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第一百九十五章 再次踏进那条河的少年棋手(求订阅)

“前辈,他们给的东西价值几何,您给估一估?我没要少吧。”夜幕中,齐平喜滋滋发问。

首座:“……”

齐平:“前辈,为什么要离开,难不成连夜赶路吗?我觉得那几个人不错。”

首座:“……”

齐平:“前辈。”

披着大氅,戴着斗笠的老人平静地看他:“你有完没完了。”

齐平笑了笑,身后背着书箱,认真道:

“那几个人是您特意选的吧,我的意思是,雪山这么大,怎么偏巧,就死活遇不上咱凉国的修士,也没碰上巫师,反而撞上这三家。”

首座收回目光,说道:“巧合罢了。”

呵呵,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齐平一万个不信,但对方不说,他也不问。

……

插曲过后,一晃,又过了几日。

几天里,一老一少再也没遇上修行者,沿途遇到的妖物,也更强大了,说明,在不断逼近深处。

日子很枯燥,除了赶路、偶尔闲聊,便是一日三餐吃鱼,下棋。

终于,当又一个清晨,齐平从睡梦中醒来,便听到盘膝打坐的首座道:

“今日便到了,稍后少说多看。”

到了?

齐平精神一震,也严肃认真起来:“知道了。”

两人前行,当穿过一座狭窄的谷口后,视野豁然开朗。

只见,阳光下,前方是一座极为平整的冰川。

而在冰川尽头,则是一座高耸如利剑的孤峰。

山峰上,竟有一挂冰瀑仿若自九天之上落下,又宛若,贯通天地的大门。

若是从天空俯瞰,这里赫然便是一座群山包裹的巨大冰面,而在冰瀑下方,则是一片解冻的,浅蓝色的湖泊。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直到此刻,齐平才又感受到了雪山的荒凉与孤寂,一老叟,一少年,两人沿着冰川行走。

一言不发。

远远的,齐平看到,冰面上竟有稀疏的人影,都穿着古怪的巫师袍子,或盘膝打坐,通体覆盖浅雪。

或屹立于冰原上,一次次朝空气打拳。

只是年纪,都偏小,最小的一个,可能只有几岁。

“这是尚未入世的巫师,还处于打磨心智的阶段。”齐平脑海中,浮现首座的声音。

原来如此……齐平好奇地缩了缩脖子,用道袍压下凛冽的寒风。

隐约间,可以看到,远处山峰上,似有许多山洞,大抵便是住处了。

随着两人走近,一些巫师看了过来,却只是警惕地驻足,未曾上前阻拦。

齐平眼观鼻,鼻观心,背着书箱,在巫师们冰冷的目光注视下,来到孤峰下方,那一片澄净湖泊旁。

他扭头看首座,老人丝毫未停,迈步走入湖中。

“咔嚓。”

靴子落下处,湖面结冰,瞬间化为一座巨大的寒冰蒲团,齐平眼神一动,也跳了上去,继而,这蒲团宛若小舟,无风自动。

划破湛蓝的湖水,朝湖心奔去。

寒风凛冽,吹得齐平脸庞通红,他眯着眼睛,扭头回望,发现岸边已远,那些巫师们远远伫立,似在眺望。

转回头,他只觉那陡峭孤峰,如倾倒般迎面撞来,那一挂冰瀑之上,有七彩光华轮转。

似乎,生长着什么。

“咚!”

忽然,疾驰中的冰船,似乎撞在了无形力量上,一道浑厚的声音,回荡耳畔:

“你越界了。”

齐平精神一凛,便见身旁首座。

这一刻,老人再也不复寻常道人的朴素,大氅在寒风中烈烈飘动,斗笠下,黑白间杂的长发飘逸,宛若仙人,淡笑道:

“巫王避世不出,本座便只好登门拜访了。”

声音很淡,很轻,却回荡于天地间。

阳光洒在冰瀑上,金色的光辉流淌下来,齐平突然望见,冰湖尽头,出现了一道白衣人影。

初时,还很模糊。

但下一个瞬间,便已抵达面前。

那是个身高两米,魁梧威严的男子,浑身只披着一件素白的长袍,松垮垮的,用一条腰带束着,露出大半个胸膛。

身躯宛若黄金浇筑,线条堪称完美,一张深刻立体的脸庞,让齐平恍惚间,想起了上辈子,看过的那些西方雕塑。

是的,这名男子,那天神般的面庞,当真便如雕像一般,漆黑的长发在寒风中舞动,一双淡金色的眸子,扫了眼齐平。

这一刻,齐平浑身汗毛炸开,仿佛,下一秒,便会被这人看透。

然而,一股神秘的力量浮现,隔绝了巫王的视线。

这一刻,齐平仿佛笼罩在迷雾中,令人看不透。

巫王淡漠地看向道门首座:“此人是谁?”

首座微笑:“本座身边弟子罢了。”

巫王失去兴趣,问道:“你不在京都等死,来我雪山做什么。”

首座悠然道:“闻听天山雪莲成熟,想讨一朵,泡茶喝,巫王可愿割爱?”

巫王静静看了道人几眼,冷笑道:“你若亲身来此,还有的说,可就凭一具分身?未免太不自量力。”

分身?

小透明齐平惊了,忍不住看了老道一眼,心说原来这不是本体,要不要这么浪?

你早说啊,早说是分身,我不跟你来了。

齐平后悔了,觉得这老头就是个坑货。

首座笑容淡淡:“若巫王能施展全力,本座这具躯体,舍了又如何。”

啥意思……试探?还是别的什么,莫非,这位巫王受到了什么限制?齐平大脑飞快思索,琢磨两人对话信息。

两人却沉默了下来。

巫王森冷地凝视过来,首座笑容平静。

天空中,忽然有蓝色的冰晶飘落下来。

巫王冷哼一声:“想要便来拿。”

“摆棋。”首座笑道:“为师要与巫王手谈一局。”

齐平扭头看了眼老人,心想,原来是这样形式的讲道理,这和想象中不一样啊,不该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吗?

结果,只是下棋?

他突然有点失望。

默默放下书箱,将棋盘取出,摆在冰面之上,雪中,两位世间的顶级强者落座,少年手捧棋盒,坐在裁判的位置:

“谁先?”

凉国规矩,黑子先行。

巫王淡漠道:“他先。”

首座笑道:“那贫道便占个便宜,说着,捏起一颗黑子,朝棋盘落下。”

而就在这瞬间,齐平突然感觉眼花了,那原本寻常的木制棋盘,突然淡去,仿佛内藏无尽星河。

当那一颗黑子落下。

无声无息,万籁俱寂的雪山里,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隆。

这一刻,冰湖两侧,以棋盘为轴心的方向,两侧山峰突然塌陷,仿若被无形刀刃切割。

齐平骇然地瞪大眼睛,就看到前方一座雪山,居中裂开。

远处,冰川上,一群巫师停下了修炼,好奇而沉默地望向冰湖,当巫王现身时,这群人便整齐地跪在了地上,做出匍匐的姿态。

而当第一枚棋子落下时,所有巫师,终于再无法维持冰冷与沉默,神情大变,惊恐万状。

……

某处山坳中。

老僧无奈地看着弟子在溪流中寻觅,唤道:

“回来吧。”

年轻僧人一脸不愿,大声道:“师父,再等等,我定能寻到灵鱼。”

突然,老僧变色,朝雪山深处望去,只听得隐隐轰鸣,心中惊愕,是何等强者交手,声传千里?

附近,一处密林中。

南国剑修袍子翻卷,巨大的雪浪中,一只猿猴模样的妖物饮恨栽倒,剑修却一眼未看,御剑飞起,感受着天地尽头,那如渊如海的气息,神情大变。

身后,林中鸟兽惊恐奔逃,夫妻刀客窜出,惊呼:

“天怎么黑了?”

……

天黑了。

这一刻,当棋子落下,齐平仰头,便见太阳肉眼可见地黯淡下去,仿佛熄灭了,被阳光遮蔽的宇宙天穹,满天星斗,蓦然显露出来。

巫王扬眉,探手,捏起一枚白子,“啪嗒”落下。

于是,太阳大放光明,整个世界亮如白昼,崩塌的山峰竟开始愈合,一道无形的罩子,笼罩了整座冰湖。

yawenku.com

两位神圣领域的力量,被局限于这一座湖泊之内。

道门首座笑了笑,落下第二子。

“哗啦。”这偌大冰湖,突然沸腾,继而,只听一声清亮悦耳的龙吟,一条黑龙破水而出,扬起漫天冷雨。

黑龙五爪,盘旋于首座身后,翱翔天空,配合这湖水千山,宛若一副山水大画。

“聒噪!”巫王甩手一子,风雪漫天,整座大湖彻底被冰封。

风雪龙卷凝聚,一只百丈高,通体雪白的巨猿虚影浮现,一拳朝黑龙打去。

“啪嗒。”

“啪嗒。”

两人交替落子,气定神闲,高空中,两大虚影却已缠斗起来,难解难分。

时而大日凌空,时而星汉灿烂。

齐平盘膝坐在两人中间,仰头,望着天穹上日月轮转,龙猿厮杀,低头,望向棋盘。

只见那棋盘中,似蕴藏无数变化,他本能地,开始解析,推演……然而,只看了一眼,便一口鲜血涌上喉咙,几乎要吐出来。

“莫要推算,只当一盘棋看。”耳畔,首座叮嘱。

齐平咬牙,用力将鲜血吞下,闭上双眼,缓了一会,重新睁开,这次,他没有尝试解析,而是以旁观者的视角,看向这局棋。

棋局上,首座执黑子,一条大龙呈现,巫王执白,试图将大龙斩落。

两人落子极快。

几乎毫无思考间隙。

若是几天前,齐平根本看不懂,可经过一路上的学习,他终于能勉强跟上。

心中惊愕于,神圣领域弹指间,天地变色的威能,同时,也意识到,两人看似下棋,但比拼的,还是力量。

而这,还只是两人未出全力的结果。

齐平有些恍惚,他见过的战斗有许多,神通也已侥幸杀过,在京都外,曾远远观瞧过,四境神隐的诡异与强大。

然而,今时今日,当他于此观棋,亲眼目睹五境神圣领域的手段,突然觉得……神隐……似乎……也就那样。

很好笑,自己如今,只是个废人,却竟生出这般感慨。

只是,就像你见过了世间真正的风景,自然会对浮华烟云看淡。

这一刻,齐平突然有种领悟,也许,自己此行,最大的收获,便是亲眼目睹了这一场世间最强者的战斗。

就在这时候,他脸色微变,只见,棋局上,首座的一手棋,分明照常落下,却忽而停顿下来。

冰湖上的战斗,戛然而止,一切仿佛都静止了。

就像世界被按下了“暂停”。

这种感觉,让人难受的有些想要吐血,齐平双手用力掐入血肉,压下眩晕,盯着棋局,有些疑惑,不知为何停下。

棋局上,黑白双方厮杀正酣,分明尚未分出胜负……不!

不对!

齐平额头,一滴冷汗落下。

这一刻,他惊悚地发现,在看似均势的局面下,白棋已经织成了一张大网,看似盛大的黑龙,却已被逼到悬崖边缘。

一个不慎,满盘皆输。

但也并非没有希望!

黑棋此刻,便宛若置之死地的修士,行差踏错,便是万劫不复,可若能寻到白棋杀阵的破绽,料到对方的下一步,便尤有生机。

好精彩的局!

齐平也明白了,首座为何停下,因为,接下来他的落子,将决定这局棋的生死。

冰湖上,冷风吹过,巫王那刀削斧凿的脸上,露出胜利者的笑容:

“看来,你输了。”

道门首座神情淡然,脸上的表情,与来时没有任何变化:

“巫王这话,还为时过早。”

“哦?”

首座微笑道:“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未到终局,何谈胜败?”

说着,他忽然手腕一抬,看向旁边的少年,手掌摊开,道:

“为师累了,这一手,你来下,如何?”

巫王神情微异。

齐平愣住,完全没料到,心说您可真看得起我,这棋局,白棋有无穷变化,而我连推演下都不敢,如何能下?

老头子你不会故意的吧,到时候输了赖我……我看透你了。

不过说起来,你这分身实力不行啊,让人家逼到这份上,我又能如何做?

我连你都下不过,这一手棋要分生死,都不带悔棋的……

等等,悔棋。

齐平一怔,深深地看了首座一眼,老人笑眯眯的,仿佛真的只是村头打牌,累了让后辈帮忙打完牌局的老人一样。

齐平沉默了几秒,突然懂了。

冰湖上,黑龙与白猿的庞大虚影笼罩下,两位时间巅峰的强者的注视中,穿着道袍的少年伸手,从老人手中捡起那枚棋子。

这一刻,这片宇宙似乎发生了一点有趣的变化,而两位五境强者,一无所知。

齐平的眼神微微迷离,然后清醒,似乎去了哪里,又回退了过来。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是这样吗?

“啪嗒。”少年平静落子。

相关推荐:花丛隐龙科技之虚拟实验室调查员守则海贼里面的美食家无上神途逼良为妖苦境烽烟之异佛开局签到黄巾力士火影:开局召开圣杯战争人在超神开局凯莎捡了我的日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