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天天撒币 >天天撒币

第332章 萌芽对内重拳出击,拼夕夕诞生记!

7月31日,星期二。

回到滨海城的第二天,张硕主持召开了月度战略例会。

例会主题却并不怎么友好。

上个月,鉴于展迅、锐狄科内部暴露出来的大量问题,张硕趁机做文章,要求蒋悦牵头,对萌芽系来一次自上而下的督查,打扫打扫屋子。

一个月过去,督查终于是有了结果。

为此,蒋悦在战略例会上进行了专题汇报。

“经过一个月的督查,累计发现吃回扣、采购价格不透明、账目造假、私设小金库、公车私用、跟外部合作公司有利益往来、虚报研发经费等各类财务问题157例,涉及到的员工多达572人,对集团造成直接或间接经济损失1.28亿。”

“哪家公司是重灾区?”

张硕面无表情,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在坐的子公司老总们,也都下意识地挺直了身板,一个个眼神飘忽,因为这次核查是集团总部领衔的,详细情况他们也不太清楚。

尤其是兄弟子公司的情况。

“集团总部包括各家子公司都有涉及,出问题最多的是青橙集团以及麦粒集团,前者主要是在采购环节,后者主要出在研发经费支出环节。”

这倒并不让人意外。

各家子公司当中,就属青橙集团的员工数量最多,业务最为庞杂,经手的人、财、物也是最多的,故而成了重灾区。

尤其上半年接连合并了霉团、同乘,内部派系就更加的错综复杂。

至于麦粒集团,每个月高达8亿的研发经费,多少双眼睛盯着呢,又在全球各地设立了几十家实验室,难免就会在管理上出现纰漏。

其他子公司其实也没好到哪里去。

像萌芽投资,就查出一位投资总监的妻子设立的投资公司,跟投萌芽投资看中的项目,变相挖萌芽投资的墙脚。

青鸟互娱的问题,则主要出在遍布全国各地的游戏工作室,工作室财务账目不透明,私设小金库等问题累见不鲜。

青云数据、青禾科技也都有类似问题。

总而言之,随着萌芽规模像吹气球一样胀大,员工规模极具攀升,分支机构遍布全国各地,组织架构愈发复杂,内部滋生的问题也就越来越多。

有点开始患上了大公司病。

得亏张硕警觉的及时,如果任由这种事态蔓延下去,天知道,萌芽内部会出现多少蛀虫、吸血鬼,侵蚀着萌芽存在的根基。

这绝不是微言动听!

“都听到了?”

张硕的目光,从老总们脸上一个个扫过,虽然还是那么的温和,但老总们却都下意识避开张硕的目光。

心虚啊!

“下来之后,每个人都要写一份深刻、全面的检讨。最重要的是,要针对已经暴露出来的问题,拿出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堵住制度上的漏洞。”

《仙木奇缘》

张硕难得没有留情面。

出现问题不可怕,解决就是,就怕不去发现问题。

“对已经查出问题的员工,是怎么处理的?”

张硕又问。

“根据情节严重程度,情节较轻的以劝勉谈话为主,同时在绩效考核、职级评定以及年终奖方面给予不同程度的考量。情节较重的,直接辞退处理。”

蒋悦也是铁面无私。

“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对那些情节较重的,同时已经触犯到法律的,需要主动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吗?”

“当然要!”

张硕比蒋悦更加铁面。

“这样的话,可能对公司的形象造成一些负面影响,还可能被竞争对手拿来做文章。”蒋悦说出她的担心。

“一时的冲击,跟企业的长久形象相比,哪个更重要?”张硕笑着问。

“我懂了!”

蒋悦倒也不傻,一点就透。

“这就对了,企业发展壮大了,内部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养出几头白眼狼,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没必要讳疾忌医。都是成年人了,做错了事,触犯了法律,那就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买单。也好杀一儆百,起到震慑作用。”

在这事情上,张硕是非常强硬的。

“除了处置犯了错的,对那些犯错人员的主管上司,也要适时启动追责机制,在绩效考核、年终奖等方面给予考量。”

这是要追究连带责任了。

“对那样因为犯错已经辞退的,不仅要列入萌芽的黑名单,还要向行业做出通报,让他们在这个行业混不下去。”

“好!”

蒋悦等人也是悄悄捏了把汗,很少见大老板下这样的狠手。

可见是动了真怒了。

“而且这样的督查,要形成常态化的机制,最好是每半年一次,或者采取巡回督查的方式,务必要让所有人都绷紧一根弦,不该拿的别伸手。”

张硕却是意犹未尽,借着这个督查由头,继续借题发挥。

“我建议,在集团层面成立督查部,作为集团的常态化监察机构,向各家子公司派驻督查小组,形成常态化的监督机制。”

这是要动真格的了。

不是张硕小题大做,或者不留情面,实在是萌芽已经发展到这么一个规模,如果不能及时踩刹车,做好内部的督查,将来是要出大篓子的。

防微杜渐啊!

“蒋总这次做的很好,督察部就划归你主管。”

张硕说是建议,实则一言九鼎,直接就把筹建督察部的任务,交给了主管集团行政事务的执行副总裁蒋悦。

“好!”

蒋悦接下任命,却也是压力山大,这可是个很容易得罪人的活。

就像这次排查,被查出问题的人就不说了,即便没有查出问题的,那也难免兔死狐悲,之前对蒋悦的那点好感,怕是已经消耗一空。

甚至私下有人称呼她为蒋门神。

俗话说:“皮古决定脑袋。”

在内部督察这件事上的观点与看法,萌芽系的普通员工跟集团高管,甚至是高管跟张硕这个大老板,立场那都是不一样的。

但既然蒋悦坐到了今天这个位置,又被张硕提拔、厚待,同时还拿着高额年薪,自然也没有退缩的道理,只能是秉公执法。

些许恶名,担了也就担了。

只要蒋悦仍旧还赢得张硕这个大老板的信任,那就高枕无忧。

相反。

如果是为了下面的一点名声,而在张硕这阳奉阴违。

那无疑就是自取灭亡了。

“除了督查员工,高管们,包括我在内,也都要时刻绷紧一根弦。”

张硕的劝勉谈话还在继续。

“不要因为企业做出一些成绩了,就搞高消费那一套,什么坐飞机必须要坐头等舱,住酒店必须要住五星级酒店。一句话,萌芽就没有这个规矩。”

张硕是这么说的,自己也是这么做的。

出差的时候,头等舱固然可以,但有时候赶飞机,经济舱也能坐,甚至是动车也行。

对他来说,都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住酒店也是以便利为主,从来都是选在工作地点附近,更是从不会住什么总统套房,有钱烧的啊?

倒不是说以萌芽如今的财力,支撑不起高管们的高额差旅费,而是一旦刻意去追求这些,强调这些,享受这些,那思想境界就会腐化变味。

这样的一个管理团队,又怎么会有凝聚力跟战斗力呢?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啊!

“除了限制高消费,还要警惕关系户。等到督察部成立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好好清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关系户被塞进公司。”

张硕也算是苦口婆心了。

“无论是高管,还是中层,甚至是底层管理人员,都不能违反企业用工原则,把关系户招进公司。这种事情发现一起,就要查处一起,要零容忍。”

“好!”

面对大老板的劝戒,蒋悦等人倒也不反感。

究其原因,就是张硕身为大老板,一直都在以身作则,萌芽系成立至今,还从没有听说有哪位张氏亲族进入公司,狐假虎威的。

哪怕是同学,那也都是正儿八经招进来的。

“最后我再补充一点。”

张硕却是意犹未尽,“外界都说萌芽是一家互联网公司,那么在督查这件事情上,是否也能发挥互联网的优势,做一些创新呢?比如开发一个员工匿名举报平台,发动员工的力量来对管理层实施全过程的监督。”

“这个不难。”

蒋悦哪怕是不懂技术,也对集团技术中心很有信心。

“那就这样吧,散会!”

好好一场战略例会,却愣是被张硕开成了督查大会,可以预见的事,会议结束之后,萌芽内部的督查小风暴并不会就此停歇。

………

战略例会之后,时间也悄然来到了八月,8月2日上午,张硕办公桌上又多了一沓需要他签批的拨款申请,主要包括——

向麦粒集团拨付12亿运营资金,其中8亿为研发专项经费;

向沃土研究院拨付5亿研发经费;

向芒果汽车拨付3亿研发经费;

向稻穗半导体拨付5亿研发经费;

向萌芽投资旗下的粒子基金,划拨10亿投资资金;

向萌芽置业拨付6亿运营资金,其中5亿为工程款。

全部加在一起就是41亿专项拨款,虽然比上个月缩减了,但单月超过四十亿的拨款,对萌芽而言,仍旧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资金链仍旧在钢丝绳上跳舞。

——略——

【等级】:10级(610万/5000万)

【现金】:82.2亿

【贷款】:25亿(银行贷款)+10亿(公司债)+84亿(海外贷款)

——略——

过去的七月份,萌芽新增25亿银行贷款,20亿海外借贷,又从汽车网的股权转让中直接获利9亿资金。

利润方面,主要就是青鸟互娱上缴的16.8亿利润,以及《炉石传说》+《最强蜗牛》两款手游的海外代理费,合计8.5亿。

一个月过去,萌芽的现金流却是逆势上涨了38.3亿。

表现可谓是非常亮眼了。

八十多亿的流动资金,也无疑给了张硕继续大展拳脚的底气。

进入八月,麦粒X1的生产已经被正式提上日程,除了要备足芯片等核心零部件,还要向上下游供应商支付预付款。

因此八月份对麦粒集团的拨款,除了八亿研发经费,还有4亿运营经费。

下个月估计拨款更多。

由此也可以看出,为了推出一部麦粒X1,萌芽前前后后已经投入多少资金了?加在一起,少说也有三四百亿了。

如果不是有张硕开挂在先,还真有点孤注一掷的意思。

除了麦粒集团这个吸金大户,萌芽投资的资金池也已经见底,需要设立新一期的投资基金,继续在智能手机、半导体以及电动汽车领域的投资。

不这样做,也无法构筑起护城河。

………

第二天,张硕召集吕凯、赵铭传、大师兄王岩以及伍佘元开会。

讨论的。

却是拼夕夕测试运营的问题。

技术中心经过半年多紧锣密鼓的开发,终于是拿出了拼夕夕的内测版本,还是老规矩,准备先交给运营中心进行内部测试。

等到内测结束,杜青青差不过也该进修归来,正好可以接手。

现在的问题是,拼夕夕跟技术中心之前孵化的胖达直播、天天头条、青蛙浏览器都不相同,不仅强调跟用户之间的交互,还有用户跟商家之间的交互。

也就是说。

想要拼夕夕上线测试,首先要找到一批入驻的商家。

如果仅仅只是数量上的要求,那倒也不是太难,从魔宝、惊冬那就能拉来一批大商家,在拼夕夕开设品牌旗舰店。

毕竟有萌芽在行业的信誉背书,很多大品牌还是愿意在拼夕夕尝试一下的,反正失败了又没什么损失,而如果成功,那其不就是意外之喜?

除了有萌芽的背书,拼夕夕自打诞生那一刻起,就有着很多的先天优势,比如说可以直接使用薇信账号登陆,使用薇信支付等等。

甚至还能直接获得薇信的一个二级入口。

可以说,做电商最难搞定的几块,拼夕夕已经提前搞定了。

真可谓是天选之子。

问题是,从一开始,拼夕夕的定位就不是一家普通的电商,也不是巨美优品那样的垂直电商,而是一家全新的综合电商。

新在哪?

其一,更加注重社交属性以及智能化推荐。

最显着的特点,就是拼夕夕只有手机app版本,根本就不设置PC版,用户想要在拼夕夕购物,就只能通过手机下单。

而智能化推荐以及主打社交属性,可是魔宝在移动化转型中的核心打法,魔宝自身都还没有完成这一步蜕变。

拼夕夕能够在此时上线,无疑是赢得先机。

其二,拼夕夕核心目标用户并不是一二线城市的白领,而是三四五线城市的青年,也就是俗称的小镇青年。

这个群体之前是很被忽视的。

像阿狸,在推出魔宝之后,又推出主打正品、高端的某猫,对于魔宝之前的山寨商品的扶持力度却在大幅度削弱。

继而给了拼夕夕崛起的机会。

小镇青年既能够接受新鲜事物,追逐移动互联网浪潮,熟练使用智能手机,又不具备太强的经济实力,对商品价格的敏感度要高于商品质量。

于此同时。

相比一二线城市的打工人,小镇青年拥有更多的业余时间,也更愿意多花一些时间,以换取价格上的优惠。

基于此,拼夕夕在商家挑选上,就注定了跟那些一线大品牌无缘。

至少初期是这样的。

适合在拼夕夕开设店铺,应该是类似义钨小商品市场里的商贩,价格实惠,利润低廉,商品质量也还说得过去。

又或者是小县城那种庙会上出现的各种稀奇古怪的商品。

再就是山寨产品。

想也知道,这些个商家要么就是还不会在线上开店,要么就是太过分散,体量太小的,需要运营团队一家一家去对接。

只有做好前期的铺垫,拼夕夕才能正式上线运营。

好在过去半年,赵铭传主持的运营中心倒也不是一直在干等着,在技术中心搞产品研发的同时,已经在内部组建了一个拼夕夕地推团队。

再配合集团区域公司,已经聚拢起一批初期商户。

有些商户在拼夕夕APP开发过程中,就已经在上线测试,有些还在等待,现在也可以陆续接入到拼夕夕上。

除了商户问题,拼夕夕的上线测试还有一道关卡,那就是快递。

这个萌芽是完全没有优势的。

“张总,拼夕夕的快递,是走惊冬的自营模式,还是阿狸的战略合作模式?”吕凯提问。

本来涉及互联网事务,是该鹿琦参与的。

奈何鹿琦还要继续在魔都坐镇,在网上开会讨论总归不如面对面来的方便,最终还是由吕凯这个轮值总裁代劳。

“前期合作,中后期肯定还是要自营的。”

张硕对拼夕夕的定位,跟原时空最大的不同就是,拼夕夕不是用来割小镇青年韭菜的,而是切切实实为中低收入群体服务。

准确说。

是在小商小贩、家庭作坊、农村合作社、小微企业等业态,跟小镇青年、农村留守人口之间,搭建起一个互惠互利的电商平台。

一个有供给,一个有需求。

前者因为电商的兴起,实际上是被淘汰了很多人的,甚至一度失去了养家湖口的生计,三四五线城市关门大吉的个体户不知凡几。

这跟大爷宣称的说阿狸创造了多少多少人的就业,其实是大相径庭。

至于一些小作坊、小微企业,生产出来的很多商品,被人为贴上了“山寨、残次品”的标签,很用不好听。

站在张硕的立场,他反对盗版,但并不排斥山寨产品。

谁人不山寨?

漂亮国、东瀛等所谓的发达国家,往上刨一刨它们的发家史,几乎就是一部山寨史,以为洗白了,就可以站在道德制高点批判别个了?

没有这个道理。

华夏的发展现状决定了,还有七成以上的人群,平均月收入不足三千,还没有那个经济实力去为去额外的品牌溢价买单。

谁不喜欢大品牌?

这不是实力不允许嘛,那事情总得一步一步来。

再者说了。

大品牌的就一定是好的吗?

因为品牌溢价严重,且不说那些奢侈品了,就是平果之类的所谓高端品牌,高达50%的利润率,属实也有些丧心病狂了。

相反,像义钨小商品市场里的很多小商品,看上去名不经传,但委实是结实耐用,关键是价格实惠,老百姓就稀罕这个。

不然。

原时空的拼夕夕也做不起来。

只是拼夕夕到底也是背后有资本驱动,一旦做大之后,难免就会忘了初心,吃相越来越难看不说,割起韭菜来,那也是毫不手软的。

这是萌芽需要避免的。

“自营的话,是不是考虑要收购一到两家快递公司?”吕凯也是财大气粗。

“这是当然。”

提起这个,张硕还挺头疼的。

华夏能排得上名号的快递企业,除了顺风独一档,德班主打大件快递,邮政是个半传奇,惊冬快递只服务惊冬一家。

至于四通一达,基本就都是阿狸的战略合作伙伴了。

最后就只剩下一个极菟,目前发展的还不咋地,原时空是在资本的疯狂加持之下,靠超低补贴疯狂抢占市场。

极菟割韭菜的打法太过明显,走的并非正道。

留给萌芽的机会实在不多。

“投资并购部先认真摸排一下,看有哪家快递公司可以被收购,嗯,重点关注一下佰仕。”对于快递公司,张硕还是做过一些功课的。

四通一达中,佰世算是一个异类。

佰仕成立于2001年,2010年11月成功收购“汇通快运”,随后更名为“佰仕汇通”,才真正开始发力快递赛道。

只可惜,中途运营不佳,在2021年10月,佰仕又将国内快递业务以68亿的价格卖给了极菟,算是混的比较惨的一个。

也正因为这个。

佰仕才会被张硕列为优先收购对象之一。

“好的。”

对于大老板的远见卓识,吕凯是很佩服的。

“除了收购快递公司,还要跟顺风接触一下,不仅是拼夕夕,麦粒X1的投递工作,最好是能够跟顺风达成战略合作。”张硕说。

论服务质量与水准,顺风还是最值得信赖的。

虽然有点贵就是。

“可以的话,最好可以参与顺风的融资,或者是战略投资。”手里有了钱,张硕又按耐不住那颗买买买的心。

现在投资顺风,无疑会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买卖。

就看顺风愿不愿意了!

作者笙箫剑客其他书: 网游之洪荒战纪 全球屠魔:开局成为幕后大佬 带着地球去封神 废土国度 我不可能这么种田 农业之王
相关推荐:英雄联盟之千年军阀超凡从撕剧本开始欢迎来到灵气纪元老婆,欢迎偷窥欢迎来渡劫欢迎加入作死小队[综]邻居的她太受欢迎欢迎走近神棍双城之战:我在皮城当议员从拯救金克丝开始的双城之战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