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我在西游的天仙之路 >我在西游的天仙之路

第一百一十二章 本神去也(求订阅)

喜气洋洋的洞房石室,顷刻间陷入一片灰蒙。

狂风卷着黄沙,从凌空鼓荡的土黄布袋呼呼涌出,宛如狰狞的咆哮黄龙,张牙舞爪。

近乎失去神智的吞月蛤,对于凶猛沙暴置若罔闻,继续疯狂鼓动腹部,那张大嘴彻底变作了无底洞。

于是,嘶吼的黄沙巨龙,渐渐围着巨大蛤蟆飞旋、环绕,形成一个沙暴漩涡,开始吞噬一切。

灯柱、床凳悄无声息的化作齑粉,墙壁地板纷纷崩裂,洞房石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坍塌!

最先冲到内室的灵兽狻猊,在风沙出现的瞬间,就知不妙,扭头要逃。

然而刚转身,轰,石壁碎裂,沙暴漩涡涌出内室,肆虐起整个妖王洞府。

灵兽脚下已经御起风气,却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吼叫,便被沙暴漩涡吞没,那刀枪不入的身躯,被汹涌黄沙一顿啪啪乱打,迅速发青发肿,冒起血丝。

最终,随着啪的一声爆裂声响,泛着灵光的狻猊鲜血,漫天泼洒,卷入风沙上下颠倒的庞然凶兽,如小猫般发出呜呜惨叫。

连这等灵兽都如此,那些冲进洞府前来救驾的妖群,就更不堪了。

伴随着凄厉的惨叫,一个又一个妖怪被沙暴漩涡吞噬。

最强的五妖将,拼命的鼓动着周身妖气,却只能勉强护住身体抵御风沙的捶打,无法从漩涡中挣脱。

飞旋在漩涡中的那些修为较弱的小妖,惨叫一阵后,便听砰砰砰,一个接一个的爆开,猩红的碎肉残骸将那沙暴染成了血色。

轰隆!

在风暴漩涡的肆虐下,位于地下的妖府,塌陷了!

洞府外面的沼泽浮岛上,躺着数千只醉醺醺的妖怪、凶兽,被震响惊醒后,刚睁开晕乎乎的眼睛,身下地面就剧烈的抖动起来。

地震了?

蓦然,有妖怪发出惊恐的喊叫:“大,大王的洞府塌了!”

喀喀喀,一条条裂纹以陷落的洞府为中心,向四周飞速蔓延。

“快跑,岛要裂开了!”

酒气弥漫的妖群,彻底惊醒,满脸惊惶的抱头四窜,就像一群群地震中的老鼠,呼啦啦向岛外狂奔而去。

许多身影被撞入沼泽,有修为的,裹着一身淤泥纵身跃起,没修为的,惨叫着沉沦下去,只余下咕咕气泡。

一道龙吟青光从那陷落的洞府中纵出,掠过沼泽,飞过群妖头顶。

紧随着,五个狼狈黑风,一头满身血痕的灵兽,晃晃悠悠的蹿出,闷头逃向四方。

轰!

一声震天爆响,那浮在沼泽上的孤岛轰然断裂,气浪将沼泽搅动的泥浪翻天,宛如遇上风暴的海面。

隐秘空地,青光落下,显出姜原一行。

值年功曹抬手在金黄斧钺上一抹,青光发出一声龙吟,嗖的没入斧钺,随即便见这面色发白的青袍神官,晃了晃身子,连喘粗气。

方才在地下洞府中,当风沙袋的风沙与吞月蛤的神通搅合到一起,形成恐怖的沙暴漩涡后,便脱离了姜原,以及吞月蛤的控制。

那漩涡不止是吞噬妖群,还要吞噬姜原他们!

赭黄法衣的护身法罩,不过坚持了两息便崩灭,危急之时,是值年功曹施法护住了他们,所以这神官才如此疲惫。

等缓过气来,值年功曹忍不住看向姜原手上的土黄布袋,舔着发干嘴唇惊叹道:“你这法宝好生厉害!”

姜原也被风沙袋的威力惊住了,不过颠了颠空瘪的布袋后,露出了苦笑,“厉害是厉害,就是用起来麻烦。”

为了对抗吞月蛤的亡命一搏,姜原只得全力施展风沙袋。

上次在傲来国装填的沙漠风沙,直接消耗了干净,这法宝又歇了。

轰隆,远处的动静还在隐约传来。

值年功曹扭头望去,心有余悸的叹道:“那妖魔果真凶残!”

姜原也一阵后怕,吞月蛤对他人暴虐,对自己也够狠,身受重伤不想着遁逃,竟然当场发狂。

吞月蛤被破了腹囊的阴空丹后,身体就成了个漏气皮球,越是拼命,身体精气的流逝就越快。

若他提前收手,还能勉强维持,可当他的吞月神通,与风沙袋的法力纠缠成沙暴漩涡时,他就停不下来,也不能停。

不然沙暴漩涡坍塌之际,位于中心的他,会被当场撕成粉碎。

然而,他的精气正在飞快消逝,力量自然也在极速消散,被吞噬是迟早的事,总之是死局已定。

最终,凶焰滔天的大妖魔,湮没在了越来越恐怖的沙暴漩涡里。

而失去余力的沙暴漩涡,当场爆开,将沼泽浮岛的根基直接崩裂。

望着远处狐奔鼠窜的妖怪,以及一点点沉沦的浮岛,姜原从后怕中恢复,心中涌起豪情。

肆虐大泽百年,威震四方,灭杀无数降妖方士,击退普陀山禅师,让白云潭的飞鸿仙子忌恨,五姐妹畏惧,让大敖神君忌惮……

如此一个大魔头,就这样,死在了他的手中!

豪情过后,姜原也暗自警醒,凶威赫赫又如何,一旦被人算计,也逃不过身死当场。

《天阿降临》

姜原忽然心头一动,转身看向值年功曹,“神官,那妖魔肉身是死了,元神可有逃脱?”

值年功曹收起金黄斧钺,捋着长须笑道:“元神遁逃,借死还生可是一项大神通,哪是一个神仙道果都未修成的妖魔,能使出的。”

姜原好奇道:“那他会入地府?”

值年功曹点点头,又一笑,“也是妖怪不修鬼仙,否则地府阴差可得费不少功夫。”

黑衣少女的急切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神官,你快看看我大姐!”

因为那大姐只穿着件内衬单衣,为了避嫌,姜原与值年功曹全背对着众女郎。

听到少女的呼唤,姜原立即想起,从吞月蛤手上接过那大姐时,女人身上传来的滚烫,以及眼神的迷乱,心头有了猜测。

女人应该是中了淫毒。

之前,姜原与值年功曹,暗中跟在众女郎的身后进入吞月蛤的洞府。

因为被狻猊的一句“有外人”惊到,就只缩在洞房石室里,期间现身一次,向那大姐证明计划。

现在看来,吞月蛤去取酒时,往酒中做了手脚。

转过身,就见偎依在羽衣女郎怀中的大姐,面色潮红,红唇微张,眼神迷乱,满脸的媚态。

值年功曹快步上前,按住大姐的脉搏,片刻后,皱眉道:“你们大姐是中了淫毒。”

姜原插嘴道:“应该是那魔头在酒中下了毒。”

“这毒可如何解?”羽衣女郎惊慌道。

这时,黑衣少女偷偷瞥了眼姜原。

姜原觉察到了目光,只当没看见。

其他女郎全都盯向值年功曹。

可惜那神官揪着胡须皱了半天眉头,还是摇头道:“此毒中有那妖魔的气息,非是一般毒,本神也不擅医术,实在无法。”

说着,那神官的眼角余光瞥了下姜原。

姜原赶在其他女郎也看过来前,连忙道出自己的想法:

“我曾粗略研究过草药医经,一般淫毒都属于热毒。”

为了收集方鼎十草,姜原确实研究过一阵草药。

数双目光聚集而来,其中有几双眼睛带着奇怪意味,以及调侃,后者指的就是值年功曹。

姜原瞅了眼一脸怪笑的功曹神官,暗骂一声为神不尊,然后问向众女郎:“你们那白云潭下,可是寒水?”

羽衣二姐立即点头,“确是寒水!”

说罢一愣,盯着姜原惊咦道:“道友的意思是,借助那寒潭驱散淫,热毒?”

姜原叹气道:“并非如此,我的意思,是借寒潭缓解热毒,然后你们再抓紧时间寻找解毒之法。”

众女郎还没来得及欣喜,又低落下去。

姜原忽然想到了静心口诀,有些犹豫,不过很快就下定了决心。

白云潭如今有了飞鸿仙子所传羽剑,已然拥有了不俗的手段。

那羽剑可破妖丹,日后说不定要来借力。

再有,那飞鸿仙子能让太阴星君帮忙炼制法宝,还能委托四值功曹办事,想必在广寒宫地位不低。

并且,渡过了三灾,能3压制吞月蛤百年,修为肯定也不差,有了天宫资源后,怕是能成就神仙道果。

总而言之,白云潭值得交好。

再说也不是什么天仙妙诀,不过是个静心法罢了。

姜原再次开口道:“在下有一门静心诀,凝神默诵,能神闲气定,无思无忧,无为无我,或许能助大姐压制热毒。”

众女郎闻言大喜,黑衣少女脱口道:“那你快说!”

“小五!”

羽衣女郎知礼数,按住妹妹后,压着激动,望着姜原迟疑道:“常言道‘法不轻传’,妾身知道友好意,可这不合适吧?”

姜原爽朗一笑,“并非什么秘法,在下也是偶然得之,没什么不合适。”

“多谢道友,我白云潭必感道友之恩!”

羽衣女郎连忙带着妹妹们朝姜原郑重作揖行礼。

“无需如此。”

姜原侧身闪过,然后就道:“冰寒千古,万物尤静......”

“小子,你且先等。”

一旁的值年功曹连忙伸手阻止,向远处躲去。

姜原摇头笑道:“不过是个小法门罢了,神官无需避让。”

不等值年功曹多言,姜原直接道出完整的静心口诀:“冰寒千古,万物尤静......相间若余,万变不惊.......无舍无弃,无为无我。”

“你......”

躲避不及的功曹神官,满脸苦恼的听着法诀入耳,不过听罢,却惊奇道:“你这口诀,乃是正宗的道家清心咒啊。”

姜原目露诧异,“是吗?”

值年功曹悠然道:“此法可不止是静心,还能驱心魔,安神魂,对于仙道修行,极为有益。”

“本神不能白占你这小辈的便宜。”

功曹神官笑着捋了捋长须后,从怀中取出一截叉枝递给姜原:

“本神观你之修行,似有着太阴之气,这是月中桂树的断枝,可助你食气炼气,早得鬼仙道果。”

姜原还想拒绝,值年功曹一把塞入他的怀中,并顺手拍了拍姜原肩膀,笑道:“好小子,希望早日在瑶池见到你的座席。”

成出席瑶池宴的,至少是神仙道果,这位功曹神官,对姜原充满了期望。

劝勉完姜原,值年功曹转身看向白云潭众女郎,轻声道:

“本神还有职务在身,不能久留,此后之事,也无力援手,就看诸位造化吧。”

也不等姜原与女郎们回应,捻起腾云法,呼喝一声“云来”,便有一朵祥云自神官脚下飘飘生起。

“诸位小辈,有缘再见,本神去也!”

话音未落,一团祥云飞升而去,转瞬间消失在夜幕里。

“白云潭弟子,恭送神官。”

众女郎朝着天空恭敬行礼,姜原也默默的朝天拱手。

相关推荐:鬼剑至尊我转职成了黑暗道士乱战异世之召唤群雄大秦,始皇封我为国师龙王传说之金龙崛起轮回乐园之天启深蓝三体面壁者,带领全球下副本我能制作游戏装备无限武侠冒险回到原始搞基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