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第一百四十八章 “无”字神符,现世(求订阅月票)

“那边可能有危险,如果我没看错,可能涉及四境神隐强者的争斗。”

长街上,杜元春看了眼便宜师弟,耐心解释。

话语中,隐含的意思是:

你这个弱鸡,余波都扛不住,去啥去。

四境……神隐……齐平眼神一动,终于补全了修行五境的知识短板。

他笑了下,说:“四境的话,师兄你过去,也很危险吧,或者说,你有什么依仗。”

杜元春深深看了他一眼,心下赞叹,没想到齐平在这种糟糕的状态下,头脑仍旧如此清晰,他好奇问道:

“你为什么想去?”

齐平说道:“我和徐士升有仇。”

这当然是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向往。

就像当初在河宴,他也曾冒险观战,虽然回档能力已经透支,但几次游走在生死边缘,激发了少年心中的热血和胆气。

另外……他也想试试,能否用神符笔记录下神隐境界的战斗场面。

风险与机遇并存。

如果能成,就是大赚特赚。

“当然,要是真有危险,我就不去了。”齐平眨眨眼,咧嘴一笑,怂的干脆。

杜元春莞尔,抓住他的胳膊:“那就去看看,保你无事。”

齐平心想,你这话就很没力度,方才我差点就有事了……

下一秒,他只觉一股巨力将自己扯向半空,身体朝夜空飞去,地面的禁军们先是变小,然后消失了,愣神的功夫,他已经踩在了飞剑之上。

两侧气压令他如履平地,不虞坠落。

他抬头,看到身前黑红锦袍宽阔的后背:

“坐稳了。”

长街上,余庆仰头,有些发愣地望着奔向外城的剑光,脑子里,懵懵的:

“师兄?齐平那小子,叫司首师兄?”

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

夜空中,强风吹卷的两人衣袍猎猎,头发乱舞,冷风与淅沥沥的雨点在高速下,尤为剧烈。

齐平往下看,城市黑乎乎的,只能大概分辨位置。

隐约间,仿佛还有数道气机,自下方扫来,笼罩二人。

杜元春毫不在意,不多时,抵达京都南城墙,开始朝下方坠落。

这里,距离战场还有不近的距离,那高耸巍峨的城墙上,火把连成一串,极为醒目。

一名名守城军卒全副武装,高度戒备,杀气凛然,齐平借助“开灵符”,发现那些军卒,仿若节点,彼此相连,元气于军阵间流淌。

一架架守城法器瞄准远方,城墙中段,一颗大星亮的刺目。

“放行!”

守城大将屹立于墙头,披着重甲,拄着一柄宽阔重剑,感受到头顶气息,他仰头看了眼,开口吩咐。

于是,那浩荡无形的“元气阵列”撕开了一个缺口,放两人入内。

见齐平惊讶,杜元春低声解释:

“京都这座城市,本就是一座巨大的法阵,倘若有敌来犯,守备将军可激活虎符,调集京都地脉,结成防御。”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啊……齐平惊叹,心想,原来你也不是要凑近了看,而是躲在军阵里远眺……

这时候,两人降落在城墙上,军卒们目不斜视。

杜元春与守城大将对视一眼,彼此点头,没有沟通,双方同时将视线投向前方。

齐平同样没心思问东问西,他站在宽阔的京都城墙上,目光从“射口”投出,不禁发出一声惊叹。

只是飞行赶路的功夫,远处的天空,两片云已交手了不知多少个回合。

齐平猜到,那应当是两名神隐强者交战引动的天象。

就如同长街上,寒霜剑曾将周遭覆盖霜雪。

可惜太黑了,城上的光亮与京郊的黑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狂暴紊乱的元气卷起冷风,一次次,朝这边冲刷过来,却在撞击上军阵外围时候,消弭于无形。

丝丝冷雨飘落,滴答一声,落在齐平的脸颊上。

他没有擦拭,只是瞪大了眼睛,尝试解析复制,瞳孔中浮现神符笔虚影。

然后,他只觉双目剧痛,忙垂下头,闭上眼睛,有泪水流淌下来。

我瞎了……

脑海中的神符笔也安静了下来。

“不要强行去看,也不要试图感悟,你的修为差的太多,强行观摩,有害无益。”耳畔,传来杜元春的声音。

你不早说……齐平擦去泪水,心中有些失望,也有些震撼。

他不知道,交手双方的具体模样,就连外显的天象变化,也看不懂。

这就是一级号与四级号的差距吗,如果只是神隐的打斗,就有如此阵仗,那神圣领域究竟该如何?

wucuoxs.com

“那金色的,是我们的人吗?”齐平揉着通红的眼睛,问。

黑云先出现,金色后出,很好分析敌我。

杜元春目不斜视,说道:“是书院大先生,我的老师。”

齐平吃了一惊,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古朴严肃的老头,心想,当日其与席帘交手打斗,抢学生的时候,可没有这般动静。

“那另外一个人呢?”齐平试探问道。

心想,神隐境强者,总不会默默无闻。

杜元春沉默了下,说:

“我不确定,但有个猜测,也许是不老林真正的首领,一个……死而复生之人。”

死而复生……因为皇陵案,齐平对这个词有些敏感,他正要问,突然,那名拄着中间,手持虎符的守城大将沉声说:

“不好,大先生要败了。”

齐平霍然抬头,只见,在又一次碰撞中,金色的诗云黯淡下去,开始收缩,黑云压顶,气势磅礴,高下立判。

……

书院内。

此刻,广场与青坪上,站满了人影,所有的学子、教习以及三位先生,猫镇守,都紧张忐忑地,遥望着远处的战斗。

屏息凝神,气氛压抑沉寂,饶是风雨飘摇,也无一人分神。

雀斑女孩攥着拳头,咬着嘴唇,默默为大先生鼓劲——即便,他们甚至不大清楚,敌人是哪个。

当望见黑云压倒金云时,沉寂的气氛被打破,学子间一片哗然。

一张张年轻的脸孔,都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

“大先生……莫非是不敌?”

有人发问。

难以置信。

虽说,学子们并未真正见过书院先生全力出手,但无论坊间的传说,还是达官显贵口中的密辛,都无数次证明,帝国书院的强大。

曾经的一代院长,更是与道门首座平起平坐的存在。

虽然后续几代稍有不如,到这一代,院长位置尚且空悬,由大先生暂代,但公认的,大先生在神隐境中,也是最顶尖的一批。

神圣领域不出,有谁能正面压下他?

“敌人到底是谁?妖族?蛮族巫师?还是南方诸国的秃驴?”元周不解。

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三位先生里,五先生不擅战斗,干着急没法子,六先生席帘大急,折扇一摆,身影便要融入风中,前往援助,却被一堵无形的神识墙壁阻拦。

他扭头,看向面无表情的禾笙:“你拦我作甚?!”

禾笙的目光,透过水晶磨片眼睛凝视他,冷静道:“你的实力,过去添乱吗。”

席帘羞恼,却竟无法反驳。

禾笙说道:“能压下大先生,无论是不是那人,都不是你我能匹敌的。”

席帘面色狰狞,急道:“难道就这般看着?”

禾笙说:“温小红没来。”

席帘愣住,青坪广场上,教习们与诸多学子,也愣了下,这才后知后觉,发现,从始至终,未见二先生的身影。

“二先生去哪了?”一名女生问。

更多的学子,想的是,那个胖乎乎,性子温和,从不发脾气的先生,怎么看,都不像很强的样子啊。

……

湖畔。

一间草庐孤零零伫立在这里,冷风吹卷茅草一簇簇凌乱飞舞,压在屋顶的滚木挣脱了麻绳,“咕咚”一声掉下来。

茅屋内,一灯如灯。

穿着麻袍,心宽体胖的温小红蹲在小马扎上,胖乎乎的手陇在袖子里,专注凝视着桌上的诗文,一动不动,沉浸其中。

任凭外界如何变化,都仿佛没有对其造成丝毫的干扰。

忽然,那张齐平书写的诗词飘起来,悬在矮桌上,然后,其上的一个个墨字,依次点亮。

染成金色。

承载字句的纸张,燃烧起来,火焰中,一枚枚文字彼此碰撞,融合……或者说,是“熔炼”。

一枚枚文字消失。

最终,融合成一枚。

温小红伸出胖手,往火焰里一抓,掌心里,多了枚“无”字。

他脸上露出由衷笑容,终于起身,慢腾腾绕开桌子,推开破旧的木门,就像一个普通的发福的中年人那样。

笨拙地,迎着大风,走出茅草屋。

这时候,天空中,一缕星光落下,照亮湖水,温小红轻声呢喃:

“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想着那个唤作齐平的少年,他笑了下,心想又欠了那小子一个人情,持握新晋神符的右手于身前一抹。

“无距。”

瞬间,温小红抹除了“距离”,出现在桃川河上,破烂码头前。

他的布鞋踩在波澜壮阔的河面上,仰起头,望见了对峙在半空的两道人影。

天空飘落血雨。

头戴高冠的大先生被打散成无数文字,勉强重新聚拢起来,保持着信息洪流的状态,吼道:

“怎么才来?这鬼东西很棘手,打不死,仿佛可以无限复生。”

温小红无奈道:

“那加上我也打不过啊,所以得想点别的办法,别说了,我需要你的力量。”

大先生二话不说,滚滚信息洪流冲刷下来,灌入温小红体内。

此刻,两名神隐,合二为一。

只有一张嘴的黑袍人平静地看着这一幕,嘴角扬起:

“有点意思了。”

温小红抬起右手,一掌拍出,一枚巨大的“无”字撑开天地。

……

远处,城墙上。

齐平突然感觉,前方出现了一缕熟悉的气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惊愕地看到,那一角天空……消失了!

相关推荐:花丛隐龙科技之虚拟实验室调查员守则海贼里面的美食家无上神途逼良为妖苦境烽烟之异佛开局签到黄巾力士火影:开局召开圣杯战争人在超神开局凯莎捡了我的日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