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大景镇玄司 >大景镇玄司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站在暗处的人

余俊超一脸担心之色,神情极为诚恳,如果不是知晓其底细,公孙胜雪几乎看不出来任何破绽。

公孙胜雪心中恨不得杀了余俊超,但她依旧是那冷漠的冰山样子。

“他没事,多谢余将军关心,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够醒过来的!”公孙胜雪说道。

余俊超眼底之处,藏着难以形容的凌厉光芒,他当然是希望杭天逸永远也不要醒来的。

只是这个时候,余俊超实在不知道,杭天逸究竟怎么样了。

正当余俊超思虑的时候,一阵响动传来,他回头一看,却是镇南王和沈牧之来了。

“你是怎么搞的?为何巫族的大军攻破了镜州城,你却是还在这里?”镇南王的话,一点感情都没有。

但只有作为军人的人才明白,镇南王这话语里面的意思。

作为军人,只有死守城池,只要还活着,就不该让敌人有半点可乘之机。

再有,这城中百姓死了七成,余俊超的人虽然有死伤,但却很不合理。

余俊超早就想到了这个最大的破绽,当下他眼圈一红,跪在地上:“王爷,属下有罪!”

“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镇南王问。

余俊超道:“回王爷的话,巫族以拜火教为内应,里应外合,迅速攻破了城池,属下带着大军赶到,他们已经进城,一场殊死搏斗,虽然打退了巫族大军,但还是没能阻止他们对镜州城百姓的屠戮!”

大军一旦进城,境况难料,是以余俊超这话,虽然还是有很多疑点,但也能说得过去。

镇南王神色没有缓和下来,他直接走进去药铺,来到后院,看了一眼沉睡的杭天逸,一时间却是无比烦躁。

“他没事吧?”镇南王问。

吕清风叹息一声:“草民医术浅薄,实在没法子救醒杭大人!”

镇南王很想骂人,但越是这个时候,他越是保持淡定。

“传令下去,周边的大夫,凡是能够将他救醒的,赏万金!”镇南王的威严的声音传开。

吕清风却是叹息一声,这周边的大夫,还没听过谁有这等本事呢。

“王爷,我在等一个人,如果她也没法子救醒杭天逸的话,便只能先将他带去京城了!”公孙胜雪说道。

“等谁?”镇南王问。

“巫族公主巫瑶!”公孙胜雪淡然说道。站在一边上的余俊超,目光微微闪烁,他真希望这个时候镇南王忽然发怒,一掌将公孙胜雪给毙了。

镇南王看了公孙胜雪一眼:“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公孙胜雪正色说道:“我还不算是糊涂!”

镇南王眉头不由一皱,他感觉到公孙胜雪的话语是带刺的,但此时他没有去多想的时间。

“好,那本王就等着她的到来!”镇南王说道。

午时将近,巫瑶果然带着一个老巫医来了。

在万军注视之下,巫瑶依旧闲庭漫步,单是这份非凡心境,便是这世间一等一的。

《诸界第一因》

可惜,巫瑶带过来的巫医,也没有法子将杭天逸给救醒过来。

镇南王一时间也是束手无策,他没有回去州府衙门,而是在院子里面要了一间屋子,至于大军,却是被沈牧之带回去军营了。

廖大亨和杭天逸是好友,他带着五百将士留下来,一来是负责镇南王的安全,二来,也是方便照看杭天逸。

巫瑶青睐的巫医没有救醒杭天逸,本来公孙胜雪打算下午就出发前去京城的,但镇南王却没有同意,让她明天再皱走。

镇南王的本事,公孙胜雪是清楚,多留半天,对杭天逸来说,不会有多大的影响,毕竟他面色祥和,呼吸均匀。

若是镇南王能够找到救醒杭天逸的法子,那自然是最好的了。

夜渐渐的深了,院子里面灯火通明,但依旧没法子驱散镜州城笼罩的死气,此间到处都是百姓尸体,仿佛地狱一般。

好在军师沈牧之已经着手处理,确定没有亲人的,便也只能入土为安。

镜州城中有将近十万的百姓,七成的都被屠杀献祭,可是想象,七万多人,那是真的尸骨堆积如山。

处理起来,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做完的。

军营中,余俊超思前想后的,没有半点睡意。

他所做的一切,自然是有原因的,但显然不是那个后面的人,只是做了一些认为自己该做的事情而已。

当然,镜州城中发生的一切,却是在他意料之外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在关键的时候,调转矛头来对付巫族叶家军。

余俊超出来军营,往后面的林子走了一会,却见得那林子下面,立着一道身影。

这道身影若影若现的,仿佛脱离天地之间,但明明又在天地之间,此时此刻,余俊超的心神,仿佛一下子就被定住了。

“你很不错!”那道人影传出声音,不带半点情感。

余俊超恭敬的站在后面,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子滚落。

“不要紧张!”那声音再次传出。

余俊超稳住心神,说道:“现在除却自己人,知道秘密的就只有公孙胜雪和杭天逸,公孙胜雪知道的应该不是很多,如果杭天逸醒不来的话······”

“杭天逸醒不来,你认为这一切就没事了?”那道声音传出。

“您的意思是?”余俊超的眼中,尽是疑惑之色。

“城中发生的一切,就算是公孙胜雪知道又如何?只是这个杭天逸,的确不能留了!”那人说道。

余俊超听得这话,心神在猛烈发颤,同时他的眼中,还有难以形容的畏惧之色。

此时此刻,余俊超的心中,有一道声音在传响:“他知道,他竟然知道巫族大军会屠城,他······”

余俊超的心神,难以平静,这些都是在意料之外的,此时他的眼中,还有难以形容的迷茫。

作为军人,一直以来,余俊超都觉得自己是黎民百姓后面那道最坚实的墙壁,可是他做了些什么?如今,他又要继续做什么?

无形之中,余俊超的心中,生出了难以形容的苦涩。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这条路本来就艰难,一旦选择,就只能走下去,另外,违心的事,我们也没法子避免,因为,光明之下,总会有阴影,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我们也不可不免的会用上!”黑暗之下的那人,他的声音,依旧是不带半点情感的。

相关推荐:随身地图编辑器我真的是正能量明星超级地图穿成五个反派的后娘好好学习,天天恋爱财务自由了怎么办斗罗之灵宝斗罗人道大圣激怒诸天大佬宋朝地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