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逍遥小捕快 >逍遥小捕快

第五百一十八章:明月心伤

周国太子立刻俯首,惶恐道:“父皇息怒,儿臣知错,儿臣知错了……”

周皇看着跪伏于地的周国太子说道:“李诚,你记着,太子之位,可以是你的,也可以不是你的,滚回你的东宫给朕禁足思过一月!”

周国太子身体颤抖,但是丝毫不敢违逆周皇之言:“儿臣领旨谢恩……”

说罢,便诚惶诚恐的站起身,作躬身拱手状,小心翼翼的向后退了数步才转身离去,丝毫不敢再次触怒已经在气头上的周皇。

tsxsw.la

御书房中背手而立的周皇握紧了一只手。

帝王可无情,但是不可无义。

这里的义并不是义气,而是大义。

一国之君可无才不可德,更不可失去了心中的大义。

三国之间虽互相征伐,但是有一点却不变,那便是都认为自己是中原正统。

中原之地那都是自己国家还未曾收复的国土,这些领土岂容外族觊觎?!

现在中原的局面说大了那叫三足鼎立,说小了那是兄弟不和。

老爹走的匆忙,没来得及立遗嘱,现在他们三个国家就差不多相当于三个兄弟争家产呢。

自己人怎么争抢都不为过,但是外人想过来掺一脚?

痴心妄想!

……

御花园

太子仪仗前,一名身着宫裙的女子站在太子面前,安慰正面沉似水的周国太子道:“父皇定然只是一直误解,大哥莫要太过生气了。”

周国太子沉着脸道:“父皇不会错,不要再说了!本宫今后要在东宫思过一月,不敢违命。”

说罢,周国太子便要迈步离开去往东宫方向。

显然太子的心情并没有他这个三妹的三两句安慰便转好。

三公主看向偏僻之处的月白裙装,而后拉着太子折了一个方向说道:“大哥这边走,也好多在御花园走走,思过之中轻易可出不得宫了,此时不妨在御花园多看看花色。”

周国太子听到三公主的话,点了点头道;“也好。”

御花园

一条僻静小道

一处秋菊绽放的角落,站着一道身着月色长裙的倩影。

此处虽偏僻,但也清雅,映衬佳人。

佳人手中执一页宣纸。

宣纸之上是用簪花小楷工整书下的诗句: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

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

纸上之诗被佳人浅吟出口,呢喃中轻笑,也略有一丝羞涩。

这道身着月色长裙的倩影正是李明月。

李明月虽喜欢花草树木蝉鸣飞鸟般的自由之景,但是她在这深宫之中只不过是一个被人遗忘的人,宫里其余皇子公主也之后心情不好的时候才能想起来她。

御花园中那些美不胜收的景色不属于她,即便赏花弄草也只来御花园最偏僻之处。

这处少有人行的秋菊小道,便是她常来之地。

秋菊清新雅致,开在此处不与人争,她很喜欢这里,也很喜欢带他的诗作来。

便在这时,李明月察觉到有人接近,连忙向一边躲开,太子仪仗缓缓走来。

周国太子身旁的三公主走过来看到李明月手中拿着一张纸,笑道:“我当时谁?这不是……这不是……那个……明月公主吗?这个封号好生奇怪,周国万里疆土,有叫明月的封地吗?”

公主和皇子的封号,一般多取封地之名,公主虽然无治理之权也无须像成年皇子那般离京就藩,但是却可享受封地税收,三公主这番话分明是嘲笑李明月是个连封地都没有的野种。

李明月只是低头立于一边,脸色平静,也不说话,这样的冷嘲热讽在她归国之后也遇到了几次,但是她最不愿面对的便是这个三公主。

此人脾气骄横,且喜欢戳人痛处,在宫中也极为受宠。

当初母亲留给她的玉佩便是被这个三公主摔碎的。

三公主看李明月不说话,笑哼道:“哥哥你看,她连话都不会说。叫明月便被封为明月公主当真可笑,与那个连封号都没有,到现在也只能在宫里带着的那个哥哥一样卑贱,一辈子只能待在宫里养不大的野孩子,哎呀,八弟当时刚生下不久便有一州封地了吧?你们的封地在哪儿呢?”

心情不好的时候欺负欺负这个比庶出还庶出的明月公主,这心里火气一下子就能削减大半,怎能让人不快?

李明月手中拿着宣纸,银牙紧咬唇肉,忍着火气。

她不能发怒,不能顶嘴,不然的话定然会与之发生纠缠,到最后兄长在宫中处境只会更加艰难。

她只能隐忍,否则只会让兄长难做。

三公主看到李明月手中的宣纸,一把将之抽过来,李明月一开始没有防备,等到反应过来之时,只留素手还抓着一处纸角。

李明月害怕与三公主将宣纸扯坏,只能放开手,看着三公主的粗鲁摆弄纸张,李明月眼中满是心疼之色,终于开口争取道:“还请皇姐将诗还给明月。”

“原来你会说话啊,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三公主嘲弄了一句李明月,而后看了看宣纸上写的诗词,却是一怔,这词莫非是这个庶出写出来的?

她一个宫女所生的野种能写出如此好诗?她凭什么?!

想到这里,三公主心下一横,在李明月满是心疼之色的目光中将纸张撕成几片,丢在地上:“酸诗烂词,也配写出来示人?”

太子瞥了一眼已经正在原地的李明月一眼,开口道:“既然出生便带着一身病还是蜗居在你那冷宫里不要出来比较好,也免得平白无故惹人嫌,三妹,我们走。”

太子仪仗远去。

李明月的朱唇之上渗出被她的贝齿咬出了血迹,而后她蹲下身子,将散落在地上的碎纸一片一片的捡起来,生怕被风吹丢了一块,虽不想哭泣但眼泪却是不受控制的落下,打湿了正在捡东西的手背。

过了很久,李明月才将所有碎片收集在手中,小心翼翼的将之放进了锦囊中。

这是他的诗……

……

一身灰色衣袍的李洵站在高处假山旁看到这一幕,脸上早已阴沉一片。假山上的石头竟然都被他的右手硬生生捏碎了一块,碎石扎入皮肉被鲜血染红都未曾察觉。

相关推荐:我有一口黄金棺超级机械掌控十一枚棋子机甲修仙狂潮随机返利:我传功就无敌了越战记忆穿越之战天传说穿越战国的风流诸候巫师世界我的巫师世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