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第一百八十八章 消失的少年(五千字求订阅)

“第十天了。”

山洞外,天光黯淡,齐平靠在石壁上,可以听到洞外细细的雨声。

地面坑洼,潮湿、冰冷,他身下枕着一件抢来的羊皮,可那从泥土中,岩石中渗透进来的湿冷,仍旧让他打了个寒战。

扭头看了眼身旁的火堆,已经彻底熄灭。

齐平用手插进去,已经感受不到余温……只是从灰烬中刨出来一条焦黑的肉。

他面无表情将其塞进嘴里,用力咀嚼着。

生冷,坚硬,并不好吃,但能补充体力。

齐平仔细地咀嚼着,微微闭目,感受着自身的状态。

身上穿着脏兮兮的棉袍。

腿部、腰肋还有后背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但因为没有服用丹药,所以,只要运力,就会崩开。

但整体上,还好,并无致命伤。

气海内元气只恢复了约莫三成。

没办法,太疲惫了。

昨晚寻到这一处山洞后,他只来得及生火,便一头昏睡过去,根本没时间冥想修炼。

山洞右侧的泥土上,用力刻着一个“十”字,是他生怕自己忘记时间,而刻下的,但其实也并不确定。

脑海中的沙漏虽然每日刷新,但并没有刻度。

齐平很怀疑,自己是否有过睡了一整天的情况。

那样的话,实际上,也许已经超过了十天。

这十天里,一直在追逃与杀戮中度过,最早的,试图绕过西北走廊,翻越群山回到凉国的计划已经流产。

虽然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但这座草原上,那些天空上的飞鸟,地上的走兽,仿佛是大巫师的眼线。

配合着蛮族骑兵,对他展开了连绵不绝的追杀。

每当他想要休息一会,很快就会被鸟兽盯上,从而引来骑兵,被迫交手。

大部分的骑兵并非修士,但这并不意味,就好对付。

引气境的修士,虽比寻常武人强悍,但也仅此而已,对上骑兵精锐,照样要头疼。

而且,齐平甚至不敢太多地使用“鹰击”……

这件法器的确强悍,但也很消耗真元。

而若是没了真元补充,他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武师而已,遇上几个骑兵,就会被围杀死亡。

所以,他只能节省,尽量用在刀刃上。

基于同样的理由,奔雷劲也是掐着时间开启,且战且逃。

可战斗的多了,同样会暴露自己的轨迹与位置,于是,在几次尝试冲击防线失败后,齐平被迫,放弃东归计划。

在草原骑兵的围猎下,一点点,朝草原深处跑。

一路逃窜,险象环生,旧伤未愈,再添新伤,精神高度紧张。

期间还遇上了一些蛮族修士,苦战取胜,却也是浪费了不少丹药。

这让他无法维持巅峰状态,只能忍受小伤的折磨与痛苦,争取受伤多了,再一口气治疗。

好在……还活着。

……

“吨。”

齐平将嚼烂的肉干吞下,食物滑过食道时,他能清楚感受到粗劣感。

嘴唇干裂,身体缺乏水分,浑身无一处不酸痛。

好在,修行者的体魄是强悍的,否则,换了普通人,这种状态下,早已大病不起。

齐平睁开双眼,起身将皮袍卷起,用绳子系在后腰,匍匐着,从低矮的洞穴爬出去……

“沙沙……”

钻出洞外,天空果然乌云密布。

夏季的草原,时而便会降雨,但也是一阵,往往不会持续太久,雨云又会飘去他处。

洞外的泥土和草皮被打湿,齐平跪在洞口,趴在地上,舔舐草上的水珠。

当补充了基本的水分,他停止吸吮,缓缓爬起,环视四方。

草原是平坦的,视线一览无余,可以看到极远处的山峦轮廓。

草场也是散乱的,若是从天空俯瞰,便是一张黄绿交杂的广袤地毯。

其间,有蜿蜒河流,地广人稀……

大部分时间,是遇不上人烟的,但只要循着河流,想找,也不算难。

这种地形对他来说,绝非好事。

没有足够的掩体,一旦被发现,就必须将敌人杀死,否则,就要面临永无休止,越来越多的追兵。

前路何方?

他不知道。

齐平的目光落在远处,一只灰突突的野兔身上,眼角扬起细细的笑纹。

右手摸出仅剩的一只飞镖,正要丢出,那野兔却警惕地一溜烟,消失在了某个地洞里。

可惜……算了,都是为了活命而已。

齐平叹了口气,站起身,开始奔跑。

安全起见,他不能在一个地方久留,这是十天来,他获得“教训”之一。

双腿仿佛灌了铅,袍子和帽子被雨打湿,显得格外沉重。

齐平保持着匀速状态,朝着西方逃窜。

在这单调的世界上,无论跑了多远,风景都没有任何变化,让他想起了上辈子看过的米国西部片……

loubiqu.net

忽然,天空中传来奇异的鸟鸣。

齐平仰头,果然看到飞鸟盘旋,他用力抿着嘴角,身体猝然停下,单膝跪地,身体后仰,腰背弓起一条弧线,双手摆出射击的姿态。

下一秒,黑沉、冰冷、磨砂质感的鹰击具现,齐平扣动扳机。

“砰!”

一枚元气弹飚射出枪口,跳跃空间,仿佛没有延迟,空中飞鸟炸成一团血雾。

齐平看也不看,反手收枪,继续匀速奔行。

类似的事情,他已做过太多次,有时候他感到庆幸,如果没有这件法器,可以远距离狙杀飞鸟,恐怕他早就死了。

“它们到底是如何寻到我的呢?这般高的距离,根本不可能看清我的脸,衣服也更换了,这其中必定有缘由……”

齐平思考着。

这个问题他想了许多天,但都没有结论。

他期待,如果能解开这个谜团,也许可以摆脱这般境地。

然而,今日他的运气似乎很不好,当他奔上一座山坡,整个人僵立住,只见,前方草原上,群狼奔来。

规模是他见过的,最大的一支,足有数十头。

为首的一只,极为高大,深青色的毛发,那般鲜亮,应该有着妖的血统,怪不得能统御这般规模的族群。

狭路相逢,狼群没有减速,而是发出嗷呜的呼啸,同时,宛若被指挥着一般,分成左右两翼,向他包抄合拢过来。

宛若剪刀张开,野狼正如刀锋。

齐平与这群野兽打过交道,知道其比蛮族骑兵都更难对付,人虽凶悍,但会恐惧,而狼群未必。

尤其,当它们看到自己,会变得格外嗜血,悍不畏死。

如此规模的狼群,近乎一支中等骑兵队伍,偏生草原平坦,齐平无处可逃。

他没有拿出鹰击,或者神符笔,而是拔出腰间的两柄弯刀。

弯刀雪亮、锋利,并不趁手,但却是此刻,最合适的武器。

细雨绵绵,齐平静心凝神,孤独地站在山坡上,左右手,各自持握一柄刀,静静等待着海水般汹涌而来的猛兽。

远处山峦起伏。

风吹着黑云,朝他压来,气氛压抑而躁动。

心中默数:“百米、八十、五十、二十……”

计算距离的同时,齐平在最恰当的时候,将并不充裕的真元沿着两只手臂,灌入弯刀。

于是,刀锋疾速震颤起来。

表面细细的雨滴崩飞,雪亮的刀刃,映照着天穹上的景色。

下一秒。

齐平踏地,草叶翻飞,人如离弦之箭,又如一柄锋利,孤勇的矛,迎头撞入群狼。

弯刀切开野狼的毛发,躯体,只留下殷红的细线。

没有浪费一丝一毫的气力,如死神的镰刀般,收割生命。

这是齐平十天来,无数次搏杀中获得的第二条经验:杀戮的经验。

没有经历过残酷的战斗,无穷的生死,修行终究只是纸面上的境界提升。

齐平来西北时,自称自己是来历练的修士,未料,一语成谶,只是以另外一种更残酷的方式。

双方交错,十几头野狼尸首分离。

鲜血喷洒在潮湿的草地上,将单调的草原,点缀了红艳的色彩。

然而,野兽未曾退却。

开始对齐平发起更汹涌的攻击。

引气境的武师防御太差,即便上了战场,也要披甲,只有洗髓境,才可以用罡气抵抗刀兵。

齐平还不是洗髓,他觉得自己只差一步了,但终究还不是。

爪牙断裂,皮毛翻飞,齐平的衣服被撕破,野兽的爪子和牙齿,刺入他的血肉,划开伤口,旧伤也崩开。

疲惫的身体与渐渐枯竭的真元,让他的反应、速度、力量都大幅削弱。

然而,嗅到了他的鲜血,群狼却愈发躁动。

一头狼一跃,一口咬住了齐平的手臂,牙齿撕下了一条血肉,然后被齐平甩开,重重跌在远处。

继而,数头挤在外围,无法近前的野狼突然冲过去,对同伴一阵撕咬。

齐平瞳孔骤缩!

在前面的战斗里,他的伤势都是蛮人留下的,遇到的野兽,大多几只一群,被狼群所伤,还是第一次。

“血液?怎么会?”

齐平有些难以置信。

他突然鼓荡真元,短暂挣脱束缚,一刀切在自己手臂上,用真元将血液崩飞,化成血雾,向狼群吹去。

下一秒,匪夷所思的一幕发生了。

狼群不再只盯着他撕咬,而是彼此厮杀起来。

“是血液,它们是通过血气锁定我的?可怎么可能?”齐平惊讶。

虽说,在进入草原时,他身上便有伤,但被衣服裹着。

后来,更通过服用丹药,基本愈合,隔着数千米的距离,绝不该被嗅探到。

更何况,还有天空的鸟……嗅觉更不可能灵敏至此。

这也是他没有往这个方向思考的原因。

相比之下,他更怀疑是自己身上,因被木杖攻击,沾染了什么气息。

可现在看来,大巫师的手段似乎比预想中,更简单粗暴了一些。

“难道是某些术法?”

齐平不知道,但他决定试一试。

……

……

金帐王庭的统治者,乃是草原王,或称蛮王。

据说,每一代的蛮王,都是巫的子嗣。

作为这片土地上,最尊崇的存在,他的行宫规模庞大,华丽辉煌,此刻,“金帐”所在的“王族部落”内。

一名名蛮族战士,往来穿梭。

有人抱着粗大的木桩,加固帐篷,有蛮族女子穿着特有的服侍,提水取奶。

披着斗篷,拄着木杖的大巫师都兰站在地上,望着远山,不知在想什么。

他的背后,是连绵无尽的帐篷。

在西北走廊等了两天,没有等到齐平,但通过士兵,大概掌握了那少年的行动轨迹,确认其已经被逼退,朝着草原深处逃窜。

大巫师便不再等,携带着夏侯元庆的神魂,返回王庭。

一路上,不停地召唤飞鸟与走兽。

草原太大了,一个人随便一钻,都兰也寻不到。

更糟糕的是,占卜始终被神秘力量干扰,故而,只好寄托于底下的士兵。

好在,他并不觉得这会很难,区区一个引气修士,磨也磨死了,对方能撑这些天,在他看来,已濒临极限。

剩下的,只是等待。

甚至用不到他亲自出手,或许,就能得到少年的尸体。

理想很丰满,可今日下属传回的讯息,却令他心生意外。

“都兰大人,我们又扑空了。”一名蛮族战士骑马飞奔而来,恭敬禀告。

大巫师微红的眼珠,死死盯着他:“又?”

蛮族战士硬着头皮,说:

“以往,我们只要跟着飞鸟与狼群,便总能寻到那人的踪迹,可不知怎的,这两日,却屡屡出错。雄鹰会莫名,在山坳上空盘旋,久久不去,可我们抵达后,仔细搜寻,分明没有人停留的迹象。”

“甚至,我们的一些营地,竟然突然遭到狼群袭击,这太不寻常了。偏生,此类事情,并非一两件,而是大量出现,在同一片区域,雄鹰与走兽冲击的方向,有时候,会截然相反。

他们停留,盘旋的地方,也不同,可一个人,岂会同时出现在不同的方位?”

大巫师都兰鹰钩般的鼻子抽动了下:

“别告诉我,毫无发现。”

蛮族士兵给他冰冷的目光盯着,心中胆寒,慌忙从背囊中,取出两块石头:

“有的,有的,您看,这是我们在雄鹰盘旋之处,寻到的。”

大巫师接过,清楚看到,石头上,涂抹着殷红的血迹。

“齐平……”

大巫师从牙缝里挤出这个名字,意识到,那凉国少年,已经窥破了血肉寻踪法的关键。

对方无法改变自身的血脉,但可以误导,将血液到处涂抹。

如此一来,缺乏智慧的飞禽走兽,便会被误导,以至于,失去指引的作用。

蛮族骑兵们,也被这些干扰信号,分散,引导去不同的方位。

“都兰大人,您看上去很烦恼?”

忽然,身后有声音传来。

大巫师扭头看去,是一名身材高大,脑后满是脏辫的蛮子,正是当初,乘船运送雷击木,前往京都的那人。

草原王众多的子嗣之一,修习蛮族战斗巫术,年纪轻轻,按照凉国的划分,便已达到“洗髓境”。

“拉图王子。”大巫师怒色收敛,不咸不淡道:“只是一些小麻烦。”

拉图疑惑道:“是那个凉国少年?还没有追捕到吗?”

大巫师冷笑道:“若非我有要事,赶来金帐,早将那小子灭杀。”

拉图低头想了想,突然说:

“可您暂时还离不开。我对那少年有些兴趣,正想去会会他,还担心已经死了,这样也好,难抓的猎物,在杀死时,才有成就感。”

大巫师意外道:“你也知道他?”

拉图点头:“据说是个天才。”

作为草原王众多子嗣之一,青年同样在默默积攒自己的势力。

皇陵案后,他曾打探过内情,知晓,破了此案的,便是这个齐平,那徐士升,也是对方擒杀……

这让他生出一些想法,若是能抓了对方,也许能审问出有关于皇陵案的一些细节,恩,他虽承担了押运任务,但同样不知晓真相。

掌握更多信息,或许可以让他在竞逐王位的路上,占据先机。

大巫师凝视了青年片刻,哂笑道:

“你要去寻,便去,只是,那人已失去踪迹,只怕不好找。”

王子笑道:

“草原是我族的地盘,他要与人交战,便必须有充足的吃喝,要想法子逃回去,便要接触外界,只要他不往雪山跑,在有人烟的地方,他逃不掉。”

说完,魁梧青年朝部落外走去,脑后脏辫在风中摇摆。

大巫师眯着眼睛。

摩挲着木杖,不知在想些什么。

……

第十三天,傍晚。

当太阳沉入地平线,草原上的气温开始迅速下降。

某处地洞中,齐平将堵住洞口的荒草推开,钻了出来。

他的模样愈发狼狈,头发脏污,衣服黑乎乎的,但整个人的精气神,却好了许多。

通过涂抹鲜血,敌人追击的力量被大大分散,齐平压力减轻,得以有更多的时间冥想修行,恢复伤势。

而在这种高强度的搏杀中,他发现,气海内,真元已经有了液化的迹象。

这意味着,经过一个多月的苦修,以及半个月的磨练,他即将跨入洗髓。

如果可以,他很想一口气破境,再出来。

但他无法准确估计破境所需时间,而他身上的食物和水,都已告罄,亟需补充,还有衣物,也破损严重,需要更换一套。

齐平白天时候,已经完成了踩点,特意等到夜晚,养足了精神,才准备行动。

夜幕下。

齐平宛若鬼魅,在草原上疾驰,不多时,视野中出现了一个部落。

相关推荐:花丛隐龙科技之虚拟实验室调查员守则海贼里面的美食家无上神途逼良为妖苦境烽烟之异佛开局签到黄巾力士火影:开局召开圣杯战争人在超神开局凯莎捡了我的日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