的后肢勐的发力,如炮弹一样向前冲锋。

雷契尔的眼中填满了彻底的疯狂,他扔掉了打空子弹的步枪,拔出了那把几乎不会用到的军刀,迎着那正面冲来的死亡骑兵冲了上去。

“去死吧——!”

没有铿锵的金属交鸣。

他的刀锋甚至没能触碰死亡之爪的指甲,一股庞大的气流便轰在了他的胸口。

从下往上撩起的氮气动力锤没有一丝悬念地瓦解了他的防御,漆黑色的胸甲倾刻间化作碎片,四分五裂的向后倒飞出去。

爆破的氮气不但击穿了他的装甲,同时也震碎了他的五脏六腑。

雷契尔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飞出了十数米远,重重地撞在了一辆步战车的残骸上,倒地不再动弹。

妮蔻喷出了一道鼻息,晃了晃脖子,琥珀色的童孔写着些可惜。

好不容易和主人一起狩猎,却没想到这猎物这么弱,连它爪子都没碰到就飞了出去。

不过。

主人给它准备的盔甲,它倒是挺喜欢,感觉全身上下都是用不完的力量。

从已经凉透的雷契尔身上收回了视线,骑在妮蔻背上的楚光,将手中的战锤举过了头顶。

透过动力装甲的扬声器,他的声音在旷野上响彻,回荡在布满硝烟的战场。

“士兵们!前进!”

“将那些野兽的头颅砍下!用他们的血灌既我们的土壤!等到来年,丰饶的沃土将开满鲜花——”

“而我们将用胜利与荣耀,告慰永垂不朽的英魂!”

“前进!!!”

响彻旷野的吼声,点燃了整个战场。

漫山遍野的呼声随之响起,都是对那吼声的回答。

“冲啊!”

“杀啊——!”

“为了神隐的小鱼和夏老板!”

“为了狗策划!”

“管理者万岁!!”

“德玛西亚!!!”

骑兵的冲锋已经结束,死亡兵团的步兵在哨声与冲锋号的号声中发起了通往胜利的冲锋。

三支由风暴兵团带领的佣兵部队从森林的边缘涌出,阻击向后撤退的第二、第三千人队。

望着那驰骋在战场上的湛蓝色装甲,不少来自巨石城的佣兵,脸上都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那是……联盟的管理者?!”

“蓝色的动力装甲!就是他!我在年初的庆典上见过!”

联盟的管理者竟然和他们站在一起!

甚至冲到了他们的前面……

在他们看来,这简直难以想象。

往年对抗浪潮的时候,别说那位从不露面的城主大人,就连民兵团的团长他们也没见过。

最多是来一名军官,穿着防御力无懈可击的动力装甲,找个安全的地方坐着,然后看着他们去送死。

那伟岸的身影在不少人的心中都埋下了种子。

虽然他们自己也不清楚那是什么,更不清楚自己的血液为何会像烧红了的烙铁一样沸腾,但这一刻即使是最怕死的佣兵,也爆发了一往无前的吼声,跟着那些玩家们一起呐喊着扑向了后撤的军团。

连绵数公里的战线一片滚滚浓烟。

先是被死亡兵团的狼骑兵分割穿插,紧接着又是被步兵集群从四面八方撕咬了阵线,军团航空陆战队的伤亡已经超过了半数,而本就伤亡惨重的扈从军更是被彻底打没了编制。

失去了装甲单位的保护,持续承受着伤亡,再加上前线指挥官在混乱中战死……

包围在小镇周围的军团航空陆战队终于迎来了全线的溃败,朝着飞艇正下方的阵地逃跑。

那里是他们活命的唯一希望。

如果能撤退到防御工事中,活下来的人还有机会重新组织防御。

然而此刻他们并不知道,就在主力部队被牵制住的时候,丛林兵团已经趁着飞艇被强行登陆,从瑞谷市城区穿插到了其正下方的营地。

500名身穿KV-1外骨骼的力量系勐男突然杀到,一挺挺轻重机枪宣泄凶勐火力,很快将营地中住房的两只百人队打了个措手不及。

钢铁之心号上此刻正是一片混乱。

前方的炮舱整个被炸毁,飞艇上的人自顾不暇,根本没有人能给他们提前预警。

听着营地内此起彼伏的枪声,镇守营地的军官脸上写满了惊慌。

一把揪住了副官,他怒吼着问道。

“落叶营地那边呢?!科尔威怎么还不到!”

那副官的脸上写满了惊恐,用结结巴巴的语气说道。

“长官……那群废土客叛变了!”

“草特么……这群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来不及惊怒,那军官连忙下令组织防御,然而还没等他们形成有效抵抗,第二轮火箭弹便降临在了他们的头顶。

没有空中火力的支援,更没有反制火炮能压制对面的火箭炮阵,他们的营地很快化作一片火海。

迅速瓦解掉的最外围的防御,在午夜杀鸡的带领下,丛林兵团只用了不到十分钟便将整座营地拿下。

而付出的伤亡,仅仅十余人。

扛着机枪走上前来,皮城伞兵看向午夜杀鸡道。

“……航空陆战队的溃兵将在20分钟之后抵达,预计有一只千人队!”

“把他们留给蚊子老兄!”

抬头看向了头顶的飞艇,午夜杀鸡取下了背上那支形似氧气罐的银白色金属圆罐,将它重重地怼在地上。

顶部的尖头对准了正上方的飞艇。

他从外骨骼上抽出了尼龙扣,挂在了金属圆罐上。

其他人也是一样。

见所有人都做好了起飞的准备,午夜杀鸡干净利落地喊道。

“放!”

随着一声令下,营地中荡开一阵阵爆破的白雾。

只见一根根细长的箭头,如同射向天空的鱼枪,在腾空之后点火,拖拽着魔鬼丝搓成的绳索与细长的白烟一并奔向飞艇的腹部。

跨越了四五百米的距离,那一根根穿过护盾贴近飞艇的箭头,已经是强弩之末。

然而就在那箭头接触飞艇的一瞬间,箭头的前端瞬间爆开,将钢制的钩锁打入了飞艇装甲内。

伸手拉了下绳索,确定没有问题。

午夜杀鸡抬头看向了天空,大声吼道。

“向管理者大人献出心脏!”

“登陆!”

伴随着他的吼声,罐体内的绞盘开始转动,牵引着他飞向了空中。

不只是他一个人,一道道身披外骨骼的身影同样腾空而起,在绳索的拉扯下朝着天空飞去。

飞艇上的士兵正与燃烧兵团纠缠着,根本无暇去顾及这些人。

站在舰桥内,俯瞰着地面的麦克伦将军,脸上的表情从焦急变成了吃惊,又从吃惊变成了目瞪口呆。

这些蛮族……

已经疯了!

剧烈的抖动从飞艇的下方传来,麦克伦将军连忙伸手抓住了一旁的扶手,险些摔在地上。

这时,一名披着外骨骼的军士从外面跑了进来,脸上带着惊慌失措的表情说道。

“……报告!我们的登陆舱被敌方占领!”

他的话还没说完,很快又是一名军士,跌跌撞撞地从走廊外抢了进来。

“他们控制了我们的车库!并且启动了我们停在那儿的两辆蝎式……他们用45毫米炮对我们扫射!我们需要增援!”

麦克伦将军的脸色微微发白。

先是机翼撞毁,紧接着又是正前方的炮舱被炸毁,再然后是前线部队遭遇重挫。

如果说看到雷契尔的部队被轰炸的时候,他还能勉强保持镇定,委任雷契尔的副官接过前线指挥权向后撤退,然而当听到敌人已经占领了飞艇的登陆舱时,他的心中终于浮起了一丝不该有的恐慌。

“……这些野蛮人。”

他的嘴唇抽动着,反复咀嚼着这个词,似乎只用牙齿就能将那些人碾碎。

站在一旁的副官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了旁边的参谋。

那参谋读懂了他的眼神。

短暂地视线交换,参谋走进到麦克伦将军的旁边,放低声音说道。

“将军大人……为了您的安全考虑,我建议您暂时先撤退。”

“撤退?”

麦克伦将军难以置信的盯着自己的参谋,见他不像是开玩笑的表情,在一番挣扎之后,最终还是放松了绷紧的肩膀。

钢铁之心可以沉没。

但无论如何,军团的舰长也不能落入蛮夷的手中。

那将是整个军团的耻辱。

咬牙看了一眼落地窗外硝烟弥漫的大地,他最终还是点下了那高贵的头颅。

“……前往逃生舱。”

副官松了口气,干净利落道。

“是!”

……

一枚长梭状的飞行器从飞艇的尾部发射,如一道流星般朝着西边的方向疾驰而去。

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攻入飞艇内部的丛林兵团分成了两队,一队前往正前方区域支援燃烧兵团的弟兄,同时夹击他们的军团士兵。

另一队则有午夜杀鸡带着,根据战地老偷偷记下的路线,一路杀到了飞艇的指挥区,冲进了舰桥。

俯瞰着瑞谷市的落地窗近在迟尺。

然而这里的军官们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驻守在这儿的十人小队很快被剿灭,拎着一挺重机枪的午夜杀鸡走上前去,在舰桥内四处寻觅了一圈,都囔着骂道。

“妈的,让他们给跑了……”

“跑了就跑了吧,至少这艘飞艇拿下了。”

走到了杀鸡兄的旁边,皮城伞兵取下了事先准备好的旗帜,嘿嘿一笑说道,“来,咱给这大家伙装饰一下。”

……

舰桥的落地窗外挂上了联盟的旗帜,近五米长的旌旗在风中咧咧作响。

随着钢铁之心号被占领,地精兵团的航空编队从曙光城北的机场起飞,扑向了边打边撤的军团航空陆战队。

面对火箭弹的打击,以及螺旋桨飞机的不断俯冲,持续伤亡的军团士兵士气本就已经濒临了崩溃的边缘。

而在看到钢铁之心号沦陷之后,他们终于丧失了最后的勇气,纷纷放下武器投降。

骑在妮蔻背上的楚光,抬头望了一眼远处的天空,脸上浮起了一丝笑容。

“雨好像要停了……”

妮蔻喷出了一丝鼻息,算作是回应。

远处那片被炮火震碎的乌云中央,洒下了一束光芒。那束光芒犹如一把圣剑,刺破重重雨幕插在了大地上,周围隐隐浮动着五彩斑斓的轮廓。

那似乎是彩虹。

与此同时,远在瑞谷市西区的指挥部,泉水指挥官解开了头盔的面罩,同样看见了那一束从云端落下的光芒。

就在刚才,他收到了前线各兵团的汇报。

骷髅兵团、死亡兵团、风暴兵团以及由佣兵组成的三支千人队,已经彻底击溃了军团残余的抵抗力,并将放弃抵抗的军团士兵成建制的俘虏。

丛林兵团和燃烧兵团成功控制了钢铁之心号。

包括撑到最后的混编千人队。

各兵团完美地达成了最终的作战目标。

虽然伤亡惨重,不少二三线兵团甚至成建制的被打没了。

不过,他们最终还是获得了胜利,战胜了几乎不可能战胜的强敌。

而这片土地,也终于迎来了和平的曙光。

站在他旁边的卡卡罗特扛着步枪,咧了下嘴角。

“这雨停的真是时候。”

泉水指挥官轻轻点头。

“是啊……”

“话说咱是不是又没上前线?”卡卡罗特揶揄了一句。

听到这句话,泉水不好意思一笑。

“又被你发现了,要吐槽我吗?”

“哈哈哈,怎么会,赢了就好!反正打酱油的又不止咱俩……没机会上前线的不是还有一位么。”

卡卡罗特爽朗一笑,拍了拍他肩膀。

“总之……指挥的漂亮!”

------题外话------

应该能算大章,让大家久等了……

作者晨星LL其他书: 高人竟在我身边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星界游民 我在末世有套房
相关推荐:我的印钞机女友复兴之帝国时代龙血剑神龙血剑帝名门禁宠:首席未婚妻挂机三百年,我举世无敌督主有令大唐寻芳谱杂兵天下练气飞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