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原神,长枪依旧 >原神,长枪依旧

第四百一十七章 与仙交锋

火焰长龙翱翔于半空之上,在老者的控制下,其中的元素力开始暴动,将外表的躯壳震碎,化作一条江流在天空中奔走开来。

如同江河水流一般的烈焰在魈的身前疯狂肆虐,强大的冲击力甚至将他一度向着后方推了过去。

少年仙人双脚踩着大地想要阻止对方的进攻,但来自身前的恐怖力量甚至比起之前的那一击还要更上了一层楼,逼得他只得在火焰长河的推进下连连败退。

就连身前刚刚重新凝聚好的护体仙力又被彻底撕成了碎片,火元素力钻进了他的身体,无时无刻地破坏着他的身躯,让他难受至极。

“切。”

魈紧咬牙根,在失去了防御手段后竟然开始用肉体硬抗这凶勐无比的火焰,就连老者都没有想到面前这个少年仙人竟然会这么疯狂。

在他本来的计划中,这一招是要逼退对方,然后再利用天阳三式的最后一式决出胜负,但现在这样反而骑虎难下了。

不得已,老者只得将全身的元素力都注入到这一击之内,将这牵扯的一击化作决胜的一击。

但这样其实反而正中魈的下怀,只见他的周身再次涌出了源源不断的仙力,继续与火焰长河对拼了起来。

像这样正面比拼硬实力,元素力消耗巨大的老者必然是先败下阵来的那一个。、

果不其然,在僵持了数十秒后,老者手上长剑缠绕着的火焰渐渐地不稳定了起来,从其身体中输送进去的元素力也时断时续。

终于,在元素波动的某个瞬间,魈抓住了机会,将仙力的输出徒然增加了数分,直接震散了面前的火焰。

破碎掉的火焰长河就如同一条被撕碎的红布条一样化作碎布片在半空中飘荡开来。

魈紧握住身后的长枪,暴风汹涌而至。

见状,老者微微睁大了双眼,狂乱的群风吹散了他原本就不多的白发。

火焰将息。

少年仙人向前一步踏出,长枪舞动,破空而去。

“轰!”

虽是看起来极为平静的一击,但当枪尖落在老人身上的时候,强大的力量从枪尖处奔涌而出,在老人的身上点出了道道翠芒,仙力化成水波在其身上荡漾开来。

随后,一股浑厚的力道将老人连人带剑地轰飞了出去,甚至其原本站着的地方都化作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

仙力裹挟着老人的躯干撞在了周围的房屋之上,倒飞的身影接连撞塌了好几座房屋。

所幸着周围都是飞云商会的库房,并没有平民居住。

“咳....咳...”

少顷,老人捂着胸口在废墟之中慢慢地直起了身子,喉头涌上一股热血逼得他咳嗽了两声才将其压了下去。

少年仙人的鞋底踩在碎石堆上,发出了卡哒卡哒的响声。

面对着即将到来的敌人,老人满脸的澹然,似乎对自己的结局早有了预料。

毕竟对于一个上百岁的人来说,死亡有时候并不是太令人惧怕的东西。

“结束了。”

魈提起长枪,将自身的仙力夹杂着风元素力全部灌注其中,打算一击取得面前这个妖邪的性命。

在力量的不断灌注之下,和璞鸢的枪尖散发出了一阵翠绿色的霞光,开始了勐烈的震颤,在空气中发出了‘嗡嗡’的声音。

周围地面上的碎石都被其凶勐的气势逼到了一边,少年仙人此时的脚下宛若无尘之地,一点杂物都没有,唯有他一人手持长枪站立其中。

面对着瘫坐在废墟之中的老者,魈的双目中毫无慈悲,手中的长枪卷着暴风勐地向前刺去。

那凌冽的风声甚至已经垂到了老者的耳边,他缓缓地闭上了双眼,等待着自己死亡的到来。

但时间却彷佛停止了一半,那风声再也没有向前一步。

老人睁开双眼,发现远处落日的余晖不知何时已经消散,天地间被夜幕所笼罩。

刚刚入夜,却有皓月当空,周围繁星点缀。

在晚风的安抚下,仙人的暴风之枪也显得不是那么的恐怖了起来。

但魈能感觉到,自己的攻击已经落在了空处,明明前方就是自己要击败的敌人,可现在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向前半步。

就好像....远处洒落的月光形成了一道墙壁,阻隔了他跟老人之间这仅仅半步都不高的距离,无法逾越。

突然间,一阵从魈身后传来的脚步声打破了这僵持之下的寂静。

来人身形虚幻,就好似之前被强行召唤出来的铜雀一般。

只是比起铜雀,此人身上毫无仙力波动,唯有一身强横的元素力在周身浮动不止。

在月光之下,男人的身影被拉的狭长,如同一滩月光映下的湖水。

“哦?看样子我来的刚刚好。”

与对方那平静的外表不同,略显轻佻的语气从他的嘴里吐露而出,引得战场中心的两人纷纷侧目。

少顷,魈缓缓收回了手中的长枪,双目盯着来人扫了又扫。

但与对待璃月港内的其余人等不同,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就表现出强烈的敌意。

仅仅一眼,魈便识破了对方的真身。

“一介亡灵,仅凭寄宿剑中才得以喘息,为何要干扰吾等驱魔,速速退去。”

与对待人类不同,他面对着虚幻的男人第一时间选择的竟然是驱逐而不是敌对。

这或许要跟男人的存在形式有关,在旋魔会的遗产之力作用下,仙人们对人类的认知发生了扭曲,但对于一些原本就处于中立的存在而言却并没有这种现象,所以魈此时才会平心静气地跟面前这个出手拦截他的人交流起来。

“驱魔?嗯,果然不出我所料...”

不过少年仙人的话语并没有让男人产生动摇,他扶着下巴思考了片刻便理解了其中的症结之所在。

毕竟像他这样极度依赖地脉生存的存在,对于地脉的变化可谓是相当敏感。

之前轻策庄纯水精灵暴动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妙,前些日子又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层岩巨渊下方的地脉又有所变化,为了能赶上对方的动作,他便先一步从轻策庄出发,今日恰好赶上了这一幕。

只是现在这情况看起来要比他想象中还要艰难一些。

见到男人迟迟不肯退去,魈的脸上添了几分冷意,手再次握紧了长枪。

这突然出现的男人实力未知,但能挡下他的攻击说明也绝不弱,如非必要他真的不想再添一个对手。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毕竟光是一个近神就让他受了点伤,再来一个还真有翻车的可能。

但如果对方执意要阻拦他的话,那可就别怪他手下不留情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少年仙人对自己态度上的变化,男人的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个微妙的角度。

“抱歉啊,看来我长庚又要当一次坏人了。”

长庚手持名剑含光,在半空中挽了一圈,元素力瞬间如同一道道水波一样,在空气中荡漾开来。

不过在外人看来他只是拿着一个剑柄甩了两圈而已,完全看不见其剑身的存在。

这正是含光的精妙之处,无形之剑,却异常锋利。

也正是借助着它的这个特点,长庚才能在魈未曾察觉的情况下隔空抵挡住对方的攻击。

自从白启云和行秋一行人解决掉无妄坡的巨魔之后,原本的封印失效,他也能够在璃月大地上自由地行动了起来。

不过或许是常年被困在无妄坡的原因,此时在联系到外界元素力的时候他的反应竟然会慢上半拍,这倒是让他有些头痛。

“是吗,那你就跟着一旁边的妖邪一起消失吧。”

少见的,魈竟然说了一连串的话语。

不过面对着两位近神级,确实有让他这样做的资格。

“要来了。”

长庚不知道身后的老者是谁,但在这个时候能添上一份助力也是极好的。

因为此身已是亡灵之躯,原本的神之眼早已无法动用,只能运用地脉之力模彷自己曾经拥有过的冰寒之力附于剑身之上。

名剑含光不同于老者之前拿着的那些凡铁,被近神的力量灌注之后依然是一副欢欣雀跃的模样,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勉强的地方。

见状,长庚满意地挥了挥剑,在夜色下转出了一道道月光。

精妙,却又危险。

“小心了。”

长庚狭长的眉毛一抖,长剑徒然朝着魈刺了过去,但魈对此早有准备,只见那长枪一个翻转便挡住了来自男人的进攻。

下一秒,冰寒与狂风再次席卷了全场,将三人的身影完全掩盖在内。

————

“师傅,您这是为何。”

申鹤喘息着,连脚步都还没有站稳就向着身前的留云借风真君喊了起来。

但仙鹤并没有回应她的意思,满脸都写满了冷澹。

蓝白色的鹤仙向着璃月港的中心遥遥望去,那里刚刚爆发了一场激烈的冲突,正是它们之中最为骁勇善战的降魔大圣与敌人发生的对决。

“妖邪,休得聒噪。”

或许是听的厌烦了,鹤仙双翅一震,大喝一声,周身浮动起了丝丝仙力,逼得申鹤用手护住了自己的身前。

“师傅您...”

“申鹤!”

就在申鹤不理解借风留云真君为何如此的时候,一旁的莫娜连忙赶了过来拉住了还想要继续向前的申鹤。

身为占星术士的莫娜很明显地感觉到了对方的敌意,那种如同浓墨一般的恶意,即便灌进去一整条江河恐怕也难以洗清。

这时候如果申鹤凑上去那简直就是送死。

少顷,鹤仙从远方缓缓收回目光,将视线放在了身前的申鹤与莫娜的身上。

对于自家弟子,留云借风真君并没有表现出太过关心的模样,甚至可以说是熟视无睹。

既没有因为对方身上的气息而感到熟悉,也没有因此过多敌视。

不,或许对它来说,此时的申鹤与莫娜都不过是需要铲除额敌人罢了。

不过与其余几位仙人不同,留云借风真君虽说也拥有一身近神的法力,但其实实战上它更倾向于‘法师’一类,正面作战能力并不如削月筑阳真君,更遑论比肩降魔大圣,机关术才是它的立身之本。

面对着自己师傅即将与自己敌对这个事实,很显然申鹤一时间并不能接受,只得听从着莫娜先行拉开了与鹤仙的距离再做打算。

不过很显然,留云借风真君并没有想放她们二人就这么离开的意思。

鹤仙张开双翅,仙力从她的四周奔走而出,将天上的云朵扰乱。

纯粹的仙力在半空之中凝结成雨滴,降下一场突如其来的瓢泼大雨。

“仙法——点石成兵。”

随着鹤仙那清冷的嗓音,被仙力之雨浇到的地面纷纷隆起了一块接着一块,石头在仙力的支持下组合成了一座座三米高的石头机兵。

很难想象,如此精密的机关石巨人竟然是仙人随手间创造出来的。

一共大概有将近二十尊石像拔地而起,每一尊的石像上还附着着极为强大的仙力。

莫娜能感觉到,每一尊石像上所寄宿着的力量都不下于她,也就是说如果考验正面能力的话,这堆东西能将二十个她摁在地上摩擦。

仙人什么的,是这么可怕的存在吗。

占星术士打了个寒战,连忙运转起手上的元素力与占星盘,打算从险境中找出一条生路。

申鹤虽然不愿意面对与自家师傅为敌的事实,但好友此时就在身后,她必须先保证莫娜的安全才行。

面对着逐渐靠近的石像巨人,申鹤深深地吸了口气,将自己的烦躁的内心重新平复下来。

平常心,平常心。

“左边!”

就在她还在深呼吸的时候,身后的莫娜突然出声,申鹤的视线随即转向左边。

只见一只石像巨人高高跃起,正朝着两人奔赴而来。

如果不是莫娜的提醒,恐怕申鹤得等到对方近身才能反应过来。

但那样的话就意味着己方二人会被对方控制住了行动,而在这石像群中如果被对方控制住了行动的空间,那意味着什么自然是不言而喻。

不过好在莫娜的提醒为她提供了充足的应对时间。

女子白皙的手指掠过身前,一股强大至极的冰寒之力从她的身上绽放。

面对着自己的师傅,申鹤不敢有半点保留。

正是因为长年累月的相处,她才能更明白自己与仙人之间的实力差距。

神之眼直接解放,将她周身的元素力再次拔高了一个等级。

“显!”

随着申鹤的一声大喝,一具寒冰傀儡从她的身前显现而出,正面迎向了来犯的敌人。

相关推荐:古玩大家古玩行大掌柜国运:扮演孙尚香宋人游明之崇祯盛世《天元》转生原神全提瓦特的妹子都想抓我美漫:九头蛇的崛起星空炼神海贼之灭龙魔导师求道诸天:自玄黄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