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第六十三章 “仇”杀(求追读)

死亡现场就在旁边民房里,府衙的人已勘探完毕,不怕“破坏现场”,因而,欣然应允。

众人踏步进屋。

不大的一间破屋,属于京都底层百姓的住宅,墙体都是泥瓦的,而非砖石,很久无人居住的样子。

进入房间的瞬间,齐平便嗅到难闻气味,忍住捏鼻子的冲动,开始观察现场。

几乎没什么摆设,空荡的一间屋,一览无余。

墙边有一只破桌,地上有一只木椅,很破旧,但并无灰尘。

桌上戳着半截蜡烛,蜡油宛若泪滴堆积,有一只缺了口的碗,里头残存殷红血迹,再有的,便是一条被割断的麻绳,以及一团破布。

地面,倒不是泥的,砖头铺成,散落大片呕吐物,干涸的尿液,混着别的浑浊液体,以及少许血液,是臭味的来源。

考虑到死者服用过砒霜,应该是中毒后,强烈腹泻,呕吐,失禁所致。

“尸体呢?”齐平皱眉,没看到陈年的尸首。

邢明道:“仵作检验后,给陈家人带走了。”

齐平表情严肃:“尸体是第一线索来源,看不到尸体,会缺乏很多必要信息。”

邢明想了想,说:“你想知道哪些?”

“死状描述,表情神态,是否有伤口,身上有无特殊物品……对了,还有,尸僵程度如何,这关系到死亡时间,我都要知道。”齐平说。

《金刚不坏大寨主》

陈年死在昨夜,这是个粗略的区间。

而在断案中,死亡时间是个重要信息,现代的话,最常用的方法是检测尸温,可眼下技术条件不允许。

从尸体僵硬程度推算,是简单方法。

邢明回想了下,说道:

“尸体被发现时,侧倒在地上,在这滩秽物中间,整个人被绑在椅子上,用麻绳捆绑,旁边丢着抹布,上头满是秽物,应该是堵塞口舌之用。”

“死者表情神态痛苦,狰狞,恐惧,右臂上,被利刃割开,这是血液的来源。

身上并无其他物品,财物也未丢失,你到来前,尸体始从僵硬中软化,按照经验,我判断于昨夜亥时左右死亡。”

“同时,根据县衙供词,陈大人于戌时一刻左右乘车返回,按照马车行速,两地距离,我判断出的时辰也大致与尸僵推断吻合。”

齐平看了他一眼,略感讶异。

心说这业务能力可以啊,超出预想。

不过转念一想,对方是府衙神捕,有两把刷子,实属正常。

“你说死者手臂被割开?”他抓住关键词。

邢明点头:“现场并无刀具,应是凶手携带的,目的应该是放血。”

他指了指,桌上那只缺角的碗。

“放血做什么?”齐平挑眉。

邢明没回答,只是让开身后墙壁,齐平瞳孔骤缩!

只见,那空白墙壁上,赫然用鲜血书就一个硕大的“仇”字。

血淋淋的,文字笔划上,还有血迹向下流淌的痕迹。

“是昨夜写上去的,我们来时,尚未风干,”邢明叹息,“凶手应该是将陈大人捆绑后,放出血液,书写的这枚文字。”

齐平徐徐吐气,说道:“因为这个,你才判定,此为仇杀?”

“猜测而已,”邢明摇头:

“仇杀的可能最大,但……也不一定,凶手留下文字,许是为了误导我等,否则……没理由多此一举。”

恩,用血字来干扰侦查方向……有可能。

齐平表示赞同。

他走到墙边,凝视“仇”字,仿佛,能透过文字,感受到凶手书写时,心中的快意与悲伤。

当时,凶手应该就与自己一般,站在此处。

想到这,他低头看了眼脚下,地面没有灰尘。

“凶手没有留下脚印?”

邢明摇头:“对方离开时,似有意清扫过,不只是屋内。屋外也有抹除的痕迹。”

齐平叹道:“是个谨慎的家伙啊。”

懂得事先选定杀人场所,对陈年的行动轨迹、习惯亦有掌握,杀人后,能控制住情绪,将脚印都破坏掉……这可不是寻常莽夫能做到的。

众捕快点头。

皆有同样的情绪。

“那车夫怎么说,还有附近的居民……”齐平又问。

邢明道:“车夫只看到黑影袭来,对方穿了夜行衣,没看到面貌,最多判断出为男性。”

“这片屋子,荒废许久,鲜有人行,最近的住户都隔着两座院。”

齐平沉默。

果然……

行事周密至此,甚至特意选了地点,岂会没想到这些?

有点意思了。

没有沮丧,这一刻,齐平甚至心跳加速,有种遇到对手的感觉。

见他不再问,邢明叹息,说:

“凶手很狡猾,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我思来想去,只好试图,寻找近期与陈大人结仇者。”

他很无奈。

作为京都府衙名捕,他破过的案子不在少数,可眼前这起,却令他颇为头大,无比棘手。

天子脚下,朝廷官员被杀,凶手更极嚣张地留下血字,府衙压力极大。

可他苦思良久,却都毫无思路。

这也是,他答应齐平帮忙断案的原因,可心中,却没抱什么希望。

要知道,刑侦是很吃经验的,这少年校尉如此年轻,或许聪慧过人,但若说,在破案上,能比自己还强。

他却是不信的。

府衙其余人也是类似想法,只是未曾表达出。

只有裴少卿心怀期待,他是见过齐平出手的。

此刻,无人交谈,安静的气氛中,齐平开始在房间中走动,无比认真地观察每一个角落。

血字、桌、椅,其上的几样物品。

甚至地上的那一滩恶臭的秽物,他都蹲下,眯眼细瞧,甚至贴近嗅探。

转了一圈,他最终来到房间唯一的窗子旁。

窗户紧闭着,破旧不堪,与其余处不同,这里残存着些许灰尘。

齐平眼神微动,双手一推,窗子“吱呀”向外敞开,正午的阳光瞬间洒入,照亮了他清俊的脸庞。

阳光中,尘糜浮动。

“齐校尉,我等还要调查,你若看完了,那便……”邢明憋了半天,终于开口。

“急什么,再等等。”裴少卿有些不满地瞪他。

邢明欲言又止。

下一秒,却听窗边的少年平静道:“邢捕头可有目标?”

邢明纳闷,摇头:“暂时没有。”

“那我倒能提供几条,关于凶手的。”

齐平转回身来,眼眸明亮,嘴角扬起微不可查的弧度,说道:

“这的确是一起仇杀案,凶手是个中年男人,约七尺二寸高,左撇子,并不富裕,起码,不舍得给自己花钱,他也许是名武师,但或许,并非寻常武者,而是一名……修行者。”

话落,众人皆惊。

相关推荐:花丛隐龙科技之虚拟实验室调查员守则海贼里面的美食家无上神途逼良为妖苦境烽烟之异佛开局签到黄巾力士火影:开局召开圣杯战争人在超神开局凯莎捡了我的日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