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有一卷降妖谱 >我有一卷降妖谱

第三百八十五章 妖僧祸乱生肖出,贪狼星耀长安城

人的命运的确就像一场轮回,在不久之前,林毅在汉中郡一个人单挑白龙护法、月白光明佛和陆判,如今,定光禅师又在这里上演了1v3.

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

林毅深知对方要取得胜利,最有可能先对陆元化下手。

总所周知,打团先打加buff的那个。

为了避免定光禅师采用逐个击破的战术,林毅必须要有足够的压制力。

只可惜,他封了灵蕴之后缺乏足够强大的攻击手段,似五灵归宗这种法术,林毅现在都无法使用。

不然的话,按照林毅战前先攒气的一贯风格,也不至于现在这么被动。

这一次,林毅只能靠最原始的能力去战斗,唯一能依靠的,只有手里的斩妖剑。

没有那么多神通妙法,林毅的想法倒是也简单了许多。

那就是拿自己的大剑上去捅他,或者用自己的铁拳锤他。

打得过,咱今天就跟他打,打不过,就改天再跟他打,总之一直要有战斗的状态。

林毅的身躯在百丈金身面前显得无比渺小,但就是这渺小的身躯,用自己的拳头,接住了金身打出的一拳。

陆元化施加在他身上的正气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林毅现在面对金身的拳头非常艰难地抵挡住了,若是没有这个加成,他可能直接就被锤到了地下。

《镇妖博物馆》

死倒不至于,伤肯定会有。

白狼大祭和龙狼大祭都在看着这场战斗。

说好的只要不拆了王府他们就不管,结果现在王府被一巴掌轰没了。

也就是他们现在呆的地下密室还没收到影响,但外面都打成这样了,他们还不出去,岂不就像是缩头乌龟?

“可是,王府都毁掉了,我们还出去做什么呢?”

听到龙狼大祭提出的这个问题,白狼大祭当场无语。

好像,说得也是。

但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那咱们难道就看着他们在我们的地盘作威作福?”

“那你去打杀了他们四个?”

白狼大祭:“……”

好像打不过。

他现在也算是看明白了,龙狼大祭是打定主意在这里龟缩到宝物出世,在宝物出世之前,龙狼大祭的选择一定是蛰伏。

白狼大祭无奈,也只能闭口不言,他自然是不想看着异族人在自家地盘胡作非为的,但以他一人之力,的确不是那些人的对手。

此时的王府之下,却不只是两位大祭在这里蛰伏,还有一位鼠道人,正在悄无声息地挖掘着地洞。

林毅正在和定光禅师艰难交战,定光禅师看似轻松写意,其实也只不过是在给林毅和陆元化等人施加压力,让他们心生畏惧。

本以为这次出手是手到擒来,谁知林毅的实力远超月白光明佛在托梦中描述的那般。

再加上陆元化的一身正气,都附加到了林毅身上,这就让林毅有了更强的实力,两人之间的差距逐渐缩小。

场面这么僵持住,对他也不是什么好事,就看林毅这小子到底能坚持多久了。

方圆几公里还活着的人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林毅和定光禅师的战斗上了,除了某只藏在林毅怀里的猫。

此时此刻,她忽然嗅到了一点天敌的气息。

她窝在林毅的怀里,悄悄对萧瑟发消息道:“你在哪?怎么还不过来?”

乌云感觉萧瑟似乎被困住了,明明很早之前就感知到了萧瑟出现在了长安城,但过去了这么久,萧瑟居然还没有过来。

天都黑了,但定光禅师的金色宝相散发出的光芒将附近都照耀得如同白昼,长安城内外都能看到这里的动静,没道理萧瑟不过来看看。

而乌云的感知中,萧瑟进城之后,就一直没有移动过。

或许,她是被困住了。

乌云还感觉到先前拓跋宇尸体停留的地方下面,有一种让她憎恶的气息。

乌云悄悄从林毅的背部探出个头来,这便看到拓跋宇烂了个洞的胸腔处,有一道绿光浮动。

也是在这个时候,一只黑漆漆的爪子从地下伸出,一把抓住那个发光的小葫芦,很快又缩回了地下。

只是突然的出场,也在眨眼间引起了定光禅师和林毅的注意。

两人的脸色都凝重起来,毫无疑问,附近有强者,他们似乎在谋划什么。

他们两个也算是很有默契,林毅没打算先跑路,而定光禅师也没打算和他休战。

先弄死林毅,再解决其他事情,这就是定光禅师的筹谋。

拓跋宇生前不愿意给他钱,死后的钱都供奉给他,他给念一首往生经,也算是厚道。

但现在出现了变数,定光禅师只想迅速解决了林毅,让变数更少一些。

一时间,两人出手更加凶悍了。

地下,那只黑漆漆的爪子抓到了绿葫芦之后,也松了口气,迅速遁到了更深的地下,才将葫芦放了出来。

这黑漆漆的爪子的主人,正是鼠道人。

他拿着翠玉葫芦摇晃了一下,一个虚幻的人影便从里面显化出了身形。

这人影正是拓跋宇。

刚刚出现,他还有些不太清醒,搞不清现在是什么情况,待看到鼠道人,他忽然什么都想起来了。

“是你!是你救了我?”

鼠道人点点头。

这当然是谎言,他的翠玉葫芦可没有治病救人的效果,只能温养魂魄,倒也是实打实的正道宝贝。

寻常人入手,便觉的神清气爽,心情愉悦,这便是翠玉葫芦养魂的效果,也是拓跋宇掂量一下就收入囊中的原因。

既然能养魂,自然能让人放下对葫芦的戒心。

葫芦也的确不是宝贝,不会害人,它的另一个功能,就是在携带者死后,自然地吸收携带者的魂魄,然后放在葫芦里面温养。

稍微养一段时间,这个灵魂就可以考虑投胎了。当然,也可以考虑在人间当个鬼修,永世逍遥。

总之,这的确是个能多给一条命的好宝贝。

可是,好宝贝归好宝贝,是正是邪,还得看是什么人在用。

拓跋宇见了鼠道人,还以为是他救了自己,之前被背叛的场面很快浮现在了脑海之中,自己信任的属下最终成了杀死他的凶手,而他不在意的鼠道人却救了自己。

拓跋宇内心万分感动,很快就表态,道:“道长救命之恩,无以为报,道长但有所求,本王必定全力帮道长实现。”

他还以为自己能说话,就是不用死了,却不知自己已经是游魂状态,只是因为有翠玉葫芦的温养,让他显得精神奕奕。

当然,他也可以选择当一个鬼修,的确不用去阴间投胎,但翠玉葫芦这种温养魂魄的宝物,鼠道人怎么会送给他?

只是鼠道人现在有求于人,倒也没拆穿这个事情,而是顺着话说道:“王爷不必客气,我也的确是有一件事想要请你帮忙。”

“道长请讲。”

“我听闻你早些时候得到过一卷帛书,上面有一个残阵,可否借贫道一观?”

拓跋宇顿时面露犹疑之色,他场面居于上位,又不必看别人脸色,自然是率性妄为,长久成了习惯,这会儿也没改过来。

一点心思,让人一眼就能看穿。

鼠道人顿时心中了然,这事的确为真,而且拓跋宇很珍视那份帛书。

拓跋宇在思考了许久之后,也终于做出了决断,钱财是身外之物,何况那帛书他攥手里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有显露出什么特别的地方。

不如将东西送给这位鼠道人,也好给自己搏一份好处。

“道长,本王确实有过那样一份帛书,那的确是好东西,当初本王手下那十二个大巫也不过是小巫,就是因为演练了帛书之上的阵法,才能有今日。”

说起这个,拓跋宇还是满腔愤怒。

还有什么,比心腹手下的背叛更让人痛心的?

鼠道人并不关心拓跋宇和十二大巫的恩怨情仇,他能找过来,自然也是有一点线索,现在基本可以证实了,他也有点兴奋。

“那帛书上是不是有十二形态各异的人,分别以十二地支命名?”

“十二地支?”

拓跋宇表示很茫然,随后才反应过来,道:“那帛书上的确是有字,但我不认识,还以为是什么奇怪的符号,让十二大巫在身上刻了,的确有用。”

鼠道人:“……”

这特么……

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拓跋宇的运气了。

如果拓跋宇说的都是真话,那残破帛书一定十二生肖图录的总纲,也就是他要找的东西。

至于奇怪的符号,则是古神文对十二生肖的标注,分别是子鼠、丑牛、寅虎、卯兔……

这些神文拥有十分古老的力量,目前人们能看懂古神文的意思,却不懂他的奥妙。

只是简单的几个字,便能让人拥有某种力量加持。

拓跋宇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虽然看不懂文字是什么意思,但照着模样往人身上纹,同样能有效果。

“那帛书在哪?”

鼠道人的目光变得热切了许多,组织这些年一直暗中发展,十二生肖残卷已经收集到了许多,唯独这总纲不见踪影。

总纲除了有所有十二生肖的图录,还有十二生肖大阵,这大阵拓跋宇也让十二大巫演练了,但他们那些蠢货只学了个皮毛,也就是让十二大巫的力量融合起来,能有更进一步的战力。

这简直是玷污十二生肖大阵的威名。

其实这大阵共有七十二种变化,这是因为每个生肖都可以吸纳六种地煞之力,十二个生肖便是七十二种地煞。

而结阵之后,每个生肖都可以成为主阵者,其他生肖成为辅助。

作为主阵者,可以随意地使用自己所拥有的地煞之力,而其他十二生肖会为之强化。

故而十二生肖也被称之为七十二地煞阵。

此阵一出,别说天下无敌,天上来敌都无需畏惧。

此等宝贝,居然落在一个看不懂的庸人手里,当真是明珠暗投,鼠道人自然急切。

拓跋宇见状,也生出了自己的小心思。

他现在是见识到了仙家手段,原先不怎么看得上的,如今又有些向往了。

若是他也能有仙家手段,哪里还会被十二大巫欺负。

“道长若是想要,我带你去拿就是,不过在下仰慕道长神通,不知能否拜道长为师?”

鼠道人顿时明白,这是打算仗着宝物,想要抱他这个大腿。

他心里一阵恼火,但眼看宝物就要到手了,哪怕心里热切,鼠道人也决定忍他一忍,等取到了宝物,且看他如何炮制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凡夫。

“你既心慕仙门,收你做弟子也无不可,待此间之事了了,贫道自会将你收入门墙。”

鼠道人一脸认真地说道,只是他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待此间事了,第一个就要灭了这拓跋宇。

拓跋宇却没察觉出鼠道人的杀心,以为同意拜师就稳妥了,连忙表态要带鼠道人去拿自己的藏宝。

这个宝贝,拓跋宇也知道会招来修行人士的觊觎,所以他一直是和自己的城主印放在一起起。

修士的阴损法术不可能从这里盗走宝物,也就最为安全。

拓跋宇却不知,此时的长安城已经是一片混乱,萧玥在趁乱攻城,城里还有百姓和官兵作乱,至于城主府,也就是王府,现在已经是一片废墟。

地面时不时会颤抖一下,在地下掘洞的鼠道人也感觉非常不爽。

他挖的洞老是被震塌了,这就很气。

而这会儿因为林毅和定光禅师的斗法,地气混乱,他也不好施展遁地之术,免得气机牵引,招惹了他们。

鼠道人擅长偷袭,可不擅长正面作战。

被林毅或是定光禅师逮到,少说也要掉一层皮。

无奈之下,他也只能在地下疯挖了。

而地面之上,林毅和定光禅师的战斗也越发激烈。

陆元化将一身正气都加持到了他的身上,宋云也挤出了九道符箓,在林毅的周边盘旋。

这感觉,就像是以前的街机三国使用天师符了,不同之处是这里有九道。

其中有两道是金符,剩下的七道则是品质稍差一些的。

可见九个天品符箓,也不是谁都能拥有的,似全真教这种大教出身的宋云,也只有两道金符。

现在的林毅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在战斗,定光禅师调动天地大势,试图迅速灭杀林毅。

一来可告慰两位师弟的在天之灵,二来,也算抹除了一个强敌。

如果只是报仇,定光禅师可不会这么拼,但月白光明佛在托梦的时候告诉了他,林毅有三眼神通,来历不凡。

若是先前没有那么多冲突,定光禅师肯定会和林毅交好,多个朋友多条道。

即便是有了冲突,也可以化解,不至于非要死磕。

但是,定光禅师通过自己的方式了解到,已经有至少一个佛陀降临人间,目的,就是为了监察他们这些在凡间转世的仙佛。

若是被他发现千佛寺的情况,那日后麻烦可就大了。

其他仙佛可能没什么大事,他这个领头人却少不得要走一遭落仙台。

经过月白光明佛的理性分析,那个戒律僧极有可能就是林毅。

他也有神通手段,还在年纪轻轻,就有这般实力,最重要的是他还有佛门金身。

这几乎是可以实锤他的身份了,所以定光禅师必须要杀了他。

这仙佛降临尘世的水很深,并非简单的善恶对错可以说清楚,神佛高高在上,难道真的对凡间的事情一无所知?

不,他们只是可以假装看不到。

而一旦捅破了篓子,事情摆到了明面上,他们就不能当作没看到了。

道理就是这么简单,定光禅师的想法也很简单,解决掉会提出问题的人,那千佛寺就没有问题了。

一人一金身陆续对轰了几拳,林毅现在已经不是站在地面上,而是像一颗钉子,被敲到了土里。

不过他脚下很稳,所以连带着他站的这一块土地,都被压实了。

气浪一直在向外蔓延,以战场为核心,方圆十里都是一片废墟,这速度还在慢慢朝着更大的范围蔓延。

可制造这么大的破坏并不是定光禅师的目的,他的目的是想要杀了林毅,偏偏林毅坚挺得很。

连续几下不得建功,定光禅师的眼里忽然闪过了智慧的光芒。

月白光明佛之前说过,林毅的修为和他不相上下,而且,先前他们三个将林毅拉入地狱幻境,那个时候,林毅也算是到了山穷水尽的程度,若非有陈楠救场,林毅就要死在陆判手里了。

到那个时候,林毅也没有表现出额外的实力。

这说明那个时候林毅已经到了极限了。

而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林毅的道行比上次就有了质的飞越。

他度过了一次劫,身体经过了蜕变,又增加了五百年道行,这五百年得来容易,修炼起来可不简单。

能用半个月增加这么多道行,这能是自己修行的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掠夺。

当代妖魔鬼怪,那些道行有好几千年的,有几个不是靠掠夺得来的道行?

“我本以为你我是敌人,现在想来,你我都是一路人。”

定光禅师忽然停止了攻击,开口说道。

他只是轻声说话,但他这会儿有金身,全城的人都能听到。

定光禅师就是故意的,他想要当众揭穿林毅的伪装,让林毅没办法再假装正义。

到时候,咱们当然是自己人了。

默默关注这里的人听到这话,马上也是心思浮动。

龙狼大祭和白狼大祭是担心这两人联手,一个都那么强了,再联合到一起,谁能挡得住他们?

若是他们合力夺宝,这宝物还能守得住吗?

而宋云和观望这里的顾庭兰也有些怀疑林毅的身份,毕竟林毅不知从何处来,也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万一他是别有用心呢?

任何时候,防人之心都不可放下。

只有陆元化丝毫不慌。

正气的反应能说明一切,不管林毅的身份是什么,他的内心一定是充满正义的。

既然如此,何必因为一个敌人的话而动摇对队友的信任呢?

“就凭你随意拍死数千人,让数万人流离失所,我们就不可能是一路人。”

其实定光禅师一出手,死在他手里的汉人其实不多,城主府本来就是在富人区,能在这里生活的,都是有身份的人,越靠近城主府,附近的人就越富贵。

汉人很少有富贵的,他们都住在偏僻的贫民区,又或者是住在普通一点的平民区。

加上顾庭兰挑起的动乱,许多汉人都在别的地方活动。自然也就不会有太多死在定光禅师手里的。

可林毅这会儿在乎的可不是胡人和汉人,而是定光禅师对生命的漠视。

在他的眼里,没有对任何人的慈悲,也根本不在乎自己一出手会造成多少人员伤亡。

他甚至还有点骄傲,因为他有强大的力量,强大到可以无视天地间某种规则的反噬。

对这样的人,林毅想做的就是一拳湖在他的脸上。

定光禅师闻言嗤笑:“死在你手里的生灵,也不在少数吧?你的修为能提升这么多,不也是杀生来获得的么?”

这点,林毅倒是没法否认。

事到如今,他通过斩妖除魔来提升道行的事情,终究是瞒不住了。

但林毅早就想到可能会有这么一天,他的道行提升速度很不寻常,有心的人迟早会发现他不对劲。

像他身边的人,多少都察觉到了这点。

还好,林毅在外面一直用的是马甲,从来没有暴露过本来面目。

用掠夺的方式提升道行的是易林,和我林毅有什么关系?

这个时候,林毅也就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我的剑下,只杀恶人,这就是我和你的不同之处。”

和尚最擅长辩论,定光禅师也不例外,他听林毅这话里明显的漏洞,不禁轻笑道:“何为善,何为恶?”

对一件事情,先要有定义,才能去驳斥这个定义。

又或者根据这个对方认可的定义,去驳斥对方的言行。

如此,定光禅师便先问了林毅对善恶的理解。

“有心行善便是善,无心为恶亦是恶,善者,论心不论迹,恶者,论迹不论心。”

“何为行善,何为为恶?”

“行善即助人,为恶即损人。”

“以助人之心,行损人之事,则何如?”

定光禅师已经脑补好了林毅的回答和他的驳斥,林毅不管怎么说,他总能找到逻辑漏洞。

善与恶,哪有那么好分辨得清的。

且看他如何在万众瞩目之下,叫这小子道心破裂。

然而,林毅怎会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

善与恶,他心里很清楚,但没有什么定律能描述善恶,只能说,以事实为依据,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定光禅师的险恶用心,他自然也看得清楚,这也让他更加欢喜。

这说明定光禅师根本没有战胜他的把握,不然何必使出这种手段。

只要他坚持下去,定光禅师定然要退走。林毅就不信,这百丈高的金身损耗不大。

再有就是对方没有继续深扒他斩妖除魔提升道行的事情,反而将重心辩论放到了善恶之上,林毅也明白他是为了铺垫更凶勐的攻击,但他直接不吃这套!

“我做的事就是善事,上无愧于天,下无愧于人,更无愧于心,这便是我的善,你呢,能做到无愧于天地,无愧于你的心吗!”

林毅勐地纵身一跃,跳起来就砍在了金身的小腿上。

伤害不高,但有点侮辱人的意思。

让定光禅师破防的是林毅的回答,好一个无愧于心,这便让他没有任何攻击林毅的点了。

是非对错,都在林毅一心之间。

这或许可以用来攻击林毅,但是,林毅已经先动起手了。

而且伴随着林毅的呐喊,他身上的正气越发浩荡。如此一来,无需去辩解他的善恶,只看他这正义凛然的样子,就让人心生信任了。

相比之下,定光禅师的气势就衰减了许多。

因为林毅的话虽然简单,却深入他的内心。

他能做到问心无愧吗?

当然不能。

他不是不懂善恶是非,也不是不懂自己在做什么,而是明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一旦曝光就会被惩罚,依然这么做了。

愧疚自然算不上,他觉得凡人本就是蝼蚁,你一脚踩死一群蚂蚁,那也只是踩死了一群蚂蚁而已。

他只是心虚,心虚之下,自然是恼羞成怒。

“老衲行事,不需要汝等置喙!”

愤怒之下,他朝着林毅勐地挥出了一拳,林毅知道这一拳接不得,一个翻滚,从容闪避掉了这一下,并反复横跳到了安全的位置,定光禅师索性不在收敛,操控着金身四处乱锤。

鼠道人看着好不容易挖出来的地道被瞬间填平欲哭无泪,而王府地下室,白狼大祭看着浑身灰尘的龙狼大祭,欲言又止。

大哥,你蛰伏得也太投入了。

房子塌了都不带挡一下的啊?

“大哥,还等等吗?”

“都等到了这个时候了,为何不等?”

龙狼大祭咬着牙说道,今天别说房子塌了他不出去,就算把他活埋了,他也不出去!

就在这时,一只金灿灿的大脚踩了过来,将这一片土地都踩得无比夯实。

“大哥,要不待会你别说话了?”

漆黑的地下,白狼大祭看着略显狼狈的龙狼大祭,弱弱地说道。

“你也闭嘴!”

说出来白狼大祭和龙狼大祭可能不信,其实林毅是故意跑过去的,他早就看到那里四道气运光柱了,但那几道光柱却一直没有动。

既没有离开,也没有凑近点看热闹。

而且四个一品扎堆,很可能是一伙的,甚至有可能和刚才显露气息的家伙是一伙的。

既然如此,林毅也就使了个坏心眼,他故意引着定光禅师朝着那边攻击,定光禅师一脚下去,可不就把那一片地方都覆盖了么?

却说这白狼大祭和龙狼大祭面对这等被活埋的屈辱都能容忍,白狼大祭的白狼却是忍受不了了。

身为尊贵的白狼王,它也有自己的骄傲,之前就一直看定光禅师不爽了,但是一直有白狼大祭压着,它也没动手。

现在被人踩到头顶上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当即,他嗷呜一声,刨开被定光禅师踩得夯实的土,冲出来就在定光禅师的脚后跟咬了一口。

这场面林毅也很惊诧,这么大只白色二哈?

【白狼王:鲜卑白狼部族供奉的图腾兽,受人供奉而得妖王之力,杀之可得三千年道行。】

【功过:流芳百世——守护一方安宁】

【绝技:撕咬——白狼图腾天赋神通,能咬破敌人的防御并造成难以愈合的伤口

祭灵——与大祭合力可发挥出更强的战力】

【弱点:无法化形,离开国境之后将失去妖王之力】

看到白狼王的描述,林毅又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这白狼王本身没有妖王的实力,但因为北魏有个白狼部族,部族将白狼王视为图腾兽供奉,便能让他成为妖王。

那么将思维发散一下,那漫天神佛,是不是一开始也不存在,而因为有人将其视为神佛,他便有了神佛的力量?

回想之前洞庭君也使用过的方法,在洞庭湖一带让人供奉他,大概也是同样的原理。

既然如此,那天上的神佛,有一部分神佛是因供奉而拥有的力量,也就说的过去了。

当然,根据类比,人间有自己修炼而成的妖王,那仙佛世界,也肯定有自己修炼成仙佛的。

这只是林毅的一点推测,但他总觉得自己有很大概率猜对了。

定光禅师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狼咬,他的金身金刚不坏,林毅的斩妖剑砍上去都只打出了一点火花。

而白狼王虽然有破防的天赋神通,平素大概是无往不利,今日就真是咬到硬茬子了。

这一口嘎嘣脆响,好悬没把一口犬牙崩坏了。

定光禅师本就在生气,现在又被咬了,不痛也丢脸啊!

一气之下,他怒喝一声:“滚!”

说着,他的勐的一脚踢出,真要让他踢实了,这白狼王肯定当场就是个死。

别看他是个图腾兽,碰到定光禅师这种强者,一个照面都坚持不下来。

危机时刻,白狼大祭终于还是出手了。

他可以忍受一切,唯独不能看着自家图腾兽被人弄死。

“疾风!”

这是呼唤,也是敕令,图腾兽的力量,要在大祭的手里才能更好地使用出来。

眨眼间,白狼王就化作疾风,出现在了白狼大祭身侧。

白狼大祭都出场了,龙狼大祭也没办法再躲藏。

他只好和他的图腾兽一起站了出来。

不同于其他几位大祭,他的龙狼因为有龙气在身,地位更加尊贵,所以他不能骑乘自己的龙狼。

这也无所谓,得益于龙狼,他的实力在所有大祭当中都是最强的。

像他这样以图腾兽为主,大祭为辅的,在八位大祭中也不是只有他。

似玄鹰大祭和操蛇大祭,都是如此。

当然,操蛇大祭的蛇可骑乘,咳咳……

言归正传,看到战场上又多出了一人一狼,定光禅师也丝毫不慌。

以他的修为,根本不在乎人多人少,三个是打,七个也是打。

只是敌人越来越多,他也不能再保留手段了,林毅今天必须死,他宁愿付出一定的代价,也不愿放走了林毅。

而林毅看着龙狼大祭和他的龙狼走了出来,也不禁愣住。

他早就知道这里有四个一品以上的强者,配置是两人两狼也不是很奇怪。

让他震惊的是龙狼大祭的狼。

这狼的确是帅气,威武不凡,它身上的毛都是火红色的,林毅还真没见过这么红的狼。

而且它头上有一只独角,这让它看起来更加英武,这也让林毅心生欢喜,恨不得抓过来给自己当坐骑。

【龙狼王:龙狼部落图腾,窃居生肖龙之位,杀之可得完全吸收的八千九百九十九年道行、十万缕龙气】

光是这一行文字,就让林毅心头狂震。

按照九劫成仙的说法,也就是说,这狼差一年道行就可以成仙了。

林毅寻思着这龙狼王大概也不是差那道行,而是差那一次渡劫。

值得一提的是,白狼王虽然能有妖王之力,但它被降妖谱分在了怪榜。

而这龙狼,却是被分在了妖榜。

也就是说,空悬已久的妖榜第一可能就是他。

林毅颇有一种集卡成功的成就感,然而,翻到目录,他在妖榜第四看到了龙狼王的名字。

距离成仙只差一线了,居然还只在第四。

龟龟,妖榜前三莫非都已经成仙了?

林毅赶忙继续查看龙狼的信息。

在功过这一行,龙狼王的评价是万死莫赎。

好家伙,直接刷新出了一个隐藏段位了。

万死莫赎——窃居生肖龙神位,从未尽职庇护子民,为获得龙气,受异族供奉。

再一次,林毅看到了窃居生肖龙神位,生肖龙林毅还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这还有个神位在,还是被一个妖榜第四的妖王占据的。

显然,从降妖谱刷新出的这个隐藏段位,林毅就看出降妖谱对龙狼王的杀意了。

八千九百九十九年道行完全吸收,这是什么概念?

林毅到现在已经用血祀之阵度过五次天劫了,而每一次度过天劫,他的身体素质都会有质的提升,但吸收经验值的效果每次都会下降。

第一次是两倍,第二次是四倍,三次八倍,四次十六倍,五次三十二倍,这种指数爆炸,让林毅直呼难顶。

也就是说,等林毅突破九千年道行之后,他刷妖王都跟刷小怪一样,没什么区别了。

又或者以数量取胜,杀的多,攒的多。

当然,这个吸收效率也不算离谱,毕竟道行基数越大,每提升一年道行的效果也就越不一样。

而现在有一个接近九千年不打折的道行在,他一波吸了,岂不是直接突破一万七千年道行?

道行破万,在人间,林毅真的可以生死看澹,不服就干了。

可为什么唯独龙狼王的道行可以无损吸收呢?

林毅一时多了许多个猜测,是因为他的罪行太大,还是因为他有生肖龙神位?

只能说林毅现在有些飘了,他现在才八千年道行,却在惦记着八千九百九十九年道行的妖王了。

再看龙狼王的状态:【等待真龙至宝现世,意图彻底成为生肖龙】

林毅这才知道,这龙狼王还不完全是生肖龙,所以他才一直隐忍在这里,不然,以他的实力,就算不如定光禅师,大概也不会太差。

【绝技:化龙——短时间内化作真龙之躯,有神佛不敌之力】

【弱点:窃居神位,不谋其政,未获得生肖龙神位的认可】

林毅眼前一亮,他的道行比不上龙狼王,但未必没有杀他的方法。

现在在用的驱虎吞狼算是一计,之后或可算计生肖龙神位造成致命一击。

只是他现在对这个东西不是很了解,想要利用,还得再准备准备。

林毅查看龙狼王的信息也就那么几秒钟的时间,这会儿功夫,他把注意力放在了龙狼王身上。

也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定光禅师发了狠。

所有人,都得死!

他的主要目标还是林毅,其他人,也就顺路收拾了。

“凡见我者,皆俯首。”

他用一种带着神秘腔调的声音说道。

这会儿,受战斗波及的,也就这方圆几十里地。

但看得到金身的,却有一整座城。

这个时候,萧玥正领着三万兵马攻城,而王卫也趁着城里混乱,将城门大开了。

城头是一片混乱的厮杀,不同于萧玥所率兵马的士气,长安守城士兵的士气就衰弱多了。

传言王爷都死了,他们这是在为谁而战?

而拓跋宇素来把军权看得重,为避免手下架空他,他在军营方面规定了每个营只能带一千人,将十万兵马分别让一百个校尉带领,而每三个月,这些校尉都要轮换,从而保证兵是兵,将是将。

现在好了,新上任的校尉还没和士兵熟悉,大统领没有王爷的调令,也无法调动手下的校尉。

而萧玥的三万人是攻一处城门,长安的十万兵却分散在四方,且一方有难,三方围观。

如此战事,岂有不一面倒的道理?

但这个时候,定光禅师忽然下令,凡见他者,皆俯首。

一时间,交战双方,都不受控制的放下了武器,朝定光禅师的方向跪拜。

萧玥也感受到了这股压力,就像是有一双大手,压着她跪下。

萧玥这一辈子也不是没跪过。

跪过父母,跪过祖宗,跪过师父,但除此之外,她没有向任何人低头。

她在皇宫中也不是没有蝇营狗苟、卑躬屈膝的生活过,可越是这样,她的自尊心越强。

她以身搏命这么长的时间,为的,就是不被人欺负,不向人低头,今时今日,哪有跪拜的道理?

她的修为不高,但在这个时候,她身体里却涌现出一股力量,让她弯不下自己的膝盖。

她忽然想到林毅给她留下的那一句话。

人心即天心,人意即天命。

她当即怒吼道:“我乃天命所在,岂能向妖僧低头,众将士,都给我站起来!”

受到萧玥的鼓舞,她身边的亲随士兵也跟着发出了怒吼,嘶吼声连成一片,也让士兵们的气势连成了一体。

首当其冲的就是长安守将,他们看着萧玥的部队,就像看到了一群恶狼,又好像是看到了一匹巨狼。

这一夜,贪狼星闪耀夜空……

------题外话------

这是一万字,我放一章里面了。

作者中二少年肤浅其他书: 仙界第一卧底 重返2008年 我的老婆是大BOSS 鬼压床:女鬼在上我在下 庶子家有个河东狮
相关推荐:重修升级之路超限解除我真没想当声优啊斗罗从豌豆射手开始王爷你作弊竞月贻香我家娘子是女帝我不可能会怜惜一个妖鬼四合院:绝不当傻柱一品侯爷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