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第一百一十章 抓人(求首订)

“你输了,给钱给钱!”

镇抚司衙门,值房内,几名校尉围坐在桌旁,大呼小叫,桌上堆满了纸牌与散碎银两。

齐平“袖手旁观”,不参与,看个乐呵。

纸牌游戏名为“叶子戏”,只因每一张牌大小酷似树叶,故而得名,玩法与后世的扑克极为类似。

ranwen.la

上到后宫嫔妃,下到市井村汉,闲暇时,都会打几局牌。

是凉国内最为风靡的游戏。

恩,相比下,围棋什么的,就太高端了,是读书人装逼的游戏。

“这个世界好像还没有麻将,恩,记下来,哪天打磨一副,送给小郡主玩,省的她下次过来找乐子,没法应付。”齐平默默思量。

说起来,从打入京那天,自己被弄进牢房时,见了一面,已经有日子没与郡主联络感情了……

长公主更惨,一面没见。

可她在皇宫里,我也进不去啊……齐平觉得这样下去不行。

京都妖精那么多,太久不抱,长宁这条大白腿跑了可咋整。

“都没事情做了么?!”

突然,传来熟悉的呵斥声,黑着脸,不苟言笑的余庆迈步进院,展开严厉批评。

一众校尉一哄而散。

也不很怕,余庆虽素来看不得人摸鱼,但只要不耽误正事,最多也就骂几句。

这两日衙门还算清闲。

眼瞅着,即将散值,所以不很在意。

“头儿,我就看看。”齐平见余庆朝他走来,举起双手,立证清白。

余庆道:“跟我过来。”

干啥就抓我……齐平垂头丧气跟着老大进议事堂,后者看了他一会,忽然问:

“那南城六角书屋,没记错,是你那同乡开的吧。”

“是啊。”齐平迷惑。

继而,便见余庆清咳一声,自袖中抖落一角碎银:

“我有个朋友……很喜欢读,有没有后续书稿?卖我一份。”

你那个朋友他正经么……头儿你这般的铁血硬汉,也对红楼感兴趣,啧啧……没看出来。

齐平会心一笑,却只推说,自己回头问问,若新书出来,第一个给他送来。

余庆也没强迫,满意离开了。

……

傍晚时分。

齐平返回六角巷时,远远的,就见书铺内外,客人络绎不绝。

对比一月前,当真可谓云泥之别。

“今日晚了,本店打烊,明日清晨照常开铺,各位再来。”范贰长身而起,朝外作揖。

几名客人大怒,范贰无奈,又卖出几册,哄走顾客,这才挂上“打烊”的木牌。

“累不累?”齐平笑呵呵走来。

范贰用袖子擦着汗,笑得质朴:“这种累,我倒不嫌多。”

忙了一整日,全靠他一人,累么?自然疲惫,但却是痛并快乐着。

“这只是开始,等铺子真正打响名气,你便是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齐平打趣。

范贰认真道:“有道理,那我先物色几个伙计,对了,我跟你说个事。”

“什么?”

范贰道:“今日给咱们刻印书籍的作坊老板,偷偷与我说,有人在试图盗取书稿,可能是其他书坊的人,要咱们提防些。”

盗稿子?齐平沉默,意识到,随着生意做大,红楼走红,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目前还只是盗稿,往后会如何?

马老师说,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下任何罪行……若是真给大人物盯上,自己一个校尉,真未必顶得住。

“放心,这块我来处理,你专心经营即可。”

齐平想了想,故作轻松,继而叮嘱:

“对了,若是账上宽裕,最好能把刻印作坊买下来。”

没有自己的工厂,心里,始终不踏实。

范贰用力点头:“这个我已经在谈了。”

就在这时候,忽然,巷子外头,一名骑马的侍卫抵达,于书铺外,勒住缰绳,眼睛一亮,下马道:“齐校尉。”

齐平一怔,觉得这人眼熟,片刻后,恍然:“是你。”

对方,分明便是安平郡主护卫。

后者从衣袋中取出一封信,递来:

“郡主派我来寻齐校尉,我方才去了客栈,问了掌柜才知晓,您竟搬来了此处。”

我的傻白甜郡主想起我了……齐平忙接过,也不急着看,从口袋中摸出一锭银,塞给对方:

“兄弟辛苦了。”

护卫忙摆手:“齐校尉太客气。”

“拿着拿着。”一番推拒,护卫心满意足离开。

花小钱,办大事,齐平并非不懂这个道理,只是以往实在囊中羞涩……

眼下,多少宽裕了几分。

“郡主找你什么事?”范贰好奇问。

我哪知道……齐平嘀咕,撕开那封薄薄的信封,取出一张白纸来,上头用娟秀的字体,只写着一行小字:

“明日我来找你玩。”

落款:安平

所以就这么一句话,你至于还写一封信?齐平吐槽。

……

安平有命,齐平自然不会不给她面子。

好在这月还没怎么请假,写一张请假条,明早托人递去衙门便是了。

吃过晚饭,范贰自去呼呼大睡,齐姝抱着红楼回屋修仙,齐平照例修行吐纳,又操控神符笔,码了几篇书稿,方沉沉睡去。

一夜无话。

翌日,上午时候,齐平终于再次见到了小大腿安平。

“卑职见过郡主!”六角书屋外,齐平立在华贵马车旁,躬身行礼。

马车帘子掀开,露出一张精致白嫩的脸孔来,多日不见,小郡主身上在西北历练出的,本就不多的剽悍气息荡然无存。

活泛的杏眼黑白分明,往小捕快身上飘。

故意板起脸来,拉长语调,用老佛爷的口吻道:

“车外何人呐?”

还车外何人,你当自己在公堂审犯人吗?齐平一怔,配合道:

“是卑职呀。郡主不记得啦?”

安平郡主作回忆状,佯装嗔怒:

“好你个齐平,这么久都不来请安,来人呐,拖出去杖毙了。”

车旁侍卫面面相觑。

齐平告饶:“郡主饶命。”

安平听了,噗嗤一声乐了,摆摆手,故作大方: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罚你跟我去个地方。”

顿了顿,补了句:“不许上车,在外头跟着。”

郡主未出阁,不能与男子同乘。

……所以你这一个月去戏精学院进修了是吧……齐平心说,在河宴的时候,可没看出来。

忙应了声,又与范贰交代了句,方离开。

……

“掌柜的,方才那是哪位大人物?”目送车马离去,店内有客人好奇发问。

范贰讳莫如深:“你猜。”

客人:“……”

赌气地走掉了。

范贰笑容满面,齐平的人脉,可以转化为书铺的背景,这无疑令他倍觉心安。

然而就在齐平离去后不久,店铺外头,忽而传来呵斥声,一阵骚乱,排队购书的客人被赶走,一丝不详的气息弥漫。

范贰看去,便见几名朝廷捕手,凶神恶煞闯进来。

“你是范贰?”为首的官差居高临下,问道。

范贰心下不安,堆起笑容:“是草民,各位官爷是来买书?”

官差冷冷盯着他,似笑非笑:

“带走!”

相关推荐:花丛隐龙科技之虚拟实验室调查员守则海贼里面的美食家无上神途逼良为妖苦境烽烟之异佛开局签到黄巾力士火影:开局召开圣杯战争人在超神开局凯莎捡了我的日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