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第七十章 第二名死者(求追读)

就在符典八百字灿若星辰的同时。

书院后方,那座于京都内亦饱受盛名的故纸楼内。

晒着太阳的橘猫睁开了眼睛,矫健地跳到窗边,望着前方。

禁欲系女先生正低头描着小楷,也抬起头来,与橘猫一样的神态。

透明水晶的眼镜后,眸中,流露一丝疑惑。

……

“啊。”

青坪上,那闪烁的文字只灿烂了几个呼吸,便悉数黯淡下去,仿佛透支了能量。

见状,一众被惊呆的学子们才回过神来,发出惊呼。

“怎么回事?”

“符典为何会如此?”

他们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更没有意识到,这可能是因为那名新的“同窗”。

因为,那实在太匪夷所思。

虽说,这部《符典》摹本,与“原本”相比,还是少了一些顶级神符,可纵然如此,也是瑰宝。

能以学子身份,令其悉数明亮的,书院创立三百年里,也不过寥寥几人。

皆乃不世出的天才。

“安静!”

骚乱中,手捧大册的二先生开口,他的脸色有些苍白、疲倦,仿佛被抽空了……

“符典方才出了些许故障!本次开典中断,你等先行散去吧。”他高声道。

故障?

一众学子面面相觑,恍然明悟。

符典是一样法器,既是器物,自然有故障的时候,且,越是复杂高阶的,越是如此。

这能解释方才的异常,只是,众人都有些失望和沮丧。

浪费了啊……但也没法子,一一散去。

被吓掉折扇的席帘看向二先生,眼神里意思是:“真坏了?”

二先生点头,心下也是纳闷至极。

方才,这大册突然就不对劲,开始疯狂抽取真元,若不是他“断电”及时,眼下只会更虚……

大写的尴尬。

席帘一脸淡然地将扇子捡起来,看向一脸懵逼的齐平,和颜悦色道:

“发生了一点小意外,不要怕。”

齐平咽了口吐沫,心道这可是你说的,若是坏了别找我赔。

就在方才,他察觉到,神符笔与符典建立了某种联系,非常隐晦,像是错觉。

好在,看样子,这两位先生并未察觉,弄坏法器的是自己……

而席帘也是松了口气,心想,还好是故障,否则,那就真惊悚了,又想到方才自己当众失态,不禁恨恨地瞪了二先生一眼。

真丢人!

二先生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笑,看向齐平,转移话题:

“不说这个,倒是你,资质的确上佳。故障发生前,与你应和的神符,竟有二十余枚。”

恩,他将这个数目,当做了齐平的成绩。

“可惜,维持的太短,你未必记下了。”席帘惋惜道。

齐平犹豫了下,诚实道:“禀先生,我……勉强记下了一枚。”

是的,虽然只闪了一会,他还是有所得的。

很神奇,那字仿佛活了,如倒影般,浮现于心海。

可惜,只来得及记一枚。

“哦?是哪个字?”席帘惊讶问道。

“封。”齐平说:“封狼居胥的封字。”

席帘与二先生对视一眼,笑道:

“不错,这封字,在一众神符中,也算好的。”

虽说,神符的力量不恒定,但,不同的符,品质还是有区别的。

四境造的,与五境造的,上限就不同。

当然,上限也可以打破就是。

但总归,品质越高的神符,越好。

“封字神符算是较为难学的一枚,且威能亦不俗,你若能掌握,好处多多。”二先生笑道。

齐平请教:“敢问,封字术法,是什么?”

席帘道:“封字,正如字义,有密闭、缄合、禁止等义。

具体能发挥出何等能力,还要看你自身体悟。

若是引气境掌握,施展神符,或可将敌人短暂封禁,令其力量顿失,无法行动。

若是你修为更高,施展此符,封禁江河,令其静止也并非难事。”

齐平听得咋舌不已。

席帘见状笑吟吟道:

“这还不算什么,此字乃一代院长所创,传说中,昔年曾一字封天,令一州之地,日月轮转停滞,光阴禁锢。”

啥?

把一州的时空封禁了?齐平倒吸一口凉气,有点惊悚。

这个世界的顶级战力,竟这般恐怖么?

吹的吧,肯定是吹的吧……不过,我这个弱鸡都能逆流时空,顶级大佬为啥不能。

想到这,齐平突然有些脊背发凉。

妈耶,这世界好危险,我要回家。

“你既记下此符,归去后,于修炼时尝试观想,感悟,等神符烙印消散后,再来,我亲自教你画符。”席帘手持折扇,露出姨母笑。

顿了顿,矜持道:

“另外,常作诗词于感悟神符大有帮助,你再来时,若能带上几首诗词,再好不过。”

呵呵……你就是想薅我羊毛……齐平鄙夷之。

表面恭敬:“学生遵命。”

继而,不再多留,给王教习送着,朝山下走去。

也就在他离开不久,讲堂方向,一道清风卷来,大先生的身影浮现,扫视两人:

“方才发生何事?”

两人说明原委,大先生吃了一惊:“竟有此事。”

接过大册,感应片刻,吐气道:

“许是空置太久,无妨,温养几日便可修复。”

二先生拱手:“如此甚好,对了,开典被迫中断,便有劳大先生续上。”

大先生:……

两人大眼瞪小眼,沉默片刻,大先生叹了口气,没说什么,转而道:

“咦,你们说的那学子不在?”

“毕竟是镇抚校尉,只能偶尔来此,现已离开了。”席帘叹道:

“他于神符一道颇有天赋,短短时间,便能记下封字符,可惜,修为资质平平,能走到神通便已是极限。”

二先生也点头。

两人都很惋惜,多好的苗子,可惜,修行资质太差,这个年纪,才一重圆满。

虽说,神通境已是天下修士仰望的存在。

可对他们而言,神通……也就那样。

……

……

离开的齐平并不知晓,几人议论。

他的心情很不错。

这一趟,有惊无险,成功入学,最重要的是,赚了一枚强大神符。

当然,这不意味着,他就能施展术法,还要大量的练习,才能掌握。

但……

是个好的开始啊。

“呵呵,齐校尉竟有如此资质,又得六先生赏识,前途不可限量。”山道上,王教习吹捧道。

《仙木奇缘》

没有没有……齐平忙摆手,笑容咧到耳根子。

可下一秒,当他看向山脚牌楼,笑容消失:“王教习。”

“恩?”

“我马呢?”

……

……

齐平很愤怒。

租来的马虽是劣马,但押金也不少钱,光天化日之下,堂堂帝国书院,竟然丢了。

王教习更是尴尬的无以复加,猜测可能是没拴牢,自己跑了,但也没处说理。

无奈,只好从书院马厩里牵来一匹油光水滑的黄骠马,作为赔偿。

齐平板着脸:“还有押金呢。”

……王教习拱拱手,递过去二两银子,齐平眉开眼笑。

比得到神符还开心。

“终于成了有‘车’一族,这回上下班不用走了。”官道上,齐平骑着黄骠马,一边走,一边摸,一副喜提新车的架势。

头上有一簇白毛的黄骠马打了个响鼻,有些不情愿,好像在说:

别摸了,别摸了……

就在这时候,马儿突然看向前方。

齐平也看去,发现迎面走来一队仪仗,披坚执锐的甲士簇拥着一辆华贵异常的马车驶来。

五马拉乘,车厢为珍木打造,嵌着金银玉石,雕龙饰凤,车窗有明黄绸缎垂下,轮毂滚滚,迎面驶来。

“唏律律。”齐平忙勒缰绳,将马儿拉到一旁闪避,下马避让。

等仪仗队走远,方重新上马,表情疑惑:

“这又是哪路神仙?去书院的么。”

大凉规制:凡车不得雕饰龙凤文。

说明,车队主人很可能是高级勋贵,至于具体什么级别,齐平对礼制知识一知半解,看不出来。

……

告别这个小插曲,齐平一路疾驰,没有回家,而是朝内城衙门赶去。

马有了,但并非这就行了。

古代养马是个技术活,单是草料,就不便宜,不是说割点野草喂了就行的,容易拉肚子,尤其这种供骑乘的良驹,得喂精饲料。

这还不算打理卫生什么的。

其实现代也差不多啊,豪车都是定期保养的,便宜的汽油都不喝,咳嗽。

白毛黄骠作为他人生第一匹马,齐平舍不得它受委屈,但又囊中羞涩。

思来想去,决定去衙门蹭公款吃喝。

“镇抚司有专人照顾马匹,还有免费的饲料,公家的便宜不占白不占……”齐平打定主意,心情愉悦。

哒哒哒到了衙门,在门口侍卫惊讶的目光中进了大院。

正寻思找裴少卿显摆下,结果,刚到值房门口,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人影。

齐平心中一沉,有了不好的预感。

“邢捕头?你这是……”

值房内,等的心焦的邢明起身,大步迎来。

那如鹰隼般深陷的眼窝里,是夙夜未眠的疲倦:

“齐校尉,你可回来了,案情有了新的进展,我来请你帮忙。”

啊……原来不是来抓我的,吓我一跳……齐平松了口气,笑道:

“哦,有何发现?”

邢明道:“子爵王显,死了。”

……

ps:这章终于不短了。。。叭

相关推荐:花丛隐龙科技之虚拟实验室调查员守则海贼里面的美食家无上神途逼良为妖苦境烽烟之异佛开局签到黄巾力士火影:开局召开圣杯战争人在超神开局凯莎捡了我的日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