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鬼谷神谋 >鬼谷神谋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青龙之威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青龙之威

晋阳城北,也就是几个月前范氏与中行氏埋伏埋伏的地方,这里有一片小山麓,也从晋阳城外西面三山山脉连绵而过,可却显得十分突兀。

但再往北却是一片深陷的空地,有十几里,此时也形成良田万亩十分空旷,就好像少了点什么,若说与晋阳平原相连,那么中间这条小小的山梁又让人觉得十分不自然。

如果这里有一座山,那么整个布局就会十分合理了。

此时降龙真人把吕香与吕阳放下,而且还找了一个平坦的地方,天机伞也支好,伏羲琴也摆得平平整整。

只是此时的吕香吕阳已然昏迷,两人都东倒西歪的被降龙真人放在一处枯黄的草地之上。

虽然说此时还只是下午,可这一带西侧有三山相拦,所以显得要比其它地方晚得更早一些。

降龙真人此时却执着降龙木看着远处,对于昏睡的两人半点也不在意。

“你们一直跟着我,可却也没阻止,不知这是为什么?”

降龙真人实在疑惑,此时却还是不得不先问起来,毕竟在他面前十几丈外,一直站着三人,正是白灵、青龙还有化身扁鹊神医的玄武。

但对于三人,降龙真人最为吃惊的还是长着和几年前王彩霞一模一样的青龙。

若说她是当年的王彩霞,降龙真人也信,毕竟他并没有亲眼看着王彩霞死去,但他知道王彩霞的元神就是青龙,这不可否认。

只是此时出现的青龙又让他无法分清,所以他自劫了吕香吕阳之后,就朝这里奔来,而尾随其后的是此时的三人。

若说只有白灵,那么他也不会惧怕,他知道白灵虽然是白虎,可尚未完全恢复修为。

若是白虎完全恢复修为,那么对于他而言也不敢如此大意。

“随你而已,你只是一只小小的应熊,你认为值得我们三人对你怎么呢?”

回话的是白灵,此时白灵换了一身雪白衣服,但在白衣的衣裙边上却镶着红色的花边,并且今日来此之时也略为粉黛,头上也换了一个较为成熟悉的发髻,再加上俊俏的脸,已然完全不像一个不懂世事的丫头,而是一个富家的千斤小姐。

而且她刚才对着降龙真人的话,虽然依然带着以前的傲慢与稚气,可此时说起已经让人不敢小瞧了,有一种威势还有一种以生俱来的霸气。

降龙真人也是一愣,虽然他知道白灵的身份,可一直都并不在意,此时见白灵如此回话,他心里也是一惊,泛起阵阵恐惧。

若说白灵回复了当年白虎之威,他不敢保证此时凭他自己的本事能胜得了白灵。

“不错,你是当年西天白虎,自然可以随意说了,当年老夫非是你的对手,可今日却并非几千年前,你难道还觉得可以在老夫面前放肆吗?”

降龙真人当然非是一怕就退缩之人,所以此时说话反而更进一步,试图激起白灵的怒气。

“应熊,白灵虽然年少,但身份你应该知道,更何况今日非她一人来此,你为何不好好看看。”

说话的是扁鹊,此时只是站在一处较远的地方,而且身形佝偻,藏于山石之间的阴影之处。

但是大家都知道降龙真人不会无视,若是无视那就说明降龙真人真的太惷了。

“扁鹊神医,你既然来了,老夫也放心了,说明你们其实并没有任何把握,虽然这位夫人看着像几年前鬼谷王禅的母亲王彩霞,但老夫却不会真的放在眼中,所以说你们未战先怯,老夫并不想理会你们,今日老夫有事,希望你们识点趣,自行离开吧。”

降龙真人并没有想过,为何扁鹊能与白灵一起跟踪来此,反而觉得是因为扁鹊善医,而白灵才会把扁鹊带来,是预防冲突之后受伤,这才会把扁鹊带来。

扁鹊一听,也不说话,只是看了看青龙。

可青龙才想开口,白灵已然抢先一步说道:“你在胡说什么,你连青龙姐姐都不认识了,还说什么夫人。

你竟然还如此无耻的问起,难道青龙姐姐身份在你一头熊面前没有尊敬可言,我看你是太无礼数了,若是再如此,本姑娘可不会放着你如此无礼。”

白灵觉得刚才降龙真人的话实在无礼,冒犯青龙其实就是冒犯她们四大圣兽。

降龙真人此时心里一惊,知道此事不会有假。

“青龙,如此看来你真是青龙了,在下应熊,当年之事想来也不必说了,既然青龙尊者出面,难道说世间会有什么大的变故吗?”

降龙真人还是十分虚伪,虽然自己心里已然有了答案,可却还是故意装作不知。

“应熊大哥客气了,小妹之所以来此,非是无原无故,而且与鬼谷先生已无关系,这完全是玄女娘娘的意思,所以还望应熊大哥见谅。”

青龙表现得十分有礼,当年大战之时,其实她并非主角,甚至只是一个小小的偏角,因为应龙一开始才是那场大战里威风八面的英雄,只是后来因为蚩尤得了降龙木,才得以战胜应龙。

而作为应龙之后的青龙,一直少了当年应龙那份霸气与威势,可却让人更加难与捉摸。

因为在青龙身上你看不到任何争伐的影子,与强硬的态度,却处处体现出一种礼让与谦微,就像水一样不与人争强,却无有阻止。

降龙真人一听,心里一开始有一种庆幸,却又有一种恐惧。

他知道应龙当年的本事,在黄帝与蚩尤时期,若是论及战力来论,应龙自言第二就无人敢称第一。

应龙是当时参与大战之中最强者,远胜于其它任何灵兽,就算是与天地之开时的其它灵兽相比,应龙也绝不逊色,一直都是超脱的存在。

而当时的应熊其实只是蚩尤阵中并不强大的存大,与之当年的应龙无法相比。

就算与此时的青龙相比心里也会自觉得退步而行,不敢正面相对。

虽然青龙说不再是王禅的母亲,这一点降龙真人觉得似乎对付王禅会少了一个劲敌,可青龙所言又提到了她的身份,受玄女娘娘旨意的东方青龙。

那么青龙所为就不会有任何感悟纠结,但若是放出降龙木之中的蚩尤大帝元神,青龙必不会视而不见,无动于衷。

当然若是不放出降龙木中的蚩尤元神,降龙真人此时怕是连王禅都不是对手了,他还有什么可想的呢。

而青龙一句话,虽然礼遇有加却也是份量十足,目的就不言而喻了。

给降龙真人一个选择的余地,那就是若不放出蚩尤元神,那么他亦不会帮王禅,可若放出蚩尤元神,那她必然不会坐视不理。

《日月风华》

“好,好得很,既然青龙尊者也来了,还真是热闹非凡,如此架式必是在欢迎蚩尤大帝了。

只是凭青龙与一个半拉子白虎,还有一个世间神医,你们觉得就可以让本尊恐惧了,还真是不自量力,太可笑了。”

降龙真人此时也是狂笑几声,以壮其胆,毕竟青龙非是好惹的,并非像此时如此温形像,世间之物若是谁惹怒了水性在青龙,还没有什么不被摧损的,还没有什么不可以阻止的。

所以他此时只得自己把蚩尤给摆出来,利用蚩尤大帝的威势来震憾三人。

“应熊呀,你也不必急着把蚩尤大帝搬出来,其实我们都早已知晓,多此一举,徒劳无益。

更何况,老夫虽然行走列国行医这几千年来,对于你所作所为也是了如指掌。

幸好你这几年除了挑起列国纷争之外,似乎也并无恶行,一心只想找到破除结界之法,所以老夫才留得你逍遥,若不然就算老夫一人,怕也没有你应熊容身之地呀。”

扁鹊此时不动而行,很快就多行了几步,站在了他与白灵与青龙前面,一点也不惧意于降龙真人,而且话语里表明对于降龙真人可是十分了解,而且一句几千年来,这就让降龙真人不得不刮目相看了。

“你是谁,看起来神医扁鹊只是你的掩饰。”

“你真是一个愚蠢的熊,我家公子早就知道神医身份,可事到如今,你竟然还有问得起来,真是让人可笑。”

白灵此时也躯身几步,与扁鹊相对,但其实两人距降龙真人的距离还是十多丈,并没有太多改变。

可这一点小小的压力,却让降龙真人连退几步。

因为他知道这十多丈的距离对于修行如此高深的人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问题,而是一种无形的压力。

好在的是,此时青龙并没有动,依然站在原位,看起来还是一样的恬静,一样的安适。

若不然降龙真人此时肯定会因为受不了此压力而反击,这或许也是三人的一种默契,不会在一时之间把压力全部加上。

而是慢慢的让降龙真人感觉到一种不自量力的氛围。

当然他们的目的只是想让降龙真人放弃,可降龙真人纵然此时有些恐惧,但手中依然持着降龙木,这也是三人投鼠忌器的地方,万不得已不会让事情变理更糟。

相关推荐:这真不是击剑正阳门下正阳人从傀儡皇子到黑夜君王师尊才是真绝色斗罗之朱竹清开始签到饮食1999我的纯真年代1999从2000年开始回到2000年做游戏逆流2000创业时代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