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穿越四合院里做倒爷 >穿越四合院里做倒爷

第383章禽兽不如

想着自己要是采了后,冯海凝同意当小老婆又如何,冯家又会答应吗?

自己还是要面对冯家的巨大压力,冯海凝说什么都不重要了,到时候是冯家说了算。

自己已经对不起小月姐和解娣了,还是不能再对不起她们,这朵玫瑰带刺,自己还没有能力摆平。

易卫东只是再次亲在额头上,冯海凝惊讶地张开眼睛,疑惑地看着易卫东。

易卫东道:“阿凝,我是对女孩子没有抵抗力,比较花心,但是我不是渣男,我的女人我会负责,我要有责任呵护她们保护她们一辈子。”

冯海凝默然道:“那你是不爱我了?”

易卫东反问道:“那你爱我吗?”

“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冯海凝有些暗然:“说对不起的是我,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做,或许今天晚上我受到的刺激太大了,我给你添麻烦了。”

易卫东擦去冯海凝的泪珠:“傻丫头,事情都过去了,我们还是好朋友不是嘛?”

冯海凝破涕为笑:“对,我们是最好最好的朋友。”

犹豫一下才说道:“我去敲秋珊的门这么也敲不开,自己睡有些怕,你能搂我睡觉吗?”

易卫东笑道:“你这是让我做禽兽或者禽兽不如啊!”

冯海凝不明白:“什么意思?”

易卫东笑道:“有一天一对恋人去宾馆开房睡觉,女孩子睡前在床中央划了一条三八线,对男孩子说,你晚上要是敢越过雷池半步,你就是禽兽,我就再也不理你了。结果第二天早上醒来,女孩子发现男孩子真的睡在三八线那边没丝毫没有越雷池半步,你猜怎么滴?结果女孩子哐当扇了男孩子一个耳光,男孩子懊恼半天哭丧着说:我压根就没有过来啦。女孩子大骂:你这小子简直禽兽不如!”

冯海凝笑的花枝乱颤,半天后问:“那你是禽兽,还是禽兽不如?”

易卫东说道:“大姐,你饶了我吧,我两个都不当。”

“就不,我今天就任性一回赖上你了,我只是送初吻给你,谁让你瞎摸的。”

冯海凝也是看开了,对易卫东一点都不设防,什么话都敢说。

易卫东被缠着一起盖了毛毯,冯海凝趴在怀里,也不困细声地说着自己的趣事。

家里管得严,也没有谈过恋爱,也不知道怎么就和易卫东有这么多的牵绊,爱上易卫东是不知道,可绝对是有很多的好感了。

早上天不亮,易卫东就起来,感慨自己也做了一回禽兽不如的事情。

再一想搂着阿珍也有多次了,现在阿珍还是好好的,看来自己还真够混蛋的。

冯海凝早就醒了,毕竟这还是长大后,第一次被男人搂着睡觉,能睡安心才怪。

易卫东转过来吃了两口瓜,才说道:“赶紧起来了,你不想看看一会的好戏吗?”

冯海凝看了眼手表,时间还早,气道:“你还真是禽兽不如了一回,我就这么没有吸引力?”

虽然知道易卫东要是对自己禽兽了一回,吃亏的是自己,可还是有些忿忿不平,好像自己毫无吸引力一样,面对自己送上门易伟还真能无动于衷。

易卫东道:“我的大小姐,你回家说愿意给我当五姨太,我就迎你进门。”

冯海凝拿起枕头砸向易卫东:“臭不要脸,真是白日做梦。”

易卫东接过枕头,耸了耸肩膀:“大小姐,赶紧回去洗漱,一会咱们看好戏。”

“什么好戏?”

“利鸿振和许安妮应该还没有醒呢。”

冯海凝这才想起来自己昨天差点就变成利太太了,眼下只要坐实利鸿振和许安妮的关系,这样自己的烦恼就没有了。

高兴道:“对对对,赶紧洗漱一会有好戏看了。”

至于和易伟中间的关系还是等以后再考虑,昨天自己也是太冲动了,这事情要多想一想。

整理一下睡衣,冯海凝开了门外面走廊上没有人,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天刚蒙蒙亮,冯海凝境找上汪秋珊和张和娴,等汪秋珊最后洗漱完毕一起下楼的时候,冯海凝才说道:“叫上安妮吧,昨天聊的很愉快。”

张和娴也没有多想,道:“也好,我去叫她。”

张和娴多走几步,刚敲两下才发现房门没有关死,回头笑道;“安妮的房门都没有关,这小妮子也不怕出现什么意外。”

轻轻推开房门,“啊!”张和娴高声叫了起来。

汪秋珊忙喊道:“阿娴,怎么了?”

张和娴直指床上“这这这...”

汪秋珊拉着冯海凝赶紧跑了两步,三人站在门口看到床上两人睡的正香,长头发的是安妮,可这男的是谁就不知道了。

汪秋珊啧啧了两声:“没有想到安妮会这么开放,还没有订婚吧?”

冯海凝也装出惊讶的表情:“是没有订婚,你去看看男的是谁?”

说完用肩膀碰了汪秋珊一下。

“我不去,要去你去。”

刚才的叫声也没有吵醒两人,只是把张和昶引了出来,出门见三女站在安妮门前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张和娴连忙招手道:“哥你快来啊!”

三女虽然想看热闹,可都不好意进去看男的是谁,这时候安妮还没有订婚,就这么跟男的睡了,安妮的胆子真大啊!

张和昶过来就看到床上躺着的两人,惊讶道:“安妮真大胆,这是在哪找的小白脸?”

汪秋珊推了一下:“去看看是谁?”

张和昶可不会迟疑,直接走了进去,待看到男的是利鸿振的时候,脸上十分的精彩,昨天还在缠着冯海凝,晚上就睡在安妮的被窝里了。

汪秋珊问道:“男的是谁啊?”

张和昶小声说道:“是利鸿振。”

“...”

门口三女都说不出话来了,汪秋珊和张和娴都转过来看着冯海凝。

冯海凝神色如常:“看我干嘛?家里是想给我们订婚,可这不是没有订婚吗?”

汪秋珊合上张开的大嘴:“阿凝,这下你不担心婚事了,没有想到是利鸿振和许安妮在一起。”

张和娴的心却很复杂,原本还想着利鸿振和冯海凝在一起,自己就有机会把易伟从冯海凝身边撬走,这样自己或许会成为易太太,现在爆出利鸿振和安妮在一起,那么冯家会不会把天平歪在易伟这边呢?

那自己还有机会机会吗?

张和昶很快把利鸿振叫醒,利鸿振有一些茫然,自己不是要和冯海凝入洞房的吗?

怎么转眼就睡在安妮的床上了?

张和昶笑道:“等两天喝你和安妮的订婚酒,不过你现在是不是先起来了?”

留下茫然的利鸿振推出了房间,贴心地把门给带上了。

房间里利鸿振叫醒了安妮,很快搞清楚状况的利鸿振就知道自己被人阴了,只是不知道出手的是谁。

安妮也赖上了利鸿振,自己被利鸿振睡的事情被被人知道了,那勾搭易伟的计划也只能放弃了。

不过嫁给利鸿振也不错,利家只是比易伟的钱少,不过也是香江豪门,利鸿振还是嫡系,自己是个庶出的女儿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利鸿振狠狠地叫道:“不行,我不会放弃的,我就是要娶冯海凝。”

安妮气道:“你死了心吧,冯家怎么可能会愿意?”

很快两人的斗嘴变成了争吵,最后气不顺的利鸿振给了安妮一耳光,才结束这一场闹剧。

易卫东下楼的时候,四人正谈论早上的大新闻,张和娴朝易卫东招手过来,还留了位置让易卫东坐在兄妹俩中间。

易卫东迟疑了一些,看了冯海凝一眼后才坐到张和娴身边。

问道:“你们在谈论什么?这么高兴?”

张和娴帮忙给拿了蒸笼放在易卫东面前,笑道:“你是没有看见早上的好戏...”

易卫东吃着早点听完自己导演的大戏,问:“那今天是什么安排?”

冯海凝抢先说道:“当然是回家了,这地方我是一分钟都不想待了。”

昨天的事情已经够恼火了,今天还是赶紧离开才好,自己手中还攥有胶片这个证据,还是要赶快回家才是。

易卫东说道:“我想利鸿振和安妮也希望赶紧回家吧。”

众人笑了笑,确实是都没有再游玩的心情。

张和昶笑道:“也好,那用过早茶,还是直接返程吧。”

自己却很头疼,自己组织了这次游玩,爆了这个大雷,也不知道和这次会有什么结果。

一路辗转回到码头的游艇,明显可以感受到利鸿振和许安妮之间不对劲,大家也只是保持看戏的心态,都知道这中间有故事。

冯海凝也过了激动期冷静了下来,和易卫东的关系也要回去重新思考了,一路上也没有凑到身边。

下了游艇,易卫东和几个新认识的朋友一一告别,拦了一辆黄包车回到秋雨行的办公室,没有多久阮桃就过来说道:

“阿伟,这两天玩的怎么样?”

易卫东笑道:“沙滩不错,哪天带你去玩一玩?”

“玩你个头,就知道玩,阿里山瓶装矿泉水和澎湖湾桶装水已经运来了,口感甘甜,我想夏天一定会大卖的。”

香江缺水,市场上还没有卖矿泉水的,卖饮料和汽水的倒是不少,或许可以做成一个大的品牌。

此时冯海凝已经回到家,稍作休息后找自己的母亲说道:

“妈咪,我不要嫁给利鸿振。”

冯母说道:“你说这个没用,这个事情我做不了主呀!”

冯海凝笑道:“利鸿振和许安妮都睡一起了,我才不嫁给他呢?”

“你说的是真的?”

冯海凝把昨天和今天的时候原原本本地说了,只是瞒下自己和易伟亲热的事情。

然后把底版交给母亲,说道:“易伟都偷偷拍了照片,这下不会再逼我嫁给利鸿振了吧?”

冯母接过胶卷叹气道:“没有想到利鸿振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娘娘保佑,要不是易伟救了你,你也只能嫁给他了。”

冯海凝笑道:“是啊,多亏了易伟,我要好好谢谢他。”

心中却想昨天一个送了两样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当做谢礼,最主要的礼物送都还不收,易卫东真的做了一次禽兽不如的事情。

冯母看阿凝一副娇羞动心的模样,心中也有数了,这多数是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动心了,小声地问:

“来和妈咪说一说,是不是喜欢上易伟了?”

“妈咪!”

冯海凝被母亲的话吓了一跳,连忙否认:“妈咪,才没有,我才不去当五太太。”

“五太太?”

冯海凝把易卫东有四个红颜知己的事情说了,冯母皱眉道:“我们冯家屹立香江几十年,华人中的翘楚,和他结亲就看得起他了,断然没有过去当平妻的道理。”

冯海凝的心顿时冰凉一片,还以为会有一丝转机,这么看来易伟不会放弃自己的红颜知己娶自己当正房,冯家也不会让自己做小,貌似自己和易伟之间就没有可以结亲的余地。

躲过利鸿振的暗算又如何,家里还是会给自己安排另外一个人来结亲的,反正这个人不可能是易伟。

自己是冯家大小姐不错,享受了富贵就要遵从家里的安排,尤其是婚姻这种大事,自己和母亲都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

顿时有些索然无味了,自己是家族联姻的工具人,也就认命吧。

冯海凝失落地说:“妈咪,我回房休息了。”

冯母见阿凝转身就走喊道:“阿凝,你约易伟最近我们请他吃饭,人家救了你,我们也要表示一下呀!”

冯海凝头也不回道:“我才不约,你们看着办。”

冯母叹气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哪有救了你,不去感谢的?”

冯海凝也不回话,很快就传来大力关门的声音。

冯母自语道:“再喜欢又如何,冯家哪有当姨太太的道理?只希望找个看上眼的能平安嫁过去吧。”

易卫东和阮桃谈完矿泉水代理的事情,现在秋雨公司有自己的销售部,代理产品也不在话下,香江所有的工业区都有自己的工业大厦,已经有能力把销售网络铺满香江了。

易卫东说道:“现在公司规模越来越大了,既然有销售网络就可以做一些其他的代理,我看不如重新注册一家销售公司。”

阮问:“那你想怎么做?”

易卫东道:“就以原来的销售部为骨干,组建一个秋雨商贸公司,经理就是计英武。”

阮桃问道:“之前不都是事业部吗?你怎么直接该成公司了?”

易卫东说道:“事业部改成公司化,变成以后独立的个体,为了以后在东远交易所上市做准备,秋雨集团太庞大了,整体上市不如改成多个公司分开上市。”

主要是圆珠笔的利润太高了,易卫东舍不得把这一块放进上市公司里面,这个是易卫东的现金奶牛,最大的利润来源,上市的给别人送钱,易卫东才没有这么傻。

阮桃说道:“那我重新做个规划,明天拿给你看。”

易卫东笑了笑:“干嘛明天?今天晚上我们加班,把规划做出来。”

阮桃早已经锻炼出来了笑道:“你累了两天能行吗?”

易卫东见阮桃怀疑自己的战斗力,这真是反了天了,今天就给个深刻的教训,把手放在膝盖上反问:“你说我行不行?”

阮桃推掉易卫东的咸猪手,抱起文件夹起身就走:“我下午就给做出规划。”

怎么就想起来和易卫东斗嘴皮了呢,这哪是小流氓的对手,还是先走为妙。

等阮桃走了,易卫东才想起来自己给秘书米晓舟放了两天的假,今天秘书没有来上班,连茶都是要自己亲手泡。

阮桃果不食言,下午茶的时间阮桃拿来了成立秋雨商贸的计划书,易卫东一边翻看,一边说道:“其他的有没有要改成公司的?”

阮桃问:“那五家文具公司是不是太分散了?”

原本计划五家是应对全球的,现在只负责香江本地了,分成五家公司确实是有些资源浪费。

易卫东说道:“那就合成一家,名字就叫做佳美文具吧。”

“好的。那其他的公司还要做调整吗?”

易卫东道:“暂时不动,易购百货公司主营零售,泰达,泰康,恒业,永业四家公司负责管理地产业务,加上现在成立的秋雨商贸公司负责渠道代理,对了还要成立一家夏月工业公司负责圆珠笔文具的生产,百货的生产也一起负责。”

易卫东决定直接用秦夏月的名字进行命名,以后产品类的生产和制造都划在这个新的公司里面。

阮桃知道秦夏月的名字心想难道这个以后就是正房?那个新来的阎解娣不知道是不是其中的一个。

问道:“那个新来的阎解娣你是怎么安排?”

易卫东皱眉道:“总不能叫解娣公司吧,也不好听啊!”

“确实是不好听。”

易卫东想一想说道:“等以后再说吧,现在也没有项目。”

想一想问道:“要不注册一家易桃公司?”

阮桃伸手打了一下:“你是不想好了,我才不让让她们知道我们的关系,我大你这么多,你不会让我去叫她们是姐姐吧?”

即使正妻比平妻年龄小,也只有平妻称呼正妻是姐姐的道理,阮桃可不想自己变成妹妹。

阮桃也知道年龄差的多,登记是不可能了的,还不如看开一些,免得自己难受,更何况易卫东勇勐无比,自己一个人也承受不了,分给别的妹妹对自己也是好事。

易卫东挪到跟前搂着阮桃道:“桃子姐,委屈你了。”

这是易卫东专用的休息室,也不会有别人进来,阮桃把头歪在易卫东肩膀上:“有你我就够了。”

易卫东侧头香了一个,说道:“桃子姐,有你真好。”

“我早就看开了,谈正事吧。”

晏莉一直把生产管理的井井有条,正适合夏月工业公司经理不最佳人选。

具体的工作如何分离资产都是阮桃的工作了。

谈完正事,阮桃才说道:“最近大厦租出租不少新的楼层,工人的工资也涨了许多,还有你之前用收破烂的价格买到的机器要不要出手?”

“工资的事情好说,别人涨我们也涨,比别家稍微高一些就行,这样的事情就不要和我说了。”

阮桃也是随口说了一句,去年全香江都还是人心惶惶,易伟大胆地拿钱买楼,到现在都一百多栋工业大厦,可以说香江一半多大厦都集中在易伟名下的四间地产公司里。

还有用五百万现金用比卖废铁稍高的价格收到的生产设备,现在看来也是大赚几倍了。

易卫东笑道:“那就出手吧,留着也没有用。”

阮桃不知道的是,易卫东中间多次复制了一些设备放在其中,用的是鲁青松弄来的借口,阮桃只是让人登记在册就是了,也不会找鲁青松去证实。

“那我就安排出售了。”

易卫东说道:“桃子姐,你先注册一家你名下公司,然后把这些机器放进去出售。”

阮桃愣了一下才说道:“我不是说了吗,我不要,我的钱够花了。”

易卫东又劝了几句,阮桃就是不要,那算了以后钱再多一些再给。

易卫东这才觉得都经阮桃的手也不好,想送些钱给她花都不要。

凑到阮桃的耳边悄声地说:“那好吧,今天晚上把我送给你。”

阮桃被易卫东的硬茬胡子扎的好痒,笑道:“走开啊,每次都想着点子折腾,我也不要。”

“不要也晚了,我已经是你的了。”

易卫东抱起阮桃进了自己的休息室,虽然面积不大,设施也都是一应俱全,该有的也都有。

阮桃把头埋进怀里,小声地道:“你个小坏蛋,我们回家好吗?这是在公司,感觉怪怪的。”

把阮桃放下,易卫东说道:“先去乖乖洗澡,我去把公司的门关了。”

易卫东锁好门回来的时候,阮桃已经进卫生间了,三下五除二,易卫东也推门走了进去。

易卫东昨天被冯海凝引起了心火,只是知道冯海凝现在还碰不得,今天回到公司也来不及等到晚上了,下班就想把心火发出来。

阮桃的身子很让人着迷,看着很瘦但很有肉,软软的像是海绵,但比海绵又多了一点弹性,又没有皮筋那么有劲道,手感非常好。

易卫东一发就不可收拾,年轻的身体内潜藏了无穷的力量,阮桃毫不意外很快就缴械投降了。

洗澡的时间真长啊,等拥着阮桃站在窗边的时候,早已经是华灯初上了。

阮桃轻声道:“你也该再找个妹妹帮助我了,这样的强度我真的吃不消。”

“人也不好找啊,不熟悉怎么知道是找对了人呢!”

阮桃气道:“那你也不能天天使唤我。”

易卫东笑了笑:“哪有?这不是一周一日嘛。”

阮桃待不住了挣脱开来,解下浴巾换了衣服:“我要回家了,你自己留在这边。”

易卫东把窗户留点缝散味,这才换了衣服喊道:

“等一等我送你回去。”

第二天米晓舟来上班了,从办公室文秘甘如蓉口中知道自己老板昨天就来了,说道:“这不怨我,是老板自己给放两天假的。”

文秘甘如蓉说道:“那你也好自为之,老板昨天都自己泡的茶。”

米晓舟心虚地说道:“不会埋怨我吧?”

“那谁知道?”

米晓舟吓一跳:“不和你聊了,我要去赶紧收拾。”

甘如蓉看着米晓舟离去的背影暗呸了一声:摇这么大干嘛,怎么就选了她,没有选我去当秘书?我摇的也不差啊!

米晓舟先到易卫东的办公室整理打扫一遍,再进了旁边的休息室一看已经被用过了,整理一下枕头突然看见两根长头发,捏起来这都足有一尺长了,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口中啧啧称奇,没有想到自己老板昨天带女人在这鬼混了。

气的拿枕头摔打了两下,自己是秘书还要给端茶倒水就算了,怎么这欢爱后还要自己给收拾休息室。

换了新的床单枕套,看衣帽间没有什么女士的衣物,只有长头发就没有再多的线索了,也不知道女的是谁?

转身噘着嘴进了卫生间,最气人的就是天天还要给收拾卫生,进门就看到角落里有个男士的内裤,这下实锤了,不带女人来鬼混怎么会连内裤都丢在这?

米晓舟出去找一圈没有什么趁手的东西,只能用两张卫生纸叠起来盖在一角用两根葱白似的细长手指捏着卫生纸把内裤快速地丢进垃圾桶里。

“真是够了,再这样下次我就辞职,就不干了。”

在一想甘如蓉羡慕自己是老板秘书的目光,还有才涨的薪水,换了工作还不是给别人当秘书?

硬着头皮打扫完卫生,打了肥皂洗了两遍手,好像沾了什么东西似的。

易卫东进来秘书房间,敲了两下桌子,笑道:“醒一醒,想男朋友了?”

正在神游天外的米晓舟连忙站起来道歉:“对不起老板。”

然后红着脸解释道:“我还没有男朋友。”

“行了,泡杯茶送来。”

米晓舟暗暗叹气,就胡思乱想老板带的女人是谁,一时没有注意到老板进来,就被抓了个现行,真够丢人的。

先给送了茶,然后米晓舟站在易卫东身边给讲了今天的安排。

易卫东看着中裙下纤细的小腿,忍着想要去抚摸的冲动,问:“小米,你有多少斤?”

米晓舟停顿了一下,才发现老板的目光好像盯着自己的小腿,真是个变态老板,稍微远离了一些,才说道:“刚有九十镑。”

一磅要比一斤少,也就是还没有九十斤的体重,配上米晓舟的身高,是有些偏瘦了。

易卫东说道:“你还有些瘦,要多喝牛奶。”

米晓舟暗中被气到,牛奶不要钱啊,你又不给我买!

只说只听过喝牛奶能长高,怎么喝牛奶还能长胖?

米晓舟没有接这个茬,把行程说完后,赶紧回到自己的秘书间了。

心里给易卫东扎了一会小人,接到办公室文员送来的文件,整理在一起敲门进来办公室。

这次不绕过办公室站在易卫东身边了,只站在对面有办公桌挡着,把文件放在易卫东面前说道:“这有文件要您签字。”

易卫东打开看是黄大仙区中下学校的捐款计划,签字后,又把下面的文件也都签了,问:

“坐下聊一会,你家里是干什么生意的?”

之前只是说做生意,易卫东趁这一段时间没有事情,顺便了解一下米晓舟的家庭。

米晓舟迟疑后才坐在易卫东对面,说道:“我爹地是有两条木船,妈咪就在市场里的家小商铺卖海产。”

易卫东道:“不错啊,有船有商铺,怪不得你能上专科学校。”

这时候香江是发达,那也只是各种生意人有钱,普通的老百姓其实过的也很苦,香江地少渔民多,家家户户吃住在船上,岸上没有房子,米晓舟家能开商铺已经是家境比较优越了。

米晓舟撇了撇嘴:“商铺是大妈的,又不是我妈咪的。”

易卫东好奇心大起:“你爹地有几个老婆?”

米晓舟把家里介绍了一下,米爸一共两个老婆,商铺是大老婆的在打理,以后是留给大老婆家的儿子的,米晓舟的妈咪是老二,一个亲姐姐已经嫁人也是小老婆,还有一个弟弟在念书,两条渔船也是米爸和大妈家的儿子在打理,米晓舟的妈咪在商铺里更像是个帮工。

米晓舟虽然没有说,看她的神色,易卫东也能想象出来大小老婆之间也不会多和谐,米晓舟这一支属于被欺负的一方。

易卫东问了一些细节说道:“那有时间带我体验一下渔民的生活,教我在船上撒网什么的。”

米晓舟为难地说:“不好吧,船要出海捕鱼,我是不能做主。”

暗暗吐槽,好好的大老板不干,要跑船上撒网捕鱼,也是闲的慌。

易卫东说道:“有时间你给我租一条船就是了。”

又不是非要用米家的渔船,自己空间里有船,只是省这点租赁费用不需要自己折腾,还要找个名头把船弄出来。

米晓舟只能答应下来,花钱租就没有问题了,渔村的人都认识,租船还是很简单的,再说安排行程也是自己的工作。

聊了一会易卫东对米晓舟也多了些了解,说道:“给你安排一个任务,找一些车行,看看能不能买到阿斯顿马丁DB5。”

“阿斯顿马丁DB5?这是什么?”

易卫东反问:“007的金手指看了没有?詹姆士邦德的座驾就是阿斯顿马丁,可以放出烟雾,前面还有机枪可以扫射。”

米晓舟吓了一跳说:“香江持枪是违法的。”

“你傻不傻,电影里是改装的,车出厂里面肯定不会配上两挺7.6毫米的机枪。”

米晓舟努力地管理住自己的表情,被说是傻也只能忍气吞声不能言语,确实没有哪家厂家会给出厂的跑车安装机枪,那是装甲车了。

憋着气说道:“好的,我这就打电话问。”

香江本地都有代理商行,只要打个电话问经销商就行。

易卫东点头放米晓舟回去,

晏莉敲门进来说道:“老板,这是夏月工业公司的框架您看看。”

易卫东接过来,这是初步的方桉,原有的秋雨工业大厦也改成了夏月工业大厦,以后就是工业公司的生产基地,易卫东又划拨了两栋工业大厦归夏月工业公司。

易卫东问道:“我们也有很多工业缝纫机,自己生产服装怎么样?”

晏莉道:“生产是没有问题,服装生产工人是很好招的。”

生产是没有问题,只要找订单就行了,回头安排商贸公司去找订单。

谈完生产的事情,计英武又过来交流了秋雨商贸公司的计划。

易卫东也做出新的指示,以后不光要销售产品,还要为工业公司承接各种订单,只要是自己能造的都接,尽快打开局面。

计英武说道:“那还要继续招业务员。”

易卫东道:“这好办,招就是了,全部用底薪加提成的方法,三个月没有订单就走人。”

搞销售的是最简单的,只要招人进来给底薪,然后按业务进行提成,没有业务就走人。

今天的事情不多,见过两个新的部门负责人,也就没有事情了,拿出商科的教材看了一会。

阮桃进来说道:“老板,霓虹那边和生产石英表机芯的精工公司接触过了,精工可以出口机芯,至于授权生产的事情模棱两可。”

阮桃已经让对方发一些样品了,易卫东问:“出口的价格是多少?”

阮桃说道:“精工公司给的大批量批发价折合是35港元。”

易卫东惊讶道:“35?他怎么不去抢?”

阮桃笑道:“这不就是在抢吗?”

易卫东拍了拍阮桃的膝盖:“行啊,桃子姐也开始调皮了。”

阮桃推开易卫东的手嗔道:“放老实点,说正事。”

接着说道:“我问过了,现在石英电子表产能不足,刚上市不久,这个单价也还算正常,毕竟只有精工有石英表生产线。”

易卫东道:“那我们先用机芯找人设计怎么在液晶板上显示数字,顺便打探一下怎么能买到生产线。”

阮桃皱眉道:“我们没有专利,要是生产又会被海关查封的。”

易卫东伸手把眉头抚平,说道:“我也没有说我们自己生产机芯,可以放弯弯生产,或者让鲁青松生产,市场上只要能买到便宜的机芯就行了。”

35元一个机芯也太贵了,易卫东有的是办法把价格给打下来。

阮桃劝道:“阿伟,我们已经发展的很好了,有些事情就不要做了,我相信等霓虹那边产能上来后,单价会降很多的。”

易卫东也已经心平气和了,自己2毫的笔芯也卖9元,这都是几十倍的利润了,自己也干这样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要是自己也不想授权给别人生产。

精工公司有石英机芯的专利,易卫东有液晶板的专利,现在就是两条路了,首先就是和精工公司去谈合作,组成新的公司生产数字电子表,或者就是找别人来研发新的机芯,绕过精工的专利壁垒。

易卫东把这两条路和阮桃说了,阮桃想一想道:

“我想这两个方法都试一试,能成功一条就行了。”

“那就麻烦桃子姐了。”

送走阮桃,米晓舟进来说道:“老板,阿斯顿马丁没有货,据说已经停产了。”

“停产了,那二手车也没有?”

米晓舟摇头道:“我没有问。”

“那算了,那换个车买,你知道波仔(保时捷)911是哪一家代理的吗?”

“我要查一下。”

米晓舟不好意思地说道。

易卫东道:“去查吧,找到之前问问有没有现车,有就去提一辆来。”

米晓舟哦了一声出去打电话了。

之前都是坐的平治,最近钱多了也想给自己换个座驾,毕竟两辈子都没有开过跑车,看《金手指》中邦德的座驾实在是太酷了,没有想到已经停产了。

片刻后过来说道:“仁孚行有代理,随时都可以去看看。”

易卫东起身说道:“那走吧,现在就去。”

米晓舟拎着包走在后面进了电梯。

到停车场易卫东直接上了副驾,米晓舟到跟前弯腰问:“老板,要我开车啊?”

易卫东撇一眼,米晓舟的衣领偏低都可以直接看到半山腰了,一片雪白的肌肤晃的易卫东的鼻血都快喷出来。

易卫东连忙转过头道:“难道让我开车载你?”

米晓舟说了对不起,连忙跑到右侧坐在驾驶室上,深吸一口气,缓慢地把车开出地下停车场。

易卫东看米晓舟有些紧张,问道:“你开车次数不多?”

“是啊,我很少有开车的机会。”

易卫东说道:“那算了吧,停路边换我开。”

米晓舟把平治停在路边,下来和易卫东换了位置,易卫东重新起步才说道:“和办公室说说一声,给你调一辆福特汽车多练练。”

米晓舟大喜:“谢谢老板。”

有老板发话,福特车都可以开回家了。

易卫东笑道:“多练一练,油公司给报销,熟练后车给你开,总不能都我开吧。”

“嗯,我一定尽快熟练的。”

想要辞职换工作的心思也没有了,车子不是自己的,可也有了使用权,只要练会这一辆平治也会经常开了。

易卫东载着米晓舟来到仁孚行,在工作人的引导下来到后面的仓库里,911就停了五辆,还有谢尔比CT40和玛莎拉蒂Ghibli Spyder等多辆跑车。

易卫东看哪一辆都想上去开一圈,也不去看911了,转悠一圈还有兰博基尼MIURA,法拉利365 GTB/4 Daytona,捷豹Eagle LT,法拉利Daytona。

销售员耐心地逐个介绍了一遍,易卫东问道:“法拉利250GT有没有?”

销售员苦笑道:“抱歉,易先生,法拉利250GT这一款产量不足40辆,我们没有拿到货。”

“真是太遗憾了。”

法拉利250GT产量太低了,香江市场太小拿不到货,易卫东问道:“阿斯顿马丁DB5能弄到二手的车吗?”

易卫东念念不忘能买到一辆阿斯顿马丁,波仔911和法拉利250 GTO是60年代最着名的跑车了。

销售员说道:“我们也只能说给您找一下,这个车在漂亮国应该很容易找到。”

易卫东笑道:“那就拜托你了,只要找到我会要的。”

“客气了易先生,找到后,我们会电话联系您的。”

易卫东重新回到保时捷911跟前说道:“给我介绍一下911吧。”

销售员说道:“好的,现在911有两款一种敞篷式是老款,在65年的法兰克车展上保时捷推出了采用玻璃顶的911 Targa,采用了可以人工拆卸的全景玻璃车顶和柔软的塑料后窗,原本是B柱的地方安置了一个防滚架,这样侧翻时可以支撑车身重量。”

很明显这两种的外观差别,易卫东问道:“其他方面都一样吗?”

“是的,911采用后置的气冷式水平对置发动机,排气量为2.0L,汽缸增加为六具,这台发动机最大功率为130马力,峰值扭矩161Nm,与之搭配的是一款新的5速密齿轮比手动变速箱。从0加速到100km/h时间为9.1s,最高速度210km。”

易卫东皱眉道:“我记的阿斯顿马丁DB5发动机是4.0L的吧?”

销售员笑道:“确实是这样,不过911的动力已经很好了,漂亮国的车在香江这种道路上的优势也发挥不出来。”

易卫东想一想指着银灰色的车说道:“定一辆911 Targa吧,香江雨水太多了,敞篷车开的太少了。”

“确实是这样,我这就给您办手续。”

销售员请易卫东来到一个接待室,有个漂亮的文秘给送来两杯咖啡。

米晓舟问道:“老板,这车多少钱?”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问价。”

易卫东把手中的车钥匙递给米晓舟:“去问下价格,顺便到车的后备箱里拿钱给他。”

“是老板。”

米晓舟接了钥匙去问价交钱办手续了。

看着报纸一杯咖啡喝完后,那位漂亮的文秘又给端一杯送来,弯腰把喝过咖啡端起,让易卫东欣赏过风光后塞一张纸条在手里。

易卫东笑道:“谢谢。”

顺手把纸条放进口袋里。

“不客气。”文秘微笑着答道,这才起身端着杯碟走出去。

刚交完钱的米晓舟看到这一切,暗骂一句狐狸精,才进了接待室。

“老板,办好是6.8万港币。”

“这么少?只是一套房子钱。”

易卫东以为要一二十万呢,办下来才不到7万港币。

米晓舟实在忍不住翻个白眼,真是大少爷的做派,普通工人一个月连150块钱都没有,这买个跑车近7万的价格还嫌便宜。

说道:“我顺便问了阿斯顿马丁的价格,新车的出厂价是4500英镑。”

易卫东说道:“去拿张报价单,都要跑车的。”

米晓舟咖啡还没有喝一口,真是个多事的老板,暗暗埋怨一句,又起来去找销售经理了。

易卫东是用自己名义买的,这是奖励自己的,签完字,销售说已经可以开走了,挂的临时牌照,三天内会把牌照送到易卫东公司的。

易卫东让米晓舟打电话过来把平治开回去,拿着911的钥匙说道:“走吧,带你兜兜风。”

米晓舟顿时喜出望外,笑道:“谢谢老板。”

办公室那边有备用钥匙也不需要两人再等,米晓舟把平治后备箱的两包现金拿出来上了911车。

开911就是不一样,平治稳重不张扬,911却动感十足,开在街上吸引了无数的目光,可惜香江道路跑不起来,这时候连高架桥也没有。

中午请米晓舟吃了西餐,一起回到公司米晓舟拎着钱袋子进了办公室。

易卫东把钱收进保险里,问道:“下午有什么事情?”

“平经理要汇报工作。”

等平乐章过来谈过百货商场的下一步计划后,易卫东见到一个意外的客人。

张和娴被引了进来,易卫东起身笑道:“原来是张小姐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啊!”

张和娴嗔道:“阿伟,你这是不拿那我当朋友啊,叫我阿娴就好了。”

“是我不对,阿娴你请坐。”

张和娴这才转嗔为笑:“这还差不多。”

易卫东招呼张和娴坐在沙发上,米晓舟送来茶再出去。

“茶真不错。”

张和娴称赞一口才说道:“阿伟,给我讲一讲你发明的事情好吗?”

说完大眼睛眨了眨,一副求知宝宝的俏模样,配上精致的面孔,张和娴的漂亮和冯海凝不相上下。

面对张和娴的请求,易卫东只能把老故事讲一遍,顺便收获了张和娴的赞美之词。

从圆珠笔聊到易卫东和五家洋行签订代理的事情。然后又谈起易卫东参与的东远交易所的事情。

眼看到了下午茶的时间,张和娴说道:“阿伟,我请你吃下午茶,不知道肯不肯赏脸?”

易卫东说道:“还是我请你吧,哪能让你请呢!”

张和娴笑道:“也好,你请我下午茶,我请你看电影好了,最近《飞刀手》上映,据说打的很精彩。”

易卫东刚才都在讲故事的时候提到自己有女朋友了,还以为请了和下午茶就没事了,张和娴怎么还缠着看电影呢。

易卫东和张和娴下楼道地下室,张和娴看到波仔911问道:

“这挂的临时牌照,是你新买的车?”

“是啊,真巧今天中午才买的。”

张和娴转了一圈看后说道:“这车真不错,已经是最好的跑车了。”

易卫东说道:“我是想买阿斯顿马丁的,就是邦德那一款。”

“那一款是很酷,可惜都停产了。”

没有想到张和娴对跑车也很喜欢张和娴开车到了湾仔吃了下午茶,张和娴很健谈,聊起跑车滔滔不绝说个不完。

半天后才想起来说道:“我这样是不是很不淑女?”

易卫东道:“挺好的啊,每个人都有爱好,谈论跑车和谈论艺术没有什么区别,汽车也是机械艺术的明珠。”

“你说的太好了,家里都不喜欢我的爱好,我都想学汽车设计了。”

易卫东有些愣了,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原本还想拒绝和张和娴接触的,怎么聊起跑车的话题了?

可这都开个头,也不能直接改口说不喜欢跑车吧。

易卫东只好继续聊起跑车的话题。

歇息后又去吃了西餐,再来到湾仔电影院,现在自己电影是邵氏一家独大,十天半月就可以拍出一部电影,多数都是粗制滥造的,还夹杂很多色情片段,只有这样才能吸引人走进电影院。

至于大家都熟悉的李小龙现在还在三藩市开武馆,第一部《唐山大兄》还要两年时间才能上映。

张和娴坚持自己去买了电影票,易卫东去买了爆米花和汽水,进场后张和娴直接带着上了二楼的情侣座,张和娴解释道:“票都卖光了,只有这个还有。”

易卫东无所谓,也没有想发展两人的关系,把爆米花和汽水放在两人中间,聊了几句电影就开始了。

安静地看着电影,只是中间不时有一些刺激的镜头出来,看的有些尴尬。

这时候电影带有色情镜头都是很常见的,终于电影结束,易卫东也完成了今天的任务,把张和娴送回家道了晚安。

张和娴进了家,张和昶敲了房间门进来问:

“是和易伟出去玩了?”

张和娴偏头正摘耳垂上的耳坠,道:“是啊,原来易伟还有女朋友,和阿凝也不是恋人关系。”

张和昶来了兴趣,问:“这话怎么说?”

张和娴把易卫东透漏有女朋友的事情说了出来,说道:“你说利鸿振出事巧不巧,要是不出事,过一段时间就能和阿凝订婚了。”

“是够巧的,也是利鸿振倒霉,据说两家已经商量好了,最近就要订婚。”

对利鸿振一副好牌打的稀烂都感慨不已,只要不暴雷就能娶冯家的嫡女,远比许家庶出安妮强的没有影。

《仙木奇缘》

张和昶好奇地问:“那你以后还约易伟吗?”

“约啊,干嘛不约,易伟在有女朋友又没有订婚,阿凝也不是女朋友,我干嘛让她?”

相关推荐:诸天从自宫练剑开始大明匹夫龙珠之超级宗师诸天从港综开始诸天从渗透开始我成了灰姑娘的恶毒继姐恶魔契约影视位面毁灭者进入影视位面无恶不作会穿越的佣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