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 >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

第七十三欧洲实验室

朱传文看着楚可求从他鼓鼓囊囊的包里拿出的一沓纸和一本像书一样的东西,也没在意,只是细细的看了起来。

清国的标准混乱,其实不止汉耀深有体会,就是这清廷现在也是深受其害,书一样的东西便是清廷去年年底(1908年)发布的一套标准,名叫《奏定度量权衡画一制度图说总表推行章程》,共计40条。

这东西是徐世昌在就任邮传部大臣之后,给朱传文寄过来的,细细看起来其实很具参考价值,清廷不是没有聪明人,也不是没有能人,至少在目前看来,清廷在工业上的发展的确算是下了功夫的。但是,干实事的,总是敌不过庆王这样卖官鬻爵的集团。

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可能这个清字儿,就是清廷的清吧。

所以,这章程现在就是停留在纸面上,并没有人打算去实施,而清廷有识之士弄出来的这份章程就这样淹没在垃圾堆中……

朱传文在翻看了汉耀在清廷基础上改良的章程之后,点点头:“老楚就按你们的想法来吧,目前汉耀下属的行业多半在商行名下,回头再细化一下,分成交通、土建、机械、电气、化工、冶金、染织、农业器材这些方面,今年年会通过方桉之后,开始着手成立标准化委员会。

你、谷庵升、曲正乾、毛光廷、聂士则任整个汉耀的标准化委员会轮值主席,从头到尾的将汉耀改造一遍。”

“东家,其实我们做了两份方桉。这是我的这一份,部分沿用俄国的标准,俄国人没有的,我们依据清廷的章程自己细化。”

“恩,暂时如此,现在我们依靠俄国人的北满支线太过于重要,交通、枪械方面还是延续俄国人的标准,但剩下的按照我们的习惯来,会产生问题吗?”朱传文还是有此一问。

交通发面用俄国的标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就拿现在俄国人用的频率略低,但汉耀借用频率高的北满支线来说,统一全部为俄国人标准;而从奉天到山海关是英控区,采用的是英国标准;而从奉天到旅顺又特么是日本标准。

说来也是生气,各个国家其实在用这样的方式,阻断着清国的发展,这种看似通了铁路,但实则又没通的铁路,让关东农副产品其实一直面临着几次关税的窘境。

要不然,汉耀也不会借着海参崴发展自己海运公司。

而枪械方面,朱传文还等着日后和俄国人做大生意,这标准自然也不能变。

楚可求听到自己东家的问题,又从包中拿出了一份名叫《汉耀标准改良》的文件。“东家,我这里还有一份,是聂士则做的,您要不也看看?”他和聂士则是不对付,但是这只是竞争而已。不是比烂,而是比好!说实话,虽然有着自我的倾向,但是他还是将聂士则的劳动成果拿了出来,说实话,聂士则的这份方桉在楚可求看来其实更过与优秀。

楚可求的方桉,其实包含着不少朱传文的想法。

朱传文也是知道两人的分工,相比于楚可求方桉的部分俄化,聂士则这个版本则是俄化、英化的结合版本,更全,更细,同时可行性也是更高。

见自己东家看完了,楚可求说道:“东家,在看过老聂的方桉之后,我其实更加的倾向于他的想法,全盘使用俄国人的标准,让机器方面的改造更加便捷,反正现在冰城的俄语环境很好,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们继续在俄国人的标准上继续细化,您看怎么样?”

“我想想。”朱传文说着,又翻开聂士则整理的俄国相关标准的整理,其实这也是最方便,也最为适合汉耀的方桉,俄尺和英尺虽然叫法不同,但是实际上内在都是相同的,1俄尺等于1英尺等于0.3048米。

而英尺又在被美国人用了,其实说到最后,聂士则这人其实已经敏锐的分析出来汉耀未来的发展方向,这是不断在向着西方的标准靠拢。

可以说,是为未来汉耀产品向着世界销售做着准备。

朱传文在犹豫,他其实也有着自己的雄心壮志,想为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做一些贡献,至少关东三省有着汉耀,那么在自己产品倾销的时候也是在不断的确立自己的标准。就像是汉耀机械产品,例如汉耀蒸汽机这样的东西倾销,在达到量级的时候,潜移默化的就已经进行了改变。

但是现在……

似乎这个方面有着吃力不讨好,而且困难重重。

朱传文犹豫半晌,脑海里这实用主义总算是占了上风,还有一个伟人曾经说过,黑猫白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沿用俄国人的标准,未必不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即使使用了俄国标准,并不能代表自己完全的倒向了俄国,这也仅仅是个工具,仅此而已。

随即,朱传文还是做了自己的决定:“老楚,你这方桉的确是完全按照我的想法做的也挺好,之前我还是有点片面了。不管是俄国猫,还是清国猫,能在汉耀抓住老鼠我们就用哪种猫。现在看来,聂士则这老猫还是鸡贼的,在这份方桉上细化吧。”

朱传文这就将楚可求的责任全部揽到自己身上,“现在,调子定下了,往后啊就得看你们标准委员会发挥作用了!这两年是你和聂士则发挥作用的两年,开个好头儿!”朱传文站起身,拍了拍楚可求的肩头,显然,标准委员会前两年的轮值主席就算是定下了,而这重担就算是交给了楚可求。

“东家,您放心,这事儿我们几个一定严格落实您的想法。”楚可求罕有的,慎重的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这是未来汉耀机械发展的基石。

“恩,明年落实标准,同时拿出冰城汉耀工厂所属的电气化改造,你的任务还是重啊。对了,最近我给汉耀批了一块地,咱们自己的火电厂开始筹备吧,这是我们第一次生产这样的设备,问题肯定会有,但是我要求的时间很长,两年!两年内建好一座可以满足目前产能3倍的电力供应设施。”

“东家,这事儿从小青山发电厂的建设我就开始筹备了,2年时间完全足够了。”相比于标准这种东西的应用,火电厂设备的彷制就简单了起来,通过小青山电厂的建设,汉耀已经有了自己的技术积累。

“行,这是第二件事儿,你这里还有什么想法?这样算下来,应该还有着3、4百万卢布的剩余。”朱传文罕见的,咨询起了楚可求的意见。

老楚也是上道,其实之前什么船坞的制造都是他在吹牛,这是他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说到底,正儿八经干活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务实的人,知道目前汉耀需要什么。

“东家,您看这笔钱全部投入拖拉机厂怎么样?我们试着开始制造拖拉机生产线。汉耀的流水线是达到工业生产批量化的最佳方式,不过柴油发动机还需要改良,目前的这款发动机体积大,但是动力不强,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打算开始试着研制自己的发动机。”

“人才这个事儿怎么解决?”朱传文知道,机械研究所搞研发现在算是有了自己的能力,摸着欧洲过河呗。但是目前,机械研究所还是面临着人才严重短缺的问题,一个技术难题的攻关,耗时又耗力。这和枪炮研究所出现了截然不同的情况。

举个恶心的例子,就像是一个肠胃好的人和肠胃不好的坐在马桶上……

但这事儿,楚可求好像有着灵丹妙药,“东家,我从欧洲回来的路上就想好了,您看,我们在欧洲成立一个汉耀实验室怎么样?”这话问的带着点忐忑,这其实有点属于将汉耀的钱往外扔的嫌疑了。

但是朱传文显然没这么想,而是想起了这个事儿可操作性,这是后世企业很常见的操作方式。企业与高校结合,一方获得学术成就,一方获得实质利益,很常见的点科技树方式。嘴里呢喃着,“欧洲的汉耀实验室?”但是思想却是想到了目前欧洲办事处的主要工作。

欧洲办事处除了收集资料,和欧洲的仪器生产厂家斗智斗勇获得核心部件之外,还有一个最为重要的任务,就是与欧洲顶尖大学的学者,或者有名的机械师建立联系。机械研究所有着现在的研发能力,其实欧洲人也算是功不可没。

而楚可求提出的欧洲实验室,则是将这件事事情正常化,商业化。汉耀出钱,欧洲人出力,将汉耀三个研究所遇见的难题施行外包,有点像是做知识买卖的意思。

欧洲,现在可是世界的中心,这里的基础教育,教学水准,学者数量,那是如今的美国拍马都赶不上的,美国之所以能发展起来,这和吃了两次世界大战的红利是分不开的。

如果细细看此时赏心悦目的欧洲地图和后世支离破碎的欧洲地图,依稀能看出美国从欧洲大陆的破碎得到启发,似乎有着肢解红色巨人的影子。好一个以史为鉴,可知得失。

“你的意思,我们直接开始做买卖?”朱传文看着上面由汉耀出面,直接在法国成立一家针对学者的贷款公司的想法。有点像是风投,汉耀出钱让他们研究,但是汉耀出现问题时,将由这些人为汉耀解决问题。毕竟不是每个发明家都像爱迪生一样,更多的其实都是花着自己的钱在实现自己的梦想。

“东家,我的意思是我们在法国这个相对宽松的国家建立一个松散的机构。

首先法国地方好,英国、德国、俄国三国之间离得都不远,其次如今的法国虽然是激进派执政,但是我们以资本的名义进入,不会引起太大的关注。最后,在那里能解决的问题,即使加上来回的时间,我想也比我们卡在瓶颈好。”楚可求说着自己想出的三个优点。

此时的法国被称之为法兰西第三共和国,1870年9月4日巴黎革命推翻第二帝国,宣布建立共和国,这是欧洲目前少有的议会制政体,摒弃了之前的君主立宪。在一开始,这样的政体当然也是造成了周边国家的恐慌,红色与工人运动的星星之火从这里被点燃,但在三战之地的地理优势下,被扑灭也显得理所当然。

“事情是个好事情,可操作性也很高。”朱传文想着目前法国的局势,此时的法国被列宁称之为高利贷帝国主义,法国资本输出仅次于英国,占世界第2位,其资本输出主要采取高利贷形式。

打着资本的名号进入法国,又是贷款公司,一番操作下来肯定是不会引起注意,而汉耀所求并没有说是干什么坏事儿,顶多属于为学术交流提供带框而已,最多是笼络一批有着才华的学者,机械师而已。

“东家,这是我的欧洲实验室建立细则,和第一批人员名单,您帮我看看。”

朱传文又接过楚可求递过来的文件,抬眼瞟了下楚可求。今天,老楚在他办公室可是完成了三次的变身。

楚·大冤种·可求

楚·大水牛·可求

楚·小叮当·可求

这由大变小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啊!

想到这儿,朱传文想到了自己的虎骨酒,翻开了汉耀欧洲实验室的计划。

其实主要的就是在法国巴黎设立一个中心,给欧洲的学者,机械师提供研究贷款,再依靠着欧洲的电报系统和俄国人的电报系统传信,争取将时间缩短。甚至在有些重要节点通过电话传递,而为了通电话,楚可求甚至拿出自己家乡话当密语。

而这密语……

“老楚,所以说,你不是绍兴人,而是温州人?”

“%……&%¥&*!”

(o言o)

“老楚啊,你是知道我的,我尊重方言,但是,你也得让我听懂啊!”朱传文目瞪口呆的朝着楚可求说道。

“是啊,东家,我母亲是温州人,嫁到了绍兴……不说我了,单说我这想法,东家您是不是都没想到过,这两年在冰城,我从家乡带来的人总算是派上用处了。东家我给您说,我们那边即使是相邻的府说话都不一定相同。”楚可求说到这里带着前所未有的自豪。

楚可求说到这里,朱传文好像也是想到了后世红色基地的一些趣事,向着老楚说道:“你啊,你,这鬼点子这么多,挺好。这个方法采用了,你培养的人你用,另外……”

“夏驰!”朱传文拿起了电话显得有些兴奋。

“总教导!”

“夏驰,楚可求这边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点子,你和老楚对接一下,你去了美国之后我们总归是要联系,美国那边的大功率无线电台技术不是已经成熟了吗?往后我们直接向着对方呼叫。”在冰城外面的山上建立大功率的无线电台与美国通话,这是汉耀为了应对美国分部建立之后的方法,现在,有着楚可求的思路,这明文直接呼叫似乎成了现实。

而这一套,对于欧洲同样可以,在法国建立一座无线电台,那么这来回发布的交流大大缩短了时间。

楚可求听着朱传文的想法,脸上的惊喜也是越来越浓重,就差自己的眉毛到处乱飞了。

夏驰点头称是之后就出门了,等等楚可求走的时候再与他沟通就好。

当朱传文把欧洲实验室的计划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老楚,你的意思,让传武负责欧洲实验室?”

“东家,您觉得不合适?”楚可求笑着问道,他去欧洲的时候可是也去看朱传武了,代表着朱传文,同样也是带了些特产。对于这个英武的年轻人,老楚很有好感,也是感叹这朱家基因的强大。对了,最近从保险队传来了朱开山总队长求子的诗,他打算和自己媳妇试试,为冰城人口的发展尽自己的一份贡献。

显然,当初曹德忠的瞎话,现在在黑省已经开始出现了人传人的迹象……

“行,让他试试吧,这小子现在都有些乐不思蜀,都快忘了我们这些人了,就读陆军指挥学院是个好事儿,同时也算是开阔下眼界吧。”朱传文点头同意。

接触汉耀在欧洲的贷款公司,就是在从一种程度上服务这汉耀这个以金钱为纽带建立的欧洲实验室,让欧洲的技术也熏陶熏陶朱传武,让他的眼界更加开阔,未来说不准也是能有着不一样的思考方式。

科技改变生活嘛。

朱传文和楚可求的谈话到这里就算是结束了,朱传文用近700万卢布的资金给楚可求安排了三件事情,汉耀的标准化;冰城汉耀火电厂的建设及电气化改造;拖拉机厂生产线的建设和欧洲实验室的组建。

可以预见,楚可求明年是要忙得脚不沾地了,但是他现在可就是在傻呵呵的笑着。

全给送我了,东家全给我了!这是楚可求现在唯一的想法。

“去吧,夏元章那边早就等着你们几个呢,这些钱他最近拿的可是有些烫手!”朱传文说着将批准划账的条子递给楚可求,拿着这份文件去找夏元章,夏元章就会妥善的安排好后续的事宜。

楚可求拿着文件乐呵呵的出门了,到最后他其实都没想到,前两年朱传文很是重视的枪炮厂,在今年瓜分蛋糕时,一点儿都没获得。

其实他哪里知道,枪炮厂现在可是赚钱的企业,朝鲜人、俄国人都在购买的枪炮厂的枪械,聂士则一边组织全力的生产,一边培训着小青山工人新型电力机床的应用,还在不断的审核着枪炮厂高级工匠们的奇思妙想,可以说每天都在痛并快乐着。

比楚可求的难产可是幸福的多。

楚可求走了,朱传文想着明后年汉耀的变化,心里也是前所未有的满意。相比于和猎人搞一些争夺发展空间的阴谋诡计,其实他更愿意与手下的掌柜发展工业,这种在汉耀体制下,摸着欧洲过河,可预见性的成功几乎是投入金钱就能取得成效,这让他很是满意。

siluke.com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朱传文迈着轻快的步伐向着瓷房子走去,乘坐电梯的时候,满意的看到电梯内毕加索的绘画,心里都泛起一股子得意,这在未来可是大几个亿的画,现在就这样被我当做装饰……

相关推荐:轮回世界:我拥有不死的bug网游之王牌盾战高分电影人生福妻临门:农女巧当家禁地:开局搞基建,疯狂薅羊毛海贼之炎帝艾斯海贼王之修罗索隆我在诏狱看大门丞相如此多娇砍翻三国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