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第一百四十四章 “刷新”(求订阅月票)

封。

没有人知道,当齐平扭身,踩踏建筑高墙,身体扭转过来,凌空落笔的刹那。

在他的识海深处,那已然灰暗下去的沙漏下方,一杆虚幻的笔被激活。

仿佛被无形的手持握,做出与青玉法笔一般无二的动作。

对于这门术法,齐平从未懈怠,无数个深夜里,描摹书写的积累,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滚滚真元自经脉,灌入笔锋,瞬息间,一枚白色的“封”字勾勒完成。

也就在神符成形的刹那。

风停了。

是的,这一刻,灰袍人清楚感觉到,那无处不在的夜风,倏然停止,凝固,聚集。

在笔尖神符的牵引下,凝聚成了一道封死街道的“墙”。

空气之墙。

在这生死时刻,齐平没有选择封禁敌人,武功伯爵前车之鉴,他知道,对于这种跨越境界的高手,强行封禁,或许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从始至终,他想的都只是拖延时间。

“封”字炸开。

一座空气墙朝两侧蔓延,将两个人,分隔在不同的世界里。

这一笔,毫无保留。

齐平几乎耗光了所有真元,同时将含在口中的第二枚回气丹吞下,躯体轰鸣,没有任何犹豫,扭头狂奔。

灰袍人猝不及防,本能做出防御动作,可预想中的攻击并未到来,他的面前,只是多了一堵无法逾越的高墙。

他有些惊讶,也有些被愚弄的愤怒,覆盖冰霜的拳头,狠狠打出,双拳裹挟的真元在夜空里,炸出涟漪状的气环。

“咔嚓!”

很快的,空气墙表面,以双拳为中心,崩开粗大的裂痕,停滞的风重新开始流动。

两人再次拉开了距离。

这一切,都只发生在短暂的几个呼吸间。

当齐平体内的真元只堪堪,恢复到六分之一时,奔逃中的他,再次感受到了身后逼近的死亡气息。

“来了……”

齐平心头一沉,有些苦涩。

空气墙的确完成了它的使命,但也只拖延了不到十息,差距太大了。

直到此刻,他才真切地感受到,面对更高境界强者时的无力与窒息。

“你跑不掉的。”

耳畔,再次传来沙哑的声音。

齐平的后背,汗毛倒竖,清晰察觉到冰霜的寒气。

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被术法击中,然而,在直线的追逃大战中,他根本没有回头的机会,是个再好不过的靶子,除非……过弯……

念头升起的刹那,前方再次出现了一道路口,与一堵墙。

并非偶然,是精确计算的结果,这一刻,京都内城对称的建筑布局,再次帮了他。

一如此前,凌空跃起,双脚踩踏墙壁,借力,以牺牲最少的速度换来回身的机会。

真元储备不够发动第二次“封”字符,齐平右手自腰间一抹,手腕抖转。

“嗖!嗖!嗖!”

三枚精铁飞镖呈现三角,电光般,朝灰袍人面门疾射。

然而,后者却竟并未闪避,只是挥起手臂,体表,真元覆盖,皮肤泛起金铁乌光。

灌注真元的飞镖,击中肉体,却竟发出“叮叮”的声响,被硬生生弹开。

如箭矢般,斜着钉入青石地板,炸开一个个浅坑。

二境洗髓,护体罡气。

灰袍人笑了。

在他看来,这少年已经是穷途末路,方才那枚神符,已经抽光了他的力量,如今,竟只能动用飞镖这等可笑的手段。

可他莫非不知道,洗髓境的防御有多强大?

想到这,他的眼中,流露一丝怜悯。

右手却已扬起,干脆利落,准备打出积蓄已久的一拳。

然而,就在这短促的一刻,他疑惑发现,那凌空与自己对视的少年,却竟没有任何慌乱。

仿佛,对反击的失败,没有任何意外的情绪。

而少年的左手,借助这短暂的空隙,从怀中摸出了一张折起来的白纸……

灰袍人一愣,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下,突然升起危险感。

那是多年厮混江湖,经历无数生死磨练出的,对危机的预警。

来不及思考,他立即收拳,转攻为守,与此同时,齐平指尖喷吐真元,那张平平无奇的白纸,竟燃烧起来。

起初,只是一团星火。

眨眼间,那火焰撑开,形成了一道火焰圆环,如同打开的空间虫洞,又如一面圆盾,挡在两人之间。

隐约间,两人仿佛听到了马匹嘶鸣,战鼓擂动,万人的厮杀叫喊声。

这火焰之门,仿佛穿越了历史,通往一座消失在历史中的战场。

继而,一只枪尖自“门”中刺出,然后,是覆盖盔甲的战马,以及,马上骑士。

这一刻,时间仿佛被放慢了无数倍。

场中两人清楚看到,一位难以描述的强大骑士自火焰之门走出,它的身体呈半透明状,出现瞬间,便锁定了灰袍人。

“护国神将!符箓神将图!”

灰袍人瞳孔骤缩,心头惊叫。

不明白,为何这等高阶符箓,会出现在锦衣少年身上?

另外,承载这门术法的,似乎是一张寻常的白纸?

不……这不是完整的符箓,他很快发现,面前的骑士身影虚幻,尾部残缺,比真正的“神将图”气息也弱了一截。

“为什么……”他心头升起疑惑。

然而,护国神将却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瞬间冲入他的身体,消失无踪。

在齐平的视角下,灰袍人宛若被“幽灵骑士”穿透,整个人,僵在原地,气息有了瞬间的坍缩,体表的护体罡气,也肉眼可见地衰弱下来。

“神识攻击,让他的真元运转出了问题!”齐平眸光乍亮。

这是他第一次点燃这张图,在前一秒,他都不敢笃定,究竟是否可以成功,但今夜,幸运女神临幸了他。

于绝境处,竟捕捉到了战机。

没有犹豫,齐平身体跌落的同时,右手按住刀柄,骤然……拔刀!

体内,恢复的少许真元疯狂燃烧,奔雷劲下,齐平一刀斩向敌人,然而,预想中的鲜血飚射并未出现。

在刀锋落下的瞬间,灰袍人坍缩的气息瞬间恢复,兜帽下,那双眼睛刺出冷厉,且后怕的光芒。

许是神将图未画完,也或许,是低配版的力量不足。

在短暂的眩晕后,灰袍人挣脱出神识战场,双手合拢,准确地将刀刃夹在掌心。

那挟裹着开山裂石力量的一刀,被死死钳制住,不得寸进。

齐平心头大恐,果断抛刀,折身遁逃,然而,迎接他的,是弥漫寒气的一拳。

“彭!”

这一刻,齐平仿佛被一截全速行驶的火车撞飞。

人在半空,四肢炸成血雾,旋即,又被冰霜寒气冻结,无边的痛苦席卷而来,他清楚感觉到,一股寒流钻入体内,疯狂破坏脏腑。

他的身体在死亡。

意识,也仿佛受到寒流的影响,变得无比缓慢。谷

世界变成了慢镜头,他清楚看到,自己摊开四肢,朝地面跌落,看到,灰袍人站在不远处,保持着挥拳的姿态。

看到,星光寥落的夜空里,一抹银白的剑光呼啸而来,速度极快,隐约间,他仿佛看到了剑光里,一角黑红锦袍,猎猎。

疾速放大。

然而……终究是来晚了一步。

只差一步。

他跌落在了地上,却没有感觉到痛苦,他的头颅歪到一侧。

于是,视野中,整个世界也颠倒过来。

要死了吗?

面对死亡,齐平的意识竟无比平静,虽然已尽了全力,果然还是不行……

倒也不是第一次死亡,只是,好不容易重活一次,生活一点点变好,升职加薪……小妹马上要买新房子……

真的好不甘心啊。

视野先是模糊,然后终于彻底黑暗了下去。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齐平仿佛听到了风中,传来更夫遥远的锣响:

“子时三更,平安无事!”

子时,意味着,新的一天,开始了。

新的……一天?

齐平逐渐模糊的意识,突然跳动了下,黑暗中,他仰起头,“看”到一只巨大的,灰暗的“沙漏”,蓦然明亮起来。

照亮枯竭的识海。

冷却结束,技能刷新。

巨大的喜悦如潮水般涌来,齐平躺在黑暗里,在心中,无声嘶吼:

“重来!”

……

……

人间再次逆流。

“哒哒哒。”齐平睁开双眼,发现自己骑在马上,夜风挟裹着水汽,吹乱他的锦袍与长发。

识海内,沙漏灰暗了下去,他第二次,恢复了全盛状态。

只是,根据经验,即便再次撑过零点,沙漏恐怕也无法开启第三次。

他试过。

人生,没有那么多bug可以卡。

他提前透支了明天的回档次数。

也就是说,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

“怕吗?”

齐平抚弄黄骠马的脖颈,轻声说。

仿佛在与马儿交谈,亦或者,对自己说。

黄骠马有些不爽地打了个响鼻,它觉得有些不安,但不知缘由。

齐平嘴角扬起笑容,自言自语:

“就当你不怕了,记得等下,跑远一点,那么,我们再来一次。”

他抬起头,眯起双眼,奔向深邃的夜。

没有犹豫,没有迟疑,当第二次,来到那熟悉的路口,齐平果断激发了两枚腰牌。

拔马,朝熟悉巷子冲去。

他没有选择。

只有一腔孤勇。

而这一次,他没有更换“方案”,而是准备复刻上一轮的打法。

只不过,区别在于,有了上回的经历,这一次,他可以将每一个部分,完成的更好。

零点看书

避开上次犯下的,许多个,微小错误,争取每一秒的时间。

更精确地计算回气丹的转化速率,从而将丹药的利用率,发挥到极限。

更果决地施法,预判敌人的反应,优化自己的攻击。

他要将一切瑕疵与失误剔除,抓住每一个关键点。

……

黑暗中,灰袍人轻咦一声,化作青烟追来,没有任何变化。

在齐平的刻意引导下,一切开始重复上演,两人很快,沿着上次的路线,开始追逃。

奔雷劲……“封”字诀……抖落的飞镖……燃烧的神将……

一切,都仿佛没有任何区别,只是,灰袍人越追,越惊愕,因为,他震惊地发现,前方少年的一系列动作,是那般的流畅。

是的,流畅。

只有这个词能准确形容。

齐平的每一次反击,每一个转折,甚至奔跑出的每一步,都行云流水,没有任何一丝丝犹豫、停滞。

就仿佛,他预判到了每一个意外的发生。

当他开始减速的时候,前方会自动出现一堵墙。

当他提起青玉法笔时,真元凝聚成的空气墙,完美的刚刚好,没有浪费一丝多余的力量。

当他扭转腰身,打出飞镖时,没有瞄准,仿佛心之所向,灰袍人自己主动撞上去。

极致的流畅,会生出极致的美感。

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灰袍人惊悚地意识到,在这场追逃游戏中,对方的每一个动作,都完美的不可思议。

这让他,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憋闷感,仿佛,掌控局面与节奏的不是他,而是那个“仓皇”的少年人。

不是他在追杀。

而是……对方,在牵着他走。

荒诞。

匪夷所思。

而他不知道的是,在齐平堪称完美的微操下,这一次,又多拖延了近十息。

“该结束了!”长街拐角,当灰袍人挣脱了神将攻击,愤怒地抬起双手,夹住了那斩来的一刀。

并准备予以毁灭一击时,他愕然发现,那柄刀的背后,并没有人。

“人呢?”他疑惑。

然后,终于看到了早先拉开距离,正站在长街不远处,浴血喘息的齐平。

因为连续动用奔雷劲,承受高负荷运转压力,齐平身上,满是溢出的鲜血,浸透了衣裳,看着有些渗人。

然而,他的脸上,却扬起了灿烂的笑容。

“你不跑了?”灰袍人愣神,心头升起强烈的警兆。

“不跑了,”齐平咧开嘴,露出雪白牙齿,指向天空:“你看。”

灰袍人霍然抬头,脸色大变,眉心刺痛,只觉被一股强横的气机锁定,瞳孔中,一匹白练有如雷霆,自苍穹深处,横贯而来。

“轰!!”

一道剑气落下,夜风被撕裂,狂猛的气流朝四面八方炸开,齐平站立不稳,以手遮面,双脚犁地,被风压向后推去。

忽而,一只温暖的大手,扶住了他的肩膀。

“你受伤了。”杜元春皱眉,说。

齐平咧嘴一笑:“还死不了,老大。”

相关推荐:花丛隐龙科技之虚拟实验室调查员守则海贼里面的美食家无上神途逼良为妖苦境烽烟之异佛开局签到黄巾力士火影:开局召开圣杯战争人在超神开局凯莎捡了我的日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