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想要高收视!

第四百二十六章:鸡贼!

徐文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

自己太鸡贼?

哪里鸡贼啦!

见过的小妹妹都说帅啊!

这个老男人明显没有审美!

徐文在内心吐槽刘克。

刘克似乎知道徐文在心里骂自己,嘿嘿一笑。

“是不是觉得我说的不对?”

“任谁被人说鸡贼都不对吧。”

徐文苦笑一声。

刘克也忍不住笑了。

“我这么说不是无的放失的,从你脱离江浙台自己去成立公司来看,我们发现了你这个人总能够化险为夷,不管多么难的困境,你都会用无敌的收视率去吊打别人。”

“之前遇到那种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可是结果呢?所有不看好你的人都被你当成踏脚石了,香江实业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刘柯这个人比较憨厚,被我一套就套出话来了,他的这个方桉就是你建议的,所以看似对我们江浙不错的方桉,我总觉得里面有猫腻。”

听到这里,徐文只想大呼冤枉。

哪有!

我是这样的人吗?

这不是冤枉吗!

我只是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帅气和百分之一的努力好不好!

徐文无奈的看着刘克。

“总监啊,你怎么能够这么看我呢?我完全是为了刘柯的方桉考虑的,毕竟我也算是这档节目的制作人,江浙台不愿意出700万,我帮你们出700万难道不好吗?”

“话是这么说,我还是不相信,你这个人太魔幻了,我要另做打算。”

刘克不为所动。

还是摇了摇头。

徐文有些叹气。

本以为是一场手到擒来的活动,但是没想到刘克这么慎重。

出了这样一场变故。

完全在自己意料之外。

徐文看着刘克。

“那刘台你特地把我喊过来是为了什么?”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打算怎么做?或者说你在谋划些什么?说出来嘛,这样我们可以共赢啊。”

刘克眯了眯眼看着徐文。

像一个极有耐心的长者,对徐文循循善诱。

徐文叹了口气。

“刘台啊,我的打算能有什么?这档节目都没做出来,就算做出来了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火,收视率到底怎么样,我又不会未卜先知。”

“你说的双赢局面,那就更好笑了,我给的方桉难道不是双赢的局面吗?我拿版权你们拿钱?还要怎么双赢,我实在是想不出来了。”

刘克紧盯着徐文的表情。

但是徐文的眼神坦荡,着实看不出什么心思。

刘克想了想。

“不行,我们拿版权,你们拿钱!”

“可以啊,但是我不会全部赞助资金制作这档节目了,毕竟我出了钱还拿不到版权,还要跟江浙台分钱,太不划算了,我大可以找别的平台。”

徐文点了点头。

没有丝毫的犹豫。

这反倒是让刘克有些拿捏不准了。

试探着问道。

“那你打算出多少?”

“刘柯要700万的预算,我又拿不到版权,怎么着我也只能出200-300万吧。”

徐文想了想给出了一个大概的预算。

2-300万?

那江浙台还要出400万左右。

之前江浙台愿意出400万,那是赞助钱都是自己的。

现在出了400万,还要跟徐文分钱。

刘克顿时觉得这笔买卖不划算。

一档新节目,刘柯又是个没有名气的导演。

赞助方面能不能回本还很够呛的。

就算徐文挂个制作人的名字。

但是谁会去在乎这些啊。

那徐文到底看重了这档节目什么呢?

在于光光拿着策划桉回来的时候,刘克就给综艺组的人看了。

一致的出来结论,都认为这档节目虽有新意,但是太过严肃,不容易成为火爆节目的。

刘克想了半天也没有悟透。

徐文倒是不着急。

没有前世的真知灼见,他也不会这么看好这档节目。

前世的《大侦探》也不是开播即火。

它基本上是到第一季快结束的时候火起来,并且热度随着季度的增加越来越高的。

它属于低开高走的。

光是看策划桉,自然看不出它哪里特别突出。

在刘克的办公室喝了两杯茶。

徐文都上了一趟厕所了。

回来时看见刘克还是一副纠结的表情。

徐文摇了摇头。

“刘台长啊,你还没有想好啊,都快要吃晚饭了。”

刘克放下被他啃坏的指甲盖。

看着徐文做出了一个决定。

“还是用你的方桉吧,你们出钱拿版权,我们承播那分成。”

“哎幼,说了半天还是最初的方桉。”

徐文哭笑不得。

他算是体会到了,那些设计公司的人给甲方改了无数个版本之后,甲方来了句:我还是觉得第一稿好。的绝望了。

“刘台,你早说啊。”

徐文笑了笑,顺手从包里面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合同。

“这是合同,刘台你看一下要是没问题就盖章吧。”

刘克接过合同仔细的审阅着,不放过任何一句话。

仔仔细细看了数遍之后,刘克拿出红章,哈了一口气。

正要敲下去的时候,又犹豫了。

“不行不行,我还是觉得你小子有猫腻。”

“我合同都拿出来了,您跟我说这个?”

徐文反问道。

看着徐文的表情,刘克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敲下了章。

敲完章,徐文把合同一式两份,一份给了刘克,一份自己收着。

看着合同,刘克认命般的叹了口气。

“但愿你小子没有骗我。”

“您放心吧,我跟江浙台这么熟,您看我什么时候做过对江浙台不利的事情,有好事我从来没有忘了江浙台。”

《修罗武神》

徐文笑了笑收起了合同。

熟人不就是用来坑的吗?

不坑你坑谁。

离开了刘克的办公室,刘柯立马凑了过来。

他知道徐文来了,于是提前在这里等着。

一看见徐文出来了,立马上前问道。

“怎么样怎么样,谈成了吗?”

“谈成了,版权归我,我出钱给你制作节目。”

徐文笑了笑。

刘柯顿时松了口气。

“太好了!我终于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制作一档节目了,不行不行,我要马上去安排一下人员的统筹,还有场地,还有艺人邀请,还有品牌赞助,哎呀忙死了。”

一高兴起来,刘柯乐的找不着北。

困顿多年,终于鱼入大海。

刘柯的心情是谁也想不到的。

徐文急忙把刘柯拉回了神。

“别着急,又不是叫你一天之内完成,我们难得合作,先去好好吃一顿,然后你在着手准备。”

“哎呀!你瞧我这记性,对对对,今天我们要好好喝一杯。”

刘柯当即反应过来,连忙拉着徐文的手朝外面走去。

两个人找了个撸串店。

一边撸串一边喝酒。

聊这些两个人还在江浙台时候的话题,尤其是之前在生活栏目二组的那些事情。

既有追忆也有感叹。

对于原主在生活栏目二组的事情,徐文只有记忆,并没有亲身经历过。

此刻听着刘柯一桩桩一件件的说起来。

也颇有一种怅然的感觉。

“那个时候我们去拍摄那个马家屯的老奶奶啊,你还记得吧,说他们家有鬼,闹了半天结果是电线短路哈哈哈哈。”

刘柯喝的脸色通红。

一边说一边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此刻的他心情是快乐的。

但是说着说着刘柯又开始哭了起来。

“徐文你不知道,我这几年其实过的一点都不好,但是我是天秤座纠结也要面子,所以不管对谁我都是表面我过的很好。”

“我当初为什么要转岗,其实就是看你和章小琴从熟悉的生活栏目组去了别的组,都混的很好,我就想我也是留在江浙台的人,我为什么不能去试试看呢?”

“你可能不知道我在心里有多羡慕你又替你感到高兴,但是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变好,都是离开了江浙台,章小琴的节目一档比一档好,我也希望这样....”

刘柯连续喝了许多瓶。

开始借着酒精把自己的心理感受给说了出来。

他心中有不甘。

或者是每个普通人心中都有不甘。

看着别人光鲜亮丽,看着别人多姿多彩。

大家都是有思想有手脚的人,凭什么我就要变得这么普通。

但是大多数普通人在奋力挣扎追向梦想的时候,最终还是意识到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

所以也认命了去做一个普通人。

徐文如果没有穿越过来,那么这个世界的“徐文”或许也是这样。

平静的接受着分组。

羡慕的看着留在江浙台的人。

最终可能也只是某一个小电视的小导演。

混的不上不下,生活虽有鸡飞狗跳但还过得去。

胡晓晴在他生命中也许只是个过客。

只不过徐文的到来改变了他的生活轨迹。

连带影响着也改变了刘柯的生活轨迹。

生活就是在周围人的比较中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了。

如果没有徐文,那么刘柯看着徐文或许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蝴蝶效应大抵如此吧。

此刻看着失声痛哭的刘柯,徐文也是百感交集。

虽然他不能帮助所有人。

但是好在他能够帮帮身边人。

徐文拍了拍匍匐在桌子上痛苦的刘柯。

两个人一顿烧烤吃了好几个小时。

一直吃到原本爆满的烧烤店也变得只有稀稀拉拉几桌客人了。

这时烧烤店的师父过来送上了一把牛肉。

徐文有些惊讶。

“我们没有再点东西了啊?”

“这把牛肉是店里面送的。”

年轻的烧烤师父笑呵呵的说道。

“您可能忘了,但是我还记得,徐导,当初我爸爸的店生意一般,身体也不好,都打算要关门了,是您拍的纪录片《人生一串》救活了我们的店。”

“现在我爸回家养老去了,我学会了他的手艺,继续经营着这家店,靠着这家店我也付了首付,买了车,所以都是要感谢你呀。”

烧烤师傅的把徐文拉入了追忆当中。

看着已经做过装修,但是还能够找到熟悉印象的店铺。

徐文立马就想起来了,这家店是那个时候徐文带着胡晓晴来吃过的一家店。

当时他好像还遇见了来江浙台录制完节目,来这里吃的刘施施。

当时自己有太多美食可以选择。

所以只来这家店吃过一次。

后来便再也没有来过,尤其是离开了江浙台。

来这边的次数更是稀少无比。

没想到自己随便找的一家看上去人多生意好的店。

就是当初结下来的缘分。

只不过因为重新装修了徐文一开始也没认出来。

要不说生活的兜兜转转就是神奇呢。

徐文笑了笑。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那可不,这几年我爸每次都看你的节目呢,连带着我也成了您的粉丝,这一次我请客,你继续吃,我就不打扰了。”

年轻的烧烤师父笑着走开了。

徐文笑了笑。

生活百态,人间红尘。

在里面有时候就是无奈但又充满惊喜。

徐文也闷了一瓶酒。

虽然烧烤师父不要钱,但是徐文还是放下了钱。

也幸好徐文有随身携带纸币的习惯。

不然免不了要上演一场“你收下吧。”“我不能收!”“你收下!”“我真的不能收”的戏码。

叫了代驾。

把刘柯送到酒店,徐文刚上走,被冷风一吹自己也是晕乎乎的。

索性又开了一间房,也睡下了。

连澡都没洗。

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徐文挣着迷湖的双眼,还没搞清楚状况。

肚子里就一阵翻江倒海。

连忙快步跑到卫生间,对着马桶就吐了起来。

油水加上食物加上酒精,倒是一顿夜宵根本没有消化多少。

吐完之后,徐文倒是清醒了许多。

顺势就在旁边洗漱了一番。

出来时,徐文正纳闷张敏怎么没给他发消息。

一碰手机没反应才知道,手机没电关机了。

来到刘柯的房间,发现他也是刚醒。

他的手机也是没电关机。

两个人身上又没有现金,原本还想着一起吃个午饭的决定也只能作罢。

徐文把刘柯送到他家小区后就回自己家了。

稍微休息了一下,吃了个午饭,徐文才重新去公司。

刚好到公司的时候手机也是开机了。

刚下车。

整个手机就“叮冬叮冬”的响。

徐文都来不及数有多少信息和未接电话了。

想着反正都到公司了这些信息八成都是张敏发过来的。

还是直接到公司听听张敏有什么大新闻要告诉自己吧。

果不其然,一走进公司迎接徐文的就是张敏一个高八度的尖叫。

相关推荐:诸天问道运途运途2运途1重回旧时光1977千年仇敌居然是我的白月光极品相师在都市巫师?我早就不当了超神学院:异常枪神玄骨鬼帝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