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 >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三十三章 汉室助曹,天命归曹!

陋习!

自古,封建社会便有此陋习。

在古代,总是会发生因为性别而夺去女婴生命之事!

那是一双双看不见的沾满鲜血的手,始作俑者,便是封建社会中,日趋严酷的赋税,特别是人头税。

因为“人头税”的存在,雍正朝前,大中华的人口始终没有上去。

而废除“人头税”与“摊丁入亩”让帝国的人口呈现几何倍数的增长,其实…这不是增长,只是那些本该被遗弃的婴儿,拥有了重新活下去的权利。

这便是陆羽之前就向曹操提及过的“摊丁入亩”与废除“人头税”!

恰恰这两件事儿,牵一发而动全身,曹操不敢,也不能轻易的去做,或者说,他想要等荡平北境后再从长计议!

哪曾想…

天子刘协倒是比他更早的迈出了这一步!

未央宫,椒房殿内。

“把这篇文章交到报社郑玄与曹植的手里,朕要他们十日之内传遍大汉十三州!”

刘协的声音传出…

连带着,他把一封写好的宣纸递给了小黄门。

小黄门小心翼翼的收好,正打算离去…

“等等!”

皇后伏寿的声音接踵而起。“陛下,当真要把这篇‘鹰塔’的文章公之于众?”

这是提醒。

一旦真的迈出这一步,那…或许,那些所谓忠于汉室的臣子将会集体倒戈,倒向曹操那边…面对日益壮大的曹营,汉室就真的名存实亡了!

“朕这一生,总归要做成一些事!”刘协轻呼口气…“朕更希望后世的百姓,能记住一些有关朕的事!”

“陛下已经想好了么?”皇后伏寿再三提醒。

“是!”刘协负手而立,他站在窗前,眼眸眯起,眺望着这诺大的皇宫。“曹孟德有陆子宇相助,他会是一个救万民于水火、且百姓拥戴的好皇帝吧!呵呵,于这乱世之中,从未屠过城的诸侯可并不多!”

这…

皇后伏寿牙齿咬住嘴唇。

她想说点什么,可见刘协的态度坚决,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曹操没有屠过城么?

似乎…那是因为陆子宇每每攻敌攻心,根本没有给过他屠城的机会吧?

当然…

不可否认的是,有陆子宇的辅左,有陛下的牺牲,后世或许真的能开闯出一份太平的画卷!

夜色已经降临,万年公主刘雪冒着风站在台阶上,望着大门。

风吹着她的衣袖,显得那么单薄凄凉。

夏侯涓发现了她,来到她的身边。“姐姐,回去吧?夜里风大…”

刘雪的语气却像是个孩子,“夫君怎么还没有回来?要不要派人去看看?”

就在这时…

白马侯的马车出现在巷口,在几名龙骁营甲士的护送下,陆羽从马车中走出,看到守在门外的刘雪与夏侯涓,一脸关切的问道。

“怎么大晚上的守在这里。”

“是…雪姐姐要等夫君,似乎有要事,我不放心就来看看。”夏侯涓细声细语的回答…

陆羽点了点头算是回应,眼眸转向刘雪这边。

“有事?”

刘雪颔首…

“去你屋里说吧!”陆羽当即吩咐,一言毕,大步迈出,朝刘雪的阁院行去。

刘雪却把头转向了身侧的夏侯涓。

骤然的目光,让夏侯涓有些不好意思。

刘雪却是莞尔一笑。“涓儿妹妹,我总算知道,夫君为何要让你掌家了?”

一句话脱口…

刘雪转身,小跑着追上陆羽,两人携手迈入了万年公主的寝居。

公主的闺房内,鸟鸟热气升腾,这是刘雪为陆羽斟的一盏茶,让他提提神儿。

陆羽抿了一口,不等刘雪开口,他当即说道。

“明日,我就要北上去邺城了!处理一些胡人的事儿!”

啊…啊…

刘雪大惊失色,本到了嘴边的话,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你要讲的多半是与陛下有关的吧?”

见刘雪这副模样,陆羽当先开口…

刘雪颔首道:“是,陛下决定要废除‘人头税’,其余的税赋也要重新议论!”

听到这儿,陆羽并不意外。

他话锋一转。“看到那些婴儿了?”

“嗯!”提及这些婴儿,刘雪感觉心头勐地沉了一下,有些疼,又有些窒息。“这些?夫君一早就知道。”

“算是吧!”

陆羽点了点头…

他对鹰塔的了解,是从后世的一本书上,因为觉得太残忍,陆羽专程看了许多相关的报道。

也才知道,在古代,几千年中,有亿万个生灵因女儿之身还来不及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就被无情剥夺了性命!

《韩非子·六反》中——“父母之于子也,产男则相贺,产女则杀之!”

《南史·刘湛传》中——“湛每生女,辄杀之,甚为时流所怪!”

《宋史翼·罗钦若传》中——“绍兴间,通判赣州。州俗憎女,生则溺之!”

因为这些记载,陆羽特地去查阅过相关资料…

其实…

包括卢旺达大屠杀、犹太人大屠杀,乃至于第一、二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在一千五百万至七千两百万人不等。

可…世界范围内,因是女孩儿,而被杀死的约为一亿人!

而在古代…扼杀她们的原因,只是因为负担,因为税赋…也是因为这无妄的理由,使得这陋习一代一代的传承了下去!

可悲…

可叹!

每一个受害者都该被悼念,每一场屠杀都该被铭记,可千百年来,无数个小生灵就以这种无奈的理由前仆后继的走向死亡!

陆羽一直觉得该为他们做些什么…

而如今,天子刘协的支持,终于让他能迈出这一步。

“夫君缘何要在这个时候北上呢?”刘雪继续问道:“废除人头税,陛下…独自一人能做到么?”

“不,不只是他一个!”陆羽解释道:“其实,还会有一些人会坚实的站在他的身边,尽管很少,但,他们的能量却不亚于我。”

“我与陛下商议过了,废除人头税、改革税赋、徭役制度,需要稳扎稳打,陛下会以凌厉的手段进攻,同样的需要有人用和缓的方式去平衡,去稳住局势!”

言及此处…

陆羽顿了一下。“陛下选择做这个‘恶人’,那我这个‘好人’势必要先行离开一段时间。”

“不过,夫人放心,我已经嘱咐过奉孝与沮授,校事府会暗中帮陛下!这一路,他并不孤单!”

霍…

刘雪牙齿咬住嘴唇,这一刻,她的心情是复杂的。

可…终究能看到鹰塔中这些女婴活下去的希望,这让刘雪那暗澹的心骤然明亮了许多。

“夫君…”

她双手趴在了陆羽的胸前,眼眸中止不住的落下泪珠。

“好了…”陆羽一边拍着她的后背,一边宽慰道:“好了,一切都会过去的,这个世道本不美好,但因为你,因为陛下,因为许多的人,或许…它会向着美好的方向去发展?不是么?”

“嗯…”

刘雪用袖子擦拭过眼泪。

这还是第一次,她感觉眼前的夫君是那样的迷人…

马蹄“哒哒”,一白马将军手持龙胆亮银枪行至一座城扈。

他的神情有些疲惫,而他的身后,几名与之相伴的龙骁骑,默契的散开。

抬眼望向眼前城门,硕大的“新野”二字,异常的醒目。

“到了…”

“终于到了。”

白马将军轻声感慨…

他乃是常山赵子龙…

此刻,他的心情更添得了一分复杂,他来此的目的是潜伏在刘备身边,将荆州、刘备的情报报送到北境。

xiaoshuting.info

这与他平素里英勇、无畏的的风格截然不同…

可…

赵云最是心系苍生!

他更清楚,或许,这会是更快能结束乱世的方法…

为了这个目标,他潜伏敌后,又如何呢?

呼…

长长的呼出口气。

却在这时。

“子龙将军?这…这不是子龙将军么?”

驻守城门的是刘备的小舅子,徐州糜氏一族的糜芳…他一眼就认出了赵云。

昔日,曹操大军征讨徐州…陶谦向各路诸侯求援,公孙瓒想驰援,却不敢得罪曹操,只能派麾下的平原令刘备带兵支援,还将赵云出借给了刘备。

之后,赵云便追随刘备一道来了徐州。

只不过…仗还没打几场,赵云便听说兄长亡故,大汉以孝治天下,长兄如父,无论如何赵云也需回去守孝!

这才辞别的刘备…回到了常山!

可…之后,刘备听说,赵子龙莫名其妙的投了龙骁营,这事儿本就离谱,可更离谱的还在后头呢!

龙骁营杀了赵子龙的师傅童渊!

便是为此,近来…刘备总是说,或许,下一个过五关斩六将,来新野城的便是常山赵子龙!

如今…糜芳看到了赵云,自然喜出望外!

“子龙见过糜将军…”

赵云翻身下马,颇有礼数的行了一礼。

糜芳三步并作两步,行至赵云的面前。“哎呀,子龙,真的是你!徐州一别,可有许些年没见过了吧?啊…哈哈…”

一边笑,糜芳就拉着赵云往城里走。

“刘使君呢?”

赵云询问道…

“噢…这个…”糜芳顿了一下。“这两日主公带着张将军、关将军去南阳境内的卧龙岗请一位大才,这已经是第二次去了,想来,这一次定能请他出山!”

卧龙岗?

赵云眼眸微眯,他记得,陆羽提到过…卧龙岗内的,便是诸葛均的兄长“真·诸葛亮”,这是个不容小觑的人物。

陆羽更是提及,在诸葛亮的身边,要千万小心…

“烛龙”,这个称谓,于天下一统干系重大!

“子龙,走,咱们许久未见,今日不醉不归!”糜芳很是热情。

“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赵云微微一笑,与糜芳勾肩搭背往酒肆方向行去。

许都城,工房。

“咣!”一声,工坊大门推开…紧随而至,一道清脆的女声响彻而起。

“你们诸葛掌事呢?让他滚出来!”

声音清冷、干脆…

一干工匠吓了一跳,可抬眼看到来人,均是习惯性的低下了头,该干嘛干嘛…

至于缘由,无他,来人正是曹丞相的长女,锻造坊的掌事曹沐!

说起来…

曹沐来工坊也不是第一次了,如此嚣张更是司空见惯…

就好像他们工房的掌事诸葛均是欠她的一样,总是低她一筹…

“人呢?学缩头乌龟么?”

曹沐的声音再度扬起…

这段时间,她突然想明白了,管他是诸葛“均”还是诸葛“亮”,这个一点也不重要,只要他还是那个任自己“欺负”的小男人就足够了。

当然了…

对于曹沐这样的女人,她与诸葛均有过一夜情愫,那就是认准了他…再说诸葛均不是要跟她肚子里孩子的姓嘛!

那姓曹好了!

当然了,这是一句戏言,可回味起来,似乎找到这么一个舔狗,也不错了。

“曹姑娘…”

一名老工匠连忙开口:“近来,陆公子命我家掌事一月内锻造一万支连弩…十万支弩失,诸葛掌事正忙的晕头转向!”

“噢…”曹沐饶有兴致的点了点头。“你且告诉他,就说是我曹沐来了,他要不出来,我转头就走。”

话音未落…

“莫走,莫走…”诸葛均的声音已经传来。

看到诸葛均,曹沐一转身,背对着他…语气阴阳怪气的。“哎幼,咱们的诸葛大掌事这么忙,还有时间出来见我这小女子啊!”

“害…”诸葛均挠了挠头。“实在是师傅这连弩与弩失要的急,说是北伐乌桓需要用到,若非如此,我…我从南地回来,怎么会不去寻你呢?”

原本…

曹沐还生一肚子气。

谁不生气啊?

被睡了,人却没了?

先是南下,等南下回来了,又待在这工房不出来…连句道歉都没有,简直…不能忍!

到现在,曹沐忍无可忍,索性主动杀过来了。

“本姑娘的气可没消呢?”曹沐一掐腰…

“我的姑奶奶呀…”诸葛均都快哭了,“我这边都忙的晕头转向了,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让您这位姑奶奶消气了。”

“噗嗤”一声…

曹沐被诸葛均滑稽的表情给逗笑了。

“消气呀,也简单…”

“啊…”

没想到曹沐主动给他台阶下…

诸葛均大惊…

曹沐的话接踵而至。“陆子宇也给了锻造坊一张图纸,是改良后的铁蒺梨,要我一月之内锻造出十万支铁蒺梨,你若是能替我完成,那,本姑娘的气就消了,你就赴邺城,登门去向我父亲提亲!”

啊…啊…

诸葛均更惊讶了,就…就这么就提亲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吧?

就在他惊愕之际。

“不愿意是么?不愿意就算了。”曹沐一背手,就打算离开…

“愿意,愿意…”诸葛均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这铁蒺梨多半也是师傅北伐乌桓用的,正好…与这连弩、箭失一块儿送到邺城去!”

“放手…”曹沐一把甩开了诸葛均的手,面颊却是红晕了一分,“什么时候锻造完了,再碰我!”

“走了…”说着话,曹沐转过身徐徐离去了。

可诸葛均的心情却是一下子晴朗万分…

就在这时,一旁那位老工匠眼珠子一转。

“诸葛掌事,在下有一事禀报。”

呃…

骤然的一声,把尤自愣在原地的诸葛均惊醒。“何…何事?”

“这个…”老工匠挠挠头:“我弟弟就在锻造坊,我听闻,昨日…锻造坊已经造出了十万支铁蒺梨!可…方才曹姑娘也说是十万支…似乎…”

唔…

骤然,诸葛均心头一暖!

“哈哈…”

“哈哈哈哈…”

他当即笑出声来。“告诉各工匠们,加把劲儿,等咱们这连弩完成,我得去趟邺城,向曹丞相提亲!”

“哈哈…”

“哈哈哈哈…”

这一刻,诸葛均笑的像是个二百斤的孩子!

许都城,太学报社总部!

桌桉上的郑玄睁大了眼睛,霍然坐起…

注意到他这副模样,曹植的眼芒也抬起了几分。“郑先生?这是…”

“你看看这个?”

郑玄将一张宣纸递给了报社的仆役,仆役转递给了曹植…

曹植徐徐展开,这不展开还好,一展开之下,他整个人吓了一跳。

“这是,陛下亲笔?”

“是啊!”

郑玄一捋胡须,他沉吟许久,方才继续开口道:“陛下竟要迈出这一步…”

嘶…

曹植倒吸一口凉气,他的语气更直接一些。“陛下,这是要把大汉的基业拱手送给父亲哪!不光如此,还要送给父亲一个大大的人情。”

言及此处…

曹植的眼眸转向郑玄。

郑玄的眼眸亦是眯成了一条缝。“果然,大汉气数将尽,天命归曹么?就连…就连大汉也要助曹一臂之力么?”

“陆子宇究竟是如何说服陛下的呢?”

说到这儿,郑玄的目光骤然严肃了许多。

“子健…”郑玄的整个人朝曹植靠近了一分。“我听闻曹子侑祭奠亡母,如此算是主动放弃了世子之争。”

“对这世子之争?子健你有何看法呢?”

这算是试探…

要知道,郑玄是为数不多知道陆羽真实身份的…

如今,曹昂坐实了庶子的身份,那…曹家长公子便是陆羽,有嫡立嫡,无嫡立长,从这点上看,陆羽继承世子似乎已经扫除了一切障碍!

只差最后一步了…

选择一个好的时机,公之于众即可!

不过,因为曹植与他郑玄共事于报社的缘故,郑玄很想知道这位子健公子的想法?

他就没想过?争夺一下么?

要知道…

如今的世子,未来很有可能坐上那九五之尊的宝座。

权利…总是会让人迷失的!

相关推荐:我修仙日常被徒孙直播了我修仙日常被孙女直播了重生之科技狂潮废土求生我有戴森球神话入侵黑礁创世主维度创世神人在桃花源,养龙被向往曝光了学霸今天掉马了吗[娱乐圈]师姐,成亲吧!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