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第一百九十一章 枪杀神通(求订阅月票)

雪山脚下,王庭的骑兵队伍宛如钢铁洪流,马蹄踩在地上,扬起些微的烟尘。

山上,岩羊们似察觉到肃杀,纷纷警惕地逃开了。

“大巫师,您看!”马上,一名戴着金狼头盔,腰配弯刀的骑兵首领指向前方雪山。

脸上带着欣喜。

他当然没有办法,跨越这般遥远的距离看清山巅的人影,但天穹上,盘旋的黑鹰标定了位置。

众人一路奔行,饶是王庭精锐,也已疲惫。

在从蛛丝马迹,判断少年逃往雪山时,他们是惊悸且不敢相信的。

因为在他们看来,那无异于自寻死路。

但如今,只剩下喜悦,虽然双方距离还远,但雪山路途难行,这场追击,终于迎来了结局。

“大巫师阁下?”金狼头领疑惑望去,才发现,马上的都兰鹰般的眸子,直勾勾盯着远山,似乎有些惊讶和疑惑。

作为术法“花里胡哨”程度与凉国道门不相上下的巫师,都兰同样具有类似“鹰眼术”的法门。

此刻,他清楚看到,山顶的少年竟并未慌张奔逃,而是转身,不疾不徐,继续攀登。

直到来到最高处,然后四下寻摸,清理干净了一块平整的岩石。

旋即……坐了下来。

是的。

没有逃窜,没有崩溃绝望,只是认真地将皮毛铺子石头上,然后,坐在雪山之巅,开始吃东西。

他要做什么?

是已经绝望,认为跑不掉了,所以干脆放弃了?

等自己去抓?

大巫师先是一喜,但很快,又觉得不对。

这一路上,少年留下无数的具尸体,其体现出求生意志,令都兰都为之惊讶,这种人,岂会束手就擒?

“前进!”都兰皱眉,下令道。

无论对方搞什么,在大境界的鸿沟下,都没有任何意义。

……

山顶。

寒风呼啸,阳光将雪山照耀的一片银白,皑皑积雪,望之令人心神澄净,杂念不生。

齐平坐在岩石上,没有理会头顶的黑鹰,而是坐下,拿出了一只酒馕。

虽然气温寒冷,但酒的冰点很低,所以并未结冰。

拧开盖子,齐平将舍不得多喝的马奶酒狠狠灌了一口,用袖子一擦:

“痛快!”

他又拿出一块肉干,渡入真元,将其软化,然后塞进嘴巴咀嚼起来。

一口酒,一口肉,身后是漫天飞雪。

山下是越来越近的骑兵,却没有半点焦急。

鹰击的完美狙击半径是千米。

这个距离下,力量不会有任何衰减,而此刻,双方的距离还在千米之外。

齐平目光低沉,开始思考如何将这一击,发挥出最大的效果。

他不确定,这颗子弹能否伤到神通,但他首先,要保证可以击中。

吃饱喝足,齐平将狭长黑沉的鹰击横在膝上,几片飞雪飘落在漆黑沉重的枪管上,仿佛黑泥里的梅花。

齐平手持从头到尾,抚摸了下,然后他起身,半跪在地上,将大狙的枪管夹在石缝间。

术法下,他的视距飞快拉近,将敌人套进射程,并未填充子弹,而是直接扣动“扳机”。

“砰。”

寂静的山巅,响起一声闷响。

齐平打出第一枪。

……

山脚下,疾驰的骑兵队伍越来越近。

突然,都兰将手中木杖举起,用较大的一端,朝面前空气点去。

“砰!”

木杖落下瞬间,空气荡开极为细小的波纹,一枚真元凝成的“子弹”,准确撞在木杖上。

发出炸响。

周遭骑兵大惊,马匹唏律律嘶鸣,金狼骑兵们近乎本能拔刀,疑惑地看去。

却只见,都兰头发飘动,那股元气爆炸的力量,便被他硬生生压下,作为代价,那只木杖,发出脆响。

“呵,不自量力,以为这种程度的攻击,便可以伤到我?”

都兰先是一惊,旋即咧嘴一笑,有些不屑。

虽然很疑惑,少年手中的武器,为何能隔着这般遥远的距离,发出攻击,且弹道诡异,就连他,都险些未察觉。

但考虑到,齐平一路击落许多飞鸟,倒也有所准备。

这个少年似乎颇受看重,身上有四境层次的法宝护身,都兰是领教过的,既然如此,拥有这样一件法器,也并不突兀。

只可惜,境界的差距,绝非法器可以弥补。

即便是天阶法宝,给一个区区洗髓,又能发挥出几成?

这就是你的底气吗?

都兰想着,大叫道:

“冲锋!抓住他!”

骑兵们精神大振,发出无意义的嚎叫,再次加速。

然后,第二枪如约而至。

只是,不同的是,这次,子弹的目标不再是都兰,而是一名狼骑。

“砰!”

那名骑兵正兴奋地,将弯刀高举头顶。

下一秒,一颗元气弹凭空打出,瞬间击穿了他的胸膛。

巨大的力量,将他整个人掀飞,双腿离开坐骑,马匹惯性地奔跑,整个人身体后仰,胸口炸开一个大洞,眼眸瞬间灰暗下去。

如破麻袋般,跌落在干冷的大地上。

“小心!”

“防御!”

众骑兵大惊失色,本能将弯刀护在胸前,然后,是第三枪。

一名骑兵手臂直接炸飞,握着弯刀的断臂在半空划出一个弧线,人一头栽下马,被瞬间身后铁骑踩死。

“砰!”

第四枪……第五枪……

山顶,齐平趴在岩石上,将真元渡入鹰击,这柄狭长黑沉的兵器,表面花纹闪烁又熄灭。

耳畔,是一声,又一声低沉的轰鸣。

每一次枪响,都有一名狼骑死亡。

消失在视野中。

齐平表情冷漠,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这件武器赋予的“静心”效果,让他忘却了一切烦忧,情绪内敛,如同一颗雪山上冻了千万年的石头。

……

山下。

骑兵队伍陷入混乱,虽仍在朝前方奔行,却再没有欢腾,只有恐惧。

“大巫师阁下!”金狼头望向都兰。

然而,此刻的都兰脸色同样很不好看,就在方才,他已经释放了一道术法,试图拦截元气弹。

却失败了。

那跨越数千米,从雪山之巅降临的“元气弹”,似乎没有“中间”的距离,直接出现在目标的身前。

又因为枪口并非锁定自身,他神通境界的危机感知,无法准确预判,齐平锁定的具体是谁。

等反应过来,试图救援,已经晚了。

偏生,那对他而来并不算多强的攻击,落在这些骑兵身上,却足以致命。

“继续!”都兰面无表情下令:“放心,等他耗光力量,就没法子了。”

他已经意识到,这些骑兵大概要死在这里,但他并不在意,一些士兵而已,纵然是所谓的“精锐”,可又算得什么?

死便死了。

“大巫师……”金狼头闻言,脸色发白,然而,当他看到都兰猩红的,残暴的眸,心中便只剩恐惧,拔刀高呼:“冲锋!”

“啊!”

回应他的,是一声惨叫,一名骑兵头颅炸开,当场殒命。

众人胆寒。

却在往日威慑下,不敢抗拒,继续向前冲锋。

可飞来的子弹没有任何停息的迹象,每一次攻击,间隔都差不多,时而攻击大巫师,时而袭杀那些骑兵,没有规律。

都兰冷笑,他已经猜到了齐平的想法,便是用这种无规律的攻击,分散自己的心神,从而创造机会,等自己失误。

可他岂会令对方如愿?

法巫的体魄远不如战巫那般强悍,故而,齐平的攻击,并非对他没有威胁,若是真被击中,也要受伤。

念及此,都兰干脆不再理会那些骑兵,只专心防御自身。

而杀戮还在继续。

骑兵队伍一路冲锋,惨叫声此起彼伏,尸体与鲜血洒了一路,触目惊心,庞大的队伍,人也越来越少……

终于,饶是王庭精锐,这些蛮族骑兵也再无法压制恐惧。

不知是谁带头,一名名骑兵突然朝两侧拔马,然后掉头逃窜。

他们怕了!

然而,那从雪山之巅飞来的子弹,却没有停歇,而是仍旧保持着原本的节奏,收割生命。

不知何时,最后一名金狼头也被轰杀,化为了一滩血肉,那浩浩荡荡,令人闻风丧胆的狼骑队伍,堪堪抵达山脚,便已全员覆灭。

只剩下大巫师一人独行。

他跃下马匹,手持木杖,仰头冷冷地望着山巅,开始行走。

山顶,齐平一次次轰击着对方,却全被那柄木杖挡下,而饶是晋级洗髓,在如此持续的消耗下,气海内的真元也在迅速下降。

齐平表情不变,暂停了攻击,从怀中,取出珍藏的回气丹,没有保留,全部吞下。

待气海充盈,他继续开始攻击,在几个回合后,他悄悄,将掌心的银色子弹,压入枪口。

如之前的数十次射击般,套住了大巫师。

扣下扳机。

……

山坡上,都兰一步步跨出,每一步,都有数米之远,寒风掀起他的衣袍,他的眼中仿佛没有人类的情绪。

就像一名经验老道的猎人,愈是靠近猎物,愈会沉着冷静。

突然,他的心头蓦地升起强烈的警兆,不只是神通境强者,本身对自身安危的预知,更有他精通的占卜力量的反馈。

这一刻,虽然一切仿佛都没有变化,可大巫师脑海中,却猛然浮现出一幅画面:

山巅炸开璀璨的绚芒,太阳坠落,大雪崩塌,他的木杖碎裂,被恐怖的力量摧毁一切生机。

画面一闪而逝,都兰浑身毛孔炸开,霍然抬头。

脚下,血色图腾浮现。

下一秒,他只看到天穹之上,填满了光,仿佛一切景物都消失了,天地间,只有那一抹银色的锋芒。

他果然还藏着杀招!

方才的那些攻击,只是为了麻痹,让我放松警惕……都兰既惊恐,又庆幸。

惊恐于那少年身上层出不穷的宝物,竟可以威胁自己。

庆幸于,自己从未有一刻,放松精神,那少年在误导自己,自己……何尝不是在误导对方?

这一瞬间,大巫师凭空消失在原地。

山脚下,一道图腾浮现,他的身影瞬间传送了回来,面带冷笑。

终究……还是太嫩了。

山顶。

狂风掀起暴雪,齐平感受着身体的枯竭和苦痛,他死死盯着下方,拼尽全力,记住大巫师的出现的地点。

然后,在意识陷入黑暗前,轻声道:

“重来。”

……

光影变幻,世界回到了一刻钟前。

齐平趴在雪山之巅,杀死了最后一名骑兵,他默默看了眼拄着木杖,开始登山的巫师。

心想,果然是个老阴比。

就像自己在用一颗颗子弹,试图让对方失去警惕一样,那名来自草原的强者,同样故意隐藏了传送的法门。

目的,是为了诱骗出自己最后的手段,从而无惊无险,将自己擒杀?

“果然,这个世界的强者没有蠢货。”齐平想着,与上次一般无二,停下攻击,从怀中取出回气丹吞下。

默默计算时间。

当真元第二次充盈,他捧起鹰击,开始继续麻痹对方。

一枪……两枪……

然后掐准时间,将银色子弹压入枪口。

心说,这次真的只剩下一次机会了。

他平静地想着,平静地套住对方,平静地灌入自己所有的真元。

开枪。

这一刻,时间仿佛凝固了。

鹰击磨砂纯黑的枪管上,所有的花纹,于此刻明亮的吓人,天地之间,无穷的元气开始向地兵奔涌。

枪膛中,那颗镂空的,烙印了几十个阵法的子弹,被繁复密集的虚幻光轮包裹,震颤。

“轰隆隆……”山川于此刻震动。

鲁长老说,地兵给他太浪费,但当射出这颗子弹,一切都会不同。

因为,这一击,抽离的,并不只有他的力量,还有天地的力量。

“轰!”

子弹出膛,若是将时间放慢,可以看到一枚银色的子弹,旋转着,从枪口滑出,子弹的前端,空间如水波般荡开。

撕开了一个极小的空间缺口。

空间跳跃。

雷鸣般,低沉的轰响回荡在雪山之间,周遭数千米范围,无数飞鸟走兽,惊惧抬头。

狂风卷起山上积雪,掀起惊涛雪浪。

那厚厚的冰层上,无穷的大雪,在震动中松动,滑落,朝山下溃散,崩塌。

xiaoshuting.org

大雪崩山,鹰击长空。

山脚下,都兰心生警兆,脑海中恐怖的景象浮现,他既惊恐,又庆幸。

脚下图腾浮现,瞬间,传送到山脚位置,嘴角浮现冷笑。

终究……还是太嫩了。

然而,下一秒,他的笑容僵在脸上,只见,就在他刚从传送法阵中凝聚身体的刹那,面前空间荡起层层涟漪。

一枚银色的子弹,跨越了空间,出现在眼前。

携着足以轰杀神通的恐怖力量。

“不!!”大巫师瞪圆了眼睛,心中充斥着恐惧和不信。

他不明白,这颗子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死亡威胁下,他匆忙抬起木杖,挡在身前,在身上飞快嵌套防御术法,然而……一切都太迟了。

“咔嚓……”

坚固无比的木杖裂开无数道纹,瞬息化为齑粉。

那尚未成型的术法,也被轻松撕碎。

都兰的胸口,肌肉撕裂,焦黑,被高温瞬间打出一个窟窿,然后炸开。

下一秒,他的整个身体,都化为齑粉,每一滴血肉,都被高温烧成虚无。

只有一道黯淡无比的神魂,竭力试图奔逃,可刚飞出半丈高,便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彻底泯灭。

烟消云散。

……

山顶,齐平耳廓旁,是震耳欲聋的轰响,雪崩滚滚而下,声势骇人,饶是他在山巅,也被风雪打湿。

然而,他已无暇在意这些。

在打出这一枪的同时,他体内所有真元枯竭,气海中,发出“咔嚓”一声,那是道基崩塌,碎裂的声音。

沉重的鹰击再也持握不住,他仰头栽倒,重重跌在冰冷的雪山上,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雪崩停歇了,世界一片寂静。

忽然,一双靴子缓缓走到昏迷的少年身旁,停下。

一个披着大氅,戴着斗笠的人影替他挡住了阳光,那人缓缓摘下斗笠,露出黑白间杂的长发,以及红润的脸庞。

相关推荐:花丛隐龙科技之虚拟实验室调查员守则海贼里面的美食家无上神途逼良为妖苦境烽烟之异佛开局签到黄巾力士火影:开局召开圣杯战争人在超神开局凯莎捡了我的日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