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林神话:从迎娶江玉燕开始 >武林神话:从迎娶江玉燕开始

第97章:哪怕让我当他的狗!

什么叫欺人太甚?

这就是!

他们堂堂赤焰楼的黑白二使,如今居然被活捉了,而且还被安排在这里建造茅房?

这是羞辱他们吗?

“混账东西,孙田庆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指使我们二人?”

黑使怒声而视,双手紧握成拳,恨不得将孙田庆当场一拳击毙。

他的实力,让他有这样的底气。

外人眼里天云宫或许很强,但在他们赤焰楼的眼里,和垃圾无异!

“吵吵什么?”

孙田庆嘴角一抽,偷摸瞥了眼监工的段天涯。

咬了咬牙后,他也是壮着胆子一巴掌打在了黑使的脑袋上,冷声呵斥道:“就你废话多是吧?你还以为你在赤焰楼吗?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实话告诉你,老子早就看你们赤焰楼不顺眼了,一天天的趾高气扬,一副天老大你们二老的样子。

现在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

这里可是人家徐公子的地盘,是龙就得盘着,是虎就得卧着!

什么狗屁的黑白二使,在苦海镇你们啥都不是,还真以为你们能活着回去?

做梦!

呸!”

孙田庆成功演绎了什么叫做仗势欺人,狐假虎威。

在他们的世界,赤焰楼就是压在他们天云宫之上的一座大山。

平日里的收入,一大半就得平白无故的交给赤焰楼,甚至每个月还得送天云宫女弟子去赤焰楼住几天。

对于他们这种中等势力来说,简直就是折磨。

现在好了。

都沦落到了苦海镇了,到人家的地盘了。

你还以为你在赤焰楼?

放屁!

天云宫都已经不复存在了,赤焰楼的人还想对他指手画脚,这不是做梦吗?

他孙田庆也是有脾气的好吗!

“孙田庆,你找死!”

黑使被骂的忍无可忍,当即便是起身一拳朝着孙田庆打了过来。

看着那硕大的拳头袭来,孙田庆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

打不过!

哪怕被封经脉都打不过!

赤焰楼的人之所以能有如今的地位,可是他们一个个的从杀戮中打出来的。

一旁的段天眼看到这一拳,手里的东洋刀瞬间出鞘。

“嗤!”

殷红血迹飞洒而起。

黑使的手腕处伤口血肉翻飞,手上的经脉已经被一剑划断。

见此,段天涯只是冷声开口道:“再有下次,断开的就不是你的手腕经脉!”

被刺痛强行冷静下来的黑使,眼里满是杀意和怒意。

这个人!

这个杂碎!

居然敢对他出手,而且还断了他右手的经脉。

不可饶恕!

这时,段天涯愣了一下,随即看向了山顶方向,伸手按住耳朵上的炼器耳麦点了点头。

下一刻,他手中的东洋刀再次飞起。

不等黑使反应过来,他就看到了天翻地覆的景象。

一具无头的尸体站在原地,鲜血宛如喷泉一般往外面喷洒了出来。

飞溅而出的鲜血,让白使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杀……杀了?

他怎么敢的?

明知道他们是赤焰楼的黑白二使,地位更是崇高至上,这人怎么敢动手杀黑使的?

“徐公子说了,到了这里不听安排的,就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段天涯冷冷解释道:“孙宫主你做的不错,公子会为你解除封禁,到时候你就负责这一片,以后还会有人送来,若是不听从安排,直接杀了便是。”

话音刚落,一道符篆从山上蔓延下来,攀附上孙田庆之后,便融入了他的身体之中。

而孙田庆也在这一刻,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轻松了起来。

停滞的内力在不断的流动,就像是身上的枷锁被彻底的打开了。

这样的手段,让他再度畏惧起了徐念。

恐怖!

山上住着的个公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他们这一次来这里,真的是一个正确选择吗?

“多谢徐公子!”

孙田庆急忙对着山顶跪下感激了起来。

看了眼他的段天涯平静道:“这里交给你了,这个女人你随意处置。”

话罢,他便潇洒转身离开。

似乎杀了一个比自己强的存在,并没有让他心里有什么波动。

孙田庆也是重新站起,感受着力量重新回归的爽快。

回头看了眼白使,他的脸上满是狞笑。

终于!

他终于有了这一天。

赤焰楼当年可没少祸害他们天云宫的弟子,现在他孙田庆有机会为那些弟子报仇了!

百盟书

黑使已经被杀了,那白使就用来偿还当年的过错好了!

“你……你想干什么!”

白使往后退了几步,一个失足跌坐在了地上。

原本高高在上的她,此刻已经彻底没有了往日的嚣张,取而代之的只有惊恐和悔恨。

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

明知道苦海镇很危险,为什么还要来送死?

黑使已经死了,那下一个是不是就是她?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没有公子的点头,谁都不会杀了你。”

孙田庆冷声道:“但现在这里归我管,当年你和黑使对我赤焰楼弟子犯下错,现在也该偿还了!”

说着他就一把抓住白使的头发,将其拖拽向了一旁建造起来还没用过的茅房之中。

这种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女人,现在也该让她落入凡尘了。

……

山顶之上。

徐念并未理会山脚下的事情。

反正都是天外来客,他们之间的恩怨如何,与自己并无关系。

让孙田庆恢复实力,徐念也并不担心什么危险。

这个人并非是他的对手,解开封禁,也是为了让对方更好的听话。

只要他还活着一天,孙田庆就不敢有什么过多的举动。

“外面有个不好的消息传来了。”

曲彤的声音在徐念身后响起:“和江玉燕他们有关系。”

正练习炼器的徐念,手里的动作勐的停顿了一下,眼神没有丝毫波澜的回头看向了曲彤。

“她们怎么了?”徐念平静问道。

“赤焰楼占据了整个移花宫,活捉了邀月和移花宫所有弟子,同时他们的少楼主徐念去了一趟边关。”

曲彤蹲了下来,双手拄着小脸,笑道:“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交易,但江玉燕和那个徐念要成亲了,而且那个徐念要一次娶不少女子。

江玉燕、北斋、素慧容、慕容秋荻以及邀月!

今天来的这两个人,似乎是来抓怜星的,那个徐念想要连同怜星也给占据了。”

听着她的话,徐念脸色变得古怪了起来。

赤焰楼的少楼主也叫徐念?

有意思。

这可真的太有意思了。

自己和江玉燕她们都有关系,现在赤焰楼的徐念居然想要娶了自己的女人。

这是把他当成死人了吗?

“赤焰楼是什么样的存在?”

徐念一脸玩味的问了声。

“有个大天象的楼主,中天象长老五人,小天象的弟子过百人吧。”

曲彤伸手摸了下徐念的面颊,笑道:“怎么?你想要一个人去抢亲吗?”

“抢亲?我还没死呢,是他们抢我女人,我去抢回来而已。”

徐念缓缓伸了个懒腰,笑吟吟道:“成亲多没意思,我要让他们赤焰楼的红事变成白事!”

听到这话,曲彤也是露出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似乎这种事情对她来说很有趣。

但想到徐念可能要一个人去,她的脸色就不由的难看了起来。

“你想把这里的烂摊子交给我?”曲彤微微皱眉。

“你还不能离开,至少这里需要你坐镇,我走了可就没人能守护这里了。”

徐念站起身,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道:“这里只有你坐镇,我才能彻底放下心来不是吗?”

低着头的曲彤没有说话,而是蹲在地上愣神不已。

以徐念的实力,对付那个楼主应该没问题,再加上马仙洪炼制的那些法器,灭了赤焰楼也不是难事。

“那你自己小心。”

曲彤声音瞬间变得柔和了起来。

她没有抬头看徐念,而是将自己的半张脸埋在了手臂之中,一副慵懒样子靠在徐念的身边。

好像这一刻,她能说的只有这种话了。

徐念轻轻嗯了一句,然后便转头看了眼周围,吆喝道:“哈士奇,别给我藏着了!”

每天忙着下山找异性狗子的哈士奇,听到动静也是从远处飞奔而来。

铲屎的找它,肯定是有大事要做。

难道又能去其他世界旅行了?

这都多少天了。

它再不出去转悠一下,恐怕就要在山上闲出病来了。

徐念看着飞奔而来的狗子,大骂道:“哈士奇,奔偏了!我在这里啊!”

听到声音,哈士奇又急忙掉头朝着徐念而来。

徐念也是看了眼有些兴奋的哈士奇,笑道:“我带你出去玩怎么样?你肯定也快在这里待疯了吧?”

“汪!”

哈士奇跳着回应徐念的话。

总算要出去了。

这些日子它不是追蝴蝶就是去山下找其他狗子打架。

现在的它,已经是整个苦海镇的狗王了!

徐念将一个噬囊挂在了哈士奇的脖子上,笑道:“里面有盗吞兽和空哭吼,这次要去打架,你可别给我丢脸!”

“汪汪汪!”

哈士奇仰头得意回应。

打架好啊。

苦海镇内几乎都是自己人,他也没办法离开镇子,毕竟铲屎官不让它离开。

所以现在铲屎官带它去打架,自然是最能放松的事情了。

“明日一早我们就出发,你好好熟练下盗吞兽和空哭吼。”

徐念说完就朝着房间走去,曲彤则是在后面给哈士奇解释怎么使用噬囊。

……

苦海镇内。

刚干完活的天云宫长老们,也是扛着锄头一个个的往回走。

毕竟今晚上有恐怖电影看,这玩意人多了看起来才有意思不是吗?

“王长老,你们宫主实力恢复了!恭喜啊!”

刚进入镇子,一个护龙山庄的人就含笑和他们主动打招呼。

这也让天云宫的长老们有些莫名其妙。

宫主实力恢复了?

疯了吗?

他实力恢复了不就是找死吗,山上的那位谁能干得过?

“我们宫主还活着吧?”

王长老叹了口气道:“他的尸体在哪?共事一场,没人收尸的话我们几人便帮忙好了,这一天终究还是到来了。”

从他们来到苦海镇开始,这里的人就没给过他们什么好脸色。

现在突然恭喜,还主动搭话,一看就不是好事情。

宫主多半是被杀了。

他们还是别想着逃跑或者对抗了,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吗?

听到王长老的话,那护龙山庄的人很诧异道:“什么尸体?你们宫主活的好好的,他今天教训了那个两个来闹事的,徐公子把他的封禁给解了,这也算是认可了你们,今后大家都是自己人了,以后多走动!”

嗯???

宫主还活着?

两个来闹事的,说的是赤焰楼的黑白二使?

他们也知道赤焰楼的情况,很清楚赤焰楼是如何压迫他们天云宫的。

相比较这苦海镇对他们的威胁,赤焰楼那可谓是惨无人道!

今天早上看到赤焰楼的那黑白二使,他们就压不下心中的怒意。

若非当时无法出手,怎么可能让黑白二使还活着?

“难道说宫主是为了给以往遭难的弟子报仇?”

“有这个可能,否则宫主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对黑白二使动手的,我看徐公子应该看在这一点上才选择相信宫主的。”

“不行,我们先去看看情况,今晚的电影不看也罢!”

“王长老等等我们几人啊!”

“……”

山脚下。

茅房门口,孙田庆只感觉神清气爽。

特别是在实力恢复之后,将白使拖入茅房之中狠狠折磨一番,他就感觉更爽了。

这种失而复得,心中郁结消散的感觉,是说不出的舒服啊。

茅房!

当真是一个好地方。

他孙田庆今后就守着这一亩三分地了,反正这里有更强的人保护,他的安全绝对没问题!

就在他感慨夕阳无限好的时候,天云宫的一众长老赶了过来。

“宫主,听说你教训了黑白二使,是不是真的?”

“我等得知你实力恢复了,特意从镇子里赶了过来,还买了一只花家的烤鸡,一起吃点?”

“我买了花家酿造的酒水,咱们一起?”

“快快快,宫主快说说你怎么教训黑白二使的?”

“……”

天云宫的一众长老也是迫不及待了起来。

恨不得现在就让孙田庆告诉他们具体的过程,最好是一分一毫都别落下。

孙田庆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接过酒坛豪饮一口,道:“黑使不听安排已经死了,尸体已经被我收拾埋了,至于白使那个女人……”

他的话到这里突然一停,脸上露出了神秘莫测的笑容。

“白使怎么了?”

王长老急忙问起来。

孙田庆指了指身后的茅房,得意道:“王长老自己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嗯?

众长老互相看了眼。

茅房里有什么好看的,难道白使被安排扫茅房了?

那个傲气的狐媚子,居然也有这么一天?

当即他们一群人就要进去,但被孙田庆给拦了下来,说道:“一个一个的进去,一把年纪了急什么?王长老你先进去!”

这什么意思?

他们现在有机会看到白使吃瘪了,还得排队看?

自家宫主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

王长老犹豫了一下,便放下手里的东西,一脸警惕的往茅房内走去,瞥了眼修建好没多久的茅房,然后就看到了角落蜷缩的那个不着片缕的身影。

白使?!

怎么会!

难道说宫主将白使在这里给……

看着白使惊恐又慌乱的眼神,王长老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以往这种眼神,都是他们天云宫的弟子身上才会看到,特别是赤焰楼来带人的时候。

带回去做什么,他们都心知肚明,毕竟赤焰楼只要女弟子!

黑白二使就是负责带人的。

那些女弟子被带去赤焰楼,能活着回来的,差不多也都疯了,擦屁股的事情还得他们天云宫来负责。

这么多年了,没想到现在还能看到这样的眼神。

但这一次,不再是他们天云宫的女弟子,而是罪魁祸首的帮凶之一白使!

王长老咽了咽口水,也不管外面的其他人,脸色凝重的朝着白使走去。

外面的人听到动静,也都是纷纷看向了孙田庆。

孙田庆盘腿坐在门口,一边吃一边喝,解释道:“咱们天云宫被压榨了多少年?门下的女弟子又被他们祸害了多少?周长老你的女儿是不是被黑白二使带走的?老赵你儿子是不是被白使给当众抓走,最后羞辱致死?

你们也别怪我,这个位置你们来做,你们也没得选择,赤焰楼太强了,不是我们能对抗的。

现在不一样了,我们报仇的机会到了,这苦海镇有那位徐公子坐镇,你们认为赤焰楼的楼主会是他的对手吗?

我现在就是投靠了徐公子,哪怕是当他的一条狗我都愿意,只要能为当年遇害的弟子报仇,我孙田庆就是在这里扫一辈子的茅厕都行!

黑使被一剑杀了,死的很轻松,但我不会让白使轻松的去死,当年天云宫弟子的遭遇,我要让她亲自尝一遍!”

听着孙田庆冰冷的话语,众长老也都是低头不再多说。

或许他们的宫主背负着的,是他们远远都想不到的沉重担子。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那就都投靠好了,反正天云宫已经不在了,他们也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不是吗……

相关推荐:北凉王前传我哥明明是个废物,却过于自信穿成末世圣母女配快穿:宿主她总想渣了病娇主神影后正当红大周败家子纵横诸天从笑傲开始重生从被学校劝退开始绿茵传奇教父神豪之我在市中心种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