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第二十五章 推理出错了?(求追读)

轰隆。

浑浊的天穹上,撕开电蛇,旋即,春雷滚过这座西北小城。

城内医馆门开,一道道身披蓑衣的人影奔出,跨上奔马,呼喝着,沿着空荡的街道奔行。

马蹄落下,雨水四溅,冷风撕开蓑衣,露出赵知县青色的袍服,腰间的官印,以及激动,急迫的神情。

“大人,我们真不一起去吗?”医馆内,一名护卫看向余庆,问道。

肤色偏黑,不苟言笑的护卫长摇头:“他不需要我。”

在得到汇报后,赵知县便婉拒了巡抚卫队的帮助,显然,这位地方官觉得,只有独自平息此案,才能挽回形象。

这句话的另外一个意思是,余庆认为,动用官印后的正七品官员,配合大群捕快,足以擒拿匪徒。

这也是赵知县的判断。

“另外,我的任务是保护唯一的生者。”余庆补充说。

护卫欲言又止,心想若是擒住贼寇,也没必要再守着啊。

……

“好大的春雨,在京都住的久了,都不知道,西北气候如此粗犷。”

官驿中,某座屋舍内,起床晚了的李巡抚伫立窗前,感慨说。

身后的随行官员说道:“豫州气候虽恶劣,眼下时节,如此冷雨也不多见。”

李巡抚点头,道:“长公主与郡主,又去县衙了?”

“是,一早就去了。”

李巡抚捋着胡须:“奇哉怪哉,真不知那小胥吏有何等魔力,竟令那两位如此青睐。”

随行文官笑道:“许是长公主惜才。”

李巡抚颔首,忽然,窗外传来战马嘶鸣,一匹骨骼粗大,通体墨绿,头生尖角的妖血马停在馆外。

马上之人奔入院中:“奉知府大人手令,呈送卷宗。”

李巡抚道:“长公主在县衙,不在驿馆。”

后者拜谢一声,折身上马,朝县衙赶去,竟是毫不拖泥带水。

“备车,左右无事,我等也去衙门转转吧,看那少年如何断案。”李巡抚思衬了下,笑道。

更详细的卷宗到了,案件是否会有突破?他心里痒痒的。

众人称是。

……

县衙。

院内,当报信衙役声音传来,整个院子都静了一瞬,旋即沸腾。

值房内,围坐下棋的三人也是一愣。

发现匪徒了?怎么回事?

趁着众人准备的功夫,齐平叫来对方询问。

“是城门。今日虽然没大肆搜捕,但安排了人去城门巡逻。

吴捕头带人去南城门时,正看到数名匪徒强闯出城,立即发了信号,县尊大人已经赶过去了,派我来叫人。”衙役说。

只是这样?

齐平怔住。

旁边,长宁公主道:“看来匪徒先前仍旧躲在城内,趁着大雨,试图逃离。”

这是合理的推测。

可齐平总觉得哪里不对。

这时候,大队捕快奔出,朝城门赶,剩下其余人留守。

王典史被分给齐平,所以没跟去,这时走过来,脸上难掩笑容:

“这帮贼人终于暴露出来了,我还以为他们早跑了,这下好了,县尊要动真格的,这帮人插翅难逃。”

河宴是小城,极少有案子涉及修士,原主从未见过知县动用超凡力量,但看老王的意思,很有信心。

“唏律律。”

这时,墨绿皮毛,形似独角兽的妖血马抵达,府城来人捧着用防水布包裹的卷宗进来:

“参见长公主殿下,安平郡主。”

卷宗来了……齐平精神一震,这比他想象中快多了,长宁公主走出,与之说了几句话,打发对方去驿馆。

随后,将卷宗递给齐平,温声道:“喏,你要的东西,不过,看样子是用不上了。”

齐平接过,认真说道:“那可未必。”

安平郡主眼珠一转,趁机调换了几颗棋子,起身好奇道:

“咦,你莫非还要查吗?人都找着了,只要擒拿归案,审问一番,不就都知道了。”

周围,王典史等人附和点头。

他们也是同样的想法。

与其烧脑破案,还是抓人审问这套简单粗暴。

王典史想了想,问:“你是怕人抓不着?其实不用多虑……”

他想说,倘若人跑了,离开了河宴,那这案子也就不用破了,巡抚自然会离开。

不过,这点小心思,当着皇女的面,是不敢说的。

面对众人的不解,齐平没说什么,转身回了值房。

两位皇女蹙眉,但还是跟上了。

……

屋内。

齐平快步来到线索墙前,将雨布拆开,将厚厚的卷宗分成十三份,平铺在桌上。

开始翻阅。

很详细,巡抚的命令,没人敢糊弄,这次的卷宗当真厚实,每一起案件的受害者人际网络,尽数在册。

“你准备怎么查?”长宁莲步轻移,来到桌旁:“这么多,一点点看过去,要不少时间。”

爱好中文网

齐平头也不抬,说道:“没必要全看,还记得我提过的突破口吗?”

“孙谦礼?”

“是的,”齐平捏起一份卷宗,飞速翻阅:

“按照我的猜测,这起连环案子很可能与老一辈江湖恩怨有关,同理,我也只要寻找十三起案子里,受害者父辈的资料即可。”

说话间,他飞快地挑出了需要的部分。

并将无关资料挪开。

于是,转眼间,面前只剩下十三份瘦身版档案,每份只有一两页。

过程中,他甚至没有挪开视线。

可很快的,齐平皱起眉头:“不对劲。”

“怎么了?”

齐平拿起几分卷宗,沉声道:“这些人,上一辈都与江湖无关。这不应该。”

这与他的猜测不符。

难道自己的思路错了?那伙匪徒,并非是奔着江湖旧事而来?可孙员外一家,唯一的疑点就在这了。

这一刻,齐平有些自我怀疑起来。

或许,孙谦礼的情况,只是巧合?

粉色罗裙,脸孔精致的安平凑过来,眨巴眼睛:

“也许,是你想多了。孙家的事,的确很怪,可未必就能说,这十四起案子都是一个事啊。

按你的想法,若真是江湖仇怨,能涉及十四个家族,这般大的事情,怎么会没人记得?”

她觉得,是齐平想太多。

聪明人,往往喜欢把简单的事,想的复杂。

长宁公主默不作声,但也有些动摇了,或许,齐平从最开始,思路就错了。

就连角落里的齐姝,都合上了书卷,望过来。

然而,就在安平说完的下一秒,齐平脑海中突然划过一道灵光,他豁然抬头,死死盯着桃花妖精:

“你刚才……说什么?!”

相关推荐:花丛隐龙科技之虚拟实验室调查员守则海贼里面的美食家无上神途逼良为妖苦境烽烟之异佛开局签到黄巾力士火影:开局召开圣杯战争人在超神开局凯莎捡了我的日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