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玩家走狗满天下 >玩家走狗满天下

406:先发制人,血脉断绝(月票加更)

深海行宫,微光耀目。

伴随一阵涌动的水流声,玄河的身影悄然出现。

一股妖力从他指尖弹出,在笼罩行宫的光罩上荡起圈圈涟漪。

海水涌动翻卷,似被无形的力量挤压,形成一条绵长如琉璃所铸的虹桥,延至玄河脚下。

“玄河前辈。”

自行宫门口传来一阵男生:“此去,情况如何?”

“自己看吧。”

玄河眯了眯眼睛,似平移般穿过虹桥,临至行宫门口,将尚在昏迷的清雅丢了出去。

“咦?”

生着鹰钩鼻,气质略显阴翳的男子见状,皱眉接住了清雅,稍作停顿便递到旁边的侍女手中。

目送侍女送她疗伤,男子沉声问:“怎么伤成这样?清文长进了?还是那小蛇出手了?”

话语一顿,他眉头逐渐拧起,盯着玄河道:“你的手臂是怎么回事?什么人把你伤的这么重?”

玄河的实力,他再清楚不过,能使其断臂者,必然不是一般人。

“哼。”

玄河眼底闪过怨毒,遂冷澹的说道:“你小觑了那季长云,清雅和我都是他打伤的。”

“他?就凭他?”

男子脸色勃然大变,不可置信的惊疑发问:“你不会搞错了吧?”

玄河没搭理他的质疑,自顾转身朝外走去:“我不知道你为何挑衅他,也不感兴趣。”

“但,我当初欠的人情,这次已经还清了,以后没事儿别来烦我,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诶,诶……”

男子显然没料到会是这个结果,试图留下玄河多问几句。

奈何玄河把话说完的时候,人就已经回到虹桥上了,压根没跟他追上去的机会。

“三太子,老奴去追。”

一名身负龟壳,留着两撇八字胡的龟妖意欲上前,将玄河拦下来。

“算了,任他去吧。”

男子摆摆手,盯着玄河离去方向,冷笑道:“这人情还不还清,不是你说算的。”

“本太子把话撂在这,玄河你身上那点秘密,本太子要吃你一辈子,还清?呵……。”

“是。”

龟妖点了点头,恭敬的退了回去。

“走,去看看清雅怎么样了。”

三太子眯了眯眼睛:“本太子总感觉她有点不对劲,我怎么感知不到她身上的同源气息。”

这个发现让他心里十分紧张,甚至可以说担忧。

其实,很多龙族都觉得奇怪,三太子怎么会看上清雅这种花瓶角色。

殊不知,三太子的心里对此女,却是另有安排,这跟她的龙族血脉息息相关。

如果清雅在血脉上出了岔子,那就意味着他多年的布置……付之一炬。

念及至此,三太子心里不禁有些懊悔。

早知道那季长云如此难缠,他定然不会让清雅过去找茬。

龟奴迟疑片刻,低声问道:“三太子,老奴斗胆想问,您为何要找那季长云的茬呢?”

“你懂什么,自然是抢占先机。”

三太子苦笑着说道:“玄河这老家伙,虽然跟我走的有点近,但他一直是父王身边的亲信。”

“此次清文去找赤海小蛇,可不止是调情,还要将他作为接引人,为将来重返中土做准备。”

“玄河看似是做保镖,实则也作为父王的眼睛,替他审视这条小蛇的能力,是不是够资格。”

“而随后牵扯进去莲生教,季长云,则属于意外的变数,玄河回来将此事告诉了我和父王。”

“既然父王让玄河带着黄金过去,说明此事是得到了父王的准许,他认可了季长云。”

说到这里,三太子目露冷色:“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龟奴思索着说:“意味着季长云此人到来之后,如果他的计划能得到龙王的认可,那么他就能调动……南海龙族。”

三太子满意的点头:“没错,所以我要先下手为强,只要掌握了季长云,就能通过他……获得更多便利。”

“置身险境的计划由我的兄弟去,功高险低的计划由我去。”

“本来我以为,单凭清雅的实力,还有暗中策应的玄河,对付清文和小蛇两个废物已经足够。”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个区区源海的季长云,竟然藏得那么深,竟然有如此实力……。”

说到最后,三太子脸上隐有懊悔闪过。

龟奴忍不住安慰道:“太子不用担心,这次露面的是清雅公主,跟您没有关系。”

“呵……。”

三太子失笑:“假如季长云真那么聪明,他肯定已经通过清文,知道清雅此行是我指使。”

龟奴沉声说道:“就算他知道又怎样?您可是南海三太子。”

“那又如何?”

三太子冷笑:“他当然不敢明着来,但他却可以制定一些看似合理,实有私货的计划,经由父王的允许,派我出去……送死。”

龟奴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弯,不住说道:“这,这怎么可能呢,龙王他绝不会……”

三太子摇头:“他的计划不会明着置我于死地,仅是看上去有些危险。”

“父王看得出一个,看不出所有。我能脱险一次,不能次次侥幸……”

话已至此,龟奴眸中迸现狠辣,做手势道:“倘若这样的话,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

“你杀不了他的。”

三太子深吸口气:“我的母亲告诉过我,你所看到的,往往只是聪明人让你看到的。”

“而今的季长云便是如此,咱们对他的了解,仅限于他让我们所看到的,冰山一角。”

《仙木奇缘》

“那……该怎么办?”

龟奴扯了扯八字胡,再也想不出办法了。

“咱们动不了手,但可以借刀杀人。”

三太子目露杀机:“咱们是通过玄河,才知道季长云的存在,但我那些兄弟可不知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清乐那个家伙一直对清文念念不忘吧?倘若他知道赤海小蛇回来……”

龟奴微微颔首:“老奴明白,这就去办。”

“嗯,做的隐秘点。”

三太子叮嘱:“假如清乐失败,就多了个倒霉蛋分担本太子的压力,假如清乐成功,自然再好不过。”

龟奴作钦佩之色,不禁赞道:“太子神机妙算,智珠在握,老奴佩服之至。”

几乎是前后脚的功夫。

龟奴这边刚走没多久,随即就响起龙女惊慌的叫声:“太子,太子不好了。”

三太子心里一突,隐有不祥的预感,沉声喝问:“出什么事了?”

龙女哭哭滴滴,嘤嘤垂泪道:“清雅公主她,她……她似乎不能吸收药物。”

三太子脸色勃然大变,快步朝后面走去:“这怎么可能?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再检查一番。”

一只长着海马脑袋的家伙走出来,沉声禀报:“太子,已经检查数次了。”

“老奴可以确定,清雅公主的血脉传承已经,已经断绝,血统再无任何灵气……。”

“什么?”

三太子身躯勐地晃了晃,如遭雷击般站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再说一遍?”

此妖垂下脑袋,咬牙道:“虽然很难相信,但清雅公主的血脉传承确实断绝,灵气消散。”

“也就是说,她的血脉已和普通生灵无异,所以才无法汲取天地元气,也无法运转妖力,更没办法汲取药物恢复伤势。”

三太子铁青着脸,怒视着他:“为何会这般?”

此妖苦笑:“老奴在清雅公主身上的一些伤口处,找到了些许药渣,似乎是某种丹药。”

“依我的想法,清雅公主的血脉之所以出现如此异状,应该跟那种丹药脱不开关系。”

丹药?

三太子童孔微缩,脑中瞬时冒出一个人——季长云。

尽管认知上很难相信,但理智却告诉他,这是目前可能性最高的。

况且,比起凶手的身份,三太子对这种丹药更加悚然。

如果真是人族所炼制的丹药,或者其他东西,所造成的这种后果,那是不是就代表着……。

“呼……”

三太子怔怔的看着水母床上的清雅,额角隐有青筋攒动,眸中更是闪烁着饱含杀意的蓝光。

就在短短一刹之间,他的脑海念头迭起。

不知想到了什么,杀意逐渐朝坚决转变,最终化为坚定。

“呼……”

三太子吐出一口浊气,别过头轻声吩咐:“先让清雅保持这个状态,我会尽力寻找解决之法。”

“是。”

众妖见他不欲迁怒,心下顿时松了口气。

然而,他们却没有注意到,三太子藏在眼底的愤恨与坚决……。

愤恨是对季长云的。

这家伙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无巧不巧的坏了三太子多年的布置。

坚决是对清雅公主的。

没有了龙族血脉的清雅,自身价值大大降低,远不足以让三太子花费海量的代价尝试拯救。

棋子失去了价值,自然会变成弃子。

还在昏迷中的清雅公主,丝毫不知道对自己用情至深的三太子,已经将她视为一颗弃子。

“对不起,清雅。”

三太子闭目片刻,大步离开了这里。

他转身的刹那,脸上的心疼化为澹漠:“欲成大事者,至亲亦可杀,清雅……别怪本太子无情。”

PS:下午7点还有一更

作者氪金改命其他书: 带着攻略去穿越 副本模拟器 我吞噬亿万个自己 无限制演绎
相关推荐:功法都有熟练度灵异实录:捉鬼实习生你都三千级了,外面最高才一百级神豪从看网络直播开始带着攻略去穿越大毒巫混在美洲的新大明帝国末世:从强化武器开始穿越成狐狸精是什么体验我能盘点历史人物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